斯泰茨總醫院是全市最大的綜合性醫院,保障的不只是本市,還有整個北卡西北部地區。因為再想往西往北找和它同等量級的醫院,就只能跨州去田納西的富蘭克林,或者肯塔基的巴斯。

地理因素讓斯泰茨總醫院壓力巨大。

這些壓力也會成為醫生們的動力,在總醫院工作,長時間的待機已經成為常態。其中又以內科急診和外傷急救最為嚴重,產科意外算是兩頭都沾邊,更是容不得半點瑕疵。

轉院車從勒恩一路狂奔來到斯泰茨,讓徐家康體驗到了米國高速公路的瘋狂。

而徐家康這幾個小時以來的巧妙應對,也讓斯泰茨總醫院產科急救小組組長琳塞認識到了華國醫生的嚴謹和智慧。

產後大出血的場面非常誇張,但處理起來卻需要小心翼翼。尤其在勒恩根本沒有產科手術做後盾,想要讓產婦維持住生命體征非常困難。

而徐家康這一保就保了整整三個小時。

到斯泰茨總醫院的時候,黛西已經連續大出血五個多小時,總出血量5500ml,尿量500ml。共輸晶體2450ml,膠體液450ml,懸浮紅細胞2350ml,血漿700ml,凝血酶原複合物800IU,纖維蛋白原3.5g,總計5950ml……

「不,你等等,語速慢點……」

琳塞是個矮矮胖胖的中年女人,看膚色應該是拉美裔。也許是連續工作了18個小時的緣故,她的不僅臉上寫滿了疲倦,喉嚨還疼得厲害,突然接上這麼一位病人,節奏有些跟不上。

徐家康遞了一份自己路上寫的簡表:「剛才報的出入量都在上面。」

做慣了急救的醫生根本不會去在意膚色或者其他東西,她的腦子裏想的只有怎麼從徐家康嘴裏得到足夠的病人訊息:「DIC了?凝血怎麼樣?用過肝素了么?」

「凝血功能不太好,三小時前就進高凝狀態了,用過肝素。」

徐家康又拿出了自己在勒恩醫院寫的急救時間表,「肝素用了以後,纖維蛋白原開始緩慢下降,在車上45分鐘里出了近2000ml的血,根本止不住。一路上已經室顫三次了,頭兩次用的腎上腺素復律,最後一次用的電除顫。」

琳塞看着時間表,又看了眼心電監護,邊推著擔架床往前邊把黛西丈夫叫到了跟前:「你是家屬?」

「對對,我就是!」

「人現在很危險,先簽字,我們立刻手術。」琳塞不和他廢話,也沒說錢不錢的事兒,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助手已經遞了紙筆過去,「手術主要目的就是摘掉子宮,不摘血止不住!」

「好,好,我懂,我現在就簽,我簽……」

男人早就已經慌了神,看着臉色蒼白的老婆,即使雙手止不住顫抖,他依然用最快地速度在同意書上籤了字,生怕自己慢了幾秒耽誤了手術:「你們……你們一定要救她啊!」

琳塞點點頭,只留了個自信的眼神,沒再廢話:「走,送手術室!」

按常理來說,這時候必須告知家屬手術難度和最壞的結局,即使是普通的全身麻醉也有可能出現意外。但這位在產科幹了近20年的女醫生還是沒這麼做,穩住了這位丈夫最後的心理防線,把一切風險都留給了自己的雙手。

徐家康就在一旁聽着,非常欽佩這位醫生的勇氣,但此時此刻他已經累得不行,根本不願再想其他事情。

緊繃了幾個小時的神經忽然鬆了勁,疲勞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涌了上來。接下去是手術時間,徐家康總算緩了口氣,坐在了急診的座椅上。

自從來了米國之後,徐家康已經很久沒那麼累了。

這次已經盡了全力,畢竟搶救產後大出血根本不是他的強項。出血量超出5000、DIC、三次心臟停搏,能把人活着推下車就已經是萬幸了,回去都能和一院產科那幾個熟臉吹噓幾天。

