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站在學堂之中,頓覺有些不舍,可他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地不是這裡,而是九鼎學府,故為了狂夫子這些時日的恩情,李浩然大拜而下,認真的說道。

狂夫子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來,笑著說道:「比我預料的時間要早,不錯!不錯!」

「老師,您這是……」

李浩然一愣,茫然接過信來,看著上面的字跡,心頭不由一陣感動。

狂夫子竟然沒有考驗,便直接讓李浩然完成了試煉,且看這書信上的字跡,李浩然可以斷定,這封信在李浩然來的第一天,狂夫子便已經寫好了,顯然狂夫子從一開始就相信,李浩然一定能夠完成試煉。

這讓李浩然心中大為感動,一股溫熱衝上心頭,讓他想要說幾句感激的話,可話到嘴邊,卻在也無法出口。

「我給你的書,你可看了?」

狂夫子一笑,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問起了狂書筆錄的事情。

李浩然重重的點頭,再一次執禮說道:「老師,學生已經熟練於心,可不知道為何,這草書竟無法和先前的字相提並論,似乎缺少了一種東西!」

狂夫子點頭,拉著李浩然的手,帶著李浩然走上了樓去。

在樓上,兩人相繼坐下,狂夫子這才說道:「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話么?狂草旨在於狂,狂在於何處?在於內心!那麼內心又是什麼?」

「還請老師指教!」

被狂夫子這麼一說,李浩然頓時心中明亮一片,也知道了自己缺少的到底是什麼,可最後的這一個問題,李浩然無法回答。

他也不知道內心是什麼,也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釋何為內心。

「不論武道,亦或是文道!都要有自己的精神和意志,這精神意志便是自己的內心!就如我門前的對聯一般,正是蘊含了我的精神和意志,才會有靈性,才會吸引人!」

狂夫子一笑,語重心長的說道。

李浩然若有所思,可他還是不明白,為何自己先前的字有靈性,為何到了自己書寫狂草的時候,卻平淡無奇了呢?

「老師,為何學生先前可以,現在又不行了呢?」

李浩然又是一問。

狂夫子點頭,眼神裡面帶著一抹讚賞之光:「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自己的精神意志,也就是說你還沒有自己的方向!你先前的字多有張鴻儒之風,顯然是受到了他的熏陶所致,雖有靈性,卻韻味不足,缺少了自己的風格!而你現在,學的雖然是我的狂草,可這些都是你自己練出來的,蘊含了自己的東西!」

「自己的方向?有了方向,就有了自己的精神意志?學生為何還是不明白!」

李浩然後面的話聽明白了,他先前的字中多有模仿張鴻儒的字,現在的草書卻是自己一筆一劃學來,可前面那一句話,卻聽的李浩然茫然,他知道人生應該有方向,可這個方向和精神意志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以前沒有人生方向,只知道隨波逐流,可無論是哪一個時候的他,都有一股不舒服的精神,他不會向強者低頭,饒是他經常被人欺負,可他總是昂著頭。


自從他修鍊了武道以來,他只想進入書院,在這個世界好好的活下去,不在受人欺負,成為一個強者。

他一直以為,這就是他的方向,可顯然狂夫子的話,否定了他先前的想法。

「你也不必困惑!這個方向也可以理解為一個活法,人都是要活著的,無論是貧窮富貴,還是軟弱堅強,都會過完他的一生。可這個過程之中,你是選擇消沉平庸的活著,還是想要轟轟烈烈的活著,就要靠你的精神意志來決定了!孩子,這個方向便是支持你,走過荊棘,走過挫折,讓你死不回頭也要到達目標的精神意志,是一個強者所必須必備的重要因素!」

