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歡環視片刻,又巧笑如嫣道:「好了,之前當家的話言重了,奴家在這裡向大家賠個不是。我相信大家能來此處自然是來正經交易的,不過是混沌石著實貴重,是我們先小人後君子了。大家莫要見外。

混沌石,起拍價五百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二十萬,大家開始吧。」

「五百萬?」曳戈還在為這起拍價高的驚愕的時候,竟然是有人想都未想開始加價了。

「七百萬!」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和曳戈之前爭奪水雷木的左側號房的男子。

「八百萬…….」曳戈身後有人開口,寐照綾紛紛回頭驚訝道:「呂威統領…..」

「九百萬………」

……..

「一千二百萬……」

…….

「哇….媽的…..這些才是有錢人啊!「曳戈由衷感慨道。


「這已經不是我們所能參與的了。」寐照綾搖了搖頭道:「看來天曳商會故意想要用這混沌石,在妖族杜陽宮實力範圍內,打出自己的名聲,以此迅速搶佔在妖族修行界商業份額…….曳家真的沒落了嗎?還是在積蓄力量?」

最終這混沌石之爭奪早已經脫離了這些年輕一輩的爭奪,儘管他們再不甘心這等寶物已是超出了坐照境,離識境的掌控範圍。

「三千三百萬!」一名老者沙啞的聲音傳出,足足將價格抬高了八百萬!

如此,這一位坐在普通位子的黑衣老者以三千三百萬的高價將混沌石拍走,各個號房和雅座的之人紛紛飲恨,不過同時他們的目光都是紛紛落在了這個渾身遮擋在黑衣里的老者身上。

一股暗流悄然瀰漫。

曳戈倒是沒有感覺到這些暗流,他只是覺得儘管這個黑衣老者聲音沙啞,但是總覺得似乎是有那麼一絲熟悉。

………

隨著混沌石的被拍走,這天曳商會浩大的第一天拍賣會也就此落幕了。曳戈和寐照綾一起來到后場,領取拍賣所得的雲魄璃草和水雷木。交錢領物,其中遇到了許多前來領取東西的拍賣者,不過這領取的檔口自然是分著等級,一百萬以下和一百萬到三百萬等的不同檔口,而那拍得的混沌石自然是不在這裡。

前來領取的拍賣者比較引人矚目自然是朱輝和混圓。朱輝是因為其行事高調,而這混圓則是因為他長的很有喜感!

曳戈掠過這幾個矚目的人,他的目光停留在前面一道孤寂的身影上,一身黑衣,頭戴斗笠,彷彿像是未出鞘的劍!曳戈憑藉感覺,他估摸著此人境界應該與他相仿,也是在坐照境左右,但是總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小子,錢很多啊,不知你命硬不硬!」突然一股子強橫的靈力從曳戈腰間傳來,同時一道陰冷的聲音在曳戈耳邊響起。


曳戈回神一看,自己右側並沒有什麼人,視線下移這才看到有個小矮子在自己跟前,他板著臉道:「小孩子,別學壞人說話的口吻!這位壞姐姐可是會打你的哦!」

「你說誰是小孩子?」那矮子大怒,身上氣息爆發而出,竟然是坐照後期,抬手就是一掌向曳戈胸口拍來!

「哼!不自量力!」曳戈冷哼一聲,未有所動。

「嘭……」寐照綾抬腿一腳,那矮子如炮彈般翻落了好遠!

他狼狽起身望著寐照綾驚駭道:「離識?」

曳戈得意洋洋道:「我記得你了,你就是那個與我叫價水雷木的那個人……怎麼拍不過,還想來搶?那搶不過又該當如何?」

「憑藉女人算什麼本事?」矮子憤恨道:「有本事參加杜陽宮大比,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呵呵……如你所願,我偏不參加!」曳戈淡淡說罷,轉身離開了。


寐照綾和曳戈再次出現在大街上的時候,天色已暮。兩人不快不慢地向杜陽宮方向走去。可是剛出大門台階,就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掠空而去,同時在會場周圍也是有著十幾道身影御空而起。

「這瓮城不禁空嗎?」曳戈疑問道。

「亡命之徒,還管這些?」寐照綾淡淡看了眼道:「他們是要殺人奪寶貝。」

「混沌石?那個黑老頭?」

「你真的不參加大比嗎?」寐照綾答非所問道。

「必須得參加嗎?妖君也沒有召見過我,估計莊周王那老頭子,早把我忘了!」曳戈反問道:「你不覺得我胸無大志,我只想安穩和你渡日,趕緊生上幾個怕胖兒子,這一生也就這樣圓滿結束了!我的使命和夢想也就交代了!」

「你……」寐照綾冷不丁地聽到這兒,腳下一頓,滿臉通紅,說實話她還從來未有想過生小孩這樣的事情!過了半響她壓著臉上的紅暈,才再次開口道:「就算要生小孩,那起碼也得要先大婚吧?」

