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又有記者去問江帆,「請問黃帆同學,你這次游泳比賽你挑戰楊意,你有多少把握呢?如果你贏了這次比賽,你晚上準備和小鳳姐幹什麼呢?」這個記者問得真敏感,也很直接。

所有的的記者都望著江帆,還有四周的觀眾也望著江帆,因為大家都在猜測它的回答,因為大家都知道今天下午的游泳比賽是預賽,明天下午才是決賽,挑戰的結局是看明天下午的決賽,但是今天下午預賽可以大體確定明天下午的決賽結果。 江帆笑了笑,「首先我要申明一點,我之所以挑戰楊意,並不是貪圖小鳳姐陪我一夜,我只想挫下楊意的傲氣,讓他知道華夏國善游泳者多得很,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不要自高自大!」

江帆停頓了下,繼續道:「我贏了楊意后,晚上我準備和小鳳姐聊聊天,做我們想做的事,僅此而已。」

然而江帆如此誠懇的話,到了那些媒體記者筆下就變了味,結果第二天杭湖市各大媒體報刊上就說成「百米飛人為小鳳姐一夜,努力拚搏!」

更為離譜的有的雜誌封面上竟這樣寫著「小鳳姐挑逗百米飛人,青蛙王子水拚百米飛人!」

不知道是天意還是有人故意安排,江帆竟然和楊意在一個比賽小組,兩人在室內換上泳衣的時候,楊意冷笑道:「這場比賽你是不會贏的!」

江帆笑嘻嘻道:「你說晚上我和小鳳姐在一起會幹什麼呢?那天晚上你肯定會失眠的!」

楊意不屑道:「你不會有機會的!」

「等會的預賽你就會讓你今天晚上失眠!」江帆笑呵呵道,本來這次游泳不打算第一的,但是這個楊意太高傲了,必須挫下他的傲氣。

游泳比賽開始了,這是一百米的游泳預賽,隨著一聲發令響起,楊意如同一條魚似的躍入水中,江帆也躍入水中,從起始看,楊意要佔點優勢。江帆進入水中后,立即默念茅山千里急行咒,立即如同水箭似的,霎那間超越所有人,全場立即轟動起來。

「哇,黃帆太厲害了,就像海豚一樣!」

「哎,小鳳姐的一夜竟然有這麼大的魔力,竟然超越所有人十多米,他們不知道還是江帆多次減速,要不然的話早就到了終點了。

觀眾席上的小鳳姐傻了眼,這個黃帆游泳速度真是太快了,楊意雖然游得很快,但是和他比還差得遠。小鳳姐的心跳加速,這是預賽,如果決賽黃帆贏了楊意的話,自己豈不是要陪他一夜!

小鳳姐越想越害怕,於是大聲喊:「加油!加油!」

就像一百米跑步一樣,江帆以絕對的優勢獲得小組比賽的第一,楊意第二,他從水裡伸出頭來的時候,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眼中閃過厲色,暗自罵道:「你小子別得意太早,我不會給你贏我的機會的!」

比賽結束后,江帆又遭記者的圍堵,「黃帆同學,是什麼動力讓你發揮如此的實力?以你目前保持的成績,明天的決賽你肯定要獲勝。你獲勝后第一件事是不是把小鳳姐帶走?」

江帆微笑道:「我的動力來自於我的實力,明天我獲勝后第一件事我立即去換衣服,謝謝!」江帆急忙進了更衣室。

楊意出來后立即被記者圍住,「楊意同學,你今天天比賽失常,暫時輸給了黃帆,你多下次決賽有信心嗎?還有你忍心讓小鳳姐陪他一夜嗎?」

楊意臉色陰沉著,皮笑肉不笑道:「對不起,我無可奉告!」急忙進入了更衣室,他看到了已經換好了衣服的江帆,冷笑道:「黃帆,你不不要得意太早,明天的決賽,你不會有機會了!」

江帆笑嘻嘻道:「你還是回去與小鳳姐商量明天晚上陪我的事宜吧!」

楊意臉色變成豬肝色,他沒有說話,只是哼了一聲,換好衣服后立即離開了體育館,連小鳳姐都沒有打招呼。

晚上的月色很好,滿天的星斗,一陣微風吹過,樹葉發出嘩啦啦的聲音。江帆、梁艷、梁茹、舒敏、黃富、胡莉等人剛吃完晚飯,正回賓館的路上。

突然間江帆的天眼穴急劇地跳動起來,江帆立即意識到要發生危險的事情,突然馬路上發出摩托車的聲音。前面的馬路上出現了十多輛摩托車,嘟嘟!十多輛摩托車突然加速對著江帆等人沖了過來。

