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在南京城下,兩日之內損失二十五萬精銳力量,其中包裹第3師團,第5師團,第6師團等等師團,甚至連聯隊明都寫上了。

密密麻麻的佈滿了整張報紙。

一個名字,就代表着上千人的名字。

這些師團、聯隊的家屬們已經正在求問,因爲他們根本沒有得知,自己的兒子,老公,已經爲國捐軀戰死。

這讓一直宣傳不可戰爭的陸軍,備受恥辱,也倍感壓力,甚至很多人去靖國神社拜祭,此時的東京城一團糟。

但和這兩張比起來。

第三張纔是最要命的。

是一張英文報紙。

來自美國。

上面是一個魏特琳傳教士訴說了日本的罪行,她以一個親歷者的角度,把這些天在南京城內的經歷和看到的,講的一清二楚。

日軍是如何大肆屠殺,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是如何對抗國際法,對國際安全區域進行進攻的。

甚至還實行三光政策、燒光、搶光、殺光等。這讓他們國際層面備受壓力。

因爲他們並沒有戰勝,反而在南京城內外大敗而歸,這期間,魏特琳講述了一位中國的傳奇將領的過往。

韓立。

這時。

作爲侵華戰爭的發動者,東條英機,這位內閣總理大臣,端坐在首位,認真的說道:“我不希望在見到關於這個韓立的報道,不,在有報道,就是他的死亡,鬆井石根已經切腹自殺,這是帝國的恥辱,二十五萬帝國軍人就這麼葬送,也是不能容忍的,那麼,誰去上海繼續執行他的任務呢。”

這時的日本陸軍可以說是人才濟濟,將官琳琅滿目,羣星璀璨。

很多人都欲欲躍試。

這是一位大將站了出來道:“首相,我願前往。”

此時正是寺內壽一。

日軍五虎之一。

此時的寺內壽一可以說是正直巔峯年紀,剛剛被授予大將不過三年,位列軍事參議官,還做過臺灣軍司令官,對於東南亞的戰事很有研究。

資歷不如鬆井石根,卻是功勳家族,老爹是寺內正毅,明治維新時期的陸軍大佬之一,當過首相,位列元帥府。

此時他站出來。

其他人立刻不動了。

東條英機看了看,便將自己的將刀遞了過去,道:“我希望用汝之刀,砍下這韓立之頭,以告慰死去的帝國戰士。”


“定不辱命。”

寺內壽一接過,要駕臨上海,開戰了。 整個世界都在議論韓立。

韓立自己則在大戰之後,放下一切瑣碎事情,美美的睡了二十四小時,此時纔算起來,精神抖擻的坐在了金陵女大的食堂內,吃着玉蝶和周曉藝、魏特琳做的中西合璧的美味佳餚,既有鹽水鴨、松鼠魚、鴨血粉絲湯。

還有西餐裏的牛排和意大利麪條。

韓立大口大口的吃着,很是高興。

當然,作陪的還有周衛國、龍文章、李雲龍和迷龍四人,算都是自家人了。

李雲龍作爲一個老鎳將,吃着這些東西,很不對味,“這鴨子鹹了吧唧的,哪有烤鴨好吃啊,這牛排什麼玩意啊,俺老李吃不慣,那個,玉蝶妹子是吧,給俺老李弄碗麪條來,俺吃麪條習慣。”

“土鱉。”

迷龍有了一些經驗,撇嘴不屑。

李雲龍不高興了,“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不也一樣土鱉嗎?還有,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俺老李可不是吃素的?”

均是鐵血軍人,難免脾氣上有些對衝。

韓立橫了一眼迷龍,微微皺眉,“都給我注意點,一個個的都是高級將領了,說話在這麼不文明,我就讓你們去做大頭兵。”

隨後鄭重的說迷龍,“尤其是你,迷龍,有很多事你得和李雲龍好好學呢,知道嗎?要虛心學習,還沒什麼成績呢,就驕傲,哼哼,驕兵必敗知道嗎?”

“我和他學,癟犢子的,他有什麼可學啊。”

迷龍不服氣,還想說。

韓立怒了,“我看你是不想當這個師座了,我的話都不聽了是吧,一天天的,你是給點陽光你就燦爛啊。”

心裏生氣不已,同樣也越發沒底。

對於自己安排迷龍統領一個師團,很是不放心。

這傢伙韓立清楚的很,頭腦靈活,有一些小聰明,但這些聰明做個黑市販子可以,領兵大戰完全沒經驗,又有些虎了吧唧的,如果真遇到硬戰沒準就得出事。

咬牙的就想把他撤下來。

可迷龍剛立功,自己也不好這麼幹,怕寒了迷龍的心,看了一眼迷龍,沒心狠的說出口,只是說道:“你還不知道你的錯嗎?”

