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施咒!

蠻神殿半步巫神非常吃驚,一般巫術很難引起天氣變化,而現在的情形似乎就是這類大型巫咒。

怎麼可能?

蠻神殿這位半步神巫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他很清楚現如今的巫師中似乎沒有人掌握這種群體攻擊巫術。

忽然!

下雨了!

蠻神殿這些巫師忍不住抬頭,天空烏雲壓頂,可以清晰看到雨水從高空散落。

只是蠻神殿的人一顆心都咯噔一下。

雨?

這是鮮血! 血雨越來越大,將蠻神殿數千人都籠罩進去。血雨非常詭異,滴落人的身體上,立馬開始滲透,從毛孔鑽進去。起初蠻神殿的人並未注意到,但是很快他們的期身體出現異狀,就似有團火在身體中燃燒一樣。

「啊!」

「我們身上出現血紋,燙死老子了!」

驚恐的叫聲響起,數千蠻神殿成員發現身上異狀,這讓他們驚恐。這是一個巫師橫行的地方,傻子都能夠看出血雨定是巫咒造成。

這些蠻神殿成員不少都驚恐尖叫起來,這不是發現身體上出現詭異血紋,而是他們驚恐的發現耳邊似乎出現厲鬼的笑聲,這讓他們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厲鬼絕不是這些蠻神殿成員的幻覺,這東西可是真實存在,只要一個人殺過生,血靈怨咒的威力就會產生。只見血雨籠罩下蠻神殿所有成員身上浮現一個血色虛影,詭譎的笑聲就是這些虛影發出。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虛影越來越濃艷,那腥紅的色澤宛若實質,任何看到的都要毛骨悚然。

驚恐!

血色虛影可不僅僅只是看上去嚇人,這東西非常霸道,他能夠吞噬一個人的血能,一旦讓他完全顯化,就表明這人離死不遠了。

並不是所有蠻神殿成員對這種巫咒的攻擊束手無策,起碼這位半步神巫第一時間就做出防禦手段。這傢伙將自己身上的袍子脫下,將血液暫時擋住,然後嘴中開始吟誦巫咒,這是血系巫咒,對於抵禦這種同為血系的巫咒,他顯然有不少經驗。

不過這位半步神巫臉色很快就變得難看起來,他遭到了反噬,這讓他異常震驚。

怎麼可能?

自己可是半步神巫啊,怎麼會遭到反噬?

這尊來自蠻神殿的半步神巫震驚異常,心中一個恐懼的念頭縈繞。

莫不是邪巫殿的神巫過來了吧?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這尊半步神巫渾身一哆嗦,他感到了恐懼,如果真是神巫駕臨,他絕不會是對手。這時候這尊半步神巫哪有心情去指責邪巫殿不懂規矩,直接派出神巫參戰,這明顯是想要跟蠻神殿決戰啊。

跑!

半步神巫絕對非常快,極有可能撞上神巫,要是不跑那就是傻帽了。

只是想跑談何容易,身邊數千人全都僵立在原地,就像被施了定身術,哪裡還有能力逃跑。

半步神巫這時候哪還有心情去管身邊手下,他只能自己獨自跑路了,這時候天上血雨停止了,根本不用衣物來阻擋巫咒,扔下完全被血雨打濕的衣裳,就像第一時間跑路。

忽然!

半步神巫渾身一震,他直覺就像被施了定身術一樣,那一瞬間一股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氣息出現,只讓他整個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這種感覺?

半步神巫幾乎本能的看向一個方向,哪裡一個身著全身甲的武者騎在巨大的蠻熊之上,正緩緩靠近。

半步神巫腦子一下子發懵,他預想過應當是神巫,但是沒想到出現的似乎是一尊神武。

邪巫殿什麼時候有神武了?

不管是神巫,還是神武,其實對於半步神巫來說都是一樣的,或許在其它境界巫師更加強大,可是一旦達到神級,這種差距雖然還有,但是武者面對同級別巫師時擁有了抵抗能力。半步神巫畢竟只是半步神巫,面對神武絕對是死路一條。

「沒想到邪巫殿居然誕生了一尊神武。」

半步神巫說話間很是苦澀,遇上一尊神武,這個運氣實在是太背了。

「我是神武,同時剛剛的巫咒也是出自我之手。」

葉凡冷冷的看著這尊來自蠻神殿的巫師,成為神巫之後,這個級別以下的對手根本不夠看,可以說就算這尊來自蠻神殿的半步神巫想要逃命也不可能。

聽到葉凡的話,半步神巫立時目瞪口呆,巫武雙修嗎,居然還都達到神級,蠻神殿何時出現如此恐怖的強者?

