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沐上前小心翼翼的探過元澤的鼻息,這才放心的給他把脈。

雖然元澤的呼吸很弱,但是至少證明他還活著。

元澤的脈搏很平穩,看得出來,這段時間太醫照顧的很好,只是他的脈搏跳動的力度很弱,估計是之前受了很重的刑法。

「元澤身上的傷杜太醫都已經處理好了!只是元澤一直昏迷不醒,卻找不到原因。」


秦錦彥和杜太醫也跟了進來。

「多謝杜太醫照顧我弟弟!」李沐沐沖著杜太醫深深小行了一禮,雖然他是聽命與秦家,但到底是用了心了。

杜太醫趕忙側身躲過,不管面前這姑娘是小將軍的女人,還是秦錦彥的女人,這禮都不是他受得起的。

「姑娘客氣!老夫才疏學淺,不能救醒小公子,實在是汗顏!」

「我知道您已經儘力了,沐沐感激不盡!」

李沐沐說完又沖著秦錦彥深深行了一禮,「多謝錦彥了!」

李沐沐剛剛就發現了,元澤躺的石床被鋪上了厚厚的褥子,就連身上蓋得也是輕薄暖和的羽絨被,牢房裡也要一股淡淡的清香,想來是秦錦彥命人熏香驅趕牢房裡的血腥味吧!

就算不說這些,就是元澤一個平頭小老百姓,能夠被安置在關押皇親國戚的牢房之中,也說明秦錦彥確實是上了心了!

更不用說這奢華的布置了。

「沐沐,你這是做什麼?」秦錦彥趕緊把李沐沐扶了起來。

「自然是謝你為元澤安排周全!」

「你這是要故意責怪我嘛!」秦錦彥苦笑一聲,「如果不是因為我一時不查,元澤怎麼會有這場牢獄之災!」

「設計之人動作如此之快,在我還沒有安排之前就已經對元澤用刑了!我不過是事後彌補罷了,不值得你感謝!」

「錦彥,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怕秦錦彥誤會,李沐沐連忙解釋。

「我知道!可是你托我照顧元澤,我卻把人弄成這樣,實在是對不住你!」

「別人有意陷害,防是防不了的!現在最為主要的就是先把元澤救醒!至於其他的,回頭再說!」

李沐沐剛剛通過號脈,也沒有診斷出元澤的異常。

「元澤他…有沒有受到別的…侵害?」李沐沐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

這個她不好檢查,而且她怕元澤是因為心理問題才不願醒來。

秦錦彥一愣,隨即才反應過來李沐沐說的是什麼。

他之前沒有想到過這個可能,他看向杜太醫,杜太醫趕緊站出來說道:「這點李姑娘大可放心,小公子他只是受了些皮外傷,並沒有遭到侵犯!」

李沐沐聞言放下心來。

「錦彥,我後面可能會經常來天牢給元澤診斷,你這邊不知道方不方便?」

李沐沐知道想要把元澤弄出去恐怕有些太明目張胆,所以她如此問道。

「我可以安排!你隨時都可以過來!」

秦錦彥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口道。

蕭炎在旁邊一直沒有插話,他也想知道秦錦彥在秦家到底有多大的權利! 「太好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李沐沐再次誠心地跟秦錦彥道謝。

秦錦彥不喜歡李沐沐與自己如此生分,他抬手想要摸摸李沐沐的頭,「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蕭炎第一時間察覺到秦錦彥的動作,不著痕迹的插在兩人中間,「既然如此,咱們今日就先回去吧!」

秦錦彥把伸出去的手藏在背後,默默地握成拳頭。

這蕭炎還真是小氣,這都要防。

李沐沐不知秦錦彥的動作,不滿的看向蕭炎,不明白他為何要做出如此無禮的舉動。

可人已經被蕭炎拉出來了,她只好跟著向外走去。

邊走還不忙邊回頭與秦錦彥打著招呼,「錦彥,我們先回去了!明日我再過來!」

蕭炎聞言拉著李沐沐的手,走得更快了。

看著蕭炎和李沐沐離去,秦錦彥站在原地沒有動。

「公子,牢里的人已經往相爺得院子里去了!」秦錦彥手下的人來報。

秦錦彥點頭,他們來本也沒有想瞞著秦翔,更何況也瞞不住,索性坦坦蕩蕩的,到讓他說不出什麼。

李沐沐被蕭炎拉著朝外走去,經過剛剛那個老人的牢籠,李沐沐再次向里看去,發現那人距自己走過之後彷彿就沒有再動過地方。

「蕭炎……」李沐沐開口想要問問蕭炎那個牢房裡犯人的事,他看起來被關不是一天兩天了,也不知道蕭炎會不會知道。


也不知蕭炎是有意還是無意,在李沐沐開口地時候故意拽了她一下,讓她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你幹什麼?!」李沐沐語氣抱怨。

「提醒你注意腳下的路!」蕭炎目視前方,語氣平常的說道。

看來是自己多心了,不然蕭炎和秦錦彥怎麼會都不想讓自己知道那個牢房裡的人是誰呢?

