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大家發現美容養顏霜的功效居然是真的。

不到一天的時間,微信朋友圈被刷爆了,到處都是美容養顏霜的照片。

一個個富婆衝進鯤鵬超市,五瓶十瓶的購買。

全國三十多個城市的貨,在一天的時間內全部被買光了。

就在這個時候,營銷總監和總經理坐在一起,兩個人正在說美容養顏霜的事情。

“這都半個月過去了,除了帝都走****運賣了二十七瓶外,沒有任何一個超市出過貨。”

“哎!沒辦法!紀姥這次也是鬼迷心竅了。咱們等吧!一個月後如果還是這種情況,咱們聯名上書,讓紀姥撤掉這個狗屁產品。”

“對!必須撤掉!現在有很多供貨商在恥笑我們,說我們把全世界最假的假貨放在了全世界最顯眼的位置!把我氣得頭髮都掉了!”

“我又何嘗不是!不過……”

總經理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手機響了。

總經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不由皺起了眉頭:“我老婆打來的電話,我先接電話!”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嗯!”營銷總監點了點頭。

“老婆什麼事情?”

“老公,你讓你們超市給我留一瓶美容養顏霜。”

“哪個牌子的?”

“就是沒有牌子的,特別破的包裝的那個,賣五千元的那一款!”

總經理明白了,他老婆要的是秦巖生產的美容養顏霜。

“你買那破東西幹什麼?繼續用蘭蔻吧!”

“不行!你必須給我留一瓶!那美容養顏霜簡直是化妝品中的極品啊!不但有養顏的功效,還能美白,祛斑,甚至是滋養肌膚。”

神經病吧!聽誰胡說八道的!還美白、祛斑、養顏,不毀容就不錯了。

“老婆,我和你說,那是垃圾產品,你……”

“你他嗎的廢話怎麼那麼多,趕快給老孃留一瓶,要不然都賣完了!好了,掛了!”

不等總經理說話,他老婆掛斷了電話。

嗯?什麼情況?我老婆不會真的神經了吧。

營銷總監會心地笑起來:“嫂子的脾氣還是那麼暴躁啊!”

總經理剛準備說話,他的手機響了。

“馮總,不好了,客戶們鬧事要砸我們的超市,讓我們現在必須進美容養顏霜。”

帝都鯤鵬超市的店長帶着哭腔給總經理打電話。

與此同時,營銷總監的手機也響了。

“齊總,我是老高啊!你們超市還有沒有美容養顏霜了?我的好多朋友託我從你這裏求一瓶。你能不能給我弄一百瓶?”

齊峯的一個朋友在電話裏面大聲哀求。

聽到電話裏面的話,總經理和營銷總監都懵了。

他們兩個互相對視了一眼,這不會是真的吧?美容養顏霜有那麼好嗎?

剛纔他們還在愁美容養顏霜賣不出去的事情,這短短的一會兒就全部沒有了? 總經理拿起電話問:“真的假的?可不許開玩笑。”

店長差點哭了:“馮總,我是開玩笑的人嗎?你如果不相信,我現在給你放視頻。”

不一會兒,微信視頻對話接通了。

總經理看到整個鯤鵬超市都被包圍了,好多富婆美女高舉着條幅大聲呼喊着:

“我們要美容養顏霜!”

“不許偷偷私藏起來!”

“必須給我們解決問題!”

“……”

我勒個去!還真是啊!莫非這狗屁美容養顏霜真的就像她們說的那樣好?

總經理以爲自己在做夢。

“馮總,你看到了嗎?現在我們的營業大受影響!”店長苦着臉,無可奈何地說。

總經理也看到了,這些鬧事的客戶把通道都堵了,現在人們是進不去,出不來。

“你讓保安把她們趕出去,就說我們馬上聯繫供貨商,最遲後天就給她們發貨!”

“馮總,你也不看看她們都是一些什麼人!我敢趕出去嗎?”

總經理掃了一眼鬧事的婦女羣衆。

這些女人還真不一樣,各個雍容華貴,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太太。

他們如果真的強行趕人,到時候不止得罪了這些富家太太,甚至會得罪這些富家太太背後的人。

總經理撓了撓頭,第一次發現自己遇到了無法解決的事情。

與此同時,營銷總監好奇地問自己的朋友:“高總,那產品真的那麼好嗎?”

“我也不太清楚啊!總之我老婆,我小姨子,我姑姑,我大姨,我家鄰居,還有我養的那個小美人,她們都要啊!”

緊接着,高總嘆了口氣:“你不知道啊!我頭都被吵大了!兄弟,你可憐可憐我吧!趕快給我弄一百瓶,要不然我絕對讓她們吃了!”

我勒個去!真的有那麼好嗎?那麼垃圾的東西。

“好的,我想想辦法!”

“謝謝你了,兄弟!”

營銷總監這邊剛剛掛斷手機,他的手機又響了。

“喂?”

