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樂這才入世多久啊,都知道人們嫁什麼樣的男人了,這種潛意識的話語,讓龍十兒感覺到這世界是有多麼讓人感覺害怕的融合力。 “切,行了行了,在嘴皮子上呢,你是我的師父,我說不過你,不跟你貧嘴了。”

龍十兒結束了與曉樂的對話。

其實在龍十兒心裏,龍十兒打心眼兒裏佩服曉樂,它小小的身子,卻承載着那麼多的想法,如今更是達到了人界修煉的巔峯,他有時候真的很想見識見識,曉樂現在到底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可奈何九胤的警鐘,讓龍十兒不敢去想,讓曉樂試試的想法。

龍十兒更不明白的是,九胤給曉樂那塊所謂的“銀行卡”,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絕不可能是讓曉樂控制自己這麼簡單。

爲什麼平白無故讓曉樂控制自己?龍十兒斷定九胤一定有什麼事情在瞞着自己,而且還不是小事。

至於曉樂知不知道這件事兒,龍十兒還得找時間試探試探曉樂的口風,不過龍十兒猜想曉樂應該不會知道。

九胤的性格龍十兒清楚,如果九胤瞞着自己,那他肯定會瞞着所有人,畢竟“關門弟子”這層關係可不是想象中那麼平常。

龍十兒走到衆人的前方。

“兄弟們,今天我們就要走了,下一次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呢,在這裏,我要實現當初給你們許下的諾言。”

龍十兒對着邊上的秦湘兒眼神示意了一下,秦湘兒白了龍十兒一眼,走到龍十兒身旁,將一枚儲物戒指給了龍十兒。

龍十兒拿着儲物戒走到孫迪的身邊。

“這裏邊呢,是我們花龍門如今可以說全部的積蓄,你們還記得當初我怎麼許下諾言的嗎?”

衆人對視,紛紛疑惑的看着龍十兒,他們實在是想不起龍十兒當初許下了什麼諾言,龍十兒嘿嘿一笑,說道。

“當初我說,我們要建立一座藏書閣,藏書閣裏都是各種修煉功法,在我離開的這一天,我決定,也是藏書閣建立的日子,這枚儲物戒裏有無數的功法,無數的奇珍異寶,現在,我當衆交給花龍門分門門主孫迪。”

龍十兒將戒指交到了孫迪手上,所有人一片譁然,譁然過後,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孫迪申請呆滯的查探了一下儲物戒,可看到自己更不相信的一幕,這哪裏是什麼功法啊,什麼類型的書都有,而且隨便拿出一本,都會讓整個修真界的人用命去爭奪。

龍十兒走到書生身邊,拿出一塊玉佩,這玉佩是一條黑白相見的龍,左頭右尾。“書生,我走後給每一名弟子都配上一塊兒,方便識別大家的身份。”

書生點了點頭,在所有人還是詫異孫迪手中戒指的時候,龍十兒已經帶着衆人離開了金陵城西城。

途中,公孫薰兒對龍十兒打趣道:“老公,你把你所有的功法積蓄都給了他們,你不後悔嗎?”

“我有什麼後悔的啊,我覺得值得,所以我就做了。”

“切,那你都不捨得給我們珍藏一些!”公孫薰兒略有不滿的說。

龍十兒一聽,走到公孫薰兒身邊怒了努她的肩膀。


“你看你,這不小氣了吧,你們公孫家肯定有不少絕世的功法吧,我都還沒問你要,你倒打起老公的主意了哈!”

