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這兩大分身都沒有進入那幽暗之地,只是守在入口處,明顯早就不準備再讓其他人下去的,或許還早就準備參與到金焰長槍的爭奪中來。』天籟『.⒉

妙玄聖尊的分身對於煮熟的鴨子落入楚南的嘴裡憤怒不已,而夜月魔尊的分身卻似乎滿不在乎。

其餘人滿腔無奈與憋悶,但卻無可奈何,誰敢跟這兩大融神境大能搶食?

幽暗之地,那深不知幾許的空間內,金焰繚繞,一具巨大的屍骸橫亘在這裡,這具屍骸通體呈金色,即使已經死去十萬餘年,但那威壓卻能令人血液凝滯,頭皮硬。

只是,在這具看起來令人心悸,堅硬到極致的巨大屍骸上,竟然有著一道又一道的刀口,刀口處有無數道無形的刃芒在切割著,十餘萬年末曾消散。

最致命的一道刀口是在頭顱眉心處,直接貫穿了整個腦袋。

無法想像世間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刀法,能夠將一具神邸的腦袋一刀擊穿。

當楚南進入此地看到這種景像時,其震驚無以言表,他本是用刀之人,因此要更加激動與興奮。

「咦」

興奮激動的楚南突然察覺到了什麼,驚了一下,這刀傷的氣息怎麼有些熟悉,甚至令得他的斬神刃都有了一些反應。

難道說這烈焰之神,是被弒神魔女用斬神刃擊殺的?

一想到這個可能,楚南只覺一股熱血直衝腦海。

但就在楚南想要仔細查探一下時,他融入體內的金焰神槍暴躁的騰起一片金焰包裹著他,在火焰精靈的指引下,陡然從烈焰之神眉心的傷口沒入。

當楚南回過神來時,赫然就感覺到了恐怖的致命危機,他的身體下意識地做出了反應,如同一炮彈一樣朝著前方衝撞而去。

「轟」

前方凌厲的焰芒被撞碎,連帶著前方一具身著金焰甲鎧的傀儡也在瞬間崩碎。

而身後,一片數百道焰芒交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網。

特別是所有焰芒交織的中央位置,竟是凝成了一個恐怖的火焰龍捲,那氣息令得楚南都汗毛倒豎,若不是他反應快,硬抗這一下,就算他是碎涅之體也得受到重創。

楚南沒有去感慨什麼,因為下一波攻擊在瞬息之間就已來臨。

楚南橫衝直撞,一具具金焰傀儡被撞得支離破碎。

但是,楚南很快察覺到不對,這裡的金焰傀儡無窮無盡,一**攻擊仿若無縫銜接,那一張張攻擊網的中央,必然會產生足以重創他的攻擊爆點。

想要將之完全消滅,顯然是不現實的事情。

所以,楚南身形如鬼魅般閃動,所過之處,到處都是金甲碎片。

不一會兒,身後的攻擊戛然而止。

楚南回頭看去,只見得那一片片金甲傀儡停滯不動,隨即在同時消失。

楚南鬆了一口氣,開始打量四周。

這是一個荒涼的火焰世界,燃燒著火焰的草,樹木,甚至石頭,就像是剛剛經歷了大戰後被夷為平地。

「這是烈焰之神體內的世界?」楚南心道。

就在這時,那火焰精靈從楚南身上鑽了出來。

「往哪邊走?」楚南問。

火焰精靈一指,楚南就朝著它所指的方向電射而去。

火焰精靈本就是烈焰之神殘存的神識幻化而成,而它作為火焰精靈中的王者,其中蘊含的烈焰之神的殘存神識是其餘火焰精靈無法相比的。

往前方狂奔了足足半個時辰,楚南沒有再遇到攻擊。

而這時,楚南停下了腳步,他的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金色大門,這令得他想起了進入天靈星界時的天門。

楚南雙手撐在這金色大門上,身上神力運轉,一陣陣巨大的聲響在他體內炸響。

但是……這金色大門竟然紋絲不動。

楚南想了想,神念一動,那桿金焰長槍便出現在了手中。

原本對其餘太神境大能具有毀滅性反噬之力的金焰長槍,在他手中不僅沒有一點反噬的跡象,反而有一種與他融為一體的感覺。

楚南舉著金焰長槍一抬,直接朝著這金色大門刺去。

槍尖抵在大門上,驟然金焰吞吐,金色大門竟然被緩緩頂了開來。

而此時,在這個世界的深處,一處被無數團金焰充斥的空間里。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正一人坐在一團巨大的金焰上,遙遙相對,兩人的狀態有些奇怪,互相之間的氣息針鋒相對,不死不休,但看起來又什麼事情都沒有生。