蕭炎腳下飛快,一轉眼的功夫就帶著李沐沐走出了天牢,李沐沐還想繼續剛才那個話題。

「蕭炎,剛剛我就想問你,那個牢籠里關的……」

「二位!這麼巧!我們又見面了!」李沐沐話沒說完,就被一道聲音打斷了。

蕭炎心裡送了一口氣,與李沐沐同時看向聲音的源頭。

居然是葉傲澤。

「葉公子,你怎麼在這兒?」蕭炎的語氣可以說是很不友好了。


沒辦法,葉傲澤比他們晚出發三天,而且是在他們日夜兼程的情況下,他居然與他們同時到達皇城。

而且他們進城前後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葉傲澤竟然可以在天牢門口堵住自己,蕭炎完全有理由懷疑他的動機了,自然不會給他好臉看。

李沐沐感覺葉傲澤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嚴肅,但再看依舊變成了之前嬉皮笑臉的模樣。

「家人給我來信,讓我來參加宴會的!沒有想到這麼巧,竟然一進城就碰到了你們倆,看來咱們得緣分真是不淺吶…」

葉傲澤說的跟真的一樣,臉上的表情更是無可挑剔。

可正是因為無可挑剔,所以才更讓人懷疑。

「葉公子的家人居住在這條路上?」

天牢所在的這條街上,除了大理寺和街盡頭得使者驛站,基本沒有尋常的人家在此居住。

剩下的幾家一查就知道是什麼人家。

陰陽先生捉鬼記 我初次來皇城,不太熟悉路,正在一條街一條街的找呢!沒想到就碰見你們,我看時辰已經不早了,要一起吃晚飯嗎?」

「不用了!」被葉傲澤先發制人,蕭炎本想送他回去,順便探探他的底細,結果他倒是先邀請她們吃晚飯。

蕭炎他們可沒空跟他一起吃飯,大哥還在家裡等他們呢。

「那好吧!我還要在皇城待一陣子,有時間咱們再聚!」

葉傲澤說完,率先打馬離開。

「這葉傲澤到底怎麼回事?」李沐沐皺眉,他不想讓他們知道他的身份,還總是主動湊上來招惹他們。

「很快就可以知道了!」蕭炎沒去理會葉傲澤的事情,徑直趕著馬車往鎮北侯府走去。

「蕭炎,要不我還是回我家吧!」李沐沐掀開帘子跟坐在外面的蕭炎說道。

「坐好!大哥還在家裡等我們。」蕭炎目視著前方,對李沐沐的話充耳不聞。

李沐沐知道蕭炎的執拗,可一想到蕭翰辰對自己的態度,她就有些打怵去蕭府。

「小將軍!」門房看見蕭炎高興的迎了上來。

蕭炎跳下馬車,門房伸著脖子往馬車上看去,不是夫人的座駕,但是能讓小將軍親自駕車的,一定是個女子。

「沐沐,到了!」蕭炎沖著馬車裡說道。

門房聽見蕭炎的話,神色一僵!

不過他早就得到了府里的敲打,是以也沒有表現的非常明顯。

李沐沐掀開帘子,門房恭敬的把梯凳擺好,又恭敬的退下!

雖然門房恭敬有餘,熱情不足,與上次李沐沐來那次的態度大相徑庭,不過沒有受到門房的冷眼,李沐沐已經很知足了。

蕭炎牽著李沐沐的手往侯府里走去,剛剛進門就碰到了得到消息出來迎接的管家。

管家看見李沐沐和蕭炎緊握的雙手,頓了下腳步,隨即神色如常的迎了上來,「小將軍,李姑娘!你們回來了!」

依舊笑眯眯的,只是那笑意不達眼底。

婚婚欲睡:總裁駙馬別霸牀 ,她已經很不自在了。

「大公子在餐廳等了好久了!就等你們回來開飯了。」

管家領著李沐沐她們去了餐廳。


「回來了?」蕭堯面帶微笑的起身相迎。

「大哥!」蕭炎也很隨意的跟蕭堯打著招呼。

李沐沐跟在後面上前一步,恭敬的對著蕭堯行了一禮,「蕭大公子!」

蕭堯受了李沐沐的禮,然後委屈的看著蕭炎,「怎的大哥也不叫了?我是什麼地方得罪弟妹了?」


蕭炎也不客氣,直接拉著李沐沐坐下,「還不是你兒子!我們回來的路上,碰到了辰兒,說沐沐是害死爹的元兇,還說她是迷惑咱倆的狐狸精。」

李沐沐坐在那裡很是尷尬,本就被蕭堯一句話調侃的不自在,這會兒蕭炎有扯上他告一個十歲小孩兒的狀。

她都沒見往外說。

蕭堯一早就知道他們跟蕭翰辰的事,蕭炎已經讓人告訴他了!這會兒說出來只是為了讓李沐沐自在一點。 「如此,倒真是我們不對了!大哥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弟妹可不要再生氣了!」

蕭堯對李沐沐一拱手,嚇得李沐沐一下子從座位上彈了起來。

李沐沐趕緊躲過蕭堯的禮,「大哥快別折煞我了!辰兒不過是無心之語,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蕭炎多敬重他這個大哥,她可是知道!她可不敢受蕭堯的禮。

「弟妹早這麼說不就好了!害得我緊張了半天!」蕭堯也落座在蕭炎的對面。

看到蕭堯落座,李沐沐也才跟著坐了下來。

「原以為弟妹你們會早一些到家,飯菜都有些涼了! 外星穿越之寵妃原來是大佬 !咱們先吃飯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