“姐夫,你給我留五十瓶美容養顏霜吧!我好幾個姐妹都想要。”

嗯?怎麼又是美容養顏霜。

五千塊錢的垃圾居然有這麼多人搶?這秦巖還真是逆天了啊!

應付完小姨子,營銷總監又接連接了七八個電話,而且每一個都是求購美容養顏霜的。

總經理那邊也是,電話一個接一個打來,全是求美容養顏霜的。

而且現在整個鯤鵬超市的員工也都接到了親戚朋友的電話,並且無一例外都是求購美容養顏霜的:

“小美啊!你在鯤鵬超市當庫管吧?能不能給姐姐我弄五瓶美容養顏霜?”

“邱經理,聽說你在鯤鵬超市當客服經理!能不能給兄弟我弄十瓶美容養顏霜?”

“麗麗,我記得你好像在鯤鵬超市當會計吧!能不能通過內部渠道幫我買兩瓶美容養顏霜?到時候我給你一千元的好處費。”

與此同時,紀姥也接到了一個老朋友的電話:

“老紀,聽說你那邊賣美容養顏霜是不是?”

“哦!是的!”

“給我留五百瓶怎麼樣?我身邊的好多人都要啊!”

“小事一樁,放心吧!一會兒我讓人給你送去!”

紀姥還以爲美容養顏霜沒有賣出去,其實美容養顏霜已經全部銷售一空了。

掛了老朋友的電話,紀姥給鯤鵬超市的總經理打去了電話。

總經理那邊佔線。

紀姥又給營銷總監打去了電話。

營銷總監也佔線。

咦?怎麼搞得?這兩個人都佔線。

紀姥又給其他高管打去了電話,其他高管還是佔線。

惹上律政女王 什麼情況?不會出事了吧?怎麼這麼多人都佔線。

紀姥給自己的祕書打去電話,祕書也佔線。

真是見了鬼了,難道真的出事了?

懷着忐忑的心情,紀姥推開辦公室的門。

他看到了一副令他驚訝無比的場景,鯤鵬集團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打電話。

那聲音雖然小,但是無數細小的聲音混在一起,就像是遇到了一羣“嗡嗡嗡”的蜜蜂。

嗯?這是……

紀姥疑惑地走到人羣中,員工們看到紀姥後,紛紛放下了電話。

“你們這是?”

“……”

祕書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紀姥。

“什麼?不會吧?一天的時間全部賣空了,而且好多人都在託關係?”紀姥的眼睛差點瞪出來。

他當初雖然覺得秦巖的產品應該不錯,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暢銷。

這簡直就是奇蹟。

紀姥是一個善於把握商機的人,聽完屬下的報告,當即給秦巖撥去了電話。

此刻秦巖正躺在陽臺上曬太陽。

慕容雪菡顯出身形,將秦巖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輕輕地給秦巖按摩。

當慕容雪菡按到秦巖大腿根的時候,臉上就會露出一絲羞紅,同時在心中暗想:

這可是我的東西,不知道主人什麼時候能真的把它交給我保管。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

秦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起來:

“喂?紀姥,什麼事啊?”

“秦先生,我們這邊的美容養顏霜全賣完了,你那邊能不能提供原料啊?”

“哎呀!我現在也沒有原料啊!上次一次性全給了你們。只能再等一等了!”

“還要等多長時間?”

“大概一個月吧!”

“啊!那麼長時間?”

“好東西就是這樣的!紀姥,我也沒有辦法!”

其實秦巖現在還有十株,但是這十株是給馬嬌她們留的,他是不可能拿出去賣的。

“哦!這樣啊!那好的!我知道了!”

紀姥雖然知道秦巖肯定還留着養顏草,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掛了電話,秦巖詫異無比,他也沒有想到賣的這麼快。

看來價格還是太低了。

下一次再做就翻倍吧!她們想買就買,不想買就別買。

其實美容養顏霜這麼火爆,是因爲它的性價比太高了。

現在很多美容院,做一套臉部護理至少五六千,有的甚至上萬,可是能有什麼用?

最多就是弱化黑色素,弱化雀斑的顏色,根本就去不了黑頭,去不了雀斑,更別說胎記了。

三個小時後,總經理和營銷總監從帝都趕來了保市。

他們經過紀姥的點撥,來求秦巖放出一點原料,好讓他們能再生產一些美容養顏霜。 “砰!砰!砰!”

營銷總監敲響了秦巖家的大門。

狐小媚打開門問清原由,將總經理和營銷總監迎進了客廳。

不一會兒,秦巖從二樓陽臺下來了。

“哎呦,原來是你們兩位貴客啊!快請坐!”秦巖指了指沙發,笑眯眯地說。

總經理和營銷總監坐到秦巖對面。

營銷總監乾咳了一聲,從兜裏面拿出一張張照片送到了秦巖手上:“秦總,您看看這些。”

秦巖接過來,發現是鯤鵬超市裏面的照片。

一個個雍容華貴的貴婦高舉着條幅,條幅上面寫着各種口號:

還我美容養顏霜,我們不怕多花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