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心亂如麻,聽見黑衣人的話,心更是沉到了谷底,按着黑衣人所說那土包子是萬萬找不到自己的,難道自己真要被綁架了嗎?若是他們把我綁架之後對我……李欣想到種種可能,已是冷汗涔涔,暗自想道:“若真是被人侮辱,我李欣寧死也不會讓他們得逞,若是我這清白之聲給了一羣綁匪,那還不如給那土包子呢!”

李欣心中冒出這個古怪的想法之後,又覺得不妥,輕呸一聲,心中嘆息道:“這個土包子,我都快要死了,你也出現在我心裏欺負我,如果我逃過這一劫,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黑衣人將李欣的神色感應在心上,說道:“李大小姐,沒想到你還真是奇人,到了如此境地還有時間犯花癡,可惜要不是任務要求,我倒是想要品嚐一下這人間極品!”

李欣臉色一白,呼吸都變得微弱起來,生怕驚動了前面的惡魔,對自己做出什麼不軌的事情來,這一刻,李欣才知道,自己是多麼弱小,爲何老爸要給自己找一名保鏢,可惜,要不是自己太任性,何至今日之難!

葉逸感受着越來越遠的目標,心中一急,對郭子琪說道:“你來副駕,我來開!”

郭子琪點點頭,準備停車換座位,哪知葉逸直接簡單加粗暴,單手一摟,一把抱住郭子琪纖細的腰身,往自己身前一翻,之後自己坐在駕駛位上把着方向盤,猛一踩油門,向前奔去。

郭子琪只來得及驚叫一聲,反應過來已是一屁股坐在副駕上,郭子琪摸了摸屁股,又撫摸了一下酥胸,才狠狠地瞪了葉逸一眼,這個土包子,可真會佔人便宜,如果不是看在救李欣的份上,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葉逸感受着郭子琪那憤怒不甘的眼光,色狼地將手放到鼻子聞了聞,說道:“我記得香奈兒的問道沒有這麼淡,莫非你用的不是李大小姐所用的最愛?”

郭子琪見葉逸在如此關鍵時刻還調戲自己,忍無可忍,粉拳在葉逸右肩噼裏啪啦打了一通後氣喘吁吁道:“讓你佔便宜,讓你佔便宜,哼!”

葉逸露出一個享受的表情,笑道:“郭大小姐,看來你這跆拳道實在有些差勁啊!”

“放屁,敢嘲笑我?我要你好看!”郭子琪臉色緋紅,揮着拳頭就要砸下來。卻聽葉逸說道:“別鬧了,我已經感受到李大小姐身上的香水味了,不過今日這味道一點都不純正,似乎有油梭子的味道,嗯,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們烤燒烤留下的傑作,另外,郭大小姐,你真的很像一隻貓!”

郭子琪不解道:“爲什麼我像一隻貓?”

葉逸搬了一下後視鏡,笑道:“你自己看吧!”

郭子琪對着後視鏡看了一眼,驚呼一聲,一雙小手趕緊捂住臉蛋,只是這樣一來,一手的污漬全部沾到了臉上,讓郭子琪更加像一隻灰貓了!

就在郭子琪拿着紙巾胡亂擦臉之際,葉逸突然將車一停,說道:“你在車裏,我去去就來!”

郭子琪面露堅定之色道:“小欣有難,我怎安心在車裏袖手旁觀,我也要去!”

“可是,外面雨很大!”葉逸看看外面的天氣,接着對郭子琪說道。

“我不怕!”郭子琪說完,已是下了車,雨水很快在郭子琪的衣服上留下雨水斑駁。

葉逸嘆息一聲,將身上的外衣解下來,給郭子琪披上,並趁郭子琪不注意,對郭子琪身上畫了一道奇怪的印記,這個印記是蜀山的封氣印,因爲葉逸很清楚,若是不將郭子琪身上的氣息掩藏住,恐怕會驚動前方那棟廠房裏的那人。好在此時雨水充足,葉逸利用五行天辰訣中一種隱藏氣息的仙術‘瀟湘夜雨’隱藏郭子琪的氣息。

葉逸雖然表面和郭子琪嘻嘻鬧鬧,其實內心還是有幾分擔憂的,所以當葉逸看見郭子琪拼命奔跑依然追趕不上自己的速度時,葉逸突然伸出手,一把將郭子琪的小手攥在手心,往前面奔去。