「看來有人要找我們的麻煩了!」江帆微笑道,他已經看出了那些騎著摩托車的氣勢洶洶的樣子。

「那些是什麼人,難道是黑幫的人還是賈政錦邀來的人?」黃富道,今天中午江帆打掉了賈政錦的鳥,他肯定不會罷休的,這些人八成是他的人。


「管他是什麼人,我們撂倒他們再說!」江帆冷冷道,他對付自己的敵人從來不手軟的。

當摩托車距離江帆等人還有幾米遠的時候,所有的摩托車突然急剎車,從摩托車上跳下帶著頭盔,手持鐵棍的人。為首的人一揮鐵棒,「兄弟們給我狠狠地打,男的打斷腿,女的抓回去享受!」

「小富,保護好她們!我去解決這些騎摩托車的傢伙!」江帆立即迎了上去,猛地躍起,在空中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旋風掃踢,腳踢中他們的頭部,砰!砰!砰!連續提出了六腿,衝到最前面的幾個人的頭盔被踢碎了,暈倒在地上。

江帆衝進人群,伸出白色食指閃電般的點出,片刻之後,那些戴著頭盔的人全部倒在地下。江帆走到那個昏倒的頭目身邊,蹲了下去,伸出白色食指輕輕了那人的眉心,一道白光沒入那人眉心,那人立即睜開眼睛。

「你們是什麼人,是奉了誰的命令來的!」江帆冷聲道。

「哼,我不知道!」那人扭脖子,一副死豬不怕燙的樣子。

江帆撿起地上的鐵棍,對著那人的腿骨狠狠地敲了下去,咔!腿骨立即骨折,那人慘叫一聲,「你可以不說,但是我會把你身上的骨頭都敲碎,看你能堅持多久!」江帆冷笑道,他緩緩地舉起了鐵棍。

那人疼的渾身冒汗,急忙喊道「我說!我們是三和幫的,是一個名叫楊意的人讓我們打斷你的腿的,目的是讓你無法參加明天下午的游泳決賽。」

我靠!沒想到竟然是楊意請來的人,真是看走了眼,更沒想到他的手段如此狠毒,看來這個楊意也絕非大學生那麼簡單。

「既然你們是三和幫的,你們應該知道楊意是幹什麼的吧?」江帆緩緩舉起鐵棍,如果不說鐵棍就砸下去。


給讀者的話:

第三章到! 那個頭目立即支吾道:「這個,這個我不敢說!」

咔!江帆手中鐵棍落下,「啊!」那個頭目慘叫一聲,江帆冷笑道:「你不敢說沒關係,我敢砸你骨頭就行!」鐵棍高高舉起。

「我敢說,我敢說了!」那個頭目急忙喊道,再不說骨頭就要被敲碎,他急了。

江帆點頭道:「說吧!」手中的鐵棍放了下來,黃富等人也走了過來。

「楊意的爺爺是京城隆興集團的四大骨幹之一的楊度梓!」那頭目冒汗道,他的腿鑽心的疼,額頭上都是汗珠。

江帆點頭道:「哦,原來楊意的爺爺是隆興的骨幹人員啊!怪不得他那麼猖狂!媽的!隆興真是無處不在啊!」

「帆哥,我知道他爺爺楊度梓,他是隆興的元老之一,深得盛老頭的喜歡,這傢伙為人奸詐狡猾,人送外號:『笑面羊』,表面上人很和善,實際上笑裡藏刀,陰毒得很!」黃富道,這些都是聽他爺爺說的。

江帆點頭道:「看來楊意像他爺爺,看來安排阻止我的人不止他這批,後面肯定還有,你們要小心!」江帆手中鐵棍隨手一揮,砰!的一聲打在那個頭目的腦袋上,那頭目立即昏死過去。

江帆站了起來,「小富,等會無論出現什麼情況,你只要保護好這幾個女人就行了,剩下的事讓我來處理!」江帆已經感覺到前面不遠處的壓力,前面還有一個人在等著自己!

