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讓人很是不滿,只不過葉凡現在也沒有辦法進入封印中,所以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加固封印,好在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隨著時間推移整個封印會向著封印中擴散,那時候任何一個地方都將成為封印一部分,那時所有血神軍團的成員都將被封印吞噬掉。

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期待的結果,葉凡將這一切告訴周邊等待結果的八位神巫,當聽到這些時,大家都非常興奮,他們上古巫師一脈終於算是徹底擺脫鎮守封印的命運了。

結束了封印的事情,葉凡自己也鬆了口氣,他不由道:「諸位將來有何打算?」

巫璃笑道:「雖然封印換成劍陣,看上去威力非常大,但是我們的先祖畢竟立過誓言,將來還是要繼續留在這裡。」

葉凡皺眉道:「我看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吧,如果封印真的出現問題,你們現在根本派不上用場,所以留在這裡完全就是浪費時間跟青春,不如直接出去,就算在落雁谷生活也不是什麼問題。」

幾名神巫交換一個眼神,最終巫辰點頭道:「葉兄說得沒錯,咱們沒必要一直守在這裡,進入落雁谷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葉凡笑道:「我可以幫助你們從新將這裡封印起來,那樣就算這裡的封印讓人突破了,還可以用最後的手段。」

「最後的手段?」

巫辰微微皺眉。

葉凡沉聲道:「血神軍團的實力超乎想象,如果脫離封印,如今的血仙大陸怕是都找不出有人能夠對抗。如果真想要重創,或者說徹底解決問題,最好讓這個封印之地直接毀掉,我想一個世界的崩潰足夠殺死絕大多數血神軍團的人了。」

八名神巫臉色忍不住一變,葉凡的想法非常大膽,他們瞬間就意識到他想要做什麼了,交換一個眼神,巫璃道:「這個想法倒是好,但是要想實現卻非常困難,畢竟當初創造這個世界的是很多仙巫,根據我們推測,如果真的爆炸的確能夠殺死血神軍團,可是我們卻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

葉凡沉聲道:「這些的確非常困難,不如你們帶我去這個空間的核心,說不定會有辦法。」

八名神巫交換一個眼神,最終他們同意了,對於血神軍團的威脅他們非常清楚,封印不是萬能的,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問題,如果真的突破出來,他們這些人死了不要緊,但是絕對會讓血神軍團繼續禍害生靈。

有了決定,幾名神巫打算帶葉凡進入這個空間的核心之地。巫焱選擇留下來,他需要照顧自己的妻子,雖然血陣被轉變,不會繼續吞噬血液,但是消耗這麼大,還是需要很長時間調養,作為丈夫還是要跟在一旁的。

這是一個人造空間,真正的核心居然就在那些無數屍體匯聚的陷阱最終之地,這一點有些出乎人的預料,不過仔細一想也是那麼回事兒,要不是這裡乃是最終的秘密之地,不會弄那麼多東西。

葉凡需要慶幸,當初找到了進入這個空間的方法,要是按照那份地圖一路走下去,他們絕對會碰到神級以上的屍傀,如果真的碰上,在他沒有晉陞前絕對死定了。

有了上古巫師做嚮導,葉凡進入族中的核心倒是輕鬆了,他並沒有碰到屍傀的襲擊,一路上非常的安全。作為一個空間的核心,乃是一個巨大的血色水晶,根據上古巫師們的解說,這顆水晶乃是由億萬生靈的鮮血凝聚而成。

看著面前直徑五六米的水晶,葉凡心中有些發冷,這顆由血液精華凝聚而成的水晶內里蘊含著超乎想象血能,他無法想象到底有多少生命被屠殺,同樣也無法想象這些上古巫師到底有多瘋狂。

難怪最後上古巫師會滅亡,這樣瘋狂的屠殺,簡直就是滅絕人性,他們要是不亡簡直沒有天理了。

「可有辦法人為控制空間爆炸?」

幾個上古巫師心情都異常凝重,他們也跟葉凡差不多的心情,雖然這是他們的先輩搞出來的,但是他們就是終結上古巫師那批人,看著先祖犯下的罪孽,他們心情很是壓抑。

「這個會有辦法的。」

葉凡沒有廢話,直接在血色水晶面前盤膝坐下,他自然是進入試煉夢境,找母娘幫忙了。如今葉凡的實力達到神巫的程度,也就是說他進入試煉夢境沒有任何限制了,母娘基本上是睡覺睡到,唯一的問題將就是他想要調用傳承之塔跟生命母巢戰艦的力量受到限制。對於這種情況葉凡也沒有辦法,誰叫他暫時還沒有真正掌控這些神器,既然無法指望,那一切都要靠他修鍊跟學習了。