「他進來了。」妙玄聖尊突然開口道。

「進來就進來,你我得不到,讓他得到也不錯。」夜月聖尊咯咯嬌笑。

妙玄聖尊冷笑一聲,道:「你會這麼好心?」

「當然,我會。」夜月魔尊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純粹得如同一汪清澈的溪水。

楚南進入了金色大門,大門轟隆關閉,消失不見。

眼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古老建築,有擎天之碑,有巨型門樓,連道路都是某種玉石鋪就,每一塊都散著規則的力量。

楚南走在大道之上,看不到一個鬼影,寂靜的空間配合眼前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建築,令得他絲毫不敢放鬆。

很快,楚南到達了這一座門樓。

楚南在門樓前定住,心裡莫名的泛起危機感。

直覺不會騙他,於是,楚南向後退了一步。

但是,楚南卻是一步踏空,往後一看,後面的路消失了,變成了無盡深淵。

「媽蛋的,只能進不能退,那還說個屁啊。」楚南苦笑著罵了一聲,直接往前衝去。

只是,當楚南剛剛跨過門樓,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擋住。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這恢宏無比的門樓剎那間倒塌,一聲震天巨吼響起,虛空中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火焰鳥,無比兇悍的朝著楚南撲了過來。

楚南心中大駭,勉強一個空間挪移閃開,手臂上一整塊肉被生生撕了去。

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啊,怎麼打?

眼見得變火焰鳥化為一個恐怖的火球衝撞而來,規則生生被撞擊得粉碎,楚南心中泛起一陣絕望的感覺。

但就在這時,楚南識海中聖靈之王的烙印一震,他頓時一個激靈,瞳孔驟然收縮,隨即現了一些什麼。 ?他本下意識地以為這火焰鳥被封印在這門樓之中,一定是烈焰之神的殘存神識所化。

但此時他才意識到,封印在門樓中的火焰鳥,根本就是太古聖靈時代的聖獸所化。

千鈞一髮之際,楚南頭頂上出現了三頭八臂的聖靈之王虛影。

聖靈之王一聲怒吼,這火焰鳥剎那間一聲悲鳴,化為無數火星崩碎,融入了聖靈之王的虛影內。

楚南長長呼出一口氣,眼前依然是那條平靜的大道,只是第一座門樓卻已垮塌。

「嚇死爹了。」楚南嘀咕了一聲,繼續朝前走去。

不多時,他的面前出現了第二座門樓。

楚南沒有猶豫,抬步踏入。

與第一座門樓一樣,門樓崩塌,半空中驟然凝聚出一頭山一般大小的巨獸,獸眼如兩汪血湖,血潮翻湧,能吞噬一切。

楚南頭頂的聖靈之王再度怒吼,八臂齊揮。

這頭巨獸恐怖的氣勢頓時被絞碎,它都沒來得及展示它的肌肉,就與之前那火焰鳥一樣粉碎,被聖靈之王影像吸收。

楚南大笑,原來這門樓中封印的都是聖獸之靈,他有聖靈之王傳承烙印,簡直就是開了外掛。

門樓一座一座破碎,一隻只聖獸之靈被聖靈之王影像吸收,這令得聖靈之王的虛影已完全如同實體。

很快,楚南出現在第九座門樓,這也就是最後一座門樓了。

當楚南信心十足地就要闖過時,他的心突然重重一跳,這讓他的動作驟然停滯。

他收回腳,目光在這座門樓上掃視著。

這門樓比起前面八座要更加高大,凝神探查,能察覺到一種隱隱約約的鋒芒。

「怎麼感覺有點熟悉。」楚南心道,熟悉的並不是這座門樓,而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楚南皺了皺眉頭,總感覺這座門樓與前面八座不一樣,萬一裡面不是聖獸之靈,那聖靈之王豈不是也無可奈何了?

