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晚姐,你也會作曲嗎?”

“只會一點。”蘇晚晚答道。

莫北看了看手下的譜子,又擡頭看了看蘇晚晚,眼中意思疑惑的神情閃過。

這個水平,不像是一點啊?

孫洛晴一直都在注意着蘇晚晚,看到她跑到了莫北那裏,心中一絲不屑閃過。

呵,有了金主還要去找小孩子,真是夠賤的了。

差不多在半個小時的時候,其他幾人將自己的詞都寫完,大家聚在一起開始討論。

秦川從開始錄製的時候,就沒怎麼說話,趙輝泓看出來他靦腆,便也盡力的給他鏡頭。

“秦川,你先來讀讀你寫的詞。”

突然被點到名,還是第一個,秦川更加的害羞,臉上都有些紅暈,直播間的衆人看着卻非常的喜歡。

【天吶,這個小哥哥也太青澀了吧,好可愛。】

【樓上這個可是拿到過冠軍的啊,國家隊啊,非常厲害了。】

【我們秦川哥哥第一次參加節目,緊張是當然的啊,大家不要笑啊。】

【這個趙輝泓也太好了吧,在給我們秦川鏡頭誒。】

秦川此時手裏拿着紙,開始讀他些的幾句詞,細聽下去聲音都有些發抖。

終於讀完,他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算作一個笑容。

此時,林心用力的鼓起掌來。

“哇,你寫的好棒啊!”

“對啊 。”趙輝泓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想到你的文采還挺好。”

得到誇獎的人總算是放鬆了一些,臉上的笑意也沒那麼僵硬了,他收起自己手裏的紙,和他們說着話。

“不訓練的時候,就看會兒書,很多都是看書才知道的。”

聽到這話,趙輝泓拍他的肩膀更加的用力,“很好,看書好啊,我也愛看書,到時候咱倆聊聊。” “好。”秦川點了點頭,應下。

接下來幾個人依次讀了下去,到了孫洛晴,她讀完以後,臉上帶着些隱隱的得意。

在來錄製節目之前,她就已經知道要做哪些任務,所以歌詞她也早就找人寫好記了下來,如今只是寫了一小段,內容也足夠的優秀。

直播間她的粉絲在聽完她讀以後,也開始了吹彩虹屁模式。

【晴晴真棒,文采真好!】

【之前晴晴就說她平時沒有工作的時候就會看書,現在看來是真的愛看書啊!】

【我們晴晴還是太謙虛了啊,這麼優秀的女孩子爲什麼還不給我火!】

一般孫洛晴的粉絲一出來,就沒有別家粉絲什麼事兒了,她的粉絲只要有人說一句她不好的話,就和直接開噴。

所以小意在粉絲羣裏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要和孫洛晴的粉絲正面槓,好在蘇晚晚的粉絲夠理智。

所以每次她的粉絲在狂吹彩虹屁的時候,蘇晚晚的粉絲一般都不會出聲。

孫洛晴在得到大家的誇獎之後,神情十分得意的看了蘇晚晚一眼。

蘇晚晚覺得有些莫名,只是掃了一下就收回了視線,

現在就剩蘇晚晚沒有讀,她打開自己手裏的紙,開始讀了起來。

她寫的片段不長,但是卻有一種古韻之美,一下子就將人拉進了意境裏。

莫北在聽完她的詞之後,筆飛快的手裏寫着,連頭都沒擡。

而其他幾人還依舊陶醉在那裏。

“晚晚,你也太厲害了吧。”林心的眼睛已經變成星星眼,十分崇拜的看着她,“你寫的也太美了,我都想象出那個畫面了。”

“是啊!”趙輝泓也十分的激動,“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這麼年輕文采就這麼好,真是難得。”

秦川也笑了笑,臉上的神色不言而喻。

只有孫洛晴在一旁十分的嫉妒,但又必須做好表情管理,一時有些難以言喻。

而不知道是攝影師有意還是無意,鏡頭此時正好落在了她的臉上,直播間的衆人將她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這時,最開心的當屬莫北的粉絲。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孫洛晴這副吃了翔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這是嫉妒蘇晚晚但又強忍着呢吧?】