葉凡也懶得廢話,直接開始吟誦神咒,那一瞬間可怕的力量將半步神巫籠罩,讓他根本無法動彈分毫,蒼白的臉上現出驚恐之色。

……

葉凡回到了邪靈部落,他僅僅將一個半步神巫帶回來,至於其餘人全都仍在巫狄部落,這些傢伙中了他的血靈怨咒,自然全都死了,他相信後邊的蠻神殿看到這些絕不敢過來。

「我打算帶著邪靈部落跟邪狼部落遷徙,想來神殿應當沒有意見吧。」

葉凡找到了白風,對於他的提議,白風自然沒有意見,這可是神巫,就算是炎族的族長來了也必須答應。白風現在必須慶幸的就是邪靈部落跟邪巫族關係非常糟糕,要不然他們就要頭痛了。

葉凡自然不在乎白風是否同意,他已經決定帶著邪靈部落跟邪狼部落離開,留在這個禁區外實在是太危險了。雖然兩大部落對葉凡來說沒什麼用,但是他還是想要讓邪雨瑤安心,而放在禁區邊上根本不可能安心,所以帶走就是最好選擇。

至於帶著兩個部落去哪,葉凡到沒有什麼想法,畢竟邪巫殿領地內都是有人的,如果遷徙一個部落過去,原先的部落就必須挪動一下。這種事情非常麻煩,不過現在一點都不麻煩了,一尊神巫代表一切,想挪到哪都不是問題,至於誰來接替兩個部落的防區,這些全都交給邪巫殿去頭痛。

葉凡再度見到聖子,如何安排兩個部落的事情就交給這傢伙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遷徙的準備工作了。

「走了好啊,以後轉移到一個資源豐富,有安全的地方,才適合休養生息。」

邪雨瑤對於葉凡的安排非常滿意,如果將邪靈部落一直留在這個地方,她始終不會安心。

「大哥,邪靈部落隨著我們一離開,實力還是太弱了一點,要不挑選幾個出來,看看能否人為製造幾個骨巫出來?」

邪雨瑤挽著葉凡的胳膊,這丫頭請求時總喜歡這樣,用自己飽滿的胸脯誘惑他。

「還是等我完成試驗再說吧,現如今這個還存在問題。」

葉凡早就想要完成巫師精神力煉製了,只可惜這事一直有問題,他測試過不少次,就算成功了也會有後遺症,所以他還是不敢亂來。這事葉凡有一年多沒有考慮了,這回聽邪雨瑤一說,他感覺還是進入試煉夢境嘗試比較好,說不定很快就能夠定。

……

烏江!

看著眼前隔斷整座山脈的大江,葉凡皺著眉頭,他們一行已經原理邪巫殿勢力範疇,根據地圖的顯示需要跨越這條大江,然後穿越大片森林,進入一個叫做巫國的地方。

葉凡有些無語,從地圖來看這些都不遠,但是他已經走了兩個月來,才抵達這條大江,現在他完全可以想象要進入巫國到底有多困難。

烏江橫在眼前,葉凡讓人探查了很久,都沒有找到一條能夠跨越過去的道路,想了想他決定自己獨自御劍飛行可能更加有效。

從離開邪靈部落,到現在差不多半年了,葉凡的實力到沒有多少增長,不過他手下的實力還是有很大的提升,最明顯的就要屬血狼王跟蠻熊,都達到入神境,實力飆升一大截。而其餘人都只是晉陞骨境,雖說對一行真正實力提升幫助不大,但逐步晉陞,只會讓人數遞增到兩千多隊伍更加強大。

御劍飛行只有葉凡一個,其餘進步最快的倒不是巫芸跟巫璃,而是陳盈,如今她可以操控飛劍功底,而御劍飛行還力有不逮。暫時葉凡有沒弄明白陳盈為何無法御劍飛行,他感覺這不是精神力不夠的緣故,很大程度應當是自身對於劍的領悟不夠,起碼一點需要凝聚劍心。而現在葉凡身邊尚未有人做到這一點。

