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再說聲謝謝啊,同志們一定給力啊! 這天晚上,硬漢傭兵團的人沒有按位置分佈,都睡在了大會場的地上,一堆一堆地堆在地上聊開了。

“兄弟,你說咱這個新團長怎麼樣?”

“好呀,說點不該說的話,我感覺這個新團長比咱以前的團長能力強。這話我可只當你說,也只是隨便說說,不要說我對團長不義氣啊!”

“放心吧,都是兄弟,能理解你的意思。唉,咱的團長是個好團長呀,爲了我們第一個衝上去幫咱們挨,還有那些個兄弟們,要不是他們在前面擋着,咱們現在就命歸黃泉了…”

“是呀,兄弟呀…唉,算了吧,過去的就讓他過去,越想心裏越不好受。”

“唉,也是。兄弟死了這麼多,幸好這個新團長給了咱希望,要不我直接就覺得活着沒意思了。”

“這個團長還真有本事,實力強得一塌糊塗不說,還這麼有錢,好像跟米家的關係還不淺,做事也踏實,這樣的團長才讓人放心,我感覺,跟着這個新團長混,咱們一定能混出些名堂來!”

“就是,我也覺得,咱們好好幹,爭取讓咱硬漢傭兵團成爲誰都不敢惹的存在。”

“好!咱們一定好好支持這個新團長。現在別說這麼多了,今天晚上咱們還要去換班,現在先睡吧,到時候有人叫咱們。”

“好,睡吧。”

蕭宇天跟擎蒼躺在一塊,不過都沒有說話,心裏都有些心事,作爲傭兵團的領導人,兩人也是頭一次幹,壓力也不小。

蕭宇天看着漫天的繁星,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

孃親,天老,凌雲宗,白塵師傅,白化宗主,白言長老,美麗動人的白雪瑤…

白雪瑤,蕭宇天想起心裏就痛了起來,心揪着痛,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他的心裏其實對白雪瑤充滿了思念,思念第一次在樹林裏碰見他時的情形,思念白雪瑤威脅白言的情形,思念他們坐在夕月峯上的那份安靜,思念白雪瑤深深的情意…

想着這些,蕭宇天漸漸睡着了,這天晚上,跟這些兄弟們睡在一起,睡得特別踏實。

做了一個美美的夢,夢見那一天,自己親手將畢葉打成一堆爛肉,踩在地上千百遍,然後拿去祭奠孃親。還夢見自己救出白雪瑤,白雪瑤那楚楚動人的神情…更加夢見,自己挑起了天老給予的重擔,滿面雄風地帶着白雪瑤回到凌雲宗,熱鬧地舉行婚禮。

第二天早上,蕭宇天早早地起來了。

站在如同凌雲宗的大殿屋頂上,眺望四周,心曠神怡,呼吸着早晨的天地精華,心中有股對新生活的憧憬。

站了足足有一個小時,蕭宇天走了下來。這段時間比較忙,已經幾天沒有去米家給米貞元祛毒了,現在事情忙完了,空閒了下來,該去給米貞元祛毒。如今算下來,再過個幾天時間米貞元的毒就算是祛完了,米貞元可以開始恢復實力。

米家現在可以說能夠算作自己人了,沒有了心存惡意的人,米家恢復強盛,他硬漢傭兵團纔有了一個真正的靠山。至於雲家,這個靠山不踏實,很有可能倒下來砸死自己。

蕭宇天來到了米家。

進入米家,蕭宇天感到米家似乎籠罩了一層陰影,每個人都有點反常,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蕭宇天心裏隱隱感到不妙,疾步走到了米貞元的屋子。


一進門,蕭宇天就看見了躺在牀上,一臉蒼白,虛弱不堪的米希爾,米貞元正一臉愁雲地坐在牀邊嘆着氣,一旁還坐着大長老米玄遠,也是愁眉苦臉。

看見蕭宇天來了,米貞元愁眉不展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連忙站起來,招呼蕭宇天坐下,沒等蕭宇天說話,就一臉苦色地說了起來。

