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葉英雄鄭重的點了點頭。

“呵呵。”姚飛笑了笑:“那我可以理解爲我是在空手套白狼嗎?”

“那不是。“葉英雄看着姚飛,滿臉真誠:”你也說了,你需要幫我解決一些事情。“

“比如?”

“我沒想好,但絕對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也不會讓你爲難。”

“爲什麼?”姚飛沒有看葉英雄,自顧的夾起了身旁的一盤菜。

“爲什麼?如果我說我很欣賞你這個人,我覺得你以後必定有大的成就,所以先行一步來討好你,你信嗎?“

“我……”

姚飛剛張嘴,電話就響起來了。

“喂。”

“盟主,果然不出你所料,人渣導演沒憋着什麼好屁,幸虧你留了一手,你看現在?”


“他人呢?”

“已經被我們控制了,不過氣焰很囂張,說要讓咱們好看。”

“等着我,我馬上到。”姚飛掛下了電話,看着對面還在自酌的葉英雄說道:“我朋友遇到了些麻煩,我要過去一下,你說的事情我會考慮的。”

“好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

看着姚飛離去的背影,葉英雄把杯子裏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喃喃自語道:”蔡荃啊!蔡荃!你說你惹誰不好,偏偏惹上了他,我看啊,你的導演路,要到頭嘍!“

姚飛打車很快返回了米西爾酒店,剛纔那個什麼蔡導讓他到樓下等着他就知道這人渣沒憋什麼好屁,就聯繫了在燕京的平中盟弟兄,開好了對面的房間,又給左劍那小子發了短信,讓他入侵酒店的監控,時刻觀察着蔡荃房間裏的情況。


果不其然,這個導演終於露出了自己的醜惡嘴臉!

“你好啊,蔡大導演!”姚飛笑眯眯的走進了包間,蔡荃和他那幾個不正經的同事已經被手下的人給五花大綁起來了,樑諾諾和秦倩兒坐在沙發上,滿臉的氣憤!

“小兔崽子!”

“姚飛!”

“盟主!”

房間裏的人看見姚飛走進來,都喊了出來。

“恩,諾諾,倩兒,我都知道了,我先安排車送你們回家,我要和這位蔡大導演好好的聊聊天!”

“小兔崽子!你他媽趕快把我給放開,我告訴你,得罪了老子,我讓你活着走不出這座城市,來了幾個混混兒,就他媽敢給我冒充黑社會,老子跟五四會的白幫主可是兄弟,別把我惹急了,我斷你四肢!”

“啪啪!”兩聲清脆的嘴巴子,讓蔡荃閉上了嘴。

“媽的,老東西,你活膩歪了吧,敢這樣罵我們盟主,信不信哥幾個給你削了!”

“行了,當着女生呢,咱們要文明,那個誰,你送我這兩個朋友回去。”

“是,盟主!”

樑諾諾有些害怕的挪到了姚飛身邊,小聲的對他說道:“姚飛,你小心些,別……別傷住自己。”

“放心吧。“姚飛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有分寸,欺負你的人總要讓他付出些代價,對嗎?“

送走了樑諾諾和秦倩兒,姚飛就跟突然變了個人似地,臉上再也沒有了溫柔。

“小子,你到底是誰?”蔡荃也是被姚飛手下的人給打怕了,說話也稍微收殮了許多。

“我?我就是一個學生啊!”

“我想你這麼年輕,毛還沒長齊的也不會是什麼道上的,得了,你放了我,這事兒我也不追究了,要不然……”

“哎。”姚飛突然惋惜的搖了搖頭:”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蔡荃愣了一下,他大張旗鼓的吹了那麼半天,本來以爲對面這孩子已經嚇得不着四六了,沒想到卻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對呀,不放。”姚飛笑嘻嘻的看着蔡荃,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蔡荃突然變了一副臉,他臉上露出了諂媚的笑容:“哥們兒,我對你說,你相中演藝圈那個明星了,我來安排,保準讓你滿意!”

“啪!”一聲清脆的響亮聲,蔡大導演的臉上多了一個五指山!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姚飛就欺身上來,拽着蔡荃的衣領,一隻手把他提溜了起來!!

“你……你……你想幹嗎?”蔡荃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對面這孩子這麼愣頭青,更沒想到他的力氣居然這麼大!


“我要幹嗎!?你知道現在爲什麼娛樂圈這麼烏煙瘴氣,人們一聽明星都沒有什麼好感嗎?”

蔡荃搖了搖頭。

“啪!”又是一巴掌,蔡荃的另一半臉上又多了一個五指山!

“那我來告訴你!”姚飛接着話頭說道:“就是因爲你,娛樂圈裏面就是因爲有你們這一號人,害羣之馬!這個手摸着人家女演員的胸,那個手放在自己胸脯上向大衆保證!真他媽的人渣!”

姚飛越說越激動,又是幾個連續的大巴掌,直接把蔡荃給扇暈了。

“把他給我弄醒。”姚飛坐在沙發上,拿了瓶水,咕咚咕咚幹了大半瓶。

蔡荃悠悠轉醒,破口大罵起來:”小子,你他媽裝什麼正人君子!我告訴你,都是男人,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點花花心思,那兩個女孩兒都是你的吧,真他媽的糟蹋人,趕快放開我,要不然我叫來人,有你哭的。“

“呵呵。”姚飛把嘴邊的水放下,饒有興趣的看着蔡荃:“你剛纔說什麼……?叫人?”

