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卿蓮的旁邊,哆絲玲娜一聲尖叫。

曉卿蓮的匕,又比在了自己的妹妹身上。

哆絲玲娜除了一聲大叫外,更多的則是望向趙炎那金光閃閃的目光。她朝趙炎微微一笑,這一笑,讓趙炎自內心的溫暖。趙炎從未見過,哆絲玲娜如此的堅強。

儘管她在床上是那樣的風sao……

曉卿蓮怒道:「炎,叫你的人都給我滾出去!不然我殺了她!」

趙炎冷笑道:「你殺不了她。」

轟!

曉卿蓮如觸電一般,全身一陣酸麻,匕也掉在了地上。

一個火人從曉卿蓮的背後出現,火中黑洞洞的雙眼正怒視著任何一個注視他的人。

王宮內頓時一陣混亂,趙炎抓住機會,大喝道:「活抓曉卿蓮!一切反抗者,格殺勿論!」

在愛櫻軍奔向曉卿蓮的同時,趙炎全身無力,向後倒了下去,剛好落在了查克斯的身上。

修哲一驚,道:「炎怎麼了?」

查克斯在趙炎綠的臉上望了幾眼,眉頭一緊,道:「中毒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沒有了人質的曉卿蓮終於見識到了愛櫻炎字軍的勇猛,這些強壯的男人並沒有給身為國王的他應有的待遇,而且每次和他交談的方式都是拳頭。

曉卿蓮的親兵也沒辦法,洛梅達克幾年沒生過大型的戰爭,這些親兵玩玩內鬥都鬥不過洛丹的親兵,更別說這樣的戰鬥了。

許多人在趙炎下達命令的那一刻,便紛紛求降。與這些求降的親兵相對應的,便是身後那些跪在地上的求饒大臣們。

只是,趙炎並沒有給這些起初在曉卿蓮面前拍馬屁辱罵他和洛希的大臣們機會,就地要了他們的xìng命。並不是趙炎記仇,而是他覺得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加入他們愛櫻城這個組織。

牆頭草,兩邊倒。趙炎不需要這樣的草,他只會抬起腳,將它踩成一堆草渣。

在趙炎幾乎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卡丹偌貝和丘陵巨人終於帶著海倫絲來了。令趙炎意想不到的是,海倫絲只是看了趙炎一眼,便知道他中的是什麼毒,可見曉卿蓮下毒並不高明,也可見海倫絲的鍊金術確實深厚。

之所以來的稍微遲一些,就是因為海倫絲幾乎把家中所有的解毒藥每樣都帶了一份來。趙炎服下解藥后,吐了幾口烏黑的血,便感覺全身都舒適了。。

解決了王宮內的一切反抗者,將曉卿蓮和大臣們扣押后,趙炎和洛希等人便迅的向城下的戰場趕去。

這一切,僅僅就半個小時而已。

在城樓上,趙炎和洛希上演了一場十分感動的大戲。洛希的表情豐富,話語深動,把內心的複雜的情緒深深的印刻在了每一個人洛梅達克軍人心裡。

洛希的號召力極強,有許多老兵甚至達到了對他信仰的程度。當他把全場的氣氛推向高峰,每個人都熱血沸騰,有的則是熱淚盈眶的時候。洛希當即朝趙炎一跪,誠懇而真摯的請降。


洛希一跪,萬人皆跪,請降宣言頓時響徹雲霄,讓趙炎好生感動。

至此,洛梅達克的政權將從艾雅大6上抹去。

不過令趙炎和洛希失望的是,洛梅達克一萬八千大軍雖然表面上尊重洛希,但並沒有全部歸降。三千新兵走了兩千,一萬五千老兵也走了三千,這些人希望趙炎能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不想再過戎馬生活,想回家陪陪老婆孩子,或是守候家中的老人儘儘孝道。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尤其是得到洛梅達克之後,兵力便更加的緊張了。。哪怕趙炎再不願意也沒有辦法,現在是最為不穩定的時期,要麼將這些人暗地裡殺了,要麼就放了他們。

趙炎自然不會選擇前者,只得好生勸慰了他們,並打開洛梅達克國庫從裡面抽取了一小部分錢給了他們。

趙炎希望真的能如他們自己說的那樣,離開部隊去過安靜的生活。那樣雖然趙炎感到可惜,但也比他們暗地裡造反要強。

這樣一來,歸順的兵力便只有一萬三千人了。但準確的說,他們只是歸順洛希而已。趙炎也沒急著收編改編,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等著他做。