“什麼呀,我們家的功法,那都是我爹掌握着的,誰也不能動,連我自己都沒法看上一眼。”

公孫薰兒爭辯道。

的確,在大家族裏,乃至頂級門派中,功法都視爲門派寶中之寶,沒有人會輕易的跟別人分享自己門派的至寶,任何人一旦對門中至寶有想法,會有人將這些人扼殺於搖籃之中。

龍十兒驚呼道。“啊?什麼?你早說你沒有了啊,嗚嗚,這下好了,我們身上真的什麼都沒了。”

龍十兒一副哭喪的面容,秦湘兒也在這個時候走到兩人邊上,輕輕拍了拍龍十兒的肩膀,奸笑道。

“門主大大,這次你倒真的讓我刮目相看了啊,接近百萬的上品晶石,現在只有十萬不到,我們商行積攢了那麼久的奇珍異寶修煉功法,都被你一手就送進了藏書閣,還真實捨得哈!”

看着秦湘兒奸笑着朝前走去,龍十兒鬱悶的補了一句。“不僅如此,還有我在鬥龍門幾乎所有的功法積蓄可都捐了進去。”

龍十兒說的是事實,他身上所有人類用得上的功法,甚至連仙界的一些功法,龍十兒都獻進了花龍門藏書閣。

當然,他身上自然還有很多,但那些都是普通人用不上的,都是仙界和神界的極品功法,龍十兒一般情況下不會顯現出來,那可是自己的底牌。

之前龍十兒一直在考慮花龍門藏書閣的事情,按照他們的想法,藏書閣一旦建立成功,對花龍門的影響是巨大的,如果發揮得好,讓花龍門一躍成爲大型門派也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現在整個修真界就缺少功法和那麼煉器煉丹的材料,只要這些東西一出現,都會引起修真界一番狂潮,花龍門的藏書閣一出現,一定會成爲修真界人的焦點。

龍十兒離開之際將那些功法交給花龍門,纔是最好的時機,因爲這個時候,花龍門已經有了一些保護這些功法的資本。

當然,這樣做的風險依然很大,這也是龍十兒想要考驗考驗衆人的原因,相信有書生孫迪米雲浩和阿力在,他們不會讓龍十兒失望的。

趕了許久的路,感覺自己的腳都已經開始痠痛了,紫鳳問道:“十兒,我們現在就直接進入龍極山脈嗎?”

“不,我還有一事!”龍十兒笑着說。

大家都疑惑的看着龍十兒,不知道龍十兒還有什麼事兒要做,龍十兒看着紫鳳不經意間敲着痠痛的腿,便說道。

“大家御劍吧,剛好我也可以教教你們怎麼樣御劍才能達到最快最穩的效果。”

……

雲城上方,五道絢麗的飛行線像流光一樣劃過,經歷了接近四年的變化,雲城已經恢復了原本其樂融融的樣子。

回想當初黑衣軍團強勢攻佔雲城的時候,民不廖生,看着下方的城市,龍十兒嘴角露出了笑容,雲城變化之快,真是讓人欣慰,自己以前做的事兒,龍十兒終於感覺是對的。

龍十兒看向雲城的時候,眼角情不自禁的看向城主府的位置,想起一個可人兒,現在的她是否還好?又在何方呢?


其實事情出現的時候,龍十兒的確很是震怒,可是得知事情的原委後,龍十兒倒也不怎麼怪罪徐容容了,畢竟她也是受人威脅。

換做自己,如果自己的父親被人要挾了,自己恐怕也會那麼做吧,只是龍十兒一直生氣的是,在父親與丈夫和大義之間,徐容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父親,而去背叛自己的丈夫甚至背叛上萬無辜的民衆。

因此,這就是龍十兒一直不想去尋找徐容容的原因,當然,龍十兒心底裏也明白,如果一個人真的想躲起來,想找到她並不是容易的。

自從經過了雲城,龍十兒的臉色變得有些沉重,大家都能看得出來,路上一直少不了挑逗衆人的心思已經沒了。

衆人都知道這件事對龍十兒的心裏一定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已經成爲龍十兒心中的陰影,所以大家都沒有去詢問,只是默默的待在龍十兒身旁。

與龍十兒共乘一劍的紫鳳握住了龍十兒有些發涼的手,以示安慰,龍十兒看了她一眼,對着她笑了笑。

飛過了雲城,來到斷龍崖的上方,龍十兒讓大家準備好之後,控制着大家降落到地上,一落到底,曉樂眼睛一亮,興奮的跑到斷龍崖的邊上。

“好濃烈的能量味道,原來在這個世界,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強者!”

