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程浩連忙說道:「多謝德鍾叔剛剛的提醒……」

「哈哈……」劉德鍾笑着搖搖頭,又往王征那邊示意了一下,笑道:「還不去道個歉?」

。 在人們正在糾結要不要破開禁制,徹底進入那座洞天洞內洞的時候,忽然就有一道金光自那園林之中升騰而起,一道衝天的金光拔地而起,徹底洞開了這座擁有三層秘境的第三層,一座金色門扉就這麼呈現在眾人面前不斷旋轉,一片片火星子四處「逃竄」,洋洋洒洒灑在地上,最終熄滅於無形之中。

當這第三層秘境真正洞開在眾人面前,先前嚷嚷着想要去那第三層秘境探險的眾人反而有些猶豫了,因為光是這第二層的紫竹巨人,就差點兒讓眾人覆滅,那麼那第三層,將會有怎樣的困難險阻?

一隻只堪比第二境界的怪物?若真是如此,他們必定要付出極大代價,最後成為那怪物的口糧?這些讓他們不寒而慄。

最終還是那來自虛無縹緲峰的御劍女子,率先打破了沉默,率領虛無縹緲峰一眾人等,猶如一條劍氣長龍,貫入那道金色門扉,對於眾人來說,這位天地下好像就沒有這位女子干不出的事情?

隨即眾人內心也便釋然,傳聞就連將整蠱那位脾氣一向火爆的衛仙人,將他鬍子給一根根拔掉這樣喪心病狂鐵定是要掉腦袋的事情,這位女子都能毫不猶豫地做了,還有她不敢的事情?

當那由無數劍修組成的劍氣長龍徹底隱沒在金門之後,終於有人坐不住蠢蠢欲動起來,要知道所謂秘境求寶,往往就是愈是先到,所能恰巧遇見機緣的可能性愈大,之後才是講究一個「機遇」一詞。

所以「先到先得」一詞,用在探索秘境的過程之中,最為適用。

女子率先進入那秘境之中,無疑是要佔據了一大優勢,於是誰也不想落後,爭先恐後進入那秘境之中,生怕落後人一步,錯過了什麼機緣。

只不過這些蜂湧而入的人們若有若無之間,一對眼睛在四處張望就是了。

至於在張望什麼,他們心照不宣,自然是那位白袍青衫了,當然,還要再加上那來自教會與法庭之中的那對金髮碧眼的男女。

遠遠吊在隊伍最末的那對扎眼男女互相對視一眼,素來都有第一騎士之稱的貝爾蹙起眸子,沉默半晌之後,燦爛笑道:「既然如此,那麼咱們在進入這第三層秘境之後,就先結成同盟,你看如何?」

誰知那位金髮碧眼的高大女子翻了個白眼,雙手捧在一起,雙眸緊閉上,也便沒了回應。

貝爾咧嘴一笑,心裏門兒清,這位女子又在求她那位真主庇佑了。

這位第一騎士也不着急,阻攔下了身旁急不可耐的部下后,乾脆就坐在一塊大石之上,靜靜等待這位女子的回應。

凱蒂最終還是睜開那雙亮盈盈的雙眸,無比虔誠道:「神曾經說要有光,便有了光。」

她轉而向貝爾眨了眨眼睛,嘴角微翹,「如今神說讓我暫時與你結成同盟關係。」

貝爾一雙眼眸眯起,駐劍那雙手猛然抓住劍柄歸劍入鞘,長身而起后,爽朗笑道:「好!」

……

在眾人陸陸續續進入那扇金色門扉之後,其實不遠處的竹山山頭悄然露出一大一小兩顆腦袋來,正遠遠瞧著那道金色大圓圈,透過那圓圈望去,能夠依稀之間瞧見其中有那血色長河以及一段段黑色懸崖。

小男童陳靈運皺了皺眉頭,長嘆一聲氣,「小夫子,你該不會是要打算帶我進這種地方吧?小心我告訴師父啊!」

韓逸一拍小男童腦袋,擠眉弄眼道:「哪能啊?我就是帶你去見識一下世面而已。」

小男童初聽自家小師叔的話,還在暗自點頭,誰料聽完之後,小男童抱住臂膀,氣憤不已,那句罵人的話怎麼說得來着?果然還是個狗改不了吃屎的!

韓逸搖頭晃腦道:「別着急啊,你不想見那位神勇無雙飄飄仙人的李大哥了?按照你李大哥的個性啊,說不定此刻正在裏面兒歷練呢!」

抱着臂膀的小男童剛到嘴邊的話,硬生生被他咽進肚子裏,他怯生生道:「可是像是先前那種情況,萬一這一次李大哥不能即使出現,那咱們不就死翹翹啦?都怪小夫子你,平日裏不好好修鍊,就知道與夫子門扯皮,油腔滑調的,事到如今,只能幹瞪眼了吧!?」

韓逸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臉龐上,好嘛,合著現在又要怪自己了?

