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朱清宇又開着豐田越野車到玉女峯文若的家中,看看洪正的傷勢恢復得怎樣。

到了文若的頂樓,朱清宇敲門,幾秒鐘後門開了,是洪正在門裏面。

“朱總!”洪正見是朱清宇,激動地叫道。

“文法醫呢?”朱清宇問道。

“到單位到學習去了。”洪正說道:“我的傷已基本上好了,可是文法醫硬是不讓回去,她說沒有你的指令決不能放行,哎呀,我都快憋出病來了!”

朱清宇哈哈一笑道:“文法醫可是心細如麻很負責任喲!你的傷沒痊癒是不可能走得了的嘍!”

洪正急了,一邊讓朱清宇查看身上的傷勢一邊說道:“我的傷真的好了,我一個大男人長期呆在這裏總不方便啊,我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呀!”

既然文若去單位學習了,一時半會回不來,朱清宇索性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洪正給他泡了一杯茶,一邊陪他閒聊一邊看電視。

當洪正從朱清宇口中得知公司的近況後,立即暴跳如雷,更是要立馬回到公司,真的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等到文若回來,已是晚上十點鐘。文若見朱清宇到了,臉上閃過一絲微笑,道:“喲,大忙人終於來了!”

“晚上還學習喲,抓得太緊了吧!”朱清宇站起身來打趣地說道。

“你在部隊的時候也不是一樣吧?哪個時候少了作風整頓?”文若倒了一杯白開水,來到沙發上坐下,道:“不過已有好幾年沒有像這樣抓作風建設了,人人自查,同志們查,組織上找,一般問題批評教育,嚴重問題可就難以過關了。”

朱清宇一聽來了精神,問道:“那邊城市公安局的有些人明擺着有嚴重問題,這次作風整頓能過關嗎?”

文若喝了一口水,道:“這個嘛,我可不好說,雖然作風教育整頓的要求是這樣,但最終的結果又該是怎樣呢?”

“就怕虎頭蛇尾,不了了之啊!”朱清宇嘆道。王時榮等人被無罪釋放,已讓他的信心產生了動搖。

洪正在旁邊見他們你一句我一言的聊着,早已不自在了,他對文若道:“文法醫,我的傷已經好了,今天我就跟着朱總回去了。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啊!”

文若與朱清宇對視一眼笑了起來,她對朱清宇道:“他已經吵了幾天了,看來我這兒已經留不住他了,你帶走吧。”

一看時間已晚,朱清宇便告別文若出門,洪正跟在後面,對文若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

朱清宇在文若的茶几上悄悄放了兩千塊錢,作爲這二十天她照看洪正的生活費和藥費。

當朱清宇開車下了玉女峯的時候,文若來電話了,問兩千塊是怎麼回事,朱清宇如實說明了心意,文若在電話裏發火,朱清宇最後說那是他個人表示的心意,就當給她買件衣服吧。文若聽了這話才答應收下。

剛回到公司,就見劉少強、黃三和馬四從外面跑着進來,劉少強附在朱清宇耳邊說道:“我們發現郭家的院子裏面喂着一池蛤蟆,無影幫的人晚上在給蛤蟆進食。


朱清宇一聽,立刻問道:“你看見了?”

劉少強說道:“是黃三潛入院子裏看見的。”

朱清宇道:“走,我們馬上去看看!”說罷,叫劉少強三人上車,叫洪正回去休息,就要出發。

洪正想一起前去,朱清宇說道:“你和麻紹兵的任務要負責公司內部的安全,晚上還要巡邏呢,你快去和他接冾一下吧!”

這時麻紹兵帶着十名保安隊員從上面操場上下來了,見到洪正回來了十分高興,一陣擁抱,爾後到一邊去商量工作去了。

朱清宇開着越野車來到水巷子路口,將車子停在了街邊,叫劉少強和馬四在車上等候,自己和黃三向戴上面罩,向水巷子走去。

朱清宇揹着帆布揹包,手裏握着鐵索;那黃三身上帶了刀片、尖刀、鐵鉗等工具,跟在朱清宇後面。二人大搖大擺來到靠裏邊的郭應龍家門口,朱清宇比劃了一下手勢,黃三“嗖”的一聲躍上了臨街的屋頂。

“好!”朱清宇心裏暗叫道。他沒想到黃三的輕功這麼好,難怪外號叫聖手書生呢!

朱清宇雙腳輕輕一點,跟着飛身上房。二人臥在屋脊後面藉着月光觀察,只見院內異常安靜,連一個崗哨都沒有。

黃三指了指院內一角,朱清宇用夜眼看去,那裏有一個水池,周圍用鐵絲網罩着,裏面可能就是蛤蟆了。

朱清宇示意黃三留下,自己飄然而下,一閃到了花池邊。花池約十個平方,池中的水呈暗綠色,水中漂浮着水草和蓮花,蓮花白裏透紅,十分鮮豔。池正中有一假山,用毛石壘成,約兩米高。


朱清宇仔細觀察着池塘,卻不見蛤蟆的身影。正在疑惑之時,忽然幾道黑影閃過,接着他眼前一片雪花紛飛,他急忙抖動鐵索,立刻發出咣噹之聲。

“無影幫!”他心裏說道,手一揮,兩個氣團便向黑影飛去,但是黑影卻舉刀向氣團直刺而來,氣團霎時破裂,沒有暴炸。

朱清宇大吃一驚,心想李江水真不愧是無影幫的第三大弟子,竟然破了他的如意神掌!