看到曉樂的樣子,龍十兒心中驚歎,不愧是大乘後期的高手,剛來到斷龍崖的上方,就感知到斷龍崖下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龍十兒說。

“當初王龍凱的人追蹤我至此,我就從這裏掉了下去,而我,也重生在這裏,我的父皇沒了,如果說我還有一個不完整的家的話,也就是這裏了。”

“我的大乘後期修爲,也造就在這裏,只是當時爲什麼我沒發現,九胤身後有這麼強悍的能量波動呢?”

曉樂回憶着當初九胤提升自己修爲的景象,努力回想着當初他身後的斷龍崖,可是當時自己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現在卻發現了,這證明什麼呢?只能證明,這不是一般人能夠發現得了的。

曉樂能感覺得到這些能量氣息的隱蔽,如果她不仔細,一定也發現不了,連大乘後期的高手都需要仔細,可想而知,這下面的東西,藏得有多深,恐怕就是當世的王龍凱來了,也不會輕易的發現吧。

龍十兒又道:“其實呢,這裏就是我們鬥龍門的駐地,鬥龍門肩負着捉拿神魔大戰時逃掉的魔獸,這些魔獸被稱爲魔龍,神魔大戰至今,魔龍的後代都不知繁衍了多少,這裏,也只不過是其中之一。”

聽到龍十兒的介紹,小炎走到斷龍崖的邊上,它並沒有什麼變化,應該說,是衆人看不出它有什麼變化。

能夠保持臉色沒有變化的人還有一人,那就是白俊,不過這傢伙,也只是臉上裝的,其實心裏不知道有多震驚呢。 白俊以前生活在龍極山脈邊緣地帶,也只是知道這裏有一座深不見底的懸崖,常人難於來此,他根本不知道在這麼個深不見底的懸崖下,竟然封印着能夠憾動天地的能量團體存在。

龍十兒繼續說道:“你們還記得小黑和小白嗎?

龍十兒的臉上露出打趣的微笑,曾記得小黑常跟在自己身邊,小白也不時的會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時而消失,時而閃現,龍十兒用神識查探過,小白消失是因爲它回到了斷龍崖,所以龍十兒沒過多的在意。

公孫薰兒想了想,大聲尖叫道:“什麼?你說小黑和小白?”

說起小黑小白,公孫薰兒頓時激動起來,那段玩得不亦樂乎的樣子歷歷在目,小黑小白小炎,還有那些從乾坤圈中發現的珍貴獸族,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小炎聽到小黑和小白的消息,和公孫薰兒一樣激動得不小。

“對了,小黑和小白了,我已經很久都沒見到它們了,也不知道現在小黑實力怎麼樣了。”

小炎話語間充斥着戰意,很顯然,它已經很想跟小黑切磋了,雖然它們都是魔龍,但是,獸族的爭強好勝的心理比人類還要重。

獸族中,誰的實力最高,誰就是那一帶的霸王,那一帶的皇,由此可以看出。

龍十兒笑着說:“嘿嘿,待會兒就能看到它們了,大家準備好哦,閉上眼睛,身體放鬆,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


龍十兒用真氣託着衆人緩緩從壓頂降落,雖然大家都很好奇會發生什麼,但是他們都是修煉之人,都能明白正在使用能量的時候不能出現意外,爲了安全起見,大家還是暫且強壓制住自己好奇的心靈。

衆人感覺自己的腳尖觸碰到了大地,隨後是腳跟,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也只有曉樂,她緊閉着雙眼,感受着周圍的氣息變化,自言自語般的說着。

“好強的能量波動,我感覺在這裏,就是世界所有高手的集結地。”

說完,她也緩緩的睜開眼,眼前的景象印證了她的話語。

在衆人的前方,有着巨大的一道隱形屏障,屏障上邊一絲一絲的能量緩緩的遊動着,曉樂侵入神識查探,可是自己的能量剛出現,就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反彈過來。

見勢不妙,龍十兒趕緊催動鬥龍門的陣法,曉樂一時間被彈飛數米,倒飛而出。

衆人看到曉樂忽然間就倒飛出去,立馬上前詢問。“曉樂,你怎麼了?”

