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宏也才得知,當年李家被奪候位后,不是完全被敵對勢力滅門,而是逃出來了部分,回到了當年先祖失蹤的地方,葉城,建立劍元門,暗中積蓄力量,以待捲土重來。

沒想到李火兒這次偷偷跑出來,不但揭破了李尋的陰謀,還得到了先祖的音訊,並且得到了先祖的傳承,也算是完美結局吧!

木宣已經換了套木宏的衣服,儼然一個消瘦的帥哥,出現在了李火兒的面前,看著傷心的李火兒,木宣開始活躍起來。

「我說李大小姐,你準備怎麼辦啊?要不跟我回去得了!反正你們李家的,就是我的,跟我回去做個媳婦也使得!」

「宣兒!」木宏對木宣如此**,嗔怪起來。

看著李火兒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木宣伸伸舌頭,辦了個鬼臉道:「開玩笑的啦!別在意!只是看你傷心,想活躍一下氣氛罷了!」

李火兒依舊沒有言語。

木宏能感受到李火兒的心情,勸說道:「李姑娘,有句話或許說出來不好聽,但我還是要說,都是死過的人了,何必一直活在他的身影下呢?每個人都應該活出自己!」

「是啊!李小姐,我們應該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他人而活!」

說完這句話,木宣心裡就打嘀咕道:「是為自己而活嗎?怎麼感覺答應那李攀關注什麼底層人,就是為了別人而活呢?壞了,這次上了賊船啦!」


深沉的看了看木宣,木宏沒有言語,可是感覺自己的兒子不一樣了,不像以前那樣冷漠,苟不言笑,對什麼都是被動接受了。

李火兒鄭重的昂起頭,意氣風發道:「我要為自己而活!當年先祖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況且我現今比之當年強多了,我還有李家可以依靠,將來絕對能比先祖做的更好的!」

拍著李火兒的肩膀,木宣誇獎道:「有志氣,這樣才是真正的女漢子!回來要幫我把那李尋給殺了,差點害得我回不了家!」

現在木宣也是知道當時被李尋利用了,難怪當時給自己兩枚火靈果的時候那麼爽快。

不過想到木宏說李火兒把火靈果樹都拿出來報答救命之恩了,木宣心裡還是蠻高興的,因為現在的他已經知道火靈果的好處了。

火靈果不但是絕品靈藥,一顆火靈果,能讓處於孕神巔峰的存在,多出三成突破到化神境的機會。

如果把火靈果樹培養起來,那就相當於一位位化神境的強者。

一兩位或許不怎麼看在眼中,可是如果自己建立宗門,有這火靈果樹,那宗門不想發展壯大,都是不可能的。

越想,木宣越是激動,不由自主的抓住李火兒晃動起來。

木宏看出來李火兒的不自在,畢竟這個年紀,男女之間不適合這樣親近,輕輕咳嗽了兩聲,木宣才發現自己的失態,趕緊放開李火兒,對李火兒憨笑起來,並且不由自主的撓著後腦。

李火兒也算有些身份的人,能看出木宏與木宣之間有話要說,就想木宏與自己的先祖交談不想讓她與木宣知道一樣。

既然知道,李火兒不是不識趣的人,就告罪道:「木叔叔,我先去外邊等你們!」

說著就離開了,順著洞穴向上而去。

見李火兒如此識趣,木宏微微點頭,但還是沒有阻止,因為他能感覺到木宣有話想單獨與自己說,當李火兒完全離開了獠豬的巢穴后,木宏隨手設下結境,阻擋他們談話的內容傳出去。

「有什麼話,就趕快說吧!真不知道什麼事,這麼神秘!」

收起嬉皮笑臉的樣子,深吸一口氣,木宣問道:「爹,你能告訴我我們到底姓什麼嗎?從那裡來?為何要在這偏僻之地躲躲藏藏?」

驚訝的看著木宣,沒想到剛剛遇到什麼機緣巧合的兒子,解除了詛咒,竟然這麼快就想到了這些。

平淡的搖搖頭道:「現在還不是告訴你這些的時候,等是時候告訴你的時候,會告訴你一切的,你現在只要記住一點就行了,那就是趕快強大起來,別讓爹娘與你爺爺、叔伯們這十多年的隱忍勞累白白浪費了!」

「爺爺?叔伯?爹爹說的是仙古鎮那些我不能相見的長輩吧?」

知道木宣這麼多年不可能什麼也發現不了的,坦然的點點頭。

雖然沒有得到答案, 恰如情深似暖陽 ,隱忍著,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想到李攀說的話,當修為足夠高強的時候,就會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切,也才有資格知道一些辛密,如今木宏說著差不多的話,使得木宣要變強的心更勝了。

心裡暗示自己,一定要快點變強,快點,這樣才能讓爹娘他們少勞累一些。

想通了木宣也就沒有窮追猛打,尋求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卻更加鄭重的問道:「那麼爹爹,你能告訴我,定國公府,朗陵梅家,是什麼勢力嘛?」

從李攀與自己交往的態度轉變,與爹爹說破李攀的身份,加上從李火兒那裡得到的一些消息來看,木宣想到了一個與自己身世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勢力,朗陵梅家!