郭子琪本來還想掙扎來着,可是當葉逸那一隻大手傳來的絲絲溫暖讓郭子琪放棄了反抗的舉動,心中想道:“爲了救小欣,就讓你佔一回便宜,下一次我一定會拒絕的!” 說也奇怪,郭子琪本來氣喘吁吁的,可是葉逸握住自己的小手之後,郭子琪彷彿感覺到自己有無窮的力量一般,奔跑的身影也越發靈動起來。終於,在接近被大雨籠罩的廢棄廠房附近後,葉逸和郭子琪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地向廠房靠近。

廠房內,幾盞幽暗的燈光在電閃雷鳴中忽暗忽明,無影將李欣放在一個破舊的椅子上,一雙眼睛看着天邊的閃電發呆,一會之後,只聽得一陣稀稀疏疏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在廠房內激起一陣空明之聲,隨着腳步聲越近,五道人影出現在無影的視線中,這五人中有四人身着黑色西裝,帶着黑色罩頭,每人手上握着最新科技的消音迷裏連發小手槍。

走在最前面的卻是一個女子,此女只穿了一件V型吊帶上衣,一對***隨走動蹦躂亂竄,一條超短的牛仔褲更是將美腿展露無疑,不過這都不是重點,令人窒息的是女子雙手帶着一雙骷髏形狀的手套,腳踝處隱約能看見幾把鋒利的匕首,有臉上刺繡着一隻蠍子,緊繃的面頰更是將那一隻蠍子凸顯得越發活靈活現。

無影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你們便是取貨之人?”

女子打量了一眼堅毅不屈的李欣,冷笑一聲說道:“無影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嘖嘖,若非親眼所見貨物,我還真不敢相信任務如此輕鬆,看來我們老闆虧了一筆生意吶!”心如毒蠍就是形容女人。

“毒蠍,廢話少說,現在貨在我手中,你要是覺得我如此輕鬆得手你不服氣的話,我不介意放了她,讓你去試試。”

“嘖嘖,久聞無影做事一向自信無比,看來確有其事,方纔我不過是與你開個玩笑罷了,既然貨已到手,那麼你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你們四個,去將貨提上車,都給我小心一些,誰要是手腳不乾淨,休怪我不客氣。”

四人點點頭,向李欣走去,李欣的嘴被封住,見四人走來,全身奮力掙扎,嗚嗚之聲不斷,一雙眼睛更是要噴出火來!


四人受了命令,卻也不敢真的最李欣下手,而是各自擡了椅子一腳,打算直接將人請走。

葉逸和郭子琪將裏面的情況看了個通透,郭子琪見李欣要被擡走,神色一慌,說道:“快,救小欣!”

葉逸下意識去捂住郭子琪的嘴,卻是遲了,下一刻,只聽得裏面傳出一道聲音來:“外面的朋友,既然已經來了,何不出來見個面?”

葉逸嘆息一聲,知道自己還是暴露了,郭子琪聽到裏面的聲音知道自己犯錯了,一臉無辜,葉逸卻意外的沒有責怪郭子琪,而是從懷中摸出一個奇怪的小棒子,邊說邊給郭子琪:“你等我,我去去就來!”沒錯,這個小棒子就是蜀山神龍木,傳說是在遠古的時候,在蜀山的掌門人用蜀山上的唯一的一棵神龍木煉化而成這個小棒子,這個小棒子威力不比,極少人能突破這威力,可保護持有者。

“葉逸,小心點!”郭子琪關心道。

“嗯?”葉逸笑了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擺了個手勢,進入了廠房。

毒蠍見進入廠房的只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少年,先是一愣,接着冷笑道:“無影,看來你過於自信了呢。”

無影打量着葉逸,一雙眸子動也不動,想從眼前的少年看出點端倪,可是無影除了從眼前這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和一股難言的危險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何奇特之處。

李欣見葉逸進來,雙眼中先透露着驚喜,但一看身旁四名男子手中的槍,眼中又變得焦慮不安起來,土包子,你怎麼能一個人來呢!

女子見眼前的少年不說話,神色一凝道:“年輕人,這天要下雨孃要嫁人,你若是進來躲雨的,我勸你還是換個地方吧!”