「那就結啊!」曳戈看著她認真道。

寐照綾臉色微羞道:「師父說了……我好歹也是他如今唯一的徒兒……你起碼得有個妖族統領的稱謂……師父待我如同己出,我更應侍師父如生父,所以他的話我得聽。」

「真的?」曳戈一下子興奮起來道:「好!那我參加讓我混個統領噹噹!」

寐照綾嘆了口氣,她對曳戈真的是已經無奈了,統領是什麼稱謂呢?這大比不過只是妖族校尉和妖衛的大比,如何一步登天混個統領?」

。 杜陽宮大比舉行之期尚有半月余,而杜陽宮則顯得更加熱鬧起來。

曳戈卻是一人再次閉關在了璞鳳宮中,雖說他膽小怕事,但是畢竟身處修行界,上次寐照綾受傷之事,他還歷歷在目,所以儘管事出被動,甚至有著很強的目的性,實際上他內心也是願意的。

「如今剛剛突破,想要再次突破就算多開啟二十靈脈,想來也是不可。」曳戈嘆了口氣道:「算了,欲速則不達!」

「術法之上,《詭道術》的『一念間』我已經修行不短的時日,已經是掌握上了一些……可是這個《詭影身》還是沒有眉目,本以為有了神識之力修鍊這《詭影身》就能迅速地凝結出分身,看來是我太過異想天開了!」

曳戈意識回歸,下沉於自己丹海之中,他已是坐照中期,內視丹海足足有兩千丈丹海,兩千丈的丹海足以媲美坐照圓滿。對於自己丹海異樣比常人打出許多,他還是能夠想的開,估計這是自己丹海邊緣那兩座「井口」導致的!

不再去思慮丹海,意識上溯到自己的神識之力上,在他的識海中有個黑色的螺旋球體,像蜂窩似的,並沒有什麼完整的形狀,原本開啟之時只有指甲蓋大小,被稱之為『識海之眼』。 大明星和小才女

「寐兒告訴過我,識海之眼,上去則是冶神硯、凝神台、最後則是真正的神識之湖,與丹海相對應,也被人習慣稱之為識海!」曳戈思索道:「寐兒說她如今也不過是冶神硯大小的識海,而我這拳頭大小算不算?若是算,這也太過分了些,她可是離識中期,我才不過坐照中期!」

曳戈想了想,覺得應該是不算的。寐照綾曾經告訴過具體判斷識海的大小,可是他根本沒有上過心,所以什麼也是都記得不太清楚!

「多想無用,實際行動,才是緊要的!」曳戈從瓊玉扳指里取出了拍賣得到的雲魄璃草,還有自己在奪冠百妖盛宴通天樓里,得到的那瓶五品丹藥蒙始魂霸丹。

打開瓶子,他這才發現裡面並不是固體的丹藥,而是灰色的液體。曳戈自然是是知曉一些藥理的,他將雲魄璃草取出搗碎,找來藥罐將蒙始魂霸丹倒入,之後再將雲魄璃草的碎片放入,迅速加熱,最後出現了一罐黃橙橙的藥水。

「這該不會有毒吧?」曳戈看著自己鼓搗出的這罐東西,心裡也是有些忐忑,想了想花了這麼多錢,不能浪費了,但是他喝了難免害怕識海會有些痛楚,就像他上次在白妖盛宴中凝聚識海之眼的時候,就把他疼的欲仙欲死。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上次的教訓記憶深刻,這次定然不會再過於魯莽,曳戈將藥罐子,放在了自己用聲鳳木製作的大床上,起身出門了。

在藥罐子落在聲風木製作的大床上的那一剎那,異變突生。大床上以藥罐子所在的地方為中心,磅礴的生機如同是大海倒卷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湧入,短短數吸,那藥罐已是讓聲風木製作的大床顏色暗淡了少許。

來的快,去的也快,一切又風平浪靜。

曳戈從門外歸來,並未發覺異常,手裡提著一塊青磚。他將之放在了大床上,他覺得只要等會沒有什麼大礙,若是只感覺疼,他就一磚頭拍暈自己,這樣一覺醒來自己不僅實力提高了,中間還少了許多痛楚。

完美,簡直是兩全其美。他決定了,這就是他自創的完美修行模式。

曳戈開心地一口喝完了藥罐子里自己秘制的黃橙橙的藥水。

喝罷曳戈咂了咂嘴,發現這藥水沒有任何味道。他剛剛想要內視,突然腦子一股股涼意,連忙收回意識,發現自己識海內湧入了一大股磅礴的黑色能量,而自己拳頭大小的黑色螺旋球體開始瘋狂地吸扯,他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螺旋球體迅速地凝實起來。

「哇…..這蒙始魂霸丹和雲魄璃草融合竟然可以產生這麼多的神識之力?這哪裡是溫養神識,簡直是晉陞啊!」曳戈心頭微喜,他最喜歡這種不痛不痛,不需努力的修鍊方式,如此看來自己連磚頭都是不用了。

可是好景不長,如此的吸納還沒有持續片刻,他就感覺到有些痛楚,不過他卻是微微揚起了嘴角。手裡在大床上摸了摸,摸到了自己之前備下的青磚,一陣冷笑,然後惡狠狠地一磚頭拍向了自己腦袋…….

