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們皆雙眸赤紅,面露激動,期盼着華服老者能放他們回家,因爲他們真的不想赴死。

然而華服老者卻淡然一笑,道:“戰場,本就是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我讓新兵們迴歸家園,那會有更多的將士慘遭殺害,那華夏帝國現在國內動盪,只要我們四百萬大軍抵達兩大帝國交界處,憑藉我們的氣勢,說不定他們已經嚇破了膽,那我們就能不戰而勝。”

“萬一他們集結大軍,殊死抵抗呢?況且你怎麼知道華夏帝國國內動盪的?”鄧楓卻面露疑惑,黑色的濃眉微微皺起,詢問華服老者道。

“哈哈,這個你無須知道,總之,我是不會讓將士們白白戰死沙場的,假如真的有將士們爲國捐軀,我保證會以帝國最高的烈士榮譽給他們家人帶去祝福。”華服老者面色依然淡漠,不過相比之前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

聞得老者此言,衆多新兵中有了些許騷動,‘最高榮譽’,那是多少將士的追求,爲了帝國能開疆拓土,也爲了至高榮譽,戰死疆場又有何懼!鄧楓暗道不妙,這位身着華麗衣袍的老者權謀之術極爲了得。

不過鄧楓也不想前功盡棄,依然扯着洪亮的嗓音大聲辯解道:“我們帝國已經有了幾百萬精兵,加上你們這麼多至尊境高手,綽綽有餘,爲何還要徵招抓捕這麼多新兵來送死?”

“那華夏帝國據說有一位傑出的青年才俊,就連他們的統治者劭樺陛下都懼怕三分,爲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只好再多徵募兩百萬新兵,這也是無奈之舉,我看你的實力,領導能力皆是不錯,你就不要再瞎搗亂了,否則,休怪我要了你的性命!”老者不再客氣,頓時怒喝出聲,再說下去恐怕會暴露些什麼機密,那是他承擔不起的。

鄧楓聞言一怔,看來自己已經名傳舒雲帝國皇室了吧,不然也不會派唯一的真王境強者嫺雅公主出來對付自己了。想到此處,鄧楓心道不知這是種幸福呢,還是應當煩惱呢?

見鄧楓沉默,華服老者繼續說道:“看你的境界乃是尊者,已經滿足了當將軍的資格,以你的才能來看,你也配得上這份榮耀,所以我決定任命你爲舒雲帝國第一百零八將,統領新兵二十萬,這可比你新兵教官威風多了,這是有實實在在的兵權,你也可以短暫進入元帥府議事,出謀劃策,剛纔你也是爲了整個新兵的生死着想,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華服老者怒氣漸消,微眯着老眼笑看着鄧楓道。

聞言,衆新兵提着的心終於放下,隨即爆發出震破蒼穹的歡呼聲,若鄧楓做新兵的將領,那是最好不過,誠然,鄧楓是真正關心新兵們的生死的,雖然只能統領二十萬新兵,但已經是莫大的殊榮了。


不過鄧楓只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因爲新兵高洋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想必舒雲帝國高層也瞭解到自己的名頭,萬一暴露了,這可是極其危險的事,不過,既然來了,鄧楓就不怕暴露,除了嫺雅公主,他還真不怕至尊巔峯強者,只是,這嫺雅公主現在到底在哪裏?他感應了很久,就是沒感覺到一絲真王境強者的氣息。

而聽高洋所說,這位嫺雅公主肯定是跟隨大軍一起到來的,不過她不出現更好,免得被她看出自身的修爲,到時候免不了一場惡戰,現在的自己面對真王這等超級高手,只有逃跑的份。

“請問元帥府在哪?我想見兵馬大元帥。”鄧楓收起了笑容,眼神肅穆,眉宇間釋放出如萬年火山般的自然威壓。

華服老者驚奇的很,越來越看不懂這位才華不錯的新將領。“你這新任將領就想見大元帥?你爲什麼要見他?”