迷龍不言語了,垂頭咬牙道:“韓長官,我知道了,我虛心,我不驕傲。”其實是一百個不服,一百個不忿呢。

吃着飯都梅子味了。

李雲龍哈哈笑着,喝了一口鴨血粉絲湯說道:“東北老你別不服氣,我告訴你,領兵打戰,你還差的遠呢,給你一個師,你頂多能殺兩萬人,給我一個師,我敢去打上海,哼哼,贏了一戰不算什麼,那都是韓長官安排好的,得自己出去作戰,那才牛逼。”

隨後哈哈大笑。

“······”

迷龍這次沒在言語。

但氣氛有些尷尬。

玉蝶穿着旗袍,端着菜上來,笑呵呵的便緩和氣氛的說道:“各位,不要着急,你們都是守衛南京城的大功臣,何必因爲這麼一點點的小事吵架呢,來,嚐嚐我做的豬肉燉粉條子,這可是正宗的東北菜。”

“我嚐嚐。”

迷龍立刻伸了一筷子,搖頭道:“不行,味道差遠了,不過,也算不錯,哈哈。”

“來,我也嚐嚐。”

李雲龍也跟着吃了一口。

氣氛纔算緩和了一些。

韓立這才繼續吃着飯說道:“南京反擊戰這一戰,日軍徹底退回了上海,但上海的制海權、制空權完全在日軍手上,咱們現在去攻擊上海,無疑是不行的,所以還需壯大隊伍,養精蓄銳。各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

“韓將軍說的對。”

周衛國立刻複議,“日軍的綜合實力遠超你我想象,這一次的失敗,必讓日軍集合更多的力量,集合更多的部隊,到時,必然會更麻煩,咱們要竭盡全力才行。”

認真的一一點頭。

龍文章沒什麼可說的。

此時的他妖孽屬性不足,卻也知曉這戰不是一兩天就能打完的,就說:“我去過南京馬鞍鎮的機場了,那裏正在修建,還有兵工廠,到時咱們的力量隨着時間的退役,就會快速增加,所以時間對咱們是有利的,但也不能浪費這段時間。”

李雲龍撇嘴了,“那我打回華北的事,豈不是遙遙無期了。”

看向了韓立。

當初韓立說過,守住南京城,就讓李雲龍殺回華北,此時已經守住南京城了,該履行諾言了。

韓立想了想,道:“你的人馬依然在南京外圍沒有撤回,我看你的意思是想殺回華北了,嗯,那就如你的願,讓你殺回華北吧,不過,不是你一路人馬,而是兩路。”


“兩路?誰啊,我老李可不喜歡有人監視,那沒意思。”

李雲龍不高興,大手一揮。

韓立怒了,“我派人監視你,有屁用啊,說話不過腦子,氣人。”

“嘿嘿,錯了,錯了。”

李雲龍笑呵呵的就又問,“那到底是誰和我老李搭夥啊,我看看。”

韓立看向了迷龍。


他剛纔想來想去,覺得讓迷龍跟着李雲龍比較合適,一個的願望是殺回華北,一個的願望是殺回東北。

兩股力量加在一起是萬餘人。

坦克,武裝直升機都可以安排一些。

到時沒準能打出一番天地來。

韓立就也直接說了,“迷龍,你帶着你的人馬,跟着李雲龍殺回華北,你倆一是個主將,一個是副將,主將是李雲龍,副將是迷龍,嗯,迷龍你也不要撇嘴,生氣,等你什麼時候跟着李雲龍在華北站穩腳跟,我就讓你自己帶兵殺回東北,怎樣?”

“殺回東北?!”

聽到這。

迷龍咬牙認了,“行,爲了殺回東北,我沒什麼可說的,我聽他的。”卻也哈哈笑了,“那坦克和那些武裝直升機呢,給我們多少啊,癟犢子的,那東西可是好東西,不可或缺啊。”

李雲龍撇嘴道:“那些東西是好用,可得用汽油,對了,還得用電對吧?太麻煩了,直接就給我們足夠子彈和**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華北的日本鬼子沒那麼強。”

“不需要纔怪。”

韓立翻了個白眼,“汽油我會安排武裝直升機幫你們運輸,電的話,沒你想象的那麼耗電,嗯,我會給你們一百輛坦克,組成一個坦克團,由李雲龍指揮,武裝直升機二十駕,主要是運輸用。”

“哈哈,太好了。”

迷龍見識了99式坦克的威力,高興不已。

李雲龍不以爲然,卻也點頭同意,“給我,我就要,嘿嘿,那這頓飯就是散夥飯了。”

“對。”

韓立點頭道:“剛纔我已經接到了陳方的信件,老蔣讓我去趟武漢見見他,我呢,原本沒什麼情趣,但現在的情況下,是需要老蔣的幫忙的,就也答應了陳方,所以,這段飯就是散夥飯了。”

他端起旁邊的紅酒杯子喝了一口道:“李雲龍和迷龍殺回華北,我去武漢,那麼南京城,就交給你們倆了,周衛國,龍文章。”

目光灼熱的看了過去。

這一下。

在場人都嚇了一跳。

包括過來送菜的周曉藝、玉蝶,驚訝的一愣,“韓大哥,你要去武漢?”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她們想的是這些。

周衛國想的明白,“蔣是個以陰謀起家的野心家,你如果去了,被軟禁怎麼辦?以你的名義向我們發號施令怎麼辦,我感覺你最好還是別去,這樣太危險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