磚碎了,血流了,可是挨千刀的他發現自己竟然沒暈!

他看著滑過自己眼帘的血流,心道:「看來還是自己身體好啊,下次用磚頭是不行了,得找個結實點的。」

幸好識海的痛楚並不是很大,可是很快的他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蒙始魂霸丹和雲魄璃草融合形成的神識之力,實在太過磅礴了,似乎是無窮無盡,曳戈自己的那拳頭大小的螺旋球體的識海之眼,根本吸收不了。

「怎麼可能?五品丹藥,偽六階的草藥,怎麼可能這麼大的藥效?寐兒不可能騙我啊!這神識之力怕是真正的坐照上境也受不了啊」

曳戈開始感到頭痛欲裂,彷彿自己的腦袋要炸開,自己原本是螺旋狀的球體如今已經是徹底的凝實,但是上面已經是出現了蛛絲一般的裂紋。而那無窮無盡的黑色能量體還是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湧入。

曳戈要緊了牙關,此時雖說他頭疼欲裂,可是他腦子卻是難得的異常冷靜。

「這是識海之眼破裂的徵兆……..能量太過磅礴,而我的識海之眼太過弱小無法容納…..怎麼辦?怎麼辦?」曳戈此刻來不及去後悔,他現在第一想法就死趕緊想辦法將自己腦海里的這些磅礴的能量體迅速引導出去,可是怎麼引導呢?

曳戈一時仍然是一籌莫展,疼痛已是讓他的身體蜷縮,歪倒在了床上。他看到了面前的那半塊青磚,這時候痛楚異常,他哪裡還有用磚頭再拍自己的念想,現在可是性命攸關啊!腦海里的一切根本不由他自己控制,他自己也無法去控制,一切只能咬牙硬抗。他拳頭大小的識海之眼,由蛛絲大小的裂紋逐漸擴大,上升至小拇指大小,眼看就是要破碎了,如若破碎那他就是和聞可的道侶雲倩是同樣的識海破碎的下場……可是人家是晉級坐照上境,溫養識海之眼未成,導致的識海破碎。而他這卻明明已經有了識海之眼,是他太魯莽貪心,吃太多了…..

「嘭……」一聲,他的識海之眼,終究是破碎了,無論他是多麼不甘和無奈,要來的終究是來了。

曳戈識海內的痛感,開始讓他意識衰退,他似乎是已經感受不到了任何疼痛,也感受不到了自己身體和生命存在,似乎自己的意識已經開始與天地一體,開始飄出體外,即將徹底的消亡。

「要死了嗎?」曳戈感受不到了自己的身體,他想要儘力吶喊救命,可是張嘴卻是如此說道,像是疑問,似是不甘。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大道無相,故內攝於其有;真性無為,故外不生其心。

「物有兩極,生死相近,從無氣到有氣,從無形之氣到有形之氣,從無生之形到有生之形。生死齊一,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生之來不能止,其去不能止…..

道法自然….」

突然在他意識將去之時,一陣大道之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這是《詭道訣》的第二訣,當初在第一訣的時候曳戈就是憑此開啟了身體八侖,體內百脈開,如今這《詭道訣》的第二訣再次運轉。

曳戈的體內的靈脈完全隨著《詭道訣》的口訣自行運轉,五十道靈脈同時開啟,靈力從他丹海而出,繞行一周,又是匯入丹海,保證他的身體的生機不熄。

同時他的識海之中因為之前的能量湍急,和識海之眼的破碎,而引發的滔天巨浪,也是在《詭道訣》口訣的指引下,開始逐漸平靜,可是他丹海因為識海之眼的破碎仍然是一片混沌,完全沒有任何自主意識。

可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已經平靜了的識海,又開始波動起來,兩股子黑色的漩渦從他識海之中出現,周圍原本已經是平靜了的黑色能量體迅速地在他的那兩個黑色漩渦周圍匯聚,有條不紊地緩緩匯入了他的漩渦之中,很快的他的漩渦開始成形,迅速在他的識海之中抜升,眨眼間,形成了兩個拳頭大小的蜂窩狀的黑色球體,這兩個黑色球體要比他之前的凝實太多了,其上散發而出的神識能量波動也是強上了許多。

曳戈的意識逐漸開始回歸,他睜開了眼帘,看到了自己黃色的大床,莫名一嘆:「床真是個好東西。生的時候在床上,死的時候也在床上,而這生死之間的多少歡愉也是在床上……..」

他突然感覺到臉被床壓的有些痛,坐了起身揉了揉臉,這時候全身的意識才徹底回歸。

「咦…….我……我竟然還活著!剛才那識海之眼他媽的不是炸了嗎?」生的歡愉蕩漾在他的心間,他立馬收回意識,回歸識海,識海一片平靜,在並不大的識海之中靜靜地佇立著兩個黑色的球體!