“我想給他出謀劃策,減輕我們將士的傷亡,爭取儘快攻佔華夏帝國,早日凱旋而歸,這個理由充分嗎?”鄧楓依然滿臉嚴肅,彷彿訴說真實想法一樣。

“雖然你很有才華,不過你現在還不能見元帥,好了,你帶領你的新兵最好遵守軍紀,作爲軍人,如果觸犯軍規,你應該知道後果。”最後華服老者心底悶哼了聲後,便不再說話,帶領手下至尊們破空離去。

待百位至尊離開新兵營後,一衆新兵這纔將鄧楓抱起來,拋得老高,皆是發出山呼海嘯般的雷鳴吼聲,整個新兵營都充斥着歡歌笑語。這也能夠理解,畢竟能有一位實力又強,還能照顧新兵的領袖率領,這是深入肺腑所期盼的事情。

鄧楓面露喜色,本來他的計劃是能見到大帥,威逼利誘也要知道這一切罪惡的源頭,至少也要知道舒雲帝國的作戰計劃,沒想到還是功虧一簣,不過好在成爲了新兵的將領,這算是一個意外驚喜了吧。

既然成爲了新兵將領,那麼就可以逐漸派人打聽舒雲帝國的軍情,新兵可不會對他產生懷疑,而且鄧楓會以知道作戰計劃爲理由,“幸虧那位老者不問自己的姓名,不然後果很嚴重啊..”鄧楓心裏輕笑道。

一連打聽了數日,都沒有收集到有用的信息,爲了不引起舒雲帝國高層的懷疑,鄧楓決定想個法子能混進元帥的軍營,反正他也不在乎什麼。

而正當鄧楓準備施展五行遁術前往大帥軍營時,一位新兵突然闖進營帳中來,“報告將軍,元帥府議事,邀請將軍您參加。”

鄧楓聞言,心裏大喜,連忙讓這位士兵前面帶路,苦苦等待的一天終於到了,他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問,或許元帥府就是抽絲剝繭的源頭。

“將軍,這裏就是元帥府了,你進去後就能見到諸位將軍。”那位新兵滿臉笑容,眼神露出尊崇色,看來鄧楓在新兵中的威望還不錯,雖然還沒有帶領他們打過勝仗,但憑藉帶領新兵不懼生死敢於對峙至尊,這份勇氣以及膽識令很多新兵敬佩不已。

鄧楓點了點頭,然後不再猶豫,踏足進入了元帥府,這裏,足足上百位將領站立其中,每位將領氣質皆是不凡,從他們的氣息來看,大部分都是尊者境的實力,不過也有數位至尊將領,想必是看中了他們的軍事才華吧,就像趙庫一樣。

見鄧楓到來後,衆多將領皆好奇的看着他,這就是最近傳的最火的那位新兵將領麼?從身材上來看,確實是氣宇軒昂,英姿勃發,雖然年紀輕輕,但從面龐上能看到些許少年老成的味道。

鄧楓微笑出聲,道:“久聞各位將軍的英名,今日一見,果然個個威風凜凜,氣吞山河。”

衆位將領皆齊聲輕笑,這位新兵將領第一印象還不錯,處世還算圓滑,“聽聞將軍你帶領上百萬新兵打算向上級請願,請求高層放他們回家?這份膽識我是非常欽佩的,至少我沒有那個勇氣。”一位身着白色鎧甲的約莫四十左右的將領微笑着看着鄧楓說道。

鄧楓聞言,也看向了他,細細打量了他一番,此人身材威猛,比自己還高壯幾分,俊美的臉上此時噙着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大將之氣,一身鎧甲絲毫隱藏不了他卓爾不羣的英姿。

“此人定是帶兵高手,不知道比起趙庫來,誰強孰弱?”鄧楓心裏暗想道,隨後他放聲大笑,道:“爲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我們每個人都義不容辭,難道你能眼睜睜的看着這羣無辜之人送死嗎?你們做的到,我卻不能,世間任何不平等之事,都跟我爲敵。”

隨着鄧楓的大喝聲響徹這龐大的營帳,衆將領皆沉默了,片刻後,那位身着白衣的將領首先打破了沉寂,道:“我叫白世勳,你的話雖然很有道理,但是戰場遠遠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的,以後可不要魯莽行事。”衆多將領皆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哈哈,這裏這麼熱鬧啊,看來是我錯過了些什麼。”一道洪亮如鐘的男子聲音傳來,令衆多將領皆面露懼色的偏頭看向到來之人… “大元帥!”