狂夫子看著茫然的李浩然,又為李浩然說了起來,他說的並不是很多,卻給了一個讓李浩然去思考的方向。

他這個方向意義非凡,決定了日後李浩然是成龍騰空,還是為蟲隨波。

這一切都需要李浩然自己去想,自己去決定,任何人都不能夠阻止,也干涉不了的事情。

正是知道這些,所以狂夫子才沒有告訴李浩然該如何去活,而是讓李浩然去思考,如何的去活。

聽了狂夫子的話,李浩然心中泛起了無邊的浪濤,他的心隱隱顫抖了起來,也迷惑了起來,整個人的氣息變得紊亂不已,似乎發生了什麼重大的變故一般,讓他一蹶不振一般。

看著陷入沉思的李浩然,狂夫子並未打攪他,而是起身離開了小樓,留下李浩然一個人在裡面,讓李浩然去思考以後的道路。

「哎!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老夫已經盡心,日後的路該如何去走,就要看你自己了!」

狂夫子輕輕下樓,心中一嘆,正當他走到樓下之時,身前的花草叢中,忽然有一道黑影閃現出來,徑直來到了狂夫子的身前。 第四十三章破戒

「夫子,近來可還安好!」

月夜下,花叢中走出來的錦袍的男子,溫雅的看著眉頭微微皺起的狂夫子問道。

狂夫子看清了對方的面容,不由搖頭一嘆:「駱河,你是來找安樂王的吧!」

「什麼都逃不過夫子的眼睛!不過,這一次我卻是來找你的!」

錦袍男子駱河話音剛落,手中寒光一閃,一柄散發著冰冷凍氣的長劍,悄無聲息的指向了狂夫子的喉嚨。

「定!」

狂夫子冷冷一笑,接連退後兩步,沉聲一喝,霎那間整個畫面宛若定格了一般,一切都成為了靜止的。

一股無形的力量,自狂夫子為中心,悄然蔓延,瞬間將整個狂書樓籠罩在了內中。

蹭!

下一刻,狂夫子從容揮手朝著身前輕輕一推,那方才還刺向他的劍,神奇般的被輕輕推開,刺到了空處。

「駱河,你過不去的!」

狂夫子傲然昂著頭,那強大的自信,看的對面的駱河越發的凝重。

「弟子不是來殺人的!我是來拖住您的,殺安樂王的,另有他人!」

駱河的劍依然指向了狂夫子,他試圖用話語動搖狂夫子之心。

數年狂書閣門下修習狂劍之道,讓駱河對狂夫子的一切瞭若指掌,他知道自己勝不了狂夫子,更知道狂夫子不會殺人,所以他來了。

「好!好!好!能請動你這個棄徒,重新面對我的,恐怕也只有邱王府的那位吧!邱雲峰是個人物,不過他也過不了本夫子!」

狂夫子冷聲說著,當即一語戳破了駱河來的原因。

當年駱河乃是狂夫子得意門生,他傾盡所有將自己的狂之道傳於駱河,卻不料駱河卻叛出書閣,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這讓狂夫子痛心多年,也讓狂夫子在不曾動收徒之念。

直到他見到李浩然後,他的心又一次動了,這一次他要幫李浩然,為了九鼎書府大祭酒張鴻儒的囑託,也為了他心中的信念。


「呵呵!夫子,夫子!你還是如先前那般的天真,以前你幫不了我,現在你也幫不了他!」

駱河一笑,眼中閃爍著回憶的光芒,輕輕說著。

轟!