“哼,怕了吧,快點兒放開我,老子還能饒你一命。”

“好啊,我放了你。“

“真的!?”蔡荃有些激動,自己的那些人脈不知道能不能嚇唬住這小子,沒想到自己還沒叫人呢,這小子就服軟了,看來也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

“那還不放開我!?”


“等會兒,你帶手機了嗎?”姚飛看着身旁的小弟。

“有,盟主,給你。”

“蔡大導演,拿着這個手機,打電話,把你能叫到的人都叫來,看看有人願意幫你這個忙嗎?”

“這……”蔡荃有些驚疑不定,他真的沒有想到姚飛會讓他打電話,難道面前這個年輕人真的是有恃無恐?真的是一號人物?

“你叫?”蔡荃這纔想起來問問對面孩子的名字。

“姚飛,女兆姚,飛天的飛。”

“姚飛……?姚飛……?“蔡荃默默的叨唸着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熟悉,但是實在想不出來到底在哪裏聽過。

“打吧。”姚飛背靠在沙發上,眯着眼睛,不在理會蔡荃。

蔡荃想了想,本着惡人還需惡人磨的原則,他撥給了自己的一個好友,是燕京五四會當地的一個小頭目,兩人玩過幾個明星才認識起來。 電話那邊一直是盲音,蔡荃那電話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他的心裏也在默默叨唸着:接電話啊!接電話啊!

終於那邊傳出了一個有些輕浮的男聲:“喂,誰呀?”

蔡荃急忙回道:“何大哥啊!是我,蔡荃!那個導演,咱們前一陣吃過飯的。”

“哦,小蔡啊,怎麼了?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晚上再打給我吧,我這邊挺忙的。“

蔡荃心裏有些不大樂意,這個何川比自己還小個五六歲呢,居然叫自己小蔡,並且聽電話那頭應該是跟幾個女人鬼混,連話都不讓自己說完。

不過不樂意歸不樂意,蔡荃現在是有求於人家,當然要客客氣氣的。

“不不!我有急事兒!很大很大的事情!”蔡荃急忙說道,生怕對面的人會突然掛電話。

“那你說吧。”何川的聲音已經有些不耐煩。

“是這樣的。“何川趕忙組織起了語言:把自己怎麼找到秦倩兒、怎麼想潛規則人家、怎麼被姚飛的手下給控制住、姚飛怎麼威脅他讓他叫人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而姚飛呢,至始至終,都是眯着眼,斜靠在沙發上,就跟睡着了一樣。

何川聽完後,心裏也是大罵蔡荃,真他媽是個人渣,想玩人家的女人,沒想到踢到了鐵板上,現在找自己來平事兒。

潛意識裏他是不想管的,但是看在蔡荃給他介紹過幾個女人的份上,何川也就忍住了衝動:“對方什麼來頭?”

蔡荃看了一眼依舊在眯着眼的姚飛,壓低了嗓門:“一個黃毛小子,要我看,就是個社會混混。”

“哦?”何川雖然只是五四會一個小頭目,但是能在燕京這個地方立足,腦子也不是白玩的。

“你確定只是個毛頭小子?”

“我當然確定了,據說是燕京大學的大一學生,認識些社會上的人,當然跟川哥你們五四會是沒法子比的。”

“行了,你也別拍我馬屁了,說好了,這回我幫你擦屁股,我的好處……”

蔡荃一聽有門,趕忙趁熱打鐵:“看川哥你說的,你看中的那幾個明星過不了一個星期就乖乖的躺在你牀上。“

“好了,我信你,把電話給人家。”

蔡荃拿着電話,臉上說不出的輕鬆,在他看來,姚飛這種不入流的混混兒根本跟何川都不是一個層次的,這件事情十拿九穩。

“接電話吧,我找到人了。”

姚飛睜開了眼睛,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又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才緩緩的拿起了電話:

“喂。”

“你好,我是何川,五四會的,那個蔡荃是我的人,還希望你能給我個面子,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

姚飛沒說話,回頭看了一眼蔡荃,後者正以得意洋洋的表情在回擊自己。

“五四會?哪個?白宗清那個?“


“對,但是你放心,我們不會對普通人出手的。”何川以爲對面服軟了,怕自己報復。

但是讓他大跌眼鏡的是,電話那頭卻傳出了這麼一句話:”那個狗日的白宗清還沒死呢!!!?“ “……”

電話那頭足足愣了有好幾分鐘,何川那邊才緩緩開口:“你說什麼?我沒……沒大聽清。”

姚飛笑了笑,又故意放慢了語速:“我說你們那個狗日的白幫主還沒死呢!!?”

“大膽!”何川終於聽清了姚飛說的話,這不是做夢,面前那個小子的確說了這麼一句話!

白宗清是何人啊?先不說五四會屹立於神州百年所積累下的人脈和勢力,就單單是白宗清本人,那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青年才俊。

五四會能在皇城根兒下這麼穩定健康的發展,白宗清的能力有多恐怖想想也就知道了。

可現在他們的幫主就被眼前這個還沒出校門的小孩兒給罵了,還罵的那麼難聽。

這孩子一定是瘋了!不要命了!

這是何川心裏唯一的想法,否則他找不到別的理由!

“小子,你知道你剛纔說什麼了嗎?你知道你這句話會給你帶來什麼嗎?”

姚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行了,何什麼……何……何川是吧,少給我在這裏玩什麼心理戰。你們五四會在牛,說白了就是個流氓團體,有什麼可炫耀的?”

“好!好!好!”何川氣極連說了三個好字:“你小子有種,敢報上你的名字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