地牢,除了滴滴答答的流水聲,便是聲嘶力竭的咆哮和吶喊。

無論外面是陽光普照還是鵝毛大雪,地牢總是這樣一副yīn沉沉的樣子。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洛梅達克的國王,你們居然把我關在自己王國的牢里,你們瘋了嗎?」曉卿蓮從關進來的第一刻便一直叫個不停。

格爾伏瑪守候在他身邊,道:「陛下,不要叫了,你現在叫破喉嚨也沒用啊!」

「混蛋!你的計劃不是萬無一失嗎?是你害了我!」

格爾伏瑪急忙垂下頭,道:「陛下,你可以低估我的智慧,但不能置疑我的忠心啊!」

啪!

曉卿蓮怒氣上頭,一腳將格爾伏瑪踹了出去。。

嗚嗚……

曉卿蓮剛一停頓,便聽見四周傳來的無數啼哭聲。

這間牢房,除了格爾伏瑪外,關押的全是艾廉森家族的人,曉卿蓮環顧四周,望著自己的這些哥哥姐姐妹妹們,心頭卻莫名的心悸。

「哭!哭什麼哭!哭就能救了你們嗎?」

沒人理會曉卿蓮,依然不停的哭著。而曉卿蓮百般聊賴,也依然不停的咆哮著,責罵著。

他責罵的對象,自然是格爾伏瑪。

地牢門被打開,一縷陽光shè了進來。

地牢內的眾人彷彿看到了陽光一般,紛紛朝門口望去。

出乎意料的是,走進來的是一個女子。

女子全身白sè的素裝,脖子處一道淺淺的傷痕,她左右環顧,小步小步的朝牢房深處走去。

艾廉森家族的人雙眼一亮,猛的朝女子喊去,「哆絲玲娜!我們在這裡!這裡!」

哆絲玲娜嘴角微微一彎,向他們緩緩走去。。

「妹妹!你是來救我們的吧!快!快把我們放出去!」曉卿蓮向哆絲玲娜伸出手,彷彿完全忘記了剛才在王宮內對她所做的一切。

「姐姐!我怕……快救我出去……」艾廉森家族最小的女孩也被關了進來,她那無助的眼神看著哆絲玲娜彷彿是在看著降臨在人間的天使。

眾人都朝哆絲玲娜這邊擠,宛然把她當成了救星。

看到這一幕,哆絲玲娜臉上並沒有憂傷,相反,一絲淡淡的笑容總是掛在她的臉上。

她望著曉卿蓮道:「我親愛的哥哥,你害怕了嗎?我記得一個月前,在三哥哥面前,你也是這個樣子呢!」

曉卿蓮當然知道哆絲玲娜說的什麼事,那一天,洛丹被激怒了,當場就yù要了他的xìng命。當時的他已經嚇傻了,要不是哆絲玲娜趕來替他求情,他早就投向了神的懷抱。

曉卿蓮臉sè有些尷尬,淡道:「妹妹,開始是我對不起你……你不要怪哥哥好嗎?哥哥那也是逼不得已啊!」

「不不不。。」哆絲玲娜搖搖頭,道:「我並不怪你剛才對我做的一切,我們王室家族,感情本就是不重要的東西。如果我是你,恐怕也會那樣做呢!」

曉卿蓮沒想到哆絲玲娜竟如此通情理,微笑道:「我親愛的妹妹,快放哥哥出去吧!」

哆絲玲娜搖搖頭,道:「我不會放你的。」

曉卿蓮全身一涼。

下一刻,曉卿蓮感覺背後傳來巨大的拉力,將他向後拉了回去,其餘的王子則取代他的位置靠近哆絲玲娜。

「妹妹,你不放他,放過我們吧!你知道的,我們平時都是最喜歡你的啊!」



王子們的旁邊,那些公主也開始哀求起來。

「哆絲……放過我們吧!」

王子公主們瘋狂的向哆絲玲娜涌去,把曉卿蓮這個國王和格爾伏瑪完全扔在了後面。曉卿蓮想反抗卻奈何沒有辦法,格爾伏瑪則乾脆無力的坐在原地,靠在牢房的一角,雙眼無神的看著眼前生的這一切。

呼!