忽然有一道聲音,居高臨下道:「小施主所言甚是,這位施主你一人,難免會讓小施主磕磕碰碰,不能照顧周到,所以依照貧僧所見,還是小心為妙,最好乾脆就不要進入那第三層秘境之中為好。」

小男童一聽有符合自己的聲音,下意識地點頭不已,最後幡然醒悟之後,急忙抬頭看去,卻見那位先前有過一面之緣的白袍僧人摸了摸自己的光頭,朝向兩人笑道:「當然了,也有特殊情況的,除非……加上貧僧一起?」

……

血紅蒼天之下,那座黑色山崖崖腳,奔流不息的血色長河之底,沉着位渾身赤裸,盤腿而坐的男子,一團團血光在他身體四周不斷迸發出來,每一次迸發,都會將少年人身上被腐蝕的血肉修繕如初。

在男子周身,是一團團類似於珊瑚類金屬,確保男子不會被那湖底密密麻麻且虎視眈眈的血色屍體給徹底撕成兩半。

男子睜開那雙極好看的鳳眸,有血色光芒內斂,方才自己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自己體內就迸發出一道道血色光芒,維繫自己的意識不至於昏沉過去,但是所受苦楚,幾乎就是呈幾何倍增長,痛徹心扉。

至於這道珊瑚形狀的金屬是他偶然之間發現,用盡了所有力氣,揮霍完了所有靈炁,這才將之打開又合上,這無疑十分危險,因為若是珊瑚狀金屬並不如他原本意料之中那般堅硬,他的這般舉動,也便無異於自投羅網。

好在金屬格外堅硬,李清源長舒一口氣,看着一縷縷從自己身上剝落的血氣彌散於血色長河之中。

咚得一聲巨響,李清源定睛望去,原來是一隻血屍將整個臉龐都撞在了珊瑚金屬之上,以至於這血屍整張臉龐都被珊瑚金屬給裝得粉碎。

他不由蹙起眉頭,這般情況早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以至於李清源自己早已經見怪不怪,只是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這珊瑚金屬格柵,絕對是會被撞開的。

鐵杵尚能磨成針,更不要講一隻只堪比第二境修士的血屍夜以繼日,悍不畏死的野蠻衝撞了。

微微呲牙咧嘴的李清源強行沉下心來,望着身上仍舊不斷升騰的血水青煙,略作思量之後,取出兩物。

一物是那已經化作一抹銀輝食指長短的龍槍,果然,即使是在這血色長河之中,仍舊不能侵害這一桿長槍絲毫。在龍槍出現之後,根本不用李清源如何催動,這桿龍槍的那悄然誕生出的符文便迸發出一股子匪夷所思的吸力,牽扯李清源體表那不斷匯入血色長河之中的血氣,匯入這桿長槍之中。

將這桿來歷神秘又不凡的長槍擺在自己盤起的雙腿之上后,李清源鄭重其事地取出另一物。

一隻小瓷瓶爾。

小瓷瓶只是人間俗物,其中所盛裝的液體,反而是最為珍貴的,那便是紫竹巨人遺留的金雨以及……黃金巨龍一身精粹所化的金液混合。

李清源閉上眼來細細感受,從那滔天的血色長河之中,不僅能感受到一縷縷血腥,居然還有濃厚的生氣!

他不由感嘆一聲。

確實是一塊無人打擾適合清修的場所了,若是那沒有那些個時不時就要拿頭顱撞一下珊瑚金屬的血屍,將會更好,可是萬事不能強求盡善盡美不是?

不知為何,所有的血屍開始暴動起來,趴在珊瑚格柵之上,不斷敲打着格柵,瘋狂嘶吼起來。

只不過這攝人心魄的嘶吼聲音被少年人主動忽略掉了。

手中拿着那塊哧哧作響的瓷瓶,李清源內心有了一番計較,一個大膽的想法,逐漸現出原形。

只見他神色猛然一變,單手撬開手中瓷瓶的瓶塞,仰頭以靈炁包裹其中,一口將瓷瓶之中那金光燦燦的液體吞下腹中。

渾身都沒有一塊好皮肉的少年人周身各處忽然迸發出一股子活力,嚇得周遭那些血屍一時間噤若寒蟬!

但是當李清源體內再一次爆發出一團金光之後,這些個血屍又一次嘈雜起來。

對此,李清源並沒有計較,因為接下來的事情,遠比要計較這一兩隻血屍體的嘈雜,要重要的多。

他環視自己早已經沒了皮毛的血淋淋身體,咧嘴一笑,順手一拍自己腰間乾坤袋,一道硃紅色光華閃爍出來,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一掌拍下那隻葫蘆塞子之後,他分出一縷髮絲粗細的靈炁溪流,匯入酒葫蘆之中,整個心神沉溺其中。

不出半晌,一道靈炁從酒葫蘆之中竄出,李清源無神的雙目也重新有了神采。

與那酒葫蘆之中的某位一番吱吱呀呀的交談之後,他李清源總算是談妥,雖然過程曲曲繞繞,但是就結果而言,算是一件…好事?他做起那件事來,總算姑且可以心無旁騖?