衆位將領異口同聲恭敬喊道,百位將軍的聲音雄渾無比,震得鄧楓耳膜都有些生疼,看來到來之人就是舒雲帝國的兵馬大元帥了,鄧楓漆黑的眼神急射向這位大元帥。

只見他身上散發的威猛之氣一點都不亞於白世勳,這位元帥三十歲的樣子,英俊無匹的五官彷彿是大理石雕刻出來的那般,棱角線條分明,銳利深邃的目光,不自覺給人一種深沉的壓迫感,觀其氣息,至尊境實力,與白世勳一樣。

“看來舒雲帝國此次準備充足,頂尖將領都是如此的出類拔萃,不但才華橫溢,氣吞四海,實力也達到至尊境。”鄧楓心中彷彿壓着一塊沉重巨石,如此雄壯的一支虎狼之師,若不是鄧楓親自感受,說出去都無法讓人相信。

待這位英姿非凡的元帥上坐高位後,他急忙詢問衆將領道:“諸位兄弟,這次的會議主要是討論如何閃電襲擊巨靈城,打開通往華夏帝國帝都的突破口,你們都說說吧。”

鄧楓聞言,立刻豎起耳朵,仔細聽着接下來各位將軍的話,生怕錯過了一言一語,而影響他對作戰計劃的推測。

白世勳第一個站起來說道:“我麾下的鐵騎,元帥是知道的,能日行千里,以我五十萬閃電軍團鐵騎,半日便可攻佔巨靈城,從而踏平華夏帝國的江山領土,長驅直入,直奔帝都靈龍城..”

“我的探子來報,巨靈城集齊了華夏帝國百萬大軍,其中不乏巔峯至尊強者,你的閃電軍團再強,能突破這麼多至尊高手的轟殺麼?”大元帥頓時呵斥白世勳道。

“不如我們繞道後方,沒有高手的守護,我的閃電軍團數日便可攻佔靈龍城,到時候兩軍夾擊巨靈城,華夏帝國必亡。”白世勳眼神凌厲無比,彷彿有種不建功立業誓不罷休般的氣勢。

“繞道而行我也想過,只是其他的路彎曲難行,其中充滿艱難險阻,你的閃電軍團怕是還沒到達後方,便會元氣大傷,到時候白白損失一個軍團不說,還會打擊我軍強大的士氣!”大元帥橫眉冷豎,依然拒絕白世勳的提議。

“那就請嫺雅公主出手,強行突破巨靈城,以她真王境超強實力,區區一衆至尊,如何能抵擋她滅世般的攻擊?”白世勳身爲僅次於大元帥地位的將領,豈能甘心自己的妙計受阻。

“嫺雅公主跟我說了,除非我舒雲帝國大軍敵不過華夏帝國,她纔會出手,不然,我舒雲帝國的國威何在?一個內傷的帝國都需要她出手,那要我們這些人何用?我們的臉面也不光彩!”大元帥臉上閃過一絲怒氣,這麼久了還是些老計謀,連他都有些不耐煩了。

“那我們集全軍之力,先拿新兵們堵住敵人的猛烈反擊,我們久經戰場的精兵再蓄勢勇猛衝殺,定能突破巨靈城的封鎖,從而攻佔整個華夏帝國!”白世勳無比執着的性子被逼了出來,絲毫不爲元帥的惱怒所動,爲了建功立業,在他心裏什麼手段都是可行的。

鄧楓聞言,胸中一悶,臉上怒氣早已顯現,他們果然是拿新兵們當炮灰,可憐這些新兵爲了國家至高榮譽甘願赴死。“你們遇到了我鄧楓,休想傷害天下任何一位無辜黎民..”鄧楓心裏憤怒想道。

那坐高位的大元帥忽然擡頭,眼睛猶如初升的驕陽般,兩道精光直射而出,看的鄧楓都有些心寒,那是心中大喜纔有的反應,鄧楓心中甚是疑惑,作爲大元帥,不可能沒想到這一點,那他這般反應未免太過匪夷所思了。

“哈哈,小白,你越來越出色了,趕緊吩咐下去,明日午時,大軍準時進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我想我們的鐵騎早就已經急不可耐了,各位軍團長,趕緊行動!”大元帥終於下令進攻華夏帝國。

шшш☢ttKan☢¢ ○

“是,元帥。”衆多將領皆退出元帥府着手準備戰事,他們這些將領皆滿眼赤紅,平靜的血液彷彿燃燒了起來,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來臨了,他們哪還能保持鎮定。

