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是我的恥辱,我早就想殺她了,能利用她來殺你也算是物盡其用。”尤利亞不以爲恥的冷笑道。

“我殺了你!” 四味鮮妻

葉飛在與安德魯對話的時候,已經暗自聚集殘餘的力量,此時突然爆發,威力非同尋常,一掌便將尤利亞拍飛。正準備回身制伏安德魯的時候,安德魯突然身形後躍冷笑道:“葉飛,你別太心急了。”

“葉飛?你怎麼知道我這個名字?”葉飛驚訝的出聲問道。

“嘿嘿,我不僅知道你的名字,還知道你是從一個叫地球的地方來的。”安德魯得意的笑道:“早在我得到亡靈權杖之後,我就已經知道了。”

“原來這樣。”葉飛點了點頭:“難道這樣你就可以要脅我了嗎?就算整個歐羅巴大陸的人都知道我來自地球,今天我一樣要殺了你。”

“別急別急,我給你帶來了件禮物,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安德魯說着,向林間呼道:“把他帶出來吧。”

幾名邪眼族人押着一名衣衫襤褸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在安德魯身旁停下。

“你看看他是誰吧。”安德魯冷笑着,一把抓住中年男人的頭髮,將中年男人低垂的腦袋拉起露出臉來。

“父親!”葉飛一聲驚呼。

那人竟然是葉飛的父親!

不是西蒙尼的父親!而是他在地球上的父親。

正準備撲上前去,安德魯將手中長劍搭上了葉飛父親的脖子。

“彆着急,既然是帶給你的禮物,我自然會把他交給你的。”安德魯輕笑道。

葉飛明白過來,看了眼安德魯手中的長劍,“你有什麼條件?”

“也沒什麼條件。”安德魯輕笑一聲:“只要你讓尤利亞吸收掉你所有的力量,再將所有的神器交給我們,我就可以將你父親交給你。”

這時尤利亞已經從地上爬起,來到葉飛面前。伸出好看的舌頭舔了舔嘴角的血跡,尤利亞臉上露出一絲媚笑:“而且,我們還可以照樣做夫妻哦,你人這麼帥,牀上功夫又這麼好,我還真捨不得殺了你呢。”

“**!”葉飛啐了一口:“你們是怎麼抓住父親的?”

“他好像是用什麼時空穿梭機跑到諾伊曼領來的,說是要找你,結果碰上了我們,所以我就只好把他作爲送給你的禮物了。”尤利亞冷笑道。

時空穿梭機?難道自己離開之後,地球上已經研究出這樣的裝置了嗎?

“怎麼樣?只要你答應,我就可以放了你父親。”尤利亞面色一轉,冷聲道:“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只好把你連你父親一塊兒殺了。”


“你……”葉飛氣得說不出話來,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父親和安德魯手中的長劍,最後只得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這就對了。”尤利亞輕笑道:“看你這麼乖的份上,等解開方舟的祕密,我也一定會與你共享的。”


“哼。”葉飛冷哼一聲:“少廢話,快動手吧。”

“呵呵,吸收掉你的七系力量,我就可以成爲同神一樣八系同修的高手了。”尤利亞輕笑着,伸手撫上葉飛的眉心。

感覺一股無形的吸力自安德魯掌心傳來,將葉飛體內的力量自眉心向外吸去,葉飛閉上了眼睛,知道自己這次算是栽定了,心中一片黯然。

自己身死到無所謂,沒想到還連累了喬納、科爾等人。

感覺體內的力量在迅速的流失,葉飛的神智也漸漸消散,最後整個人失去神智昏迷過去。

“西蒙尼……西蒙尼……”

一個聲音將葉飛喚醒,葉飛扭頭四望,周圍除了黑暗,還是一無所有,什麼都看不清楚。

“我在這兒。”那個聲音再次響起,葉飛順着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看到聲音的主人正漂浮在幾米高的半空之中。

“安那摩斯?怎麼是你?”葉飛驚訝的看着那個如同煙霧般的身形。

對方竟然是“亡靈權杖”的上一屆主人獸神“安那摩斯”。

“沒時間解釋了。”安那摩斯焦急的說道:“對手太過強大,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做正事。”

“正事?什麼正事?”葉飛問道。

“我要告訴你,剛纔你所經歷的事情,全都是幻象。”