「識海之眼?兩個?竟然是兩個!」

(感謝龍雲飛又打賞了詭道紅包,還要再次感謝下「藍天白雲374795288」。謝謝大家厚愛。

昨天無意間發現「萬浩軍」已經打賞了詭道,但是發現「萬浩軍」並沒有收藏額….之前也有好幾個熱心的書友,都是已經打賞,但好像沒收藏,可能是大家都太過疏忽了。


鮮花是免費的,收藏就是點擊「加入書架」就好,qq也是可以登錄的,大家隨便上一下收藏下,就太萬分感謝了。

求鮮花,求收藏。)

。 「兩個?兩個識海之眼!」曳戈驚愕地看著自己識海之內的兩個黑色能量體,他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人能擁有兩個識海之眼來著!一時想要立刻去詢問寐照綾,可是想想寐照綾也是解釋不了,上次就因為自己有兩個妖印,還使得寐照綾輾轉難眠。

「兩個妖印,還有一個聞鱗的偽妖印……兩個識海之眼……比常人多出二十靈脈的五十靈脈……這一切都在昭示著我不是一個平凡人!」曳戈想著他腦海里,偶爾記憶恍惚出現的一些屬於道古紀元的紛亂畫面…….一時皺起眉頭,這樣的結論他並不喜歡!

膽小、怕事、像女人是他如今的性格,如他對寐照綾所言,他只想老婆孩子熱炕頭,來安穩度日!

「唉……在修行界安穩度日怕永遠都是一場夢。」曳戈長長嘆了口氣道:「算了,都答應寐兒參加大比了,這個大比怕是躲不過了!真搞不懂她,當初明明不讓我參加大比……現在可倒好,竟然還慫恿我!」

因為已經有了兩個識海之眼,曳戈又琢磨著他那《詭影身》,他覺得這分身之術,太有吸引力了,而且他總是有種隱隱的預感,這《詭道訣》、《詭影身》、《詭道術》本就是一套的,而自己識海突然多出的識海之眼定然是他的功法導致的,那麼這是不是與自己的《詭影身》有著一定的聯繫呢?

曳戈從瓊玉扳指里取出了一枚龜甲,裡面有一汪淺藍色的液體,用手觸摸其水質很硬。

「寐兒說那混沌液是藍色的,與這淺藍色已是極為相近,且這液體與那混沌液同樣是很硬,只是巧合嗎?」


曳戈猶豫著伸出手將龜甲里淺藍色的液體,用手撈了一下,藍色的水波入手很是冰涼,極其沉重,他怎麼覺著都有接近千斤之力的樣子。他想要將之攥緊,可是右手指間剛剛有所動作,那水波卻是像霧氣一般消散,復又回到了龜甲之中。

曳戈越發訝異,沒有具體形態,但是仍然是極附有重量,且能自動復原。這讓他心間越發猜測這汪液體,**不離十就是那所謂的混沌液!他想到這裡,呼吸不禁也有些沉重起來,只是具有一絲混沌液特性而凝結的混沌石,就能夠引得靈台境強者的瘋狂,而他這若是那在道古都僅僅只是傳說的混沌液,那豈不是引得風雷雲動?

曳戈閉目,意識內斂,遊離於自己的識海之中。心中默默按著《詭影身》的運行路線,對自己的神識進行疏導;將自己已經雄渾了許多的神識導出體外,這一次他並沒有將神識在在自己影子處匯聚,而是將所有的神識,向龜甲里的那汪淺藍色的液體籠罩而去,他迅速雙手掐訣,一股術法的波動在周身蕩漾,同時作用於自己的神識。

黑灰色的神識像是被物體遮擋出現的陰影,緩緩地爬入了龜甲之中。開始的時候,曳戈自然是害怕自己的神識有所損傷,只是融入了一絲,可是那一絲神識之力在鑽入淺藍色的的液體中,很快猶如石沉大海,但是其並未有切斷他的神識。

曳戈感覺到自己的神識之力像是鑽入了一片浩瀚的空間里,那裡一片溫潤,似乎是極易溫養神識似的,他感覺到他那一絲神識並未有任何的不適,反而在那液體的空間中正在緩慢的增強。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