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畢竟林天奇的畫工擺在這裡!

PS:感謝499891328打賞788逐浪幣。 一個小時后,陳陽神清氣爽,端著牛奶、三明治、葡萄、蜜餞等走進密室。

他在陰陽界里準備不少食物,但有一點還是不太好,這裡沒辦法烹飪食品,電能也欠缺,用蓄電瓶總是要拿出去充電太麻煩。

只能等有機會在裡面建一座小型電站,才能滿足這裡的需要,過上現代化生活。

所以此時他只能拿現成的食物過來,梁湘琪躺在被褥里睡得很安詳,那精緻的面孔,如玉的肌膚看得陳陽都痴了,忍不住伸手撫摸,親吻上她的臉。

有了壓制九陽絕脈的辦法,他已經不拒女人,特別是已經跟梁湘琪合體過,跟她再親熱時對九陽絕脈的刺激已經大大減弱,沒超出他的承受範圍。

「嗯,陳陽……我怎麼睡著了。」梁湘琪被他驚醒,慵懶的感嘆,半個月的滋養讓她更加的嫵媚,身上都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暈。

「來,吃點東西。」陳陽體貼的說,將餐盤放在床上,掀開她身上的被褥,完美身體展現出來。

卻是讓梁湘琪羞澀的輕呼一聲:「呀!我都沒穿衣服,不準看。」拉過被子將身體包裹住,看得陳陽嘿嘿笑。

兩人都餓了,一邊吃著食物,梁湘琪一邊好奇的問:「這是哪裡?我們待多久了。」

「這是我練功的地方,叫陰陽界,已經過去半個月。」陳陽如實回答,梁湘琪已經是他的女人,就是他最親的人之一,陳陽不想對她有隱瞞。

「都半個月了,哪怎麼辦?我們新公司有大把的事情。」梁湘琪嚇一跳,頓時急切起來,都忘了裹緊被子,完美身體再次顯露出來,陳陽看得直咽口水。

「哈哈,不用擔心,這裡30天外面才一天,也就是說外面才過去半天時間,耽誤不了什麼事。」陳陽輕鬆的解釋。

「真的,你別騙我?」梁湘琪萬般驚奇。

「你是我愛的人,怎麼會騙你,我是修真者,有很多神奇的地方,以後都會慢慢告訴你。」陳陽將她湧入懷抱。

梁湘琪變得很溫順,頭枕在他肩膀,手指在他胸口畫著圈,感嘆說:「這一切就像是在做夢,我希望它一直別醒。」

「不醒怎麼行,你什麼都不知道我們怎麼享受快樂。」陳陽壞笑,手指已經擒住一顆紅櫻桃。

「哦……壞蛋……」梁湘琪嬌羞的白他一眼,萬種風情的說:「陽陽,我又想啦……」

成熟女人就是這麼多情,她這一句話就像是衝鋒號,陳陽高興的歡呼一聲,一下子將她撲倒。

「喂!慢點,你應該這樣,別急……慢慢來才有意思……」梁湘琪嬌羞的教導。

跟上次不一樣,他們在完全清醒之下,一切發乎自然,梁湘琪展現出成熟女人的魅力和經驗,一點點的引導著陳陽,享受到加倍的快樂。

密室里歡聲笑語,盪起的波瀾讓九天玄女大陣都是一陣激蕩。

小黑又看不下去,連忙蒙住雙眼跑出去,心裡暗罵:「人類的世界真精彩,讓我都想找一隻公貓了……」

兩人出現在邁凱倫車內時,外面還是上午11點鐘。陳陽比以前長高了幾厘米,也白皙不少,只是身形略顯瘦了一些。這是神龍九轉第一轉大成的結果,看起來更修長文弱,實則強大十倍。

梁湘琪也有變化,雪肌晶瑩,眉目含春,都說女人是水做的一點不假,特別是得到心愛男人滋潤后,更是煥發出別樣靈動,舉手投足間都是幸福。

再一次合體時,陳陽特意傳授她一套心法,乃是從玉女心經改編而來,正適合她這種普通人入門修鍊。

而且陳陽借著雙修的機會,已經幫她打通基礎的奇經八脈,此時她體內已經留有一縷平和的陰陽之氣,只需要每天修鍊,要不了多久便能凝集成第一縷真氣,比別人修鍊快上幾十倍。

有陳陽的照應,梁湘琪的修鍊之路有著不少捷徑。當然陳陽也不求她修鍊出多大本領,主要還是修身養性,讓她的身體變得更好,別看梁湘琪現在26歲,經過這一次,已經變得比18歲少女還年輕。