御劍飛行速度絕不是蓋的,葉凡很開就如同一道閃電出現在大江之上,看著腳下滾滾遠去的江水,心情一時間竟然有些激蕩。

三年的時間,葉凡一直都在原始深林中,很多時候放眼看去除了天空就是森林,很少能夠這樣望著一條大江遠去。

葉凡沒有時間去感慨了,他需要找到一出能夠方便過江的地方,腳踩飛劍,他的速度快若閃電,數十里的距離跟玩一樣,不過他的運氣不算好,因為他這些地方的江水太急了,不可能帶著兩千多人強渡。

發了個把時辰,葉凡忽然一拍腦門,感覺自己腦子真是生鏽了,自己的隊伍也只有兩千多個,他完全可以一次帶兩個飛過去,這樣一來也用不了多少時間。想到這裡葉凡返回,開始帶人一個個飛過去,兩千多人其實也不用多少時間,數天就搞定了。

跨越了烏江,根據地圖上的標識應當是一個叫做火龍殿的勢力,不過地圖存在的時間天知道有多久,所以對於這些也不能當真了。

兩千多人,外加數百頭野獸,統統需要葉凡來搬運,有了這次經歷,他感覺必須收服一些會飛的才行,總是自己充當搬運工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雖說地圖上標記的乃是火龍殿,但是葉凡一行按照地圖行蹤一臉十多天都沒有遇到人,這段時間他們倒是捕獲了不少野獸充當坐騎。葉凡現在換了坐騎,不再是蠻熊,而是一頭入神境的黑色豹子,那個速度就連血狼王也要汗顏,讓他非常滿意。

十多天了,葉凡一直想要弄來飛禽充當坐騎,奈何始終無法如願,別說這片區域,就連他所去的所有森林區域,貌似都沒有大型飛禽。

無法收羅到合適的飛禽,葉凡只能將目標放在普通野獸身上,對於找坐騎,兩千多人倒是態度一致,能有東西代步沒有人反對。

捕獵行動開始了,不過接連幾天下來讓大家都比較鬱悶,並不是所有野獸會跟狼一樣喜歡群居,絕大多數都是單獨行動,幾天來也就抓到幾頭合適的,面對這種情況大家也非常無奈。

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葉凡一行終於碰到人類了,這讓大家心情都非常好,因為這些人類對他們似乎沒什麼敵意,反而非常歡迎他們進入自己的部落做客。這麼好客的部落還是非常少見的,自從進入血仙大陸以來,葉凡所遇部落的人都非常排外,要是碰到他們這樣兩千多人的外來者,肯定要如臨大敵。

「你們不像附近部落的人,不知是從何方過來?」

一個身穿獸皮的老者看著大多身披甲胄的強壯武者,很是吃驚,葉凡一行就連很多女人都是全身甲,在這樣的森林中行軍可是負擔很大的,哪怕實力普遍很強,也非常消耗體力。

「我們是從烏江那邊過來的。」

葉凡臉上掛著笑,神巫雖然厲害,但是只要他可以收斂,外人還是很難發現的。

老者有些疑惑,他或許認為這邊不適合強渡,葉凡一行似乎很難穿越才對,不過他們畢竟是從烏江這邊過來的,雖然難以相信,但這似乎又是事實。老者沒有追問,而是開始接受他們的部落,非常大熱情。

「這個地方以前是不是叫做火龍殿?」

葉凡不經意間一問,那模樣像似非常的隨意。

「那是上古時期了,火龍殿早就消失,如今這片森林叫做火龍林,面積老大了,我們火舞部落算是處於邊緣地帶。」

老者叫做火羽,是火舞部落一位族老,非常健談,一路來葉凡發現這傢伙始終在給他們一行誇耀他們部落美女入雲,現在就要舉行火巫祭,極力邀請他們一行所有男人參加。

原始部落的人基本上都是獸皮裹身,有的乾脆就不穿衣服,看上去非常火辣。當然,這只是碰到美女才好,要是一般醜女那就太污眼睛了。火舞部落倒不是這種不穿衣服的部落,他們基本上不論男女都是有獸皮遮掩的。

葉凡一行進入火舞部落算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他們在火龍林最外圍,很少會有部落的人過來,一下子來了兩千多人這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葉凡很快就發現火舞部落女多男少,這個比例居然達到驚人的十比一,而且讓他更為驚訝的就是這些男人很多年齡看上去都比較大,其中老人有五成之多,青壯不住三成。

這比例也太不均衡了吧?