打造一個可控制的空間爆炸方案,這自然難不倒母娘,不過這傢伙如今充當老師似乎上癮了,開始一步步指導葉凡領悟空間製造的技術,這些全都是非常高深的技術,不斷的研究,不斷的試驗,他發現自己居然能夠布置一些不錯的空間陣法,這絕對是意外之喜。

學習絕不是輕鬆的事情,要控制血色水晶需要非常高深的空間陣法知識,尤其一點,葉凡需要讀懂整個空間陣圖,這些都需要非常高深的空間陣法知識。雖然葉凡已有很深的陣法知識,但是空間明顯是更為高級的,這需要他耗費難以想象的時間。

試煉夢境非常給力,它完全將葉凡所需要的時間提供出來,當他睜開眼睛時,發現時間並未過去多久,或許也就一個時辰的樣子。直到這一刻葉凡才發現自從自己晉陞神巫之後,這個進入試煉夢境到蘇醒的時間縮短了很多,一個時辰就能將平日數天的工作完成。

「怎樣?」

巫璃第一個出現在葉凡面前,這丫頭當初獻祭時年齡肯定不大,要不然也不會還童心未泯。

我即宇宙意志 「我已經悟出一座可控的人為讓晶石自爆的方法,保證這東西能夠讓整個空間自爆,那時候這些血神軍團成員基本上都要玩完。」

葉凡站起來,他的臉上浮現自信的笑容道:「當然了,自毀太兇殘了,我會布置下通往外界的傳送陣,這樣可以讓你們最短時間內從這裡逃出去。」

「傳送陣?」

八個神巫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凡。

葉凡淡然道:「傳送陣的確可行,不過我需要將巫樹的汁液煉製一番,現在我會先一步將一座自毀輔助陣圖交給你們,初步的事情就交給你們。」

大家也沒有多說什麼,作為神巫對於繪製陣圖還是很輕鬆的。

葉凡拉著巫璃離開核心之地,兩人來到地堡,他將一些實驗工具取出來,這些主要都是葯鼎這類工具,他需要用來煉製特殊陣紋繪製墨水。

巫璃充當下手,這丫頭對於這種事情非常感興趣,兩人開始忙碌起來,要想煉製這種墨水自然需要高溫,這些不需要生活,葉凡選定一個地方,然後畫下一個念力巫陣。這是一個念力轉化為火焰的巫陣,很是複雜,葉凡讓巫璃負責輸送精神力,有一個神巫在旁不用白不用。

接下來的墨水煉製就比較複雜了,好在當初留在這座地堡中有很多這方面的材料,雖然年代久遠,很多都會變質,但是葉凡打算試一試,如果不行在想辦法。

葉凡很久沒有煉藥了,他覺得這次離開落雁谷之後,定要收集各種藥材,雖然這個世界沒有各種力量,但是煉藥術還是不會有問題的。不管是煉藥,還是煉墨水,對於葉凡來說算是駕輕就熟的工作,部族半個時辰,墨水就出來了,不過量還是很有限的,絕對不夠繪製一座經久耐用的傳送陣。

「效果如何?」

巫璃有些迫不及待,睜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很是可愛。巫璃對於葉凡所說傳送陣非常感興趣,這東西如果搞定,那一定非常精彩。

葉凡自然不會繪製傳送陣,這東西可複雜了,真要搞這點墨水豈不是要浪費。所以葉凡只是不止一個簡單的空間繫念陣,已成為神巫,這樣的小陣圖還是很容易的,當一個隱藏的陣圖完成時,他直接消失在地堡中。

「真是厲害啊!」

巫璃瞪大眼睛,她伸手去摸葉凡,雖然消失,但人一定還在,只不過摸過去時,她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摸到。這樣的陣圖還是第一次遇到,巫璃很是興奮,她覺得自己一定要掌握這種陣圖才行。