“蕭公子,你這些天沒來,族內可是出了一些事情。那米煒竟然跟上官家有勾結,我正準備當着全族人的面將他以族規處置的時候,上官家的族長竟然親自來搶人。我的實力大降,不如那上官玄冥,米煒等人被他全部搶走,臨走的時候,那上官玄冥竟然想將我女兒也帶走,給他兒子上官瑋琪做爐鼎。他有這念頭,我定然拼着老命自爆也不會讓他得逞,他被我拼命的勢頭嚇住了,沒有再搶我女兒,但是走的時候竟然給我女兒下了一道奇毒。”

“上官家有一個會使毒的毒人,名叫毒靈,因此,上官家的人都擅長使毒,而且手中所用的毒都是毒人親自研製的奇毒,其烈無比,難以祛除,毒性強大且奇特,非常棘手,我身上這烙毒就是跟那上官玄冥的妻子大戰時被下的。”


“這一次上官玄冥給我女兒下的毒乃是一種淫惡無比的陽性之毒,也能附在元嬰之上,消磨元嬰精華,有真元力保護,極難祛除。而且這種奇毒能夠使人產生強烈的男女之慾,能夠逐漸地消磨人的心智,久而久之不發泄出來,就會活活地被憋成一個滿腦子男女之慾的活死人。如今她已經被我用真元力封住了,壓住了慾望,但是過一段日子就再也壓制不住了,那毒性會越來越大的!”

“唉…蕭公子,我是沒有什麼辦法了,你一定得救救我女兒呀,我給你跪下了!”米貞元越說心越痛,後來竟然激動地給蕭宇天跪了下來,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這女兒就是他的一切,女兒中瞭如此淫惡之毒,痛的是他呀。

蕭宇天連忙將其扶了起來,安慰道,“族長不要激動,一定會有辦法的,我蕭宇天定不會置之不理,你放心…”

米貞元聽到這話才微微收緩了一點,那種父親特有的悲痛的眼神,令蕭宇天看得心裏也非常不忍。

聽了米貞元這一番話,蕭宇天對米希爾所中之毒有了一些瞭解,那毒人真是狠毒,竟然研製出如此淫惡的毒來。既然是淫惡之毒,那此毒應該是陽性,若是陰性還好辦,憑自己的強化鳳源之火,可以說沒有什麼毒祛不了,但是這陽性之毒可就麻煩了,那火焰就是陽性,必須得尋找什麼極陰之物來驅。

蕭宇天也犯了愁,這極陰的祛毒之物要到哪裏去找呀?

蕭宇天問了問,“族長可知道有何能夠祛毒的極陰之物?”

米貞元想都沒想,直接道,“毒物都是陰性,都是用火焰來祛除,這陽性之毒非常少見,非常偏門,因此祛毒手法更加偏門,我也沒聽說過有何能夠祛除陰性之毒的東西。唉,蕭公子,你可得給我想想辦法呀…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了,要是他變成了那樣,我這把老骨頭活着還有什麼意思那…”

蕭宇天在戒指裏邊找了一番,也沒有找到什麼合適祛毒的極陰之物。這下蕭宇天也沒有辦法了,以米貞元如此豐富的閱歷都沒有什麼辦法,自己這點閱歷更加不會有什麼辦法了。

一屋子愁雲,一屋子壓抑。

過了很久,蕭宇天停止了發愁,這樣坐在這裏發愁也不會有什麼結果。蕭宇天將米貞元今日的毒祛了以後,就回到了一線天基地。

看到蕭宇天有些發愁的樣子,路過的兄弟都關切地問了問,蕭宇天將事情說了出來,希望硬漢傭兵團的人能夠有些什麼辦法。但是,這些人聽了以後,臉上也浮出了一片愁雲,束手無策。

軍師許風聽聞蕭宇天回來了,立即趕來,他的任務是在這一線天基地的範圍內,時時刻刻跟在蕭宇天的身邊。

見到幾人愁眉苦臉的樣子,許風問了問,“大哥們是什麼事情這麼愁呀?”