葉凡很是好奇,這個部落非常奇怪,這樣巨大的男女比例差到了將來豈不是會絕種?

火舞部落的人非常熱情,確切的說應當是女人非常熱情,老者說的話沒有錯,火舞部落的女人真的非常漂亮,進入部落沒多久,他就發現幾個非常迷人的,尤其是那種野性媚惑讓這些初入火舞部落的雄性生物雙目冒火,根本壓不住火。

在這樣陰盛陽衰極為嚴重的部落,男人可是非常受歡迎的,葉凡一行被圍觀不說,很多火舞部落的女人還主動勾引。不到一天的時間,葉凡就發現就連那些獸武都從自己身邊消失,顯然是被火舞部落的女人勾引走了,他完全可以預料這時候到底會製造多少出美麗的邂逅。

葉凡沒有去參合這樣的繁衍後代的事情,火舞部落的女人如此熱情完全就是為了部落延續,這種行為是無法譴責跟鄙夷的,誰要是進入這樣的部落還抱有不穿破鞋,他怕是只能自己等女娃降生,然後玩養成了,要不然那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都不是處。

這一點絕不是葉凡誇張,他進入血仙大陸有不少時間了,這些原始部落男女都會在十二三歲經歷第一次,尤其是男性,只要懂性了,就會為部落的繁衍添磚加瓦。甭管你是否願意,部落都會安排女人給你,就像現在的火舞部落,男人實在太稀缺了,就連族中的那些老人都會有很多妻子,一般女人年齡大了,生育能力降低之後,會主動將自己的男人讓出來。

葉凡現在算是明白老者當初見到他們為何如此熱心了,原來在他的眼中他們就是能夠幫助火舞部落繁衍後代的絕佳工具,自然要大大歡迎。

「公子!」

葉凡身邊到沒有火舞部落的人糾纏,這不是那些女人不想,而是他身邊跟著三百女衛,一個個都是骨武,不是流露出的凌厲目光,讓火舞部落很多野心勃勃的女人根本不敢靠近。不過這種情況現在看來要打破了,幾個火舞部落的美女出現在葉凡的面前,她們絕對是他在這個部落所見最美的一批了。

葉凡的目光落在這些火舞部落的美女身上,他發現一個有趣的事實,這些女人居然都是處女,這不得不讓他感到驚訝。這裡可是原始部落啊,女人十二三歲很多就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次,而現在這些美女一看就是成年了,這其中難道有什麼不為人知的?

葉凡很快就發現端倪,這些火舞部落的女人似乎都是天生媚骨,身體中蘊含著一種獨有的媚惑之力。

忽然間葉凡有些恍然,火舞部落為何陰盛陽衰,似乎就跟這些女人體內的媚惑之力有關。 媚骨天生一般也沒什麼,這樣的女人也只不過更加嫵媚動人而已,雖然床笫間能令男**罷不能,但是只要節制還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這些火舞部落的女人則不同,他們體內的有一種特殊的媚力,這東西跟劍力有些類似,只不過沒有那麼霸道,只會增加女性媚力,以及床笫間的**蝕骨。

當然了,這種**蝕骨跟一般的女人有很大的差異,火舞部落的女人天生就能夠吸蝕男性生命精華壯大自己,可以說跟她們同床無疑有玩命的嫌疑。

葉凡現在有些明白了,火舞部落的男人之所以很少,同樣看上去年齡都比較大,他感覺這些男人怕是在這些女人的肚皮上消耗太大,未老先衰,才會呈現如今這個模樣。葉凡現在差不多也可以肯定,他第一個遇到的老者很有可能不是年近老年,而應當處於壯年,只不過因為他的妻子們太強悍,對他剝削太多,以至於未老先衰。