「去公司還是先吃飯?」陳陽發動汽車問。

「先去百貨公司,我得買衣服。」梁湘琪白他一眼說,有些幽怨。

陰陽界里什麼都好,就是沒有女人衣服,她之前的衣服已經被撕成一條條不能穿,此時正穿著陳陽的襯衫,下面一條大褲衩,這樣子怎麼去公司。

「對對,我們買衣服,買很多衣服。」陳陽也發現不對,連聲憨笑,看著她嫵媚的樣子又是食指大動,忍不住伸手摸她的大腿。

不一會兒,他們便到達江都市最繁華的步行街。這裡商家雲集,從國際名牌到幾十元的時尚服裝都有出售,生意火爆。

兩人走出汽車自然引起不少人關注,豪車也就罷了,還有梁湘琪這樣的大美女陪著,而且她穿著男人衣服。誰看到都會想入非非。

陳陽都有些不好意思,反倒是梁湘琪一臉從容,挽著陳陽的胳膊輕鬆走近香奈兒專營店,麻利的挑選著時裝,不一會兒便選中幾條連衣裙,還有各種飾品。

去更衣室換了出來讓陳陽欣賞,彷彿模特走秀看得陳陽眼睛都直了,我女朋友真美。

買,從裙子到內衣,到飾品,他們買了不下20多件。

等到付賬時梁湘琪卻是先一步掏出金卡說:「我是會員有打折,我來。」那態度不用爭辯。

陳陽笑著搖頭只能由她去,別人陪女友逛街都是男人掏錢,她倒好女人付賬。還笑嘻嘻的說:「反正你的錢都在我這兒,等於還是你付賬。」

從香奈兒店裡出來,梁湘琪換上女裝,更是街上一道最美風景,她的逛興正濃,顯然只是開始,接下來沿街的大牌專營店,梁湘琪幾乎都要進去看。

不光買女裝,男裝也買了不少,各種女人飾品,男人錢包皮帶打火機,也是買了好幾套。

知道陰陽界空間廣闊,梁湘琪也不怕拿不了,兩人走出一個店鋪,眨眼工夫陳陽便將買來的物品收進陰陽界,兩個小時的逛街,他們都將一間密室塞滿了。

總消費超過一百萬,陳陽暗自驚嘆,女人,越是漂亮女人越會花錢,這話一點不假。

小黑都買了好幾條花裙子,讓他很是開心。

梁湘琪終於逛累了,一邊吃著糖葫蘆一邊伸懶腰說:「嗯,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陳陽此時目光卻落在一個人身上,她此時正氣鼓鼓的看向這邊。 人群中,林鑰欣的密友流小溪更加心驚,按照京城消費水平,一幅畫兩百,那。。。那。。。鑰欣的小叔叔畫上幾十幅不就把這學期的生活費全解決了,何況他兩分鐘不到就能完成一副。

流小溪是見多識廣,可她還沒見過林天奇這種人物,從密友林鑰欣口中,她知道林天奇博學多才,本以為他會是一個書獃子,沒想到……

人群中,震驚的人不僅僅是流小溪,還有好奇湊過來的另外一人,當她看見林天奇筆下的素描畫像,內行的她驚在原地。

生意越來越火爆,最後只有排隊等候,可隊伍卻引起廣場保安的注意,好在沒發生鬥毆,不然林天奇的生意就沒法做了。

「小兄弟,我趕時間,你先給我畫一張,我給你十倍的價錢。」

一位美婦插隊上來,可林天奇卻一點美女身後不斷指責的人。「他們能同意嗎?」

美婦似乎不把這些市民放在眼裡,回眸喝道:「這小兄弟的畫工不只值兩百,得漲價,你們識貨的就來,別辱沒了人家。」

「大姐,你別砸我生意,我可沒得罪你。」

美婦一怕天奇的肩膀,笑道:「看你一副學生樣,我這是給你機會讓你多賺點。」

呃。。。

無奈之餘,天奇先給這為美婦畫,當美婦將二十章紅色老人頭塞進天奇手中笑著離開時,天奇有些無語。

就這樣,天奇在京城西站做了起他的生意,價錢也漲到了六百一張,可京城有錢的太多了,壓根就不吝嗇。這可把天奇累壞了!

剩下最後一張紙,東邊已發白!