哆絲玲娜長長吐出口氣,道:「你們真是天真吶!炎可沒說過要放你們呢!」

一股刺骨的冰寒掠過整間牢房,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彷彿不是他們的妹妹,而是一塑冰雕。。

「妹妹,你就這麼絕情嗎?」大王子說道。

一個年紀較長的公主眼淚汪汪的道:「哆絲,你不放過我們,炎會殺了我們的!」

哆絲玲娜淡道:「洛梅達克已經不存在了,而它的統治者,艾廉森家族也將隨著它覆滅,這是歷史的規則。」

大王子又道:「如果這樣的話,艾廉森家族就會滅亡啊!你為父王著想過嗎?」

哆絲玲娜偏過頭,靜靜的看著大王子,感受到她的眼神,大王子只覺得全身一緊。

「艾廉森家族不會滅亡的,你們雖然都死了,但我不是還活著嗎?我會和炎生幾個孩子,我會讓艾廉森繼續延續下去的。」

「魔……魔鬼!哆絲玲娜,你是魔鬼!」一個較小的公主尖叫道。

哆絲玲娜搖搖頭,臉上掠過一絲憂鬱之sè,道:「姐姐妹妹們,我也是為了你們好啊!如果你們不死,將會成為奴隸,被那些骯髒的人用卑劣的方式反覆的侮辱。。如果我讓艾廉森的女人,父王的好女兒們受到這樣的侮辱,那我才真的對不起我那偉大的父親以及這個歷史悠久的家族。」

聞言,眾公主們彷彿觸電一般,再也說不出話來。

大王子無力的坐在了地上,六王子則從他身邊竄出,眼淚已經從眼角滑落,伸出手扯著哆絲玲娜的衣角,道:「妹妹,放過我吧!我不想死啊!妹妹!求求你,你去炎那裡幫我求求情吧!妹妹……」

哆絲玲娜冷冷的看著六王子,眼中泛起一陣鄙夷之sè。

她頓了頓,道:「艾廉森的男人,要死的有骨氣。」說的,她抬起頭,看了眾王子後面的曉卿蓮一眼,道:「三哥哥雖然比你們都先離去,但他死前,沒有一句求饒的話。」

「好了!」哆絲玲娜向身後的衛兵打了個手勢,道:「把他帶出來!」

衛兵領命,上前打開牢房。眾人剛有衝出來的衝動,便看見了兩隊衛兵正向哆絲玲娜趕來,頓時壓下了心中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令眾人詫異的是,衛兵帶走的不是曉卿蓮,也不是王子和公主中的哪一個,而是格爾伏瑪。

乓!

牢門再次被關緊,曉卿蓮大聲喝道:「格爾伏瑪!我不許你投降!」

在衛兵的扣押下,格爾伏瑪轉過頭,深深的看了曉卿蓮一眼,點了點頭,但卻並不想多說什麼。。

洛梅達克那些還未投降,趙炎也還來不及招降的大臣將士們都關進了地牢。而被關押的將士要少得多,畢竟有很多人都隨著洛希降了。

此刻天sè已逐漸暗了下來,趙炎等人在王宮內,制定了許多暫時的決策,幾乎全都是撫民和安定民心的。

洛梅達克的國庫充裕,不過這些錢趙炎是沾不到一絲邊的,錢的數量雖然不少。但以趙炎的經驗大概估算了一下,這錢也只夠洛梅達克的運作罷了。畢竟洛梅達克有十餘個城鎮,好在這次北上行軍沒有打起來,要不然趙炎恐怕還得從愛櫻城調點錢過來。

愛櫻城現在的富裕是不用說的,在趙炎的管轄下,這座東艾雅大6的交易中心比以前更加的繁華了。炎城的建設,塔巴巴村的建設有很多錢就是趙炎在愛櫻城的錢庫中「借」的。

格爾伏瑪來到王宮的時候,趙炎和洛希等重要大臣以等候多時了。

衛兵也不客氣,一把將格爾伏瑪推倒在地,趴在趙炎的腳下。。

趙炎並沒有坐到曉卿蓮的那張王椅,而是坐在大臣們的那排座位。趙炎站起身,去扶格爾伏瑪。

格爾伏瑪並不領情,一把將趙炎的手推開,自己緩緩的站起來。

狂龍雙眼鼓的老大,氣沖沖的朝格爾伏瑪衝過去,「狗rì的!老大好心扶你,你卻……」

啪!

趙炎一把抓緊了狂龍揮在格爾伏瑪面前的拳頭,向他搖了搖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