葉凡走出隱藏陣圖,他眉頭皺著,「效果有些弱,看來材料放的久了,藥性消失很多,我們必須到外邊去採集才行。」

「我跟你一道去吧。」

巫璃自告奮勇,她在這個空間中待太久了,尤其還死了那麼多年,現在很想去外邊看一看。

葉凡自然需要巫璃陪同,出了地堡,他抓著這丫頭的手,然後腳踩飛劍最快速度來到鐵索橋另一頭。

「真是精彩啊!」

飛行是很多巫師的夢想,只可惜要想在這個世間飛行,至少需要超越仙巫以上,這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難了。 落雁谷的氣氛顯得有些緊張,陳盈擰著黛眉,事情的發展超出她的預估,這讓她感覺事情非常棘手。

陳盈沒有料到一個月前,邪巫族的人大規模出現,這些傢伙驟一出現就搶佔控制權,雖然他們身邊還有幾個不少骨巫,但是現在的實力明顯不能跟邪巫族對抗。

邪雨瑤臉色陰沉道:「邪巫族的傢伙很過分,居然要求我們交出一批全身甲給他們,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玉氣鼓鼓道:「這些傢伙也就是欺負夫君不在罷了,要是夫君在,定會讓這幫貪婪的傢伙明白,敢要挾我們就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陳盈嘆道:「邪巫族的真正目的也不僅僅只是想要我們手中的全身甲,我看他們真正的目的或許還是想要將夫君逼出來。」

邪雨瑤點頭道:「姐姐說的沒錯,夫君現在進入上古巫師的遺迹中,邪巫族的人肯定也想要進去,他們定義為我們也掌握了進入的方法,所以猜想通過這種方式將夫君逼出來。」

葉玉哼道:「咱們沒有必要怕他們,逼急了跟他們拚命就是,反正夫君的東西決不能給,打死也不成。」

葉玉抱著露兒,她跟邪雨瑤完全不同,自己男人的東西誰都不能給,她才不管什麼大道理。

三個女人一條心,她們都是葉凡的女人,考慮問題式自然都是自己男人,現在葉凡不在,她們考慮的就是如何保全實力,其餘的都不重要。

「夫人,邪巫族的人來了。」

邪彤的聲音傳來,三女臉色微微一變,邪巫族這時候派人過來,她們預感事情怕是不會簡單啊。

「不知三位夫人考慮得如何了?」

一個中年男子出現在三女的面前,他叫做巫行龍,是邪巫族族長,是真正的頂級骨巫,實力還是非常強的,雖然比不上大長老,但是一身實力能夠在邪巫族排名第五,他給三女非常大的壓力。

陳盈沉聲道:「讓我們拿出一定數量的全身甲,那不知道邪巫族願意付出什麼?」

巫行龍微微笑道:「你們兩族本就是我們邪巫族一支,本族長可以承諾讓你們加入邪巫族,這就是最大的好處。」

邪雨瑤冷笑道:「這個我們還真不在乎。」

「哼!」

巫行龍還沒有說話,跟在他身後進來的一名巫師冷笑道:「這可由不得你們。」

陳盈臉色微微一變,這些傢伙這次真是來者不善,明顯就是打算武力脅迫了。

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巫行龍身後的巫師就釋放出自己骨巫的精神力,直接鎖定陳盈,這傢伙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對於他來說一個骨巫出手對於兩個武者,一個巫師根本就是手到擒來。只要將這三個女人拿下,將來謝邪靈族跟邪狼族的那些人回來,也只能對他們低頭。

對於手下的舉動,巫行龍並未出手,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那神態完全就表明手下出手是得到他默許的。

骨巫出手其實一般武者跟巫師所能夠應對的,陳盈首當其衝,這時候她就算想要退也沒用。陳盈沒有退,眼中射出憤怒的光芒,元竅中的劍意噴涌而出,那一刻竟化作類似精神力的東西,直接撞上這尊骨巫壓迫而來的精神力。

「轟!」

精神力跟劍意爆了,不過骨巫就是骨巫,一瞬間陳盈被可怕的衝擊力真的飛起來,一下子飛出數米遠,直接撞上身後的牆壁上。

「啊!」

一口鮮血碰觸,陳盈的臉色蒼白到極點,骨巫的精神力對她來說還是太強了,雖有劍意對抗,當她還是不熟悉這種方式,畢竟她不是真正的劍客,哪怕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間斷過修鍊,她在這方面還是無法跟一名真正的劍客一樣。

「夫人!」

就在陳盈被震飛的瞬間,一群劍族女衛衝出來,她們身上同樣有甲胄,每一個都是骨武,不過她們跟一般的骨武不同,因為她們是最純粹的劍族劍客,劍意可要比陳盈這個練劍僅有一年多的人強太多了。