正等待下一位顧客,準備畫完這張收攤回京都大學新生接待處的林天奇,一雙白色露趾高跟涼鞋出現在他的眼前,細細的帶子在鞋跟上劃出美麗的曲線,高跟涼鞋上踏著一雙精緻的美腳,白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後跟,高高隆起的腳弓和纖細的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線,那雙腳上穿著趾尖透明的肉色絲襪,輕薄無比,細巧的腳趾上塗著紅色的趾甲油,透過絲襪看起來越發迷人。

只是這一雙腳,林天奇頓時被迷住,他猜想這雙腳的主人頂多只有二十一二歲,不禁抬起頭慢慢地一路順著這雙美麗的腳踝看了上去,那細滑如絲的小腿曲線無法掩飾地柔美,那修長的大腿上被肉色絲襪緊緊包住。

林天奇看到了一條白色的超短連衣裙,那女子似乎穿著褲襪,但大腿根部卻未見褲襪的分界線,以他蹲坐的姿勢抬眼望去,在昏暗的路燈下,見到了褲襪里緊貼在大腿根的兩旁有蝴蝶結的白色三角褲,三角褲很透且有中空,黑色糾結的草叢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紗底褲中。他不禁多看了一會裙下風光。

正著迷時,突然,那女子用酥酥軟軟的聲音發話道:「運氣好,我是最後一個了!」

林天奇忙將視線離開她的裙底,低下頭道:「你運氣是好,慢點排隊的話就到不了你了。」

她擄了下裙子坐下,雙腿併攏斜斜地放著,雙手擺在膝頭上,優美的動作及姿態迷人無比。

林天奇抬起頭望向她,而她正好也看向林天奇。

如畫的眉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紅唇,嬌美的臉蛋兒。全身肌膚白嫩細膩如滑,身段勻稱修長,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高峰,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

美!美得不像話。

林天奇怔然幾秒,開始動筆,這一次,他放慢了速度,這樣一個美人,草率了事怕會是他心中一大遺憾。

相對於林天奇的鎮定,她的反應卻是震驚,她的美妙在京城來說,除了幾大財團之一的那人,她自信沒人能超越她,每日追求者多不勝數,那些人都恨不得將她抱上床,每次見得到都會神魂顛倒,沒想到眼前這人竟然只呆愣幾秒,他是定力當真可怕。

沉思著,美女那修長眉毛不由得輕微皺了一下,當她鬆開時,林天奇正好停筆,將素描畫像交給她。

仔細打量,美女嬌軀不禁一震!她不敢相像面前這人將來會有什麼地位,都說看一個人回看他的畫,這幅畫,不僅畫出了自己的美,更反應了面前這人的心態。

小心翼翼將畫收起,她將大鈔遞給林天奇。「可以給你的聯繫方式嗎?」

「不好意思,我沒有號碼?」

「那。。。冒昧問一下,你。。。的。。住處?」

美女這方面的行家,如今遇到真正的高手,她當然會這麼做。可天奇卻說:「有緣的話,會再見的。」

在美女的失落中,天奇起身收拾畫板,打包裝好!正將離開,兩位虎背熊腰大漢走來,一人打量著林天奇問:「請問你是林鎮的林天奇嗎?」

「我是林天奇,你們是?」

「你就是林天奇?」美女突然驚呼一聲,重新將林天奇打量一遍,難以置信的問:「可是今年西南諸省幾十年才出一個的林天奇。」

如果說這句話是在雲州聽到,林天奇一點都不奇怪,可這裡是京城,難道還有人知道自己。

林天奇疑惑的問:「你是?」

「保密,你還會見到我的,最多兩天!」美女盈盈一笑道:「走了啊,期待你的到來!」

林天奇望著美女離開,心想:莫名其妙。

「奇少,有人要見你,請跟我們走一趟。」

打量著這兩人,林天奇背起背包。道:「我不認識你們。」

「要見你的人你認識,是在雲州林鎮認識的。」

聞言,林天奇沉吟了一下,點頭說:「前面帶路。」

於是,跟著這兩人走,地點竟然是京城西站的地下停車場,剛進停車場,沒走出幾步,前面兩人停下腳步,一人側身指著正前方說:「她就在那輛車裡。」

順著這名平頭男人手指所點方向,林天奇看見那個位置停放著一輛賓利,這種車,據他林天奇的了解,限量版,有皇家氣質之象,在華夏國,能擁有這種限量版名貴車的人,怕是不多。

懷著好奇的心情,他慢慢走上去,他想知道究竟是誰要見自己;在京城,自己認識的人一隻手都數得過來,何況這種賓利咋華夏國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幾個擁有的。

走到駕駛室這邊車門,林天奇側臉,當看見這人容貌,神色驟然變得獃滯起來。

「是你。。。」

「上車。」

她語氣冷漠。退去了前日林天奇所見到的休閑裝,此刻,一雙結實白晰且被透明絲襪包裹的美腿依舊是林天奇見到的那樣,完美至極;踩在賓利離合器上面的雙腳,套著一雙有條系在腳踝上皮帶的黑色涼鞋。