果不出江帆的意料,大家快到賓館的時候,馬路中間停了一輛黑色的小轎車,等到江帆等人距離小轎車還有一把多米的時候,小轎車燈亮了,兩股強光照射到馬路上,眾人感覺到十分耀目。

「小富,你們就站在這裡別動,前面這傢伙很厲害,我已經感受到了他的殺氣,你們最好再後退五十米!」江帆謹慎而又嚴肅道,黃富知道江帆一般都是嘻嘻哈哈的,很難得如此嚴肅,這就說明前面的傢伙很棘手。

江帆慢步朝小轎車走了過去,奇怪的是馬路上十分安靜,竟然沒有一輛車路過這裡,也沒有路過行人。其實並不是沒有車輛和行人路過,而是三和幫的人已經控制了這條街,就是為了等江帆的來到,因為這是他進入賓館必經之路。

江帆慢步走著,靜靜的大街上只能聽到他一人的腳步聲,當江帆距離小轎車還有二十多米的時候,突然車燈滅了。嗖的一聲,一條黑影從車子裡面飛躍而出,黑影一甩手,三道寒光直奔江帆的咽喉、心臟、右肺部,速度快如閃電。

江帆早已提放對方用暗器,身形閃動,三道寒光全部落空,黑影出現在江帆面前。這傢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中等身材,皮白骨頭的瘦,臉上顴骨高聳下巴尖尖,上面飄著稀疏的鬍子。眼珠深深地凹了下去,眉毛太不爭氣,全部往兩邊開,如同八字。

從他那身黑漆漆的古式服裝上江帆就可以斷定這傢伙是黑教的人,「你是黑教的什麼人?」江帆冷聲道。

「哼,你應該叫江帆吧!你殺死了我黑教不少人,這次我要為他們報仇!我是黑教的幻影長老,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黑影一閃,那個幻影長老手掐劍指,朝著江帆一點。

嗖!一道藍色的火焰飛向江帆,江帆腳下滑步,閃過藍色火焰,與此同時手指一彈,一顆離火球飛射幻影長老。

「離火球!看來你深得茅山道術的真傳啊!今天就讓你見識我們黑教的召喚秘術!「幻影長老冷笑道,他手掐劍指,嘴裡默念咒語,空氣劇烈抖動起來,咔!的一聲,如同布被撕開一樣。

吱!的一聲尖叫,從裂縫中鑽出一隻渾身綠色的怪物,尖尖腦袋,三角形的耳朵,兩隻紅色的眼睛,嘴巴如同豬嘴巴,身子如同豬大小,身上還有一排奶子。

江帆頓時傻了眼,這他媽的不是一頭怪豬嗎?這個長老召喚一隻豬出來幹什麼?然而江帆想錯了,這可不是一頭豬,是一隻火雷獸!

「我靠!你們家的豬養得也太瘦了吧,捨不得餵食啊!「」江帆嘲笑道。

「哼,無知的傢伙,這是十大異獸之一的火雷獸,樣子雖然難看,像頭豬,你馬上就知道它的厲害了!」幻影長老冷笑道。

「吱!」火雷獸兩隻紅色眼睛看到了江帆,口水立即流了出來,「看什麼看,沒看過帥哥啊!」江帆罵道,手指一彈,一枚離火球飛射向火雷獸。

吱!火雷獸張開嘴巴,一口把離火球給吃了!我靠!真變態,連離火球都敢吃!江帆十分震驚,這火雷獸還真不簡單。

火雷獸吃了離火球后,立即張開嘴巴,嗖!吐出一枚綠色的火球,江帆不知道這火球的威力,立即閃開,「咔!」一聲,火球炸開,如同打雷一樣,地面上立即出現一個一米多寬的小坑。

我靠!這玩意還真厲害,這要是被它的火球打中,就如同被雷劈一般。江帆不敢怠慢,他立即按住手上的戒指喊道:「誅妖劍!出來!」

嗖!江帆手指上的戒指立即劃成了一把青色的劍!黑暗中釋放出耀眼的光芒!誅妖劍懸浮在江帆面前。

「主人,有何吩咐?」誅妖劍的劍魂問道。

「把那個討厭的豬給我宰了!」江帆冷冷道。

「主人,就那隻雷火獸吧,沒問題!」嗖!誅妖劍騰空飛起,光芒四射。那個雷火獸看到了誅妖劍,頓時嚇得大驚失色,畏縮成一團,幻影長老也目瞪口呆,「你小子那你找來的誅妖劍,這把劍已經遺失了幾千年了!」


「天下無妖!」江帆暴喝一聲,誅妖劍嗖地劈下,咔!的一聲一道劍光劈中雷火獸,吱!雷火獸頓時被劈翻在地,霎那間雷火獸消失不見。

「主人,那隻豬已經被我滅了!」誅妖劍飛回到江帆面前。

「你在把那個傢伙給我劈了!」江帆指著幻影長老道。

「沒問題!」誅妖劍立即飛到空中,來了個一劍朝天,劍尖朝天豎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殺氣將幻影長老籠罩! 此時地面上的幻影長老臉色立變,暴喝一聲:「移魂幻影!」雙手結印,嘴裡默念咒語,一道白色光照射到他身上,呼啦啦!幻影長老一下子變成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上空誅妖劍頓時傻了眼,「主人,兩個一模一樣的怎麼辦?」