蕭宇天心中一動,這個小子這麼聰明,沒準能有什麼辦法,便將事情給他說了一遍。

在蕭宇天期待的眼神中,許風摳着腦袋想了一會兒,漸漸臉上還真露出了一絲笑容。蕭宇天見到他臉上的這一絲笑容,不禁心中一喜,看來這小子關鍵時刻還真派上用場了。


果然,許風微微笑着道,“大爺…不是,團長,這個用來祛毒的極陰之物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熟悉這雲國的每一塊地皮,這雲國北城的北方邊緣處有一個存在已久的寒潭,那裏常年氣溫極寒刺骨,乃是極陰之地,在那裏沒準兒能有什麼發現。”

雖然這個答案並有些模糊,但是總歸是有了方向,比沒頭的蒼蠅亂撞強得多,蕭宇天拍了拍許風的肩膀,笑道,“小子,有點本事,這次要是將米希爾的毒成功祛除了,你的考察期就結束了!”

許風撓了撓後腦勺,嘿嘿地笑了起來,心裏樂滋滋地,看來自己還是有點本事,跟着這位爺混,比以前那流浪日子好多了。 隨即許風想起了什麼,又道,“團長,這個寒潭雖然可能有祛毒的東西,但是那裏非常危險。光那極度寒冷的溫度,就阻擋了大部分人的腳步。那些高手去了也吃不到好果子,那裏有各種千奇百怪的怪物,實力都非常強大,而且能夠藉助地勢的優勢使出一些層出不窮的奇怪招式,即使實力強大,跟那些怪物打也吃只有吃盡虧的份,因此,那裏常年人跡罕至,都沒有幾個人敢到那裏去。”

隨即許風兩眼冒出了好財之色,留着口水道,“不過,那裏寶貝可是不少哇,據我的消息,雲家的一個長老就去過,雖然受傷狼狽而歸,但是撈着了不少寶貝,團長,您要是去撈到些寶貝,可就發啦!”

蕭宇天心裏又沉了下來,那裏如此兇險,看來想要去找到祛毒之物恐怕不容易,不過,自己有強化鳳源之火,親自去是最好的選擇。

蕭宇天立即轉身匆匆離去,這個消息要立即告訴米貞元,商量一下。

蕭宇天來到米家,徑直走到米貞元的房間,開門就道,“族長有消息了!據我一個手下說,這雲國北方有一個極陰之地寒潭,在那裏沒準能夠找到能夠祛毒的極陰之物。”

米貞元聽完猛地站了起來,一拍腦袋,“對呀,那個寒潭我也聽說過,我怎麼就沒有想起呢!那個寒潭一定要去一趟,現在只有這麼一個希望了!那個寒潭兇險無比,看來我還得親自去一趟!大長老快幫我準備一下!”

米玄遠聽話就準備出去,蕭宇天笑了笑,伸手將其攔住,“族長要是走了,上官家派人來找麻煩怎麼辦?”

米貞元嘆了一口氣,“唉,也是,但是我不親自去,總不能眼睜睜看着我女兒一天天虛弱下去啊!我在東城還有點關係,我去求他們幫幫忙,這段時間把上官家看住。”

見米貞元還沒明白自己的意思,蕭宇天再次笑了笑,後退兩步,渾身一股霸道的火焰猛地爆出,不過溫度沒有外放,收斂了起來。

米貞元見到蕭宇天這個舉動,頓時眼前一亮,蕭宇天有如此強悍的火焰護體,到那寒潭去絕對是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即使實力低,也比他親自去好。不過,自己的女兒讓別人去替自己冒險,米貞元非常過意不去,“蕭公子,讓你去,這怎麼好,還是我去吧!”