“新兵將領全部留下!”大元帥大喝出聲,彷彿有事情交代。

鄧楓也是新兵將領,他環顧四周,留下的將領有足足八位,從他們的氣息來看,個個都是尊者境,不過鄧楓此時隱藏了氣息,看起來也是尊者境界,八位將領包括鄧楓皆雙眸緊盯着大元帥,期待他的軍令。

“你們都是新兵的將領,剛剛你們也聽到了我們的計劃,把你們的想法說出來吧,我都聽着,我知道你們作爲將領,肯定愛惜手下將士們的性命,不希望他們去送死,你們的心情我能理解。”大元帥聲音頗爲低沉道,作爲最高指揮者,他必須顧全大局,他不可能親自提出來拿新兵們的性命去堵敵人的猛烈槍口。

既然大元帥這般說了,那壓抑在鄧楓心底裏的正氣此時完全爆發出來,“元帥,我們的將士也是有血有肉的好男兒,你們爲了爭奪土地,爲了那不值一錢的功名,請問這樣做是否值得?你們就不怕死後下十八層地獄嗎?”

“你就是那個新任的新兵將領吧?這裏的將領,只有你我不認識,聽說你冒着身死的危險爲新兵請願,說實話我很佩服你的膽色,不過這裏面很多事情連我都無法控制,如果可以我現在立刻撤軍,可是我不能…”說完大元帥眼睛裏閃過些許晶瑩的淚花,鄧楓看得出來,那不是虛假的眼淚,對他這個沒有絲毫地位的新任將領,他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


“原來大元帥也是有情有義之人,這場戰爭到底誰是罪魁禍首?難道是舒雲帝國皇室?”鄧楓心裏暗忖,這場戰爭看起來鳳簫陛下的嫌疑最大,因爲他是最大獲利之人。

“大元帥不必如此,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苦衷,是不是鳳簫陛下發動的戰爭?”鄧楓凌厲的目光一直緊盯着他,就連氣勢上都壓了大元帥一籌。

“我現在不能告訴你,這是你們不應該知道的祕密,你們只管率領新兵拼死往前闖,悍不畏死,如果你們僥倖活了下來,或者新兵中有存活的將士,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這份勇猛。”大元帥擦了擦眼角的淚滴,頗爲堅定說道。

“這場戰爭就不能化解了嗎?”鄧楓依然不死心詢問大元帥。


“不能,因爲我感受到了皇室的堅決,那是極其瘋狂的決定,如若誰敢違抗,斬無赦,我的一家老小還在帝都華豐城,我也不敢違抗皇室的命令。”大元帥悲傷感嘆說道。

“果然是舒雲帝國皇室挑起的,而且趁這個時候發動戰爭,華夏帝國一定有他們的奸細,說不定已經將我出來查探敵情遲遲未歸的消息上報給了舒雲帝國的高層。要不了多久我就會被發現了。與其等着他們佈下天羅地網抓捕自己,不如自己冒險一試,爲了無辜的新兵們,我也甘願冒險。”鄧楓心中默唸道。

“嫺雅公主現在在哪?能不能讓我見見她,我有話跟她說。”鄧楓神情肅穆的看着大元帥,期待他能幫自己這個忙。

“你瘋了嗎?先不說她不見任何人,你去了也無用,若是激怒了她,你的家人,甚至九族都得爲你陪葬,嫺雅公主的性格極其詭異,這些話我也只是趁她暫時離開了這裏纔敢說。”大元帥震驚的看着鄧楓,作爲舒雲帝國的人,不會不知道嫺雅公主的脾氣。

“她去了哪裏?”鄧楓絲毫不爲大元帥恐怖的話語所動,他決定了的事任何人都改變不了。

“你確定要去見她?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大元帥面容頗爲冷峻。


“何事?請說。”

“你必須說服她退兵,否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大元帥雙眸逐漸涌現絲絲血色,那是無盡的哀傷,以及視死如歸的決絕。

“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鄧楓俊美的面容也浮現一抹冷厲,堅定道。

“哈哈,暢快,嫺雅公主在離此地往東五萬裏的一座高山上,她在那裏觀看着戰爭的走勢,我遲遲未動已經引起了她的不滿,如果連你也失敗了,那這場戰爭無可避免,我也可以鼓起勇氣告訴天下人,我肖青天盡力了!”說罷大元帥緊閉雙眸,久久不再言語,一滴淚水順着眼角輕輕滑落。