葉逸說道:“這麼大的雨,誰又願意出來遭罪,可是眼前就有人讓我不得安寧,所以沒辦法,我就過來了,我說那位仁兄,你抓了我的人怎麼也得通知我一聲吧,雖說這小妞也讓我頭大,但畢竟她是我的僱主!”

李欣聽葉逸說自己是他的人,心中一陣惱怒,但忽然浮現出一絲溫暖來,這個土包子,還是把我放在心上的嘛,不過這時候你還在刷帥,就不知道自己多危險嗎?

天價棄妻:前夫請自重 ,有些意外,說道:“看來你的確就是當日在金碧輝煌俱樂部會所出現的人了,不過你要明白一件事,現在這人她已經不在我手中,你要向我要人卻是找錯了對象!”

毒蠍見無影使這禍水東移之計,也不生氣,而是說道:“無影,看來你果然是個真小人,不過我毒蠍說話算話,現在人已經在我手中,確實不關你的事了,我說這位小兄弟,咱行走江湖也得有個名號不是,敢問你如何稱呼?”

葉逸冷笑道:“稱呼你大爺,你叫毒蠍,他叫無影,聽起來挺牛逼的樣子,不知道警察局有沒有備案,哎,現在的警察最靠不住了,看來我又得做一會好人了!”

毒蠍突然哈哈大笑道:“有點兒意思,如果你不是白癡的話就一定是有本事之人,不知你會如何證明自己呢?”

葉逸臉色變得冷淡道:“我說諸位,給你們一次機會,把我的人給放了,也許我心情好的情況下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只好送你們去見閻王了。”

四名男子聽到葉逸如此言語,皆是大笑不已,這四人按捺不住,對着葉逸的心臟就是一槍!“嘭!”

四名男子冷笑一聲,見葉逸一臉不甘栽倒在地!


下一秒,四名男子只覺得頭腦一陣轟鳴,一道若有魔力的聲音傳來:“蠢貨,你們幹了什麼!”

四名男子只覺心臟一痛,往彼此身上一看,彷彿見到可怕的事情一般,然後,四人感覺到一陣天昏地暗,徹底墮入深淵!

看着四名男子瞬間自殘死亡,毒蠍終於臉色大變起來,暗自怪自己大意,原來葉逸從進廠房之後就一直尋求機會救出李欣,葉逸知道,威脅李欣生命的是那四名男子,故而一進來就刻意轉移無影和毒蠍的注意力,實則暗自擾亂四名男子面前的天地之氣,讓四人神智動搖,並最終產生幻覺。

其實四名男子也是舔血江湖之人,一身煞氣和心智冷血無比,葉逸想要讓他們產生幻覺着實要耗費不少心神,可是葉逸巧妙地用言語激怒四人,讓四人心裏產生輕視,葉逸抓住這一絲破綻,成功放倒四人。

無影見四名男子死於非命,面無表情道:“看來閣下的確不簡單,不過閣下動用了天地之氣,恐怕自身消耗也不小吧,你以爲將那四人放倒就能救出那小妞?太天真了, 總裁,管好你兒子 ,說不得只好將你抹殺了!”

葉逸面上的蒼白之色一閃而過,笑道:“你都這樣說了,那就拿出一點本事來吧,還有你,既然你自詡毒蠍,應該不是個花架子,你們一起上吧,別說我沒給你們機會!”

毒蠍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角,露出一絲猙獰道:“呵呵,沒想到昇宏市市這個地方還真出了個人才,可惜,這裏註定成爲你的墳墓!”說罷,女子身影一閃朝葉逸胸前襲來,葉逸彷彿沒看見毒蠍手中陰冷的匕首一般,而是腳步輕動,朝另一個方向奔去,原來在毒蠍動手的同一時刻,無影也動手了,只見黑色的影子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葉逸後方盲區,手中出現一把黑色匕首,直取葉逸脖子。

眼見葉逸腹背受敵,就要死於非命,卻見葉逸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避開了兩人的攻擊,這樣一來,原本夾擊的兩人一下落空,若是再不收手,必將造成互殺,可惜兩人經驗何等老道,眼見不妙,毒蠍一個側翻閃出三尺開外,而無影卻借勢發力,向着某個方向刺去。