先是愣了愣,隨即就釋然了,自己兒子的心智本就不弱,加上這出現的一系列事件,肯定知道了些什麼。

悵然了許久,木宏深深的吸口氣,彷彿下了什麼決心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些什麼,那我就告訴你一些事情,也算是把你得到的消息完善一下吧!」

木宣沒有打擾,緊張的等待木宏的解釋,自己自從與師傅交往一來,越來越發現自己的神秘。

身份、等一切都是個謎,自己怎麼會受到詛咒的?是何人與自己這麼大的仇恨,竟然讓人下了這麼重的詛咒?而下詛咒之人修為也是不弱,比爹娘要強上很多。

然而當即將得知這些的謎底的時候,木宣發現自己竟然是這麼的緊張。

「我們木家,就是朗陵梅家的一支,而且還算是核心的一支!而朗陵梅家世襲大宋定國公爵位……」

木宏解釋了許久,才把仙古鎮的木家,與他們一家三人,與朗陵梅家的關係說清楚,木宣也知道了自己的爹娘,與那些隨著他們離開梅家的人有多偉大。

更知道了哥哥姐姐們為何總是會說自己耽誤了整個木家。

原來自己當年被詛咒之後,對方勢大,就連朗陵梅家也不得不重視,無奈之下,自己的爺爺,木先鶴與弟弟木四先,帶著部分梅家小輩,從大宋最東部,來到大宋最西部,躲避仇家。

一路上的追殺,導致傷亡不少,修為大多跌落,不過好在大宋皇室與朗陵梅家干預,才算安穩到達了這葉城的範圍。

而這些離開梅家的族人,心甘情願的用自己的修鍊速度減慢,來換取為自己來壓制破解詛咒的資源,現在木宣才知道,每次壓制和破解詛咒所用的資源,都足夠任何一人突破到化神境。

因此木宣也知道自己虧欠仙古鎮木家太多太多了。

收拾起這些沒用的東西,木宣笑道:「就讓我來慢慢償還這些恩情吧!」

「嗯!現在你好了,我們木家就算不藉助梅家的聲望,也會慢慢變得強大起來的,出來的這些人中,有不少資質都很好呢!」

隨意的從地上拾起一塊裹滿泥土的石塊,交到木宏手中道:「爹爹,你看這是什麼東西?」

本來不在意的木宏準備隨意看看就丟了的,可眼睛一亮道:「宣兒!你哪裡來的靈石?你娘經常進入這仙古森林,找尋強者洞府,尋找到不少化神、孕神境強者坐化的洞府,也沒有得到太多的靈石,每次都還不夠你消耗的,你哪來的靈石?」

現在木宣才知道為何娘親經常不在,原來是為了來尋找強者洞府,得到些傳承之物。

命運平行輪回

木宣自豪的說道:「爹,你看看你腳下。」

低頭一看,木宏驚呼道:「靈石?全是靈石,難道這裡有著一條靈石礦?」

沒有猶豫,木宏就著手在木宣打開的大坑裡不斷深挖起來。

泥土石塊橫飛,時不時的就出現一塊靈石,這讓早有準備的木宣都大吃一驚。

不大一會,木宏上來,激動道:「真是福無雙至啊!你的詛咒剛剛解除,就得到了李攀前輩的遺物,現在還能發現一條靈石礦,這機緣還真是不一般啊!你娘在你昏迷之後也來過一次,雖然得到些東西,但也不怎麼的。」

「而且李攀前輩在此坐化,都沒有發現這靈石礦,竟然被你發現。」

木宏好久沒這樣高興過了,木宣看在眼裡也是非常高興。

「地面靈力匱乏,略顯荒蕪,地下靈氣十足,完全符合礦產的生成,而且據我探測,這條靈石礦,還是一條富礦,可能有地級靈石存在!」

人逢喜事精神爽,木宏高興的簡直無法言語,因為有了這一條靈礦,木家停滯這麼多年的修為,可以提高起來了,而且還可以快速強大起來。

不過馬上就蹙眉了,因為他想到一個問題,獸潮快來了。 朗陵郡,朗陵城,梅家祖地三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盤坐在晶玉石台上,下邊三位威嚴的中年束手而立,等待著三位老者發話。

石台上三位老者不是別人,分別是居中的梅家守護者,梅仁!居右者,王家守護者,王信!居左者,黃家守護者,黃智!三人均是大宋國僅有的涅槃境強者。

「聽說化成開始著手渡涅槃劫了?」

三位老者中黃家老祖顯得吃驚的對下邊三人詢問道。

下邊三人中居中的中年恭敬的答道:「回黃老,已經嘗試過一次,結果失敗了。」

聽到嘗試過一次,雖然是失敗告終,但也足以引起眾人的重視了。

同樣束手而立的另外兩人也是羨慕異常,他們雖然也接觸到了那一步,可連半步都沒踏出,然而比自己修鍊還要晚的傢伙,竟然開始著手渡劫了,看來他們落後的不是一丁半點啊!