不過這丁點的自豪感才冒出來沒兩秒,就被丈夫那張無奈的臉龐給硬生生塞了回去。

這一路上徐家康都沒和他聊過幾句,就算在說室顫的時候也只是隨便打了個比方而已。讓家屬了解情況危重比精準科普更重要,尤其在剛進斯泰茨市區的時候,他手裏捏著除顫儀根本來不及解釋。

斯泰茨總醫院的急診遠比勒恩嘈雜,但兩人之間卻寂靜無比。

現在人就坐在他身邊,徐家康知道家屬最需要的就是安慰,但諸如「一切都會好起來」之類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等回過神,他才發現自己的手機里還躺着一條未讀短訊:

【等空了回我電話】

這個點還能發消息給他的也就只有祁鏡了,想着黛西剛生下的孩子留在了勒恩,徐家康還是撥通了他的號碼:「喂,我剛到斯泰茨,人差點死在路上,不過現在已經進手術室了……」

祁鏡根本來不及驚訝,或者根本沒機會去驚訝,只是淡淡地提醒了他一句:「黛西的兒子陽性。」

徐家康的想法還停留在產科,對於陽性,對於母嬰垂直傳播,他最先考慮到的還是梅毒和HIV:「陽性?什麼陽性?」

「H1N1陽性。」

「不會吧!!!」

「事實就是陽性,剛才又複查了一遍,沒錯的。」祁鏡當然不希望傳染擴大,可現在擺明了黛西已經帶着一身的病毒去了斯泰茨,「你口罩沒摘吧。」

徐家康確實想摘,搶救非常耗精神和體力,在這種極端情況下,需氧量飆升,口罩就會顯得非常礙事。他不是外科醫生,平時在急診口罩也是時摘時戴,身體一直都不習慣。

但在來米國之前,祁鏡再三叮囑過他們幾人,必須戴口罩,尤其在進了醫院之後更要全程佩戴。

他一直記得,所以沒摘。

「沒有。」

「沒有就好。」祁鏡的語速依然不快,在徐家康看來簡直鎮定得可怕,「她丈夫在你身邊吧?」

「嗯。」

「找他聊聊,問問黛西最近半個月去過什麼地方。」

「你懷疑是她……」

「你就隨便問問,有了結果之後告訴我。」

「好,我知道了。」

……

比起急診,手術室里顯得非常安靜,但這種安靜更多還是被壓抑緊張的氣氛給逼出來的。

之前打的兩個電話讓斯泰茨總醫院有足夠的時間安排急診手術室,在黛西還沒到醫院的時候,藥品、血袋、相關器械、護士、麻醉師就已經準備妥當。

徐家康雖然沒有太多的產科經驗,但急診搶救的基本功紮實,就算是完全自製的時間表也能讓從沒接觸過病人的醫生一眼掌握之前診治的全部過程。

「這過程寫得還不錯啊……」

麻醉醫生看着琳塞給他的表格,眼前一亮:「凌晨2:51,患者突然出現心跳驟停,行心外按壓,並經靜脈給予腎上腺素1mg后心臟復跳。復甦成功后,心率由65逐漸升至121,血壓90-98/53-62mmHg,氧飽和度100%……」

「關鍵是肝素給的及時,沒造成微血管梗阻。」琳塞嘆了口氣,「先取宮腔紗布,然後子宮全切。咱們抓緊時間,這人不能再拖了。」

「唉,麻煩的病人啊。」

麻醉醫生看着心電監護,快速在自己的記錄板上寫了幾筆,忽然發現不對勁:「吸引管,快!」

幾乎是同時,黛西嘴裏的氣道插管里就冒出了粉紅色泡沫。顏色很漂亮,但卻是急性肺水腫的重要徵兆。

「羊水栓塞合併慢性呼吸衰竭。」琳塞也不管那麼多,把維持生命體征的工作全交給了老同事,自己集中精神對付出血的子宮,「別干看着了,我們做我們的!」

一塊塊暗紅色的紗布從黛西的體內緩緩拿出,血流得更快了。

「怎麼樣了?」

「別急,我在調呼吸機……」

「等不及了!」

「別急……」

「……」

「好了!」

說罷,七氟醚、芬太尼、萬可松三管齊下,琳塞的手術刀也跟着落在了黛西的肚子上。

子宮全切的操作並不難。

以琳塞的手速和黛西不停出血的身體,在不管皮膚肌肉出血的情況下,進入腹腔的時間基本可以用秒來計算。

在進入腹腔后便是找到那個倒霉的子宮,分離出周圍的韌帶和血管,避開卵巢和輸尿管,離斷宮頸,最後做結紮。

這場手術的難點從來都不在主刀手裏,必要的速度和精準度對上台醫生而言是最基本的要求。

真正的難點全在麻醉醫生手裏。

湯普森的實力還遠沒有達到麻醉醫生的頂點,

]