下一秒,葉逸看着無影刺過來的身影,有些意外道:“看來閣下並非一般的人物。”

“哼,你也不是尋常保鏢,受死吧!”葉逸冷淡的眼看着無影和毒蠍道。 葉逸臉色不變,眼中一道藍芒一閃而出,將無影身形看了個通透,看準時機,一拳轟向無影膻中穴,無影背後冷汗涔涔, 大人!我只是一把劍 “無影閃”堪堪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饒是如此,無影也感覺到腹部一陣隱隱作痛,顯然是受了內傷,無影暗自心驚,已萌生退意,然而無影卻見葉逸狡黠一下,突然想到了什麼,喊道:“快閃,他的目標是你!”

但是,太遲了,毒蠍之來得及看見無影那焦急的目光,便覺五臟六腑全部移位了一般,接着便是一陣天昏地暗,一口鮮血拋灑空中,毒蠍一雙渙散的眼神終於看清自己發生了什麼,那手掌上覆滿了光芒,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擊中了自己。毒蠍悶哼一聲,栽倒在地,生死不知。

葉逸彷彿地獄的生死神一般,用冰冷的眼光看着無影,無影此刻感受到嚴重的生命威脅,眼珠滴溜溜一轉,突然,他動了。

只見無影突然一分爲二,一道黑影直奔葉逸而來,另一道卻直奔李欣方向而去,葉逸冷笑一聲,對向自己飛過來的身影看也不看,直奔李欣方向而去,眼見那黑影就要竄到李欣面前,葉逸深提一口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攔截住那道黑影,接着就是一拳。

黑影奸笑一聲被葉逸打散在空中,葉逸暗道不妙,回身就是一腳,踹向背後的身影,然而,背後的那道身影也瞬間消散在空中。

“不好,上當了!”葉逸由於擔心李欣的安危,竟然中了敵人迷惑之計,忽聽得外面“啊”的一聲驚叫。葉逸眉頭一皺,身影已飄去數米開外。

到門外之時,只見郭子琪臉色慘白,顯然是驚嚇過度,原本突襲過來的無影,卻不見了蹤影。

葉逸左右看了一眼,喃喃自語道:“算你走運。”

“小琪,你沒事吧!”葉逸雙手扶起郭子琪問道。

郭子琪見葉逸熟悉的臉,“哇”的一聲竟然哭了出來,一頭扎進葉逸的懷中泣不成聲……


原來無影早發現郭子琪在外,又算準葉逸不敢拿李欣的生命作賭注,故而虛晃一招,使出一招分身術,將身影一分爲二,本體卻直奔郭子琪而來,無影雖知眼前的女人不能動,但任務失敗,總得找回一點籌碼,所以打起郭子琪的主意。

無影的突然出現讓郭子琪嚇了個透心涼,看見越來越近的無影驚叫一聲暗自想道:“土包子,我這是要死了嗎!”然後便閉上雙眼不敢面對接下來的事。

然而就在無影接觸到郭子琪身體的瞬間,一道五色之光突然將郭子琪包圍起來,無影悶哼一聲,面露吃驚之色,又見自己奸計被識破,知道大勢已去,只得面露不甘之色,消失在大雨之中……

葉逸任由郭子琪在自己懷中哭泣,忽然,郭子琪一把推開土包子,“啪”的一聲,葉逸摸了摸臉頰,從此又多了一段銷魂的記憶。

兩人大眼瞪小眼,忽聽得廠房你們傳來“嗚嗚”之聲,葉逸和郭子琪才反應過來,慌忙往裏面走去。

葉逸慌忙解開李欣身上的繩子,又將嘴裏的布拿掉,方纔舒了一口氣,李欣“嗚哇”一聲,葉逸下意識張開雙臂,卻見李欣一把抱住一旁的郭子琪痛哭不已……

郭子琪又是安慰,又是幫李欣擦鼻涕,全然忘記了自己剛纔也是一個狼狽樣。

葉逸臉上露出尷尬的臉色地將雙臂放下,對兩女說道:“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先離開爲妙,接下來的事情,交給警察去辦吧。”