鄧楓一陣心痛,原來舒雲帝國大軍遲遲未動是大元帥自作主張,他在衆多主戰派高手面前演過多少場戲?受過多少委屈?此刻只有鄧楓一個人能理解。

“保重!”鄧楓心底沉重說道,出了營帳後忙撕裂虛空來到血紅處,帶着她往東方穿梭虛空而行,五萬裏,還是相當遙遠的距離,不過以鄧楓的速度,一刻鐘的時間便已到了大元帥肖青天所說的高山處,他們落地後,奇怪的是並未見到任何人。

鄧楓認真感受了一番後,忽然耳邊響起了樂曲的聲音,那是一首極爲動聽的樂曲,曲聲宛如鶯歌燕舞,高山流水,陽春白雪。優雅的音符飄揚進鄧楓的耳朵裏,讓鄧楓心情極度愉悅,想不到此地居然有如此懂音樂之人。

於是鄧楓拿出了一支笙簫,這是他經常吹的簫,儘管他穿越到了這個世界,但是他依然沒有放棄對音樂的追求,待鄧楓吹響簫聲後,周圍的山水乃至異獸們猶如靜止般,靜靜聆聽着這天籟之音,餘音繞樑,哀而不傷。

以鄧楓的音樂天賦,吹奏一首動人的曲子太過簡單,想必能借此引出彈奏樂曲之人,畢竟這個世上知音可不多。 周圍被美妙的音樂吸引的異獸越來越多,靈兔,天翼獸,風豬,閻王蛇皆冒了出來,它們彷彿也在欣賞這天地間最動人的樂曲,它們數量的龐大令旁邊的血紅都暗自心驚。

終於,動人心扉的樂曲以最完美的結合方式收尾,兩道清耳悅心的鸞吟鳳唱之聲終於落下帷幕,鄧楓睜開了雙眼,愕然發現此地竟然引來了百鳥來朝,各種異獸紛紛圍攏了過來,音樂之妙,竟如此震撼心靈!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有幾回聞,遠道而來的朋友,請過來這邊。”一道悅耳的女子喝聲赫然想起,鄧楓竟然抵擋不住她柔軟聲音中帶着的邀請之意。

“此人實力遠勝於我,想必就是嫺雅公主了。”鄧楓暗自心驚,真王境強者,果然恐怖!遠勝至尊巔峯強者。

既然鄧楓選擇了走這步險棋,那他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遂不再猶豫帶着血紅往那道聲音處飛奔而去,一路上,他們吸引了無數異獸們的目光,它們彷彿感受到一位親人的離去。

片刻後,鄧楓便見到在這座山脈的最高峯處,一道紅色倩影正凝望着他們,她的玉手輕撫着一種連珠式古琴,琴身漆黑色,形狀飽滿,像玉石一樣的琴徽、琴軫,龍池呈圓形,鳳沼呈長方形,琴底頸部刻‘雷鳴’二字。

以鄧楓的見識,這種古琴並非凡品,肯定是一件高階法寶,鄧楓率先出言道:“姑娘手上的雷鳴古琴想必是一件威力非凡的高階寶物,可否方便借我彈奏一曲?”

“哦,你也懂音樂?”嫺雅公主嗤笑道,在她看來這世上並沒有比她更懂音樂之人。

“略懂一二,不知道姑娘願不願意借給在下?”鄧楓眼神清澈,面露誠懇輕聲詢問道。

“看你手裏拿着一根古簫,想必方纔吹簫之人就是你了,你的簫聲動聽之極,連我都暗自佩服。”嫺雅公主雖然狂傲,但也不是目空一切之人。

“姑娘若是喜歡,在下願意送給你,這種簫以我的能力還是可以再做一支的。”說罷鄧楓將手中的簫飛速遞了過去。

“我還沒說我想要你的簫呢,真是自大的傢伙!”嫺雅公主接過簫後,有些嗔怒道。不過看見這支做工細緻,鬼斧神工般的簫笛後,她也有種愛不釋手,滿心歡喜的感覺。只有真正懂音樂的人才能做得如此精心細緻。