一直閉目養神的另外兩位老者,也是震驚的睜開了眼睛,他們三人中就是梅家之人先一步渡劫,沒想到這一代同樣如此。

雖然知道梅家本就強橫,但還是有些不服氣,居右的老者有些怒氣的盯著下邊面對自己的中年。

被人這樣盯著,下邊的人,頭更低了。

無奈嘆息一聲,居右的老者嘆息道:「本來還不相信,但現在我終於信服了,終於知道為何當年我們王家與他們黃家怎會情願依附於梅家了!你們梅家的確有過人之處!」

梅家老祖哈哈大笑道:「老傢伙,終於服輸了吧?我梅家的底蘊可不是你們可比的,別忘了,我梅家可是公爵!而你們只是侯爵!」

「有什麼了不起的?要不是我們心甘情願,你以為我們就不能擁有公爵嗎?那些其他的那些國公府也沒我們強吧?涅槃境,大宋除了我們幾家,還有幾位啊?」

「就是,僅有的兩位,也早就被我和老三打怕了!嘿嘿!還國公呢!我看是白白浪費了。」


「你們啊!就是老不修,再老也不知羞!我們你們也差不多傳承近千年了,底蘊能是他們可比?」

……三位老者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調侃個不停。

低下三人對於三位老者的爭論不聞不問,想笑,只是強忍著,因為他們知道在他們面前的人有多強大,如他們所言,他們三位是大宋為數不多的巔峰強者,每一位都是涅槃境的存在,而且不知道在涅槃境上走出了多遠。

他們三人也是不凡,居中的中年是現任定國公,梅化成;居右的是渾天候,王海龍;居左的是定天候,黃楠!

每一位都是我權勢滔天之輩,不但擁有私人武力與領地,更是統領大宋數十萬的軍隊,是真正的實權人物,並且深得大宋王室信任。

只不過三家皆是固守朗陵一郡,從不越外,參與爭鬥,可以說是大宋最為低調的勢力。

可低調並不意味著他弱,恰恰相反,這三個龜縮於朗陵郡的勢力都很強,不說其手中的實權,就是巔峰強者,每家都擁有一位涅槃境強者坐鎮,至於梅家,就連與只關係密切的,屬於依附的王、黃二家也不知底細。


大宋能屹立於這東洲古域,千年不倒,這三家,特別是梅家,功不可沒,而且每次有敵國來犯,大多是這三家派人帶軍平叛。

不想出名也不行,特別是其行事詭異,太過低調,更加增強了在人們心中的神秘。

三位家主,同樣是身負爵位的存在, 軍婚纏綿︰大總裁,小甜心 ,還是要小心應付,絕對不能被人利用。

等到三位老者不再相互調侃,梅化成才小心的詢問道:「不知道太上將我三人召集而來有何要事吩咐?」

梅家老祖一拍額頭道:「你看這事辦得,把正事都忘了,你們三人把這一代的年輕一代都派出去歷練一下吧!由王老與黃老分別暗中保護!」

他們三人知道,王老與黃老指的就是在場的另外兩位老者,只是想不通為何要在這獸潮來臨的時候派小輩出去歷練,而且還要兩位涅槃境暗中保護,這是千年來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況啊?


只是猶豫了一下,三人就齊齊道:「是!謹遵太上令!只是不知讓這代小輩去那裡歷練?」

居中的老者目光深邃的看向了西方道:「梅家去熊城!黃、王兩家的去雷城!」

下面三人震驚道:「去仙古山脈?可是太上,百年獸潮就要來了啊!」

梅家的守護者面色陰狠道:「就是因為獸潮要來了,所以才讓他們去仙古山脈轉轉,去給兩位朋友送份禮!」

三人聽出了言外之意。

十五年前,呂國與息國一同施壓,*迫他梅家與王室劉家的一位公主,背井離鄉,並且對梅家一剛出生的孩子下了禁靈咒,這份恥辱梅家可不會輕易忍了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十五年了,看來太上是想藉助這次百年獸潮來把這一切還回去!

三人心裡激動起來,當年可以說受盡恥辱,可面對同為方國的呂、息聯合*迫,宋王室與梅家也不得不低頭。

可這份恥辱時時刻刻他們都記在心裡,並且對那些梅家人有愧,所以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都暗中不斷保護著那批族人,讓他就沒能安穩的生活。

現在太上都吩咐下來了,他們可是要好好準備了。

黃家與王家從八百多年前就依附著梅家,也是藉此強大起來,所以對梅家的事情也是責無旁貸,現在三位族長抱著同樣的心思,要好好準備一份大禮。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