「兩個都殺了!這還不簡單!」江帆喊道。

嗖!誅妖劍立即化作無數劍影飛斬而下,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上兩個幻影長老變成了碎片。

誅要劍飛回江帆身邊,「主人,已經幹掉那傢伙!」

誅妖劍話音剛落,突然人影一閃,兩個幻影長老出現在地面,「嘿嘿!移魂幻影是殺不死的!」幻影長老冷笑道。

「再殺!我就不信你殺不死!」江帆惡狠狠道。

嗖的一聲,誅妖劍再次飛到上空,隨即俯衝而下,轟!的一聲,幻影長老被劈成碎片!

「媽的,這次總死了吧!」誅妖劍學著江帆的口吻罵道。

「嘿嘿,移魂幻影是殺不死的!」人影一閃,兩個幻影又出現在眼前,沒有一點損傷,這怎麼可能!江帆目瞪口呆,就連遠處的黃富等人也是目瞪口呆。

「媽的我就不信那個邪!再劈!」江帆大喊一聲。

誅妖劍立即再次劈開,又是一聲巨響,幻影長老被劈成碎片但是隨即又出現,誅妖劍接著劈下,如此一連劈了上十次,地面上都劈成空殼一個大坑。

「哈哈,你是殺不死我的!」幻影長老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兩個幻影長老在誅妖劍發出的光照耀下,地面上影子只有一個。

江帆看到地面上的影子只有一個的時候,十分驚訝,按道理兩個人就有兩個影子,江帆眼睛一亮,立即明白為什麼殺不死幻影長老兩,他的不是叫移魂幻影嗎?肯定是把魂移到影子里了,只要殺了他的影子就可以殺死他了!

想到這裡江帆指頭一彈,一顆離火球飛射而出,直奔幻影長老的身體,噗!離火球打中幻影長老的同時,江帆偷偷地彈射一顆離火球直奔幻影長老地上的影子。

噗!地上的影子立即被離火擊,「啊!」幻影長老立即慘叫起來,他渾身被火燃燒著,「你,你怎麼知道魂魄在影子里的?」他這招從來沒有被人識破過,他死也不瞑目。

「呵呵,這很簡單,因為你的名字沒取好,叫什麼移魂幻影,這不是明著告訴我,你的魂移到影子里了嗎?你太笨了,你這是笨死的!」江帆搖頭嘆息道。

幻影長老長嘆一聲:「哎!看來取名字還真是個學問,老夫就死在去名字上了!」轟的一聲,幻影長老的身體爆炸,變得無數碎片。

眨眼間,街上又恢復了平靜,江帆朝後面的黃富揮了一下手,黃富等人立即跑了過來,胡莉滿臉驚訝地望著江帆,「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這種奇特的本領?」

江帆笑了笑,「胡老師,我想這些小富會告訴你的!」

胡莉立即望著黃富道:「小富,你和黃帆到底是什麼人?能告訴我嗎?」胡莉一臉的期待。

黃富不知所措道:「哦,這個,等運動會完了我在告訴你好么?」

胡莉無可奈何地點頭道「好吧!」

一路上再沒有遇到劫殺之人,眾人到了賓館,胡莉堅持要回醫學院,黃富只有送她回醫學院。黃富和胡莉走後,梁艷和舒敏到浴室洗澡去了,江帆對梁茹道:「你到床上去吧!」

梁茹臉立即紅了,「幹什麼?」她心跳加速,不知道江帆想幹什麼。

江帆知道梁茹誤會了他的意思,微笑道:「你明天下午不是要游泳比賽嗎?

梁茹點頭道:「是的。」

「我幫你畫符,比賽的時,你只要默念咒語就可以穩拿第一。」江帆微笑道。

「哦!」梁茹明白了,她立即到了床上,江帆微笑道:「你躺下,把腳抬起來!」梁茹立即照辦,躺在床上,雙腳抬了起來。

江帆看到梁茹這個姿勢立即想到與梁艷瘋狂時候的姿勢,一股熱流立即湧起,當他看到梁茹飽滿的屁股的時候,熱流更甚。


江帆伸出劍指,對著梁茹的腳心畫了一個符,一道白光沒入梁茹腳心,梁茹震了一下。接著江帆又在另一隻腳心畫了一個符,「你坐起來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