【我們晴晴爲什麼要嫉妒蘇晚晚,蘇晚晚也不過只是一個三線而已,有什麼可嫉妒的?】

看到這句話,一直在忍耐着的蘇晚晚的粉絲此時忍不住了,開始紛紛下場。

【呵呵,我們晚晚可以上了路導電視劇的演員,如今已經不是一個三線了,而你們主子現在也沒幾個拿手作品,只會對着男人撒嬌賣萌。】

【孫洛晴是嫉妒我們晚晚優秀吧,感覺從一開始她就對晚晚陰陽怪氣的。】

幸好孫洛晴現在看不到這些,否則還不知道要被氣成什麼樣。

衆人對完自己寫的詞後,看莫北還在那裏改,便先把順了出來。


等到莫北寫好譜子以後,距離一個小時只剩下五分鐘。

莫北有些着急,在將詞順到曲子裏時總是有些錯誤,越錯越急,越急越錯。

看見她這個狀態,蘇晚晚走上前,輕聲安撫了他一下。

“別急,還有後面的任務,這裏不一定非要一個小時完成。”

雖然莫北還是有些緊張,但明顯比剛纔好了一些。

在一個小時零十分的時候,詞曲都已完成,莫北拿着它唱了出來。

任務完成,衆人拿着這關的百分之八十的卡片繼續向前走去。

經過一個任務關卡之後,幾人之間的關係比一開始好了許多,今天天氣好,太陽也出來了,陽光照在身上,四周風景如畫,倒真有一種在度假的感覺。

除了餓着的肚子。

往前又走了不到五百米,就看到了第二個任務點。

任務點處有一個穿着古代盔甲的人,手裏拿着一把弓,身上揹着一個箭筒,不遠處還有一個靶子,蘇晚晚一看,就知道了這關的任務。


趙輝泓走上前,直接從他的手裏面拿出了任務卡,倒是沒有爲難他。

“任務二,和NPC進行比賽,一人十箭,環數超過NPC即爲勝利。如果一直沒有超過NPC,那麼重新開始比賽。”

話音落下,衆人看向那個面無表情的NPC,又看了看遠處的靶子,臉色再一次黑了起來。

這就是導演說的不難?

睜眼說瞎話,導演第一名!

吐槽歸吐槽,但任務還是要過的,苦啥都不能苦肚子啊。

和NPC進行簡單的溝通之後,由NPC先開始。

NPC面無表情的走到靶前,從身後抽出一支箭,拉開弓,眼睛一眨都沒眨,直接射了出去。

十環。

看到這,幾人的表情黑了一下。

但是接下來,靶靶都是十環,他們的表情就越來越黑。

這好像是不給他們留活路了!

NPC結束,趙輝泓硬着頭皮,先拿起了弓。

好在節目組還有些任性,給的弓和NPC的不一樣,要比他的輕一些,更好拉動。

他之前也在一些射擊俱樂部裏玩過這個,但也只是一兩次,還沒怎麼射中,如今這個樣子,特別像趕鴨子上架。

他走到剛剛NPC站的地方,拉起手裏的弓,做瞄準狀。

一箭射出,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四環。

看完自己的成績,趙輝泓轉頭看向鏡頭,“大家把眼睛閉上,這不是我,你們快點自我催眠一下。”

話音落下,不光直播間的衆人笑的開心,莫北秦川幾人也笑了出來,剛剛那緊張的氣氛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氣氛好了一些,趙輝泓的手感也比之前好。

再也沒有四環這樣的成績,平均都在七環左右,但也不夠。

接下來林心和孫洛晴也試了試,但兩人連弓都不怎麼能拉動,更別提射中,林心捂着臉跑到了蘇晚晚身邊,有些不好意思看鏡頭。

“我以後一定要認真鍛鍊,太丟人了。”

“沒事,你再大點兒聲,讓大家都聽見。”

話音落下,蘇晚晚就收到了來自林心的哀怨注視。

“乖啦,看我等下給你贏回來。”

兩人都沒有刻意的小聲,這句話也完完全全的錄了進去。 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直播間的觀衆都愣了。

【蘇晚晚剛纔說啥?】

【她也太能說大話了啊,那可是十箭十環啊,她要是能做到我就直播吃翔。】

【雖然但是,晚晚和林心之間的互動也太甜了吧,真的是so sweet啊!】

孫洛晴聽到的時候也輕蔑的看了她一眼。

真是想紅想瘋了,看看待會兒怎麼打臉。

還剩秦川和蘇晚晚沒射箭,秦川先站了出來,如果他能成功的話,那蘇晚晚就不用比試了。

他雖然是游泳運動員,但平時的時候也會練一下射箭,水平不說多好,但也不會射空。

他走上前,拿起弓,將箭架上,姿勢非常的標準。

就連趙輝泓都忍不住給他鼓掌。

“秦川這動作行啊,深藏不露,看來今天還是有點希望的。”

一箭射出,十環,這更加給了衆人希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