李清源深吸一口氣,驀然燦爛一笑。

如今萬事備矣。

今日他李清源,就是要在這血色長河之下,徹底突破第二境,入那昇龍境界!。 可以看到,在姜塵宏大的宏願聲下,一些神族的心神開始動搖,臉上漸漸露出虔誠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對姜塵產生了堅定的信仰。

被大願望術度化后,除非你的意志能夠超越眾生的意志,不然的話,這個過程便是不可逆的,此生都要淪為姜塵的信徒。

「我成聖時,一切苦難,終將消失……」

「我成聖時,一切眾生,皆得長生……」

姜塵的聲音更宏大了,好似與眾生取得了共鳴,天地之間,到處都充斥着他許下鴻蒙大願的聲音。

沒過多久,神族的神君,在姜塵的宏願聲下,也開始心神搖曳起來,不得不停下腳步,全力抗衡壓來的眾生願力。

四十八道鴻蒙大願,一道強過一道,全部疊加在一起,威力甚至可以威脅到先天道尊。

「我成聖時,一切時空,過去未來,一切種種星辰碎為微塵之數量眾生,心念我名,皆得自在。如若不然,我不得成聖。」

當姜塵許下最後一道宏願,整個神族,也就辛乙神君仗着先天靈寶之助,依舊在苦苦掙扎著。

至於其餘的神族,則全部被姜塵降服,成為他最虔誠的信徒。

「先天靈寶!」

「神族還是有着幾分底蘊的。」

看着辛乙神君眉心,那不斷搖動的金色鈴鐺,姜塵感慨道。

那金色鈴鐺之上,先天不滅靈光四溢,無盡的先天道韻流轉,顯然是件三界難尋的先天靈寶。

也是,神族起於太古時代,歷經遠古、上古兩個時代而不倒,手裏沒些好東西也說不過去。有一兩件先天靈寶,也是正常的事。

「放棄吧,你的掙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毫無意義。」

看着仍在負隅頑抗的辛乙神君,姜塵屈指一彈,太初神劍化成一道劍光激射而出,將他頭上的金色鈴鐺擊飛。

沒了先天靈寶的護持,辛乙神君再無力抵擋噴涌而來的眾生願力,瞬間就被其淹沒,心神沉淪其中,逐漸失去自我。

過了一會兒,辛乙神君那茫然的雙眼,突然恢復了清醒,並綻放出前所未有的靈光。

只見他上前一步,恭敬的朝姜塵拜道:「今日辛得帝君之助,一掃心中迷霧,得見真我,辛乙心中不勝感激,願終生追隨帝君,以報大恩。」

又將一個迷途的羔羊帶離苦海,姜塵的眼中很是興奮,滿臉笑容的回應道:「恭喜辛乙道友脫離苦海,明悟真我,姜塵今日又多一名同道,真是喜不勝收。」

辛乙神君的臣服,標誌着神族正式成為了歷史。

瞬間,虛空深處的不可知之地,命運長河所在,那屬於神族的氣運,突然潰散,爆碎成無數元氣,滾滾向前,朝九霄天涌去。

神族為姜塵一人所滅,那神族的氣運自然要為姜塵一人所得。所以,神族的氣運,流向的是九霄天,而不是人族。

哪怕因為神尊的隕落,神族氣運流失了不少,但神族僅剩的氣運,依舊不容小覷。畢竟,這是傳承了三個時代而不倒的勢力啊。

轟隆隆!

神族氣運加身,那姜塵氣運所化的薪火,突然膨脹了一大圈,釋放出無盡的光與熱。

薪火的體積雖然變大了,但其質量並未因此下降,反而顯得更為凝實了,周身更是散發出五彩晶光,好似晶體化了一般。

五彩!

氣運呈現五彩之色,這是道運的標誌。

擁有五彩道運者,若氣運不失,此生必成先天道尊。若無五彩道運加身,就算成為先天道尊,也會霉運連連,連件趁手的法寶都找不到。

可以說,擁有五彩道運的人,就是天地的寵兒,無災無難,輕易的就能修成先天道尊。

像元始天尊的記名弟子,洪荒有名的福德真仙雲中子,就是天生五彩道運之人。

所以,涿鹿之戰當中,闡教十二金仙被蚩尤攆著打,雲中子卻屁事沒有。黃河陣中,闡教十二金仙都被削了頂上三花、胸中五氣,可雲中子依舊險之又險的逃過了一劫。

這就是擁有五彩道運的好處,連天地殺劫都能規避。

本來,姜塵想要凝聚五彩道運,須得凝聚出九道功德金輪才行。可如今,吞噬了神族氣運之後,倒是使得他提前凝聚出了五彩道運,也算是意外之喜。

五彩道運,也被稱之為小氣運,在他之上,還有大氣運,就是七彩道運。

洪荒之中,天生就具有七彩道運者,堪稱寥寥,只有三個,那就是三清。

他們三個,各自擁有一成開天功德,所以,是天生的聖人,天生的大氣運者,真正的得天獨厚!

擁有七彩道運者,成聖的概率極大。三清天生具有七彩道運,成功成聖。女媧娘娘造人之後,也有了七彩道運,西方二聖發下大宏願之後,也凝聚了七彩道運。

後土娘娘化身輪迴,亦是如此。

帝俊太一,匯聚了