邪巫族的骨巫冷笑一聲,目光掃過這些衝進來的劍族美女,臉上露出y笑,能夠被葉凡挑選改造成劍族,每一個顏值都十分很高的,尤其經過煉製,不僅顏值爆表,就連身段那也是超乎想象的,哪怕被甲胄包裹住,但是那些屬於女人的特性還是藏不住的。

邪巫族的骨巫有理由蔑視眼前這些武士,在南方原始叢林內巫師高高在上,這種近距離根本不會有武者逞凶的機會,基本上直接一個精神力衝擊釋放出來,就能夠將這些骨武橫掃。

「我勸你們還是識相一點答應我們的條件,要不然等我們動手,就不好看了。」

這尊骨巫很是得意,根本沒有理會十多個劍族女劍客,冷笑的目光盯著一臉怒色的邪雨瑤。

「巫族長,你們真的打算跟我們徹底翻臉嗎?」

邪雨瑤死死盯著巫行龍,他們這一方最強的都進入遺迹之地了,根本無法跟這些邪巫族的對抗,這時候也只能忍氣吞聲,一旦動身,他們的損失可想而知,說不定一個不好連她們自己都要搭進去。

巫行龍淡然道:「部族間是講究實力的,既然我們邪巫族現在實力碾壓你們兩族,那麼你們兩族就應當選擇臣服,如果不願意,那後果自然需要你們自己承當。」

葉玉怒道:「你們現在得意什麼,等我們的人回來,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嗤!」

巫行龍身邊的骨巫嗤笑不已道:「代價?不知道你們能夠給我們什麼代價?不要以為當初你們藉助某些作弊的手段,就真以為能夠跟我們邪巫族對抗。」

陳盈臉色蒼白的站起來,她冷冷的看著巫行龍道:「巫族長可要考慮清楚,你們跟我們逞威有什麼本事,這次進入遺迹的虎族跟狐族骨境巫師跟武士足有兩百多位,你確定你們這點人能夠壓得住?」

巫行龍臉色微微一變,他到不知道兩族的來了多少高手,一聽是兩百多骨境,他不由心中打鼓了。如果僅僅只是兩百骨武,那自然不算什麼,作為骨巫,就要有蔑視骨武的傲氣,可是狐族也派出精銳過來的話,巫行龍感覺這個骨巫的數量最少都會將近百個。

邪巫族為何式微?

還不是族中骨巫數量遠遠不夠,根本沒法跟狐族這樣的天賦種族相比,這次進入遺迹顯然是一個非常大的事情,兩族肯定派出很多精銳過來,尤其他可是知道青虎跟狐瑤兒都來了,這兩人隨便一個都能夠跟他對抗。這時候不管是得罪邪靈族跟邪狼族,或者將之幹掉,顯然是不符合邪巫族利益的。

「族長,跟他們廢話做什麼,直接將這三個女人抓住,那傢伙難道還不投鼠忌器?」

巫行龍身後既然開始叫囂起來,邪巫族乃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種族,他們都是部族嫡系,而邪靈族跟邪狼族只能算是旁支,從先天上他們就看不起兩族,何況當初驅逐出去,就連族人都算不上,這時候豈能忍受這些傢伙的威脅。

巫行龍微微皺眉,他自然不會在意眼前這些女人,可是葉凡整個人的存在必須重視,他已經了解到那是一個巫武雙修的天才,最要緊的還是這人掌握了最先進的鍛造術,如果他在這裡將葉凡的女人抓了什麼的,天知道那傢伙會做什麼。

當然,如果僅僅只有葉凡一個也不要緊,他相信自己手握三個女人,還是可以用來要挾對方談判,換取足夠的利益,但是現在虎族跟狐族的族長都在這裡,到時葉凡一旦跟兩族打成協議,他們就不好辦了。

巫行龍能夠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自己面對這種情況,跟虎族和狐族合作就是唯一出路,只要兩族願意撐腰,就將鍛造技術教出來。

巫行龍有些猶豫,可是他的手下一點猶豫都沒有,最開始動手的骨巫臉上露出獰笑,一瞬間他就朝陳盈繼續釋放出精神力。

轟!