正在此刻,一聲轟鳴聲將寧靜的黑夜擾亂,緊接著一陣亂鬨哄的吵鬧聲傳入了狂夫子的耳中。

「你勾結了匪類盜徒?」

狂夫子聞聲,即刻便從這亂糟糟的聲音中,聽出了來人的身份。

狂書閣的大門已經被人一拳轟破,正有數十個武徒五品、三品的武者,大步闖入內中,朝著各個院落中奔行而去。

這些人身上殺氣濃厚,帶著極大的煞氣,顯然並非是尋常之人,都是有過人命在手之徒。

「其他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擋住夫子你,便可以了!」

駱河沒有一絲的動搖,仍舊是堅定地看著狂夫子。

他知道狂夫子的功夫全在精神之上,他若想完成今日的任務,便必須本心不動。

心不動,則意不動!意不動,則不會被狂夫子的意志精神撼動,狂夫子也便無法施展他最為強大的力量。

「好!本夫子三十年未曾殺人,想不到今日便要破了這一戒,也罷!也罷!我從殺中來,當從殺中去!」

言罷,狂夫子身上氣息鼓動,伸手凌空一抓,自不遠處的竹林中傳來了一聲脆響,緊接著一截三尺長的綠竹拿在了手中。

另外一邊,在百書樓中,紅毛正看著夜空中的月亮,想到就要離開這整日提心弔膽的地方,心頭生出了一股喜悅。

「嗯?這是死氣,好濃厚的味道!……不好,有人闖入了狂書閣,主人有危險!」

正當紅毛暢想的時候,他的鼻孔微動,嗅到了空氣之中隨風而來的氣味,當即臉色一變,一雙銅鈴般的眼睛,看向了遠處狂書閣的大門方向。

緊接著,紅毛聽到了一聲巨響,他的心神一動,悄然將百書樓的房門關閉,從二樓的後窗一躍而下,消失在了假山下的竹林之中。

噌!

「你是誰?為何攔我去路?」

另外一邊,在狂書閣後門的衚衕之中,一道魁梧的身影,攔住了晨楓的道路。

晨楓每日這個時辰,都會將書閣的垃圾從後門運出,今日便在他剛剛送走垃圾回來的時候,被人攔住,這讓他心中泛起了一抹凝重,不由擔心起了書閣之內的狂夫子。

「錦繡刀臧天!」

臧天一揮手中的錦繡刀,雙眼之中充滿戰意的看著晨楓,身上的氣息一點點的釋放出來。

八品武徒的力量盡數展現,但見一輪血氣衝天,形成了一輪大日。

氣血如虹,化而為形,這足以說明,臧天的修為已經無限接近九品,他差的只是一絲機緣。

晨楓眉頭皺起,他知道只有戰勝了眼前的臧天,他才能夠進入狂書閣,才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故而,他也沒有遲疑,一拍腰間的玉帶,緊接著只見一道寒芒在黑夜中綻放,一柄軟如絲帶的軟劍拿在了手中。

「我的劍,流雲!乃是無骨之劍!」

晨楓冷聲說著,身上的氣息也同時爆發出來。

轟!

血氣衝天,化形為劍!晨楓竟也是九品武徒,更讓人震驚的是他的血氣化的卻是劍,此劍之中,帶著一抹凌天傲地之意,讓前方攔路的錦繡刀臧天心神大動。

噌!

下一刻,晨楓動了,他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宛若是黑夜之中的流星,手腕一抖,軟劍如水般的遊動,徑直刺向了前方的臧天。

砰!砰!砰!

刀與劍碰撞在了一切,不過刀勢越來越弱,劍光越來越盛。


噗!砰!

「咳!咳!你竟然練成了儒門游龍……該死!你是九鼎書府藏劍閣的人!……」

交手三招,臧天被晨楓一劍割破了喉管,接著被一腳踢倒在地。他的刀飛落遠處,雙手死死的捂著喉管,不可置信的看著前方的晨楓說道。

晨楓眼中的凝重更為繁盛,一步走到臧天身前,沉聲說道:「說!你為何要攔我?」

「我……」

噗!

臧天心生膽怯,只想活命,這才剛剛張口,但見黑夜中一道風聲吹過,緊接著臧天的額頭之上,一道指甲蓋大小的血洞噴出了一團血來。

「嗯?……不好!」

晨楓看著死不瞑目的臧天,遲疑的扭頭四處尋去,正待他剛剛掃視一周之後,腦中忽然泛起了一團光芒,不由一震,抬腳踢開了狂書閣的後門,徑直跑入了內中。

……

「夫子,你的武道修為跌落的厲害,竟然連這一會兒,都有些支持不住了!看來,你當年受的傷並未好……」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