曉樂雙眼不眨的看着前方的屏障,緩緩爬起來,用那小小的手掌似的爪子擦了擦嘴角的一絲血液。

“好恐怖的能量。”

龍十兒走到曉樂前方。“對了,剛纔忘了告訴大家,我們所在的整片荒原,又是數十個強悍的法陣,所以大家一定不要將能量外放,否則會受到陣法的攻擊,曉樂剛纔就是把自己的神識放出來了,所以才被反彈陣法的能量擊中。”

龍十兒趕緊着囑咐道,衆人唯唯諾諾的點頭,曉樂一聽龍十兒的話,心中立馬有了疑問。


“你怎麼知道剛纔我放出了神識?”

龍十兒本想自豪的解釋一番自己在鬥龍門的偉大身份,不巧的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高處傳來。

“是何方妖孽,膽敢闖我鬥龍禁地!”

這聲音是女的,但聽不出威嚴的聲音,倒是感覺蠻溫柔的,龍十兒的錯覺讓龍十兒以爲這聲音外柔內硬,猜想聲音的主人一定是高手。

不過這也只是龍十兒瞬間的錯覺,錯覺過後,龍十兒神識一查便明白了。

在斷龍崖上方千米處的崖中,三個可愛的少女們並肩站在一起,看他們剛剛落腳的樣子應該是剛剛出來纔對,把衆人給當成了那些獸族。

衆人擡頭看去,只看到三個小姑娘,這裏的人跟龍十兒非親即友,看到在龍十兒的地盤上出現三個少女,衆人滿含怒意的目光便一致朝龍十兒看去。

看到衆人惡狠狠的眼神,龍十兒當即明白了大家的想法,有些尷尬的搖手否認道。

“我可不知道這裏有三個小美女……”

大家言論之間,天汐天琪和鹿馨城三女從高處落下,來到衆人身前不遠處,天汐看到龍十兒的第一眼,眼神變得開心起來,什麼也不說,便朝龍十兒張開雙臂迎面撲來,口中還撒嬌般的叫着。

“門主師兄,門主師兄!”

龍十兒愕然被這小姑娘抱住,小姑娘酥軟的胸脯緊緊的與龍十兒靠在一起,讓龍十兒一時間感覺銷魂極了,就連天汐的話語都沒聽到,便習慣性的問着。

“小師妹,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啊?”

龍十兒問完之後便後悔了,按照剛纔的情形,他應該多等一下才發出聲的,這不,天汐離開了龍十兒的身子,回頭看了眼鹿馨城和天琪,有些爲難的靠近龍十兒耳朵說着。

“師兄,當初琪姐和馨城姐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可是她們沒地方可去,所以我就把她們帶到這裏來了,門主師兄,你不會怪我吧。”

天汐微微低着頭看着自己的兩根食指撞擊在一起,那委屈的模樣,讓龍十兒看了都心疼,龍十兒兩手輕輕拍在她的肩膀上,安慰着說。

“沒關係,師兄不怪你,只不過,鬥龍門乃是我門禁地,不應該帶着外人隨便進入,以後不準這樣做了,明白嗎?”

顯然天汐有些不願,她看着龍十兒身後的衆人,雖然沒說話,龍十兒回頭看了一眼,就知道小丫頭辯解了。洋裝生氣的責備道。

“小師妹,你這都是跟誰學的你,學會頂撞師兄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