而聖靈之王發揮不了決定性的作用,依照越往後的門樓,封印的聖獸之靈越強大的規則來看,通過這最後一座門樓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但是,他沒有選擇,後面就是深不可底的虛空深淵。

「人死吊朝天,不死萬萬年。」楚南一咬牙,頭頂聖靈之王,手持斬神刃,往門樓沖了進去。

一踏入其中,楚南只覺剎那間踏入了另一個世界。

門樓沒有坍塌,也沒有什麼怪獸衝出來。

楚南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景像,無數刀影在虛空中穿梭,似乎他進入了一個刀的世界。

就在這時,楚南全身汗毛炸起,身體先於意識做出了反射性的躲避。

「唰」

一道刀芒貼著他的身體斬過,那刀芒上的寒氣竟如同有生命一般鑽入他的體內,在他體內凝成規則,對整個身體以及神識海進行摧毀。

「斬神第一式!」楚南心中如同被一道電流竄過,驚呼了出來。

斬神十三式,本就是楚南主攻的第一手段,他對它的理解自是非同一般。

楚南反向引動體內凝成的刀意規則,竟然直接將之融入體內。

剎那間,楚南的身體里都散發出凌厲的刀意,似能斬開天地。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楚南如同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如果說清音的琴聲讓他明白了斬神刀意,那麼現在,他已經真正領悟了一絲斬神真意。

人就是刀,刀就是人,以人為刀,刀意的散發核心並不是手中的刀,而是自人的本源散發出來。

只是末等楚南來得及興奮,斬神第二式已經襲來。

楚南已然明悟,不退反進,手中斬神刃散發出奪目的光彩,同樣以斬神第二式迎了上去。

楚南悶哼一聲,身體倒飛,他斬出的刀芒直接粉碎,而又有一道刀意如同附骨之蛆一般滲入他的體內。

這一次,楚南已有了經驗,不驚反喜,將這一道刀意再度融入體內。

緊接著,斬神第三式,第四式……

楚南全身已不成人樣,身上是密密麻麻的刀口,濃稠的金色血液在這虛空中飄飛。

但楚南沒有恐懼,他現在完全被一種「求道」的意志所驅使,即便粉身碎骨,能參悟其真意就已經死而無憾了。

斬神第十式襲來之時,楚南持刀的手臂都已經舉不起來,但他卻是狂吼一聲,以身為刀迎面而上。

「轟」

楚南身上的刀意凝成了百丈高的實質刀芒,氣吞山河。

即使在這一瞬間,他全身骨骼盡碎,但散發出來的刀意,卻依然憾天動地。

第十道刀意融入體內,楚南放聲狂笑,笑著笑著,一口口鮮血流出。

他的樣子,看起來油盡燈枯,但他的神態,卻傲視山河。

在這個世界的深處,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同時流露出震驚之色。

「我喜歡這個男人。」夜月魔尊突然開口道。

「一個來自下星域的土包子而已。」妙玄聖尊收起眼中的震驚,輕哼道。

「你有什麼資格看不起他?你妙玄聖母若是在下星域,說不定早成了某個男人的玩物。」夜月魔尊一臉鄙視。

「這個世界沒有若是,我依然是高高在上的聖尊,而他,已經撐不過下一刀。」妙玄聖尊道。

「他的身上,有奇迹的光芒,妙玄,敢不敢和我賭一把,他若撐過下一刀,你退出如何?他若撐不過,我退出。」夜月魔尊咯咯笑道。

妙玄聖尊有剎那間的衝動要答應下來,但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卻湧起一絲恐懼。

「幼稚。」妙玄聖尊哼道。

「怕了吧,放心,我不會笑你的,因為我也怕,但我不像你這麼虛偽。」夜月魔尊笑道。

總裁的天國愛戀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收斂表情,因為斬神第十一式已經發動。

楚南飄在虛空,無力再閃避,但身上的刀意竟再度膨脹,達到了兩百丈。

他的瞳孔之中,除了那斬來的斬神第十一式,再無其它。

「嗡……」

楚南的斬神刃突然一陣劇顫,一道窈窕曼妙的身影沖了出來,手一抬,那無盡刀芒瞬間凝成了一團,浮於她的手。

隨後,她的手一揮,這光團就沒入了楚南的身體里。

這時,這虛空中無數刀芒合而為一,一個女子身影顯現出來,竟與從斬神刃中飄出的女子身影一模一樣,如同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弒神魔女!

楚南有些吃驚,他知道斬神刃中有師姐弒神魔女的一縷殘魂,他的斬神術就是她教的。

可是,在這片刀界虛空中,怎麼又有一個弒神魔女出現?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