皮膚柔細,身材雖稍屬瘦弱,但那堅挺豐滿的胸部確實讓人忍不住一陣遐想;一頭黑色長發自然的披在她的豐腴的雙肩上,一雙迷濛、憂鬱的大眼睛……

「你怎麼會。。。會。。。在。。京城?」

「上車。」

「既然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就不該來找我。」

她聞聽著林天奇這冷漠的語氣,美眸閃過憂傷神色,輕啟粉唇。「我本來的就是京都的人,上車,我有重要的事,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

她是京都的人?那她前些日子去麗城去林鎮究竟是和目的,還冒著生命危險採集「破荷花蕊」。 林果果今天心情本來不錯,幹完今天她就可以湊夠假期去龍象山玩的錢。那裡可是江都市附近最神秘的大山,不但有傳承幾千年的道教道場,還有很多鬼神傳說,更有神秘的惡鬼谷。

據說不但能看到各種野獸,還能看到最神秘的鬼魂,甚至幾百年前的鬼魂人物。

沈夢雲去年去那裡玩過後,回來吹噓了一整年,讓林果果特別不爽,下決心要去遊歷一番,深入更神秘的區域,將沈夢雲比下去。

再有五分鐘就下班,林果果日薪都領到手了,可就在這時看到陳陽和梁湘琪親密的過來,頓時一天的好心情沒了,只剩下氣憤。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陳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她心裡就特別不舒服,上前氣憤的質問:「她是誰?」

「果果也在,正好我給你們介紹,這位梁湘琪,這位林果果。」陳陽倒是沒在意,笑著介紹。

「別嬉皮笑臉的,你們什麼關係?」林果果俏臉通紅繼續質問。

「湘琪是我女朋友。」陳陽並不掩飾,這讓梁湘琪都有些意外,隨之而來的便是感動和喜悅。

雖然已經跟陳陽在一起,但她內心深處還是有著自卑情緒,自己以前結過婚,又比他大。在她心裡能跟陳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滿足,沒想到他這麼維護自己,根本不掩飾兩人的關係。

她愛陳陽,同樣也希望得到他的認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怎能讓她不激動。

「你怎麼還可以有女朋友,不是有未婚妻嗎?」林果果一愣。

「這沒矛盾,我都喜歡她們。」陳陽一臉真誠。

「你這樣對得起未婚妻嗎?我看你就是玩弄別人感情,貪財好色的小白臉。哼……」林果果更加生氣。

呃,我什麼時候成小白臉了,沒看出來小丫頭嘴也毒。

梁湘琪都看不下去了,解釋說:「我跟陳陽是真心的,而且他不缺錢。」

「你現在被迷得神魂顛倒自然幫他說話,我告訴你他就是個花心大蘿蔔,專門勾引有錢的女人,鄙視你。」林果果氣憤的說。

「大小姐,我談女朋友又沒妨礙你,你有必要這麼毒舌嗎?」陳陽一臉無奈。

「哼,就妨礙我啦!討厭,你們都討厭……」林果果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轉身就跑。

卻沒注意到一輛摩托車正飛馳而來,眼看就要撞上,陳陽連忙衝上去,情況太緊急都來不及拉手,直接抱住她閃開,騎車男人驚出一身冷汗,衝出去三米遠才剎住。

「別碰我,臭流氓。」林果果卻是大罵,劇烈掙扎一腳踩在陳陽腳背上。

痛得他連忙撒手,這才反應過來剛才手掌正好抓在小丫頭的胸上,慚愧得心裡一盪,她胸脯這麼大竟然還沒有完全長成,柔軟中帶著一塊硬核,跟梁湘琪的胸比起來又是一番感受。

「你沒長眼睛,要死也別找上我。」騎車男返回來指著林果果罵,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沒想到林果果更霸道,衝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得騎車男一個踉蹌,大聲的哭喊:「壞人,都是壞人,你們全都是壞人!」功夫竟然很不錯。

跟著一把將那人的摩托車推翻,又踢上兩腳,雙手握臉飛奔而去。

騎車男都被打蒙了,等他反應過來時林果果已經跑出去很遠,氣得大罵:「小丫頭別跑,賠償我損失。」

陳陽掏出兩百元摔他臉上警告說:「在人行道上飆車還有理,趕緊拿錢滾蛋,那女孩你惹不起。」

騎車男臉色連變,最終還是撿起錢灰溜溜的離開,沒敢反抗。陳陽兩人衣著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一個連混混都稱不上的盲流,也就是欺負一下普通老實人,陳陽這個階層他可惹不起。

挨一巴掌得兩百元已經很好,在工地搬一天磚還賺不到這麼多。

「你還不追上去安慰她。」梁湘琪好心的一推陳陽說。指向林果果離開的方向。

「我追她幹嘛,正在氣頭上哪會聽我的?」陳陽搖頭苦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