蕭宇天笑着閉上眼睛搖了搖頭,“族長不必如此客氣,說實話,要不是米希爾,我現在還只是一個沒有居所的流浪漢,有些事情說巧合,還是有些原因的。而且我這次去拍賣會惹下不少仇家,這段時間也準備找個地方躲一躲,去寒潭正好,他們肯定找不到我。”

米貞元萬分感動地就要作勢跪下感謝,蕭宇天連忙上前將這個勢頭壓了下,笑着道,“族長你這是折我的壽,我還想多活兩年那。”

米貞元感激地給蕭宇天拱手行了一大禮,然後道,“蕭公子幾次大恩,我米貞元無以爲報呀,若是蕭公子能夠用的上我米家,米家定然傾力相助!”

蕭宇天正準備說話,門外傳來一陣吵鬧聲,米貞元皺起眉頭,對蕭宇天客氣地笑了笑,然後走了出去。

這個聲音蕭宇天有點耳熟,是上一次那個瘋瘋癲癲的煉器師,倒是有些日子不見了,現在又瘋起來了。

屋子外面,破傷風大吵大鬧地往這邊走,後面一大堆長老拉都拉不住,只得一個勁兒又笑又勸,但是破傷風非常蠻橫,只要離得太近,直接一掌打飛。

米貞元厲聲大喝,“破傷風!你想幹什麼!”

破傷風見到米貞元微微收斂了一點,但是看到後面的蕭宇天,仍舊蠻橫地道,“讓那小子給我比試煉器!我就不信,他一個毛頭小子能煉出玄階五品的飛劍!”

米貞元眉頭緊皺,有些厭煩,這破傷風自從上一次跟蕭宇天比試煉器輸了以後,一直耿耿於懷,平靜了一段日子,整日鑽研煉器之術,最近煉器之術又有長進,勉強能夠煉出玄階六品的法寶了,又叫囂起來,蕭宇天沒來的這幾天,整日叫囂着要找蕭宇天比試煉器。

以前還能給他個面子讓他跟蕭宇天比一比,現在可是萬萬不能再讓他對蕭宇天無禮了。米貞元怒喝道,“破傷風!蕭公子乃是我米家的大恩人,以前能夠讓你放縱一些,現在不準再對蕭公子無禮!”

破傷風不管那麼多,直接衝了上來,一把揪住蕭宇天就往會場走。米貞元大怒,一把將破傷風的手打掉,震得後退幾步,擋在蕭宇天面前大喝道,“你再如此無禮我可要以族規懲戒你!”

破傷風也怒了,紅着脖子粗着臉暴吼道,“米貞元!我的煉器水平又上進了!你要是敢收拾我,我立馬就走!”

米貞元雖然很煩他,但是卻不能惹得他走了,米家還得靠他來強行提升實力,米貞元正準備說話,蕭宇天看出了米貞元的難處,上前一步,走到米貞元前面,淡淡道,“好,我跟你比!不過,這一次你要是輸了,以後在米家可得乖乖的。”

靈寵調養店 ,頓時轉怒爲喜,大笑一番,上前拉着蕭宇天的手,也不嫌害臊,直接往會場走。

且上凌煙 ,蕭宇天有些苦笑,這老頭真是奇怪。

米貞元嘆了一口氣,然後跟大長老吩咐一番,也跟了來。

還是在上一次的會場,這一次全族的人盡數到齊,恐怕得有上十萬,這米家之人還真是多。

蕭宇天被直接拉到了上一次比試煉器的長中間,那兩快方石頭還在。破傷風朝場中一揮手,兩個盤子便端了上來,裏面是兩份材料,玄階六品的好材料。

破傷風大笑一番,“小子!你要是輸了,要當着所有人的面說你的煉器之術不如我,我輸了,就如你所說,怎麼樣?”