一般的骨武不出意外活個兩百歲不成問題,而要真正衰老也是一百五十歲左右,而老者年齡應當還不到一百歲,如果情況都是這樣,這個火舞部落的男性總有一天會絕跡。

這些雖然只是猜測,但是葉凡差不多可以蓋棺定論了,目光落在這些女人身上,他不由考慮如果是自己,會不會也遇到這些問題。

「主人完全就是瞎擔心,別說不會未老先衰,就算將整個火舞部落的女人天天弄到一起耍樂子,主人也會堅挺如故。」

葉凡腦中剛剛閃過亂七八糟的念頭,母娘的聲音忽然出現,那一瞬間還真將他嚇了一跳。

「靠!你怎麼突然冒出來?」

「哈!看主人一個在這裡瞎擔心,我只不過是好心提醒一下。主人不要忘了自己的天賦能力,當初就連邪艷這樣的女神都可以天天交流,這些火舞部落的女人又算什麼。」

母娘的笑聲非常猥瑣,葉凡暗翻白眼,聽他提到邪惡女戰神,一顆心不由火熱起來。

「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放開限制?」

「這個我們也沒有辦法,這個世界存在著特殊法規,如果我們出來肯定會驚動某些特殊存在,所以邪艷她們暫時就不要奢望了,除非主人能夠儘快完成修鍊任務,只要真正成為神靈,我們就可以解開禁制了。」

聽到母娘的話,葉凡極度無語,現在他的境界離神靈境界還有非常遙遠的距離,也就是說要再度見到邪艷她們會變得遙遙無期。

「你可以壓制她們的修為嘛,沒必要讓她們完整形態出現,別跟我說這樣做不到,這話說出來怕是連你自己都無法說服吧。」

「哈!這些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啦,聽那幾個傢伙說,如果主人能夠找到第二座傳承之塔,所有限制都可以解開。」

葉凡眼睛一亮:「那你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第二節傳承之塔?」

「這個我就不能為力了,一切都要靠主人自己去想辦法。」

母娘的話讓葉凡很是無語,現在他也不知道這些傢伙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不過他也不再糾結這個,反正現在就算知道信息,他也不一定能夠弄到手,所以還是問一些現實一點的東西。只是讓葉凡吐血的是母娘不搭腔了,這混蛋開始玩隱身,讓他沒有一點辦法。

「公子,你們這個甲胄都是哪裡弄來的?」

葉凡回過神來,幾個火舞部落的美女來到近前,這一看他發現她們真的與眾不同,雪白的肌膚彷彿有玉如光芒,那種白膩晶瑩之感充滿無形誘惑,實現的觸碰竟能勾起邪火來。

問話的乃是離葉凡最近的一個美女,她的朱唇較為豐厚,顯得非常性感,不知覺的居然吸引著他的目光。葉凡定力還是很足的,目光並未多做停留,只是展顏笑道:「這些都是我自己打造的。」

「所有人都是?」

美女驚訝的看著葉凡,直到這一刻他才發現她的眼珠子居然是紅色的。

「的確都是。」

葉凡淡然一笑。

美女驚嘆道:「公子真是厲害,不僅自身乃是神武,居然還擅長鍛造,那些跟著公子的人還真是幸運了。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火玉。」

隨著火玉介紹自己,她身後幾個也不甘示弱,氣氛一下子似乎活躍起來,幾個火舞部落的美女圍住葉凡,不斷好奇詢問他們到底是從哪裡過來,同時有想要去哪裡。葉凡到沒有隱瞞什麼,就連自己的目的地也沒有隱瞞,當他提到巫國,幾個美女表示巫國在數千年就覆滅,如果氛圍三個國度,分別是炎巫、月巫、青巫三國,彼此間經常發生大戰。

這些火舞部落的美女們對於周邊情況非常了解,根據她們的說法部落總會組織遠行,遊歷這片區域所有的部落,她們遇到過來自三巫國的人,所以對那邊的情況非常了解。

火雅忽然笑眯眯的道:「公子真是厲害了,居然有三百多個美女,可比我們火舞部落的男人強壯多了。」

火雅笑得有些媚惑,這女人說話間一雙眼睛彷彿在說話一樣,充滿了暗示,尤其說到強壯之時臉上浮現一抹嬌艷欲滴之態,當真殺傷力很足,彷彿要擊穿葉凡的防禦一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