嫺雅公主收起手中的簫,既然鄧楓已經送給了她,那她也不會客氣,作爲一國公主,本身實力又是如此恐怖,想送她天材地寶的人數不勝數,更何況這小小的一支簫。

“這把雷鳴古琴可以借你彈上一曲,不過若是讓我不滿意,我會以弄髒我的古琴爲名義,將你斬殺於此,因爲從來沒有人敢碰我的東西!”嫺雅公主美眸突然變得冷厲起來,那種目光似乎蘊藏着一絲威脅。

“哈哈,嫺雅公主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性格喜怒無常,不過,我倒是覺得是那些人並不懂你,真正懂你心思的人才會真的喜歡你,不瞭解你的人只會無比畏懼你!”鄧楓笑道。

“哦,是嗎?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嫺雅公主,而且看起來你好像很瞭解我似地,你到底是誰?”嫺雅公主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從鄧楓這般年紀便達到至尊境來看,此人恐怕來頭不小,而他又如何得知自己的心思?

“不急,待我彈上一曲後,再跟你細說。”鄧楓說罷往古琴那邊一坐,絲毫不懼嫺雅公主的怒火。

鄧楓揚起他略顯白皙的手指撥弄着七根琴絃,彈出一陣清婉流暢的琴聲,彷彿高山流水,又帶着淡淡的憂傷,清風拂過,周圍百花的香氣氤氳繚繞。剎那間,白袂飄揚,琴聲激越,與山林中古樹一起連綿迴響,經久不絕,起手落手間,那根琴絃彷彿顫動了憂傷之人的心絃。他的動作慢慢放緩,琴音又變得靜雅,哀婉絲竹,一曲終了,餘音還在耳邊迴旋…

嫺雅公主聽得癡迷,彷彿進入了自己期待着的神仙眷侶般的生活,心中有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執着心境,待優美的曲子落下帷幕,她也逐漸清醒過來,臉上依然浮現剛纔的沉醉色。

不僅是她,連血紅都迷醉其中,顛倒衆生的臉龐微微泛紅,“沒想到哥哥居然能彈奏出這麼美妙動聽的樂曲來,以前的我們都沒發現呢。”

“你..你的樂曲比我彈得好聽,我自愧不如。”嫺雅公主稍微有些失落,這世上還有比她更懂音樂之人,原來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公主不必如此,你我一見如故,何必要分個高低呢,有機會我兩共同合作一曲,那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鄧楓對嫺雅公主也欽佩的很,本以爲這一世碰到的人都是些修煉狂人,但是見到嫺雅公主後,他才明白並非如此。

“妙極!有機會定要好好合奏一曲,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來找我的目的又是什麼?都說說吧。”嫺雅公主此刻心情極爲舒暢,對鄧楓越來越有好感,孤寂的心彷彿在此刻打開了一扇窗。

鄧楓聞言,臉上笑容逐漸收起,面容肅穆道:“是這樣的,我叫鄧楓,來自華夏帝國,你也知道你們舒雲帝國正在入侵我們的國家,我來找你的目的便是想說服你退兵的,兩軍交戰,死傷不可避免,我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將士們血流成河..”

“你就是鄧楓?原來如此,我早就聽說過你的名字,這些天也有人向我報告說你已經潛入了我軍中,只是我很好奇,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本事,纔沒有把你揪出來呢。”嫺雅公主並不關心將士們的死活,依然微笑道,笑容嫵媚動人。

鄧楓心道:“果然,華夏帝國有他們的內奸,只是不知道這人到底是誰?”

“不知道你們舒雲帝國爲什麼要發動這次的戰爭?在我看來,嫺雅公主並非喜歡殺戮之人,不然我也不可能還能站在這裏。”鄧楓心中諸多好奇,此刻再也忍不住詢問嫺雅公主道。

“你確實瞭解我,我並不喜歡戰爭,可是我爹爲了確保萬無一失,將我也派了過來,我告訴你一個驚天祕密,你要保證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休怪我殺了你,能不能解救兩方將士,就看你的本事了。”嫺雅公主美眸輕轉,嬌美的臉龐露出冷厲色。

“什麼祕密?我總有種感覺,這次的戰爭來的太過巧合,是不是我們華夏帝國有你們的人?”鄧楓此刻心情激動,再也不能保持一絲鎮定,面色頗爲誠懇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