“幻象?你是說我殺掉明月,安德魯、尤利亞背叛我,還有我父親,這些都是幻象?”葉飛問道。

“是的。”安那摩斯點了點頭:“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經歷了些什麼,但這都是對手製造的幻象,對手是一隻擁有十六翼暗系法則力量的怪物,非常厲害。”

“原來這樣。”葉飛點了點頭,整個人也放鬆下來。

“沒時間多說了,我的靈魂跑到方舟島來就被這傢伙俘獲,剛纔幸虧他要吸收你的力量露出空隙我才得以逃脫。”安那摩斯突然臉色一變:“糟了,他已經發現我了,快,快與我融合,只要你吸收了我的力量,你就可以從他的幻術中脫身了。”

“吸收你的力量?”葉飛楞了楞。

“別廢話了!”安那摩斯冷聲說道。

葉飛還沒回過神來,安那摩斯如煙塵般的身體已經涌入葉飛體內。

感覺一股龐大的暗系法則力量透體而入,不斷的涌入每一個細胞之中,同時耳中響起安那摩斯的聲音:“放鬆精神,全心全意的吸收我的力量。”

葉飛知道吸收掉安那摩斯的精神力量,就等於吸收掉他的靈魂,安那摩斯將會煙消雲散,正準備拒絕,耳中再次響起安那摩斯的聲音:“笨蛋,你不吸收我的力量,那傢伙也會吸收,我的靈體根本逃不掉他十六翼的黑暗束縛,我活了這麼久也累了,到老了可不想被那傢伙吸收掉靈魂,還是你看着順眼些,你要是覺得對不住我,就幫我去完成我畢生的願望,幫我去解開方舟的祕密吧。”

“解開方舟的祕密?”

“嗯,我跑到方舟島來就是湊這熱鬧的,能借你之手完成這個任務,我也無憾了。”

更多的暗系法則力量涌入體內,葉飛知道安那摩斯已經立下決心,只得聽從他的吩咐,緩慢的吸收着他的力量。

感覺暗系法則的力量進入每一個細胞之中,迅速的儲存融合,後背上乾涸的暗系法則能量漩渦也緩慢甦醒,開始運轉。

暗系法則的力量很快達到十二翼,葉飛立即有了感覺,好現有一隻手正抵在自己的腦袋上,瞬間聚集全身力量一掌拍了上去,“砰”的一聲便將對方拍飛出去。

睜開雙眼,葉飛看到了剛纔正在吸收自己力量的那個傢伙。

確實是一隻“怪獸”。

“這……這就是那些魔獸的指揮者嗎?就是它剛纔對自己施展精神幻術嗎?”葉飛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他還從來沒見過這麼龐大的兔子,可以肥到這種程度,肉眼觀看至少就有十來噸重,比巨人化之後的艾佛森還要龐大,身高將近八米,就像一座肉山,渾身雪白。

“嗷嗚!”巨兔嘴裏發出一聲類似狼嚎的叫聲,數道罡猛的勁氣自葉飛頭頂拍下。

葉飛連忙閃過,這才發現自己身後站着幾隻八翼鋼爪熊,揮出一道七色劍氣,向衝過來的八翼鋼爪巨熊迎了上去。

以葉飛十二翼的實力加上神器火焰劍的增幅,這一劍擁有十四翼頂峯的攻擊能力,一劍便將當先一隻鋼爪熊劈成兩半。

其餘鋼爪熊被葉飛這一劍嚇了一跳,全都楞了一下,那隻怪異巨兔再次發起一聲狼嚎,鋼爪熊立即衝了上來,發狂般向葉展開攻擊,而那隻巨兔則乘機轉身逃跑。

魔性手游 ,葉飛一時竟然脫身不得。

可不能讓那傢伙逃走了,它的精神幻術實在太過厲害。

葉飛打定主意,面對拍來的熊爪不閃不避,直接用“天心羅盤”擋了上去,鋼爪巨熊一掌拍在“天心羅盤”上,巨大的力量透過“天心羅盤”傳到手上,將葉飛整條手臂幾乎震麻,不過葉飛趁機一劍劃破巨熊的肚皮,腸腑內臟涌了出來。