蕭宇天平靜地笑了笑,點了點頭。然後,破傷風叫了一聲開始,迅速地動了起來,將他那個玄階五品的藥鼎拿了出來,升起紫翼獅王火,閉上眼睛,沉下心神,全心全力地開始煉製。

蕭宇天稍微站開了一點,渾身一股霸道,光看着就極爲霸氣的火焰猛地爆發出來,燃燒在全身,令人看得直擔心這人會不會被火焰燒到。然後,蕭宇天一手伸出,以手爲鼎,將所有材料一次性全部放入,漂在火焰之中,進行融化。

蕭宇天這一個煉器陣勢纔不高調,全場的男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着蕭宇天,這個樣子簡直帥呆了,太他嗎帥了,用這個陣勢來泡族內的美女那是大大的好。而全場的女人兩眼都冒出了星星,這男人簡直太帥了,偶像啊,煉個器都這麼帥,聽說本事更是了不得,這樣的人,簡直就是心中的白馬王子,那什麼黑馬猴子,斑馬騾子的,全部找個涼快地呆着去。

那些男人眼中剛剛冒出羨慕的眼光,看見女人們一個個這幅模樣,頓時又生出一股嫉妒,看向蕭宇天的眼光,充滿了仇視。

場下,蕭宇天有條不紊地進行着手中的煉器,按照他的水準,這玄階六品的上好材料至少也能提升兩個層次,這一次不需要留手,要全力以赴,好好地打擊一下這瘋癲老頭,以後纔不會整天想跟這個跟那個比試。

十分鐘,融化結束。

二十分鐘,煉化雜質結束。

二十五分鐘,造型造走勢結束,整個煉器完成。

蕭宇天拿着一把跟霹靂喚雷劍一個樣子,但是小巧許多的飛劍,嘴角微微翹起,這把飛劍品質提升了不少,雖然沒有達到玄階三品,也達到了玄階四品頂峯的品質,離玄階三品的品質差不了多少。

蕭宇天故意想要造點聲勢,將飛劍用熾焰雷元力籠罩起來,不讓場上的衆人看出品質,然後靜靜地看着破傷風煉器。

破傷風慢吞吞地一個材料一個材料地融化,到現在連第一步的融化都沒有結束,盤子裏還剩下幾塊用來做劍基的上好黑玄鐵。

蕭宇天耐心地看着,發現破傷風在煉器的時候,特別注意融化另一塊材料時先前那些已經被融化的材料的保溫,那種溫度的控制,類似於讓其冷卻一下。


看到這裏,蕭宇天突然心頭一道明光射了進來,嘴角微微翹起,自己煉器的突破點找到了,就是融化材料這一塊。

自己上一次試了幾種方法,都找不到突破點,如今被這破傷風給啓發了。自己煉製材料時因爲蒼天神煉的特殊,需要將所有材料同時融化,這其中的玄機自然有妙用,但是普通煉製手法也是有一些玄機,這每融化一塊材料後,那液體如果控制溫度讓其稍微烘焙一下,或者讓其冷卻一點點,煉出來的法寶品質會不會就上升一點點呢?

蕭宇天心頭大喜,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試一試,看着破傷風的樣子,恐怕得煉上個半天的時間,這麼久的時間,自己不如再煉製一番。

======================================================================

同志們那,我要衝榜!衝榜呀!今天不但沒衝上去,還被爆了…嗚嗚…

看我前面那位,點擊是我的一倍,昨天就衝上首頁了,我看着真TM傷心…

難道同志們是嫌我更新不給力嗎?

四更,我要坐一整天了。

好吧,現在還有一兩章存稿,今天五更!

如果鮮花給力,我還會爆發的!

同志們!!!!

給我點力量吧! 蕭宇天靜靜地看着破傷風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失神地走出了會場,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其實,有些脾氣古怪的人,只是心中有一份比平常人更加深沉的執念。

事情已經過去,蕭宇天跟米貞元沒有做什麼停留,直接出了會場,蕭宇天要回去準備一下,出發到寒潭一探。

米貞元將蕭宇天送到了大門外,蕭宇天朝米貞元笑了笑,伸手擋了住,然後轉身離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