這時,鐵絲網打開了一個缺口,池裏的蛤蟆躍上了院子,直向朱清宇撲來!

朱清宇吃過一次虧,急忙閉上雙眼,剛一閉上,幾股蛤蟆的毒液已射了過來,幸虧有面罩擋着,不然眼睛必然受傷!儘管如此,他還是感覺到臉上粘乎乎的打溼了一片,眼角有一絲疼痛。

這時他的帆布包裏一陣蠕動,兩條眼鏡蛇王與五條小蛇傾巢而出,向地面上的蛤蟆發動進攻。

頃刻,幾隻蛤蟆已被眼鏡蛇咬傷中毒倒地。而同時,有兩條小蛇被蛤蟆掐住了脖子,正在拚命地反抗。

兩條眼鏡蛇王見狀立刻過去解救,可是從旁邊閃出一隻巨大的蛤蟆王,粗壯的雙腿支撐着肥碩的身子,它看準機會縱身一躍,便伏在了一條眼鏡蛇王的脖子上。眼鏡蛇王立即進行反擊,卷着尾巴絞了過來,但是絞了幾次距蛤蟆還差兩寸的距離。

眼見得這條蛇王就被蛤蟆掐死,另一條眼鏡蛇王衝了過來,它對準蛤蟆王噴出了一口毒液,然後迅速靠近蛤蟆,閃電出擊,堅硬的蛇頭將蛤蟆撞翻倒下。緊接着,它風捲殘雲一般向蛤蟆王絞動收縮,正要鎖緊蛤蟆王並張開大嘴的時候,其他蛤蟆跳躍上着圍了過來,它狠狠地咬了蛤蟆王一口後,放棄了將蛤蟆王吞下的打算。

一場眼鏡蛇與蛤蟆混戰上演了!它們絞殺在一起,相互撕咬,相互搏擊,發出恐怖的叫聲…… 「看好了,你攻擊的怪獸是什麼東西。」

寵妃成癮:腹黑王爺,來戰! ,現在,我對於我場上蓋著的這隻怪獸,自然也是了解的,於是我翻開了那張怪獸卡:

「這隻怪獸是——球體時限炸彈!」

【球體時限炸彈,4星,暗屬xìng,機械族,攻擊力1400,守備力1400,覆蓋防守表示的這張卡被對方的怪獸攻擊時,這張卡裝備在攻擊的怪獸上。(不計算傷害)下一次的對方的準備流程,這張卡和裝備的怪獸破壞。那個時候,給與對方裝備的怪獸的攻擊力的數值的傷害。】

翻開了怪獸卡,其效果也就自然開始發動了,隨著這張怪獸卡被我翻開,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隻圓圓的長著四隻細小的機械手臂的球體炸彈猛地從那張籠罩著黑暗氣息的卡片中竄了出去,然後迅速地鑽進了對方場上的黑暗之中。

「球體時限炸彈會變成裝備卡,自動裝備到對方攻擊它的怪獸身上,因為球體時限炸彈是自動追蹤型的,所以你想用黑暗來隱藏怪獸的身份,可沒那麼容易。」

既然你要口胡,那我也可以口胡,帶著這樣的想法,我用球體時限炸彈能自動追蹤這種完全不科學的玩意兒來口胡了對方一把,「而且,等你下回合抽完牌,球體時限炸彈就會爆炸,你就準備好承受和你那隻怪獸攻擊力一樣的傷害吧!」

雖然不知道他藏在黑暗裡的那隻怪獸的攻擊力到底是多少,但是敢用來隨隨便便攻擊里側守備狀態的怪獸,想必攻擊力不會太低,要知道,這裡可是不需要祭品就可以召喚高等怪獸的地方,說不定這傢伙召喚的怪獸是攻擊力好幾千的高等怪獸也說不定。

(但願你不會一波死吧。)

如果是在我那邊的4000LP的規則還好,這裡的規則可是限定在了2000LP啊,一隻4星怪獸的攻擊力就已經幾乎快等同於這些數值了,球體時限炸彈的效果,在這種規則下,可以說幾乎是所向披靡了,更坑爹的是,這裡連祭品這種東西都沒有,恐怕那些能對付球體時限炸彈的需要祭品的魔法陷阱卡也是沒有的,玩家殺手這一下恐怕只能承擔下這一傷害了。

因為對面的場上實在是太黑了,我看不到那個玩家殺手的臉sè如何,不過想必不會是太好看的,說不定現在他的臉sè和他場上的那些黑暗是一個顏sè的,在頓了一會兒之後,玩家殺手才繼續說道:

「我再蓋上一張卡片,回合結束。」

(這樣一來,他的場上就蓋有兩張蓋牌了……而且他的手牌還剩3張。)

因為看不到他的場上情況,我只能用腦袋儘可能地記住他場上的情況,免得因為不清楚他場上狀況而產生什麼不必要的失誤,看了看我手上的2張手牌,我伸手放在了牌組上,抽出了一張卡片:

「我的回合,抽牌!」

現在在我的三張手牌中,有兩張怪獸卡,只有新抽到的那張卡片是魔法卡,而且這張魔法卡又讓我有種想要將它狠狠摔在地上的衝動。

【死神·梅迪歐:對方受到1000分傷害。對方基本分在3000分以下不能發動。】

好吧,因為之前光顧著去熟悉卡片,根本就忘了自己要把這張卡片剔除卡組的想法,更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貨居然這麼快就又出來搗亂了,除非什麼時候這個世界也有4000LP的規則了,否則這張卡片我肯定要把它封存一輩子。

因為新抽到的魔法卡沒什麼用,所以我只好再次抽出了之前就留在手中的一張怪獸卡,然後蓋到了場上:

「我將這隻怪獸以背面守備狀態召喚到場上,回合結束。」

「又是背面守備狀態……」

我聽到了那個玩家殺手咬牙切齒的低聲,又是一個被我的怪獸坑害的可憐人,算上這傢伙的話,已經有四個人被我的卡組弄得對里側守備狀態的怪獸帶上仇視sè彩了,其實我卡組裡還是有一些非翻轉效果的怪獸的,但是我卻總是能先抽到翻轉怪獸,這也讓我很無奈。

「我的回合。」

玩家殺手伸手從卡組裡抽出了一張牌,還沒來得及說更多的話,我就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就在此時,球體時限炸彈的效果發動。」

玩家殺手哽了一下,沒有說話,看起來是沒有什麼魔法陷阱或者怪獸效果能夠阻止這一個效果了,於是,只是剎那間,劇烈的爆炸聲從黑暗中傳了出來,閃動著的爆炸的火光在那一瞬間也是照亮了對方的場上,讓我看到了一瞬玩家殺手的臉,果然,他的臉sè顯得相當不好看。

【巴洛克斯,5星,暗屬xìng,惡魔族,攻擊力1380,守備力1530。】

在球體時限炸彈破壞了對方怪獸的瞬間,其怪獸的大概情況也終於是在我的腦海里顯示出來了,不過讓我覺得有些無語的是,這隻怪獸攻擊力只有1380就敢攻擊我的怪獸就不說了,更重要的是這貨居然是5星怪獸,太不科學了。

【玩家殺手,LP2000→620】

瞬間就搞定了對方一大半的生命值,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這傢伙的決鬥水平實在是差了些,即使是城之內克也在和我決鬥的時候,也能有卡片對付我的效果傷害,雖然運氣成分多了一些,但是俗話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傢伙的運氣,相比起來就差得多了。

「你這小丫頭!別太得意了!」

就在我腹誹著這傢伙的運氣的時候,玩家殺手似乎是動了真火,十分不爽地高聲叫道,「既然不能破壞你的怪獸,那我就先幹掉你的蓋牌!我召喚——獵殺卡片的死神!」

說著,他將他剛抽到的怪獸卡放到了自己的場上,黑暗中,一個身影緩緩浮現出來,我看不清它的模樣,但是很快,玩家殺手就對著這個怪獸下達了指令:

「去吧死神!破壞對方最左邊的蓋牌!」

隨著他的呼聲,一個帶著寬鬆斗篷的怪獸猛地從黑暗中飛了出來,然後揮舞著它手中巨大的鐮刀,刺穿了我的蓋牌。

【獵殺卡片的死神,5星,暗屬xìng,惡魔族,攻擊力1800,守備力2000,此卡可以攻擊並破壞對方場上的魔法/陷阱卡。】

(還有這樣的卡片?)

我愣了愣,然後看向了它刺穿的我的蓋卡,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我記得我蓋在這裡的卡片是……)

我翻開了這張被刺穿的卡片,露出了它的名字。

「……平庸鬼的自爆裝置,破壞這張卡的玩家會受到1000LP的傷害。」

【平庸鬼的自爆裝置:破壞覆蓋放置(SET)的這張卡的玩家受到1000分傷害。】

「什麼!?」


玩家殺手一下就呆住了,而隨著他不甘的驚呼聲,他的LP也一下子歸零了。

【玩家殺手,LP620→0】

「……」

我看著彷彿丟了魂地癱坐在對面的玩家殺手,略帶同情地嘆了口氣,對於這種虎頭蛇尾的結束,我是真心為這個玩家殺手覺得可憐。

所以說,人一旦倒霉,喝涼水都得塞牙。

=======================================================

【中文名:巴洛克斯

英文名:Barox

rì文名:バロックス

卡片密碼:06840573


卡片種類:融合怪獸

屬xìng:暗

等級:5★

種族:惡魔

攻擊力:1380


防禦力:1530

罕見度:平卡N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