隨之又是一劍,葉飛閃過另一隻巨熊的撞擊,將那隻巨熊一條胳膊劈斷,衝出巨熊的圍攻,回身火焰劍全力橫掃出一道七彩光幕,將追上來的兩隻巨熊斬於劍下。

總裁很眼熟:意外情緣 ,葉飛再施辣手,硬擋下一隻巨熊的撞擊,將這隻巨熊斬殺。

幾個回合下來,巨熊已經只剩下三隻還有戰力,葉飛終於脫身出來提劍便向巨兔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翻過一個山峯,見巨兔滾圓的身體正轟隆隆的滾向山下。

竟然用這種方法逃跑?葉飛暗笑一聲,凌空而起落到山下。

巨兔滾得頭暈眼花,剛站起身來便見葉飛已經擋在前面,立即雙眼一收,準備向葉飛散發精神幻術攻擊,葉飛吸收安那摩斯的精神力之後已經達到十二翼,巨兔又被葉飛甦醒來的那一掌打成重傷,幻術攻擊根本對葉飛難以生效。

見精神攻擊無效,巨兔只得揮舞着爪子撲過來,不過巨兔雖然身體巨大,精神能力也很強,但同安德魯一樣肉搏能力實在太弱,葉飛一腳便將巨兔龐大的身體踢飛出去,緊接着一劍便向巨兔肥短的脖子劃下。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巨兔突然張口話。

葉飛微微一楞:“你會說話?”

巨兔見葉飛這一劍並未斬下,連忙僕俯在地,連連點頭,同時說到:“是的,我會說話,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不殺你?你憑什麼讓我不殺你?”葉飛冷哼一聲,打量着這隻會說人話的巨型兔子。

“我是暗黑之王巴布洛,我熟悉這兒的一切,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帶你到元素祭壇去。”巨兔的聲音再次在葉飛腦海響起。

“元素祭壇?那是什麼地方?”葉飛問道。

“你拿着神鑰,我知道你肯定是要進入方舟,元素祭壇是進入方舟的唯一入口。”巨兔說道。

“方舟入口?”葉飛驚聲問道。

“是的,就是方舟入口,只有我才知道怎麼打開。”巨兔連聲說道。

葉飛心中微怔冷哼一聲道:“空口無憑,我怎麼相信你?你總得拿出點什麼證據來。”

“證據……證據……”巨兔有些焦急的沉吟着,最後突然抓起脖子上一條粗大的鏈子說道:“這個,這個就是證據。”

葉飛盯着巨兔脖子上那條粗大的鏈子,看不出所以然來。

這時巨兔說道:“我是神的寵物,這條鏈子是他給我親手打造的,與你手上的神鑰是同樣的材料。”

經過巨兔這麼一說,葉飛才發現那條鏈子真與自己手中的火焰劍、天心羅盤屬於同樣一種材質。

這東西竟然是神的寵物,葉飛不禁感覺自已這回真撿到了個寶貝,臉上露出一絲陰笑。

“沒用的,你逼我我也不會說的,休想讓我告訴你打開祭壇的辦法。”巨兔看到葉飛臉上的陰笑連忙說道。

“嘿嘿,不說,不說我殺了你。”葉飛冷笑道。

這回巨兔卻毫不害怕的說道:“你殺了我吧,殺了我你永遠也沒法打開元素祭壇了。”

沒想到巨兔竟然有這等覺悟,葉飛不禁有種被巨兔吃住了的感覺。

“姐夫!”

“西蒙尼!”

“船長!”

“主人!”

幾個聲音從山那邊響起,是艾佛森幾人找來了。

“我在這裏!”葉飛答應了一聲,向巨兔道:“跟我走吧,只要你說的沒假,進入方舟之後我可以放了你,還可以帶你回你的故鄉去。”

巨兔聽了連聲道好,乖順的跟在葉飛身後登上山頂。

“船長,這……這是什麼啊?”瑪麗娜指着葉飛身後的巨兔說不出話來。

“會說人話的兔子。”葉飛鬱悶的答道。

“好可愛的兔子哦。”大艾驚喜的呼了一聲,衝到巨兔面前,連聲讚歎,向葉飛問道:“船長,你是怎麼找到它的啊?”

“可愛?”葉飛差點暈倒,“那些魔獸就是它召喚來的,剛纔我差點被它給弄死,這傢伙可是十六翼暗系的大怪獸。”

“啊?真的嗎?”大艾滿臉不信的表情。

“是的,我是十六翼暗系。”巨兔點了點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