幾乎是同時,黛西嘴裏的氣道插管里就冒出了粉紅色泡沫。顏色很漂亮,但卻是急性肺水腫的重要徵兆。

「羊水栓塞合併慢性呼吸衰竭。」琳塞也不管那麼多,把維持生命體征的工作全交給了老同事,自己集中精神對付出血的子宮,「別干看着了,我們做我們的!」

一塊塊暗紅色的紗布從黛西的體內緩緩拿出,血流得更快了。

「怎麼樣了?」

「別急,我在調呼吸機……」

「等不及了!」

「別急……」

「……」

「好了!」

說罷,七氟醚、芬太尼、萬可松三管齊下,琳塞的手術刀也跟着落在了黛西的肚子上。

子宮全切的操作並不難。

以琳塞的手速和黛西不停出血的身體,在不管皮膚肌肉出血的情況下,進入腹腔的時間基本可以用秒來計算。

在進入腹腔后便是找到那個倒霉的子宮,分離出周圍的韌帶和血管,避開卵巢和輸尿管,離斷宮頸,最後做結紮。

這場手術的難點從來都不在主刀手裏,必要的速度和精準度對上台醫生而言是最基本的要求。

真正的難點全在麻醉醫生手裏。

湯普森的實力還遠沒有達到麻醉醫生的頂點,

]

幾乎是同時,黛西嘴裏的氣道插管里就冒出了粉紅色泡沫。顏色很漂亮,但卻是急性肺水腫的重要徵兆。

「羊水栓塞合併慢性呼吸衰竭。」琳塞也不管那麼多,把維持生命體征的工作全交給了老同事,自己集中精神對付出血的子宮,「別干看着了,我們做我們的!」

一塊塊暗紅色的紗布從黛西的體內緩緩拿出,血流得更快了。

「怎麼樣了?」

「別急,我在調呼吸機……」

「等不及了!」

「別急……」

「……」

「好了!」

說罷,七氟醚、芬太尼、萬可松三管齊下,琳塞的手術刀也跟着落在了黛西的肚子上。

子宮全切的操作並不難。

以琳塞的手速和黛西不停出血的身體,在不管皮膚肌肉出血的情況下,進入腹腔的時間基本可以用秒來計算。

在進入腹腔后便是找到那個倒霉的子宮,分離出周圍的韌帶和血管,避開卵巢和輸尿管,離斷宮頸,最後做結紮。

這場手術的難點從來都不在主刀手裏,必要的速度和精準度對上台醫生而言是最基本的要求。

真正的難點全在麻醉醫生手裏。

湯普森的實力還遠沒有達到麻醉醫生的頂點,

]

幾乎是同時,黛西嘴裏的氣道插管里就冒出了粉紅色泡沫。顏色很漂亮,但卻是急性肺水腫的重要徵兆。

「羊水栓塞合併慢性呼吸衰竭。」琳塞也不管那麼多,把維持生命體征的工作全交給了老同事,自己集中精神對付出血的子宮,「別干看着了,我們做我們的!」

一塊塊暗紅色的紗布從黛西的體內緩緩拿出,血流得更快了。

「怎麼樣了?」

「別急,我在調呼吸機……」

「等不及了!」

「別急……」

「……」

「好了!」

說罷,七氟醚、芬太尼、萬可松三管齊下,琳塞的手術刀也跟着落在了黛西的肚子上。

子宮全切的操作並不難。

以琳塞的手速和黛西不停出血的身體,在不管皮膚肌肉出血的情況下,進入腹腔的時間基本可以用秒來計算。

在進入腹腔后便是找到那個倒霉的子宮,分離出周圍的韌帶和血管,避開卵巢和輸尿管,離斷宮頸,最後做結紮。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