李欣乖巧地點點頭,被郭子琪攙扶着往車方向走去。葉逸看着依然烏雲密佈的天空,嘆息一聲,將自己的寸衫披在李欣肩上,自己只剩一件短袖,裸露雨中……

待回到別墅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陳叔不知去了何處,不見了蹤影,招的幾名鐘點工早已下班,葉逸還來不及換衣服,就往廚房去找了幾瓣生薑,紅糖,放在小鍋裏面燒火熬湯。

等兩女洗澡換洗完畢之後,葉逸又爲兩人端來兩碗熱騰騰的薑湯,命兩人喝下。

葉逸抽空換了身衣衫,又馬不停蹄地進入廚房揮舞着菜刀湯勺,不一會便是四五道熱騰騰的菜端上了桌子。

李欣和郭子琪安靜得出奇,兩女拼命地扒着飯,吃着菜,不一會便將一桌子的菜襲擊了一滴都不剩。

葉逸扒着飯,想道:“看來這兩妞的確被嚇着了,竟然選擇猛吃來緩解壓力,真是服她們倆!”

兩女吃晚飯之後一言不發就往臥室走去,只留下一臉無辜的葉逸,葉逸收拾着碗,嘆息道:“看來我這保鏢卻成了保姆啊。”

就在此時,陳叔神色匆匆從外面進來,見葉逸收拾碗筷,說道:“葉先生,我聽說兩位小姐出事了,怎麼回事?她們人呢?”

葉逸笑了笑說道:“陳叔你多慮了,兩位小姐去沙灘遇到點小麻煩,已經被我解決了,你看,她們吃了飯已經上去休息了。”

“當然沒事了,要不要進來喝口水。”

陳浩搖搖頭道:“不了,公司那邊還有些事情,葉先生,兩位小姐就麻煩你了!”陳浩說完,推開門,消失在大雨之中……

葉逸收拾好了一切,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着電視,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葉逸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從嘴角溢出,葉逸用手抹去鮮血,輕嘆道:“果然還是消耗過度了嗎?”葉逸神色一動,手中多了一粒黑色藥丸,看着黑色的藥丸,葉逸猶豫片刻,還是將其服下,這是自己下山之時,蜀山老頭給自己的一瓶丹藥,葉逸也不知道叫什麼,問蜀山老頭,蜀山老頭只說不是大力丸,能治一點小病!


葉逸腹部傳來一陣熱氣,知道是藥力發揮了作用,葉逸這才鬆了一口氣,掏出一塊紙巾擦嘴角的血,這時沒想到郭子琪從樓下來下。郭子琪疑惑而感動的看着葉逸說道:“土包子,你……你受傷了?”

葉逸將紙巾丟進垃圾簍說道:“郭大小姐,這麼晚了你不去休息,別感冒了!”

“回答我。你是不是受傷了。”郭子琪此時眼裏已經溢出了淚水。

“是啊,剛纔吃飯不小心磕到牙齒了,你不知道我從小牙印就愛出血。”葉逸連忙解釋道,他這麼說自然是不想讓郭子琪擔心。

葉逸轉過臉來,看着一臉認真的郭子琪,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已經痊癒了。”

郭子琪看着葉逸臉上的一道印記,小手顫抖地摸了一下,說道:“那個,葉逸,我……我不是故意的,要不,你也打我一巴掌吧!”

葉逸見郭子琪潔白無瑕的臉蛋,笑道:“好啊,這可是你說的!”

見葉逸擡起了手掌,郭子琪閉上了眼睛,然而幾秒過後,這一巴掌卻遲遲沒有落下來,郭子琪睜開眼,卻見葉逸的手掌離自己的臉只有一寸左右,葉逸壞壞一笑道:“算了,這麼漂亮的臉蛋留着下一次吧!剛剛我感受了一下你的皮膚,感覺真的很不錯!”

郭子琪莞爾一笑,說道:“就你沒個正經,對了,你真的沒事了嗎?”

葉逸拍拍胸膛說道:“當然,我葉逸何許人也,鐵打的身子,對了,李大小姐受了驚嚇,你應該去安慰她!”

郭子琪聽見葉逸的話,眼也不眨看着葉逸,突然說道:“沒看出來,你是個好人!”

“我本來就是好人,把我說的以前很壞似得!”

“好了,不和你鬧了,那你也早點休息吧!”郭子琪說完,滿懷心事往樓上走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