這尊骨巫的行動只讓陳盈臉上猛地一變,現在她狀態可不好,剛剛那一下讓她夠嗆,要是在面對這一次的精神力衝擊,絕不是遭受震蕩那麼簡單了。不過就在邪巫族骨巫釋放出自己的精神衝擊時,擋在陳盈面前的兩名劍族女劍客出手,她們手中的劍出鞘,閃電間朝著身前一斬。

「碰!」

劍與精神力撞在一起,本來按照正常情況下絕對是武者被精神力轟飛,但是現在的情況有些不一樣,這些劍族的女劍客可不同,這一年多來她們體內的神之源已經壯大,這讓她們每一個劍意要比陳盈強出一大截。

兩名女劍客悶哼一聲,那一刻她們臉色都一白,跟精神力硬撼,還是讓她們非常難受的,不過凌厲的劍意抵消了一大部分精神力造成的衝擊,所以她們也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傷害。

當然,兩名劍族女劍客腳步後退,硬撼骨巫的精神力反震力可是很大的。

怎麼可能?

來自邪巫族的骨巫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光芒,作為骨巫非常清楚自己的精神力到底有多恐怖,一般計算式骨武硬撼都能夠直接震飛,除非是那種異常靈活的骨巫,要不然根本難以近身。至於硬撼骨巫的精神衝擊根本就不可能,這東西能夠將一尊骨武轟得全身都骨折。然而如今兩個骨巫聯手一擊居然直接破了他的精神衝擊,看樣子一點事都沒有,這讓這位來自邪巫族的骨巫臉色很是難看。

不可饒恕!

這尊骨巫怒氣值瞬間就滿了,不過還沒等他發作,十多個劍族女劍客立時聯手,瞬間一股強橫的劍意連成一片,可怕的鋒芒直朝他逼來。

臉色猛地一變,這尊來自邪巫族的骨巫很是吃驚,十多個劍族女劍客釋放的劍意非常強悍,就算是他這樣的骨巫一時間居然都要感到忌憚。

忽然!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下子上百名劍族女劍客出現,她們的實力全都是骨武級別,最讓邪巫族這些巫師臉色一變的就是她們的感覺都跟先前十多個女劍客一樣,尤其上百人聯手起來帶給邪巫族很大的壓力。

「巫族長,我們現在的實力的確比不上你們,不過如果你真要來硬的話,咱們大不了拚死一戰,到時候你們就算影,也會有人死在這裡的。」

臉色蒼白的陳盈冷冷的看著巫行龍,上百名劍族劍客實力可是非常強的,一旦同時動手,這次過來的幾個巫師絕對要死幾個在在這裡。

陳盈的話讓這些邪巫族的巫師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巫師的確強大,但是近距離面對一百多個骨武,尤其還是這種有些古怪的骨武,他們感覺自己一方怕是有人要交代這裡了。畢竟骨巫是厲害,但是一瞬間他們釋放出的精神力只能形成一波攻擊,而且從古怪十多個骨巫的表現來看,第一波攻擊怕是很難奏效,如此一來,絕對是兩敗俱傷之局。

巫行龍很快想到這個問題,本來他就不想跟兩族開戰,只不過是想要逼迫對方交出技術跟裝備,如果真的硬碰,最終就算贏了也得不償失。想到這裡,巫行龍妥協了,他只是表示剛剛一切都是誤會,大家畢竟來自同一個種族,豈能因為一點小小問題鬧矛盾。

雖然知道巫行龍一方根本不安好心,但是陳盈也清楚,撕破臉對於他們來說也沒什麼好處,畢竟葉凡不在,他們這一方真要硬碰硬絕對會輸。

巫行龍一行退走了,沒辦法,這次來也就八位骨巫,本來他們覺得這樣的實力足夠了,不夠看到一百多個劍族女劍客之後,僅僅他們還是吃不下陳盈一行的。不過巫行龍也不在意,下次來就是所有人一道過來,那時別說是一百多個骨巫了,他們照樣能夠碾壓對手。

「真是欺人太甚!」

邪雨瑤臉色很是難看,幸好他們這一邊還有劍族存在,要不然真的毫無還手之力了。

「這次他們雖然退了,但是下次就不會如此輕鬆了。」

陳盈面色凝重。

「這又能怎麼樣了,夫君不在,我們……」

「你們怎麼了?」

邪雨瑤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聲音從傳來,只讓她又驚又喜。

葉凡!

離開地底世界,葉凡直接回到石堡,能夠見到自己的女人,他的心情自然好,不過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一臉蒼白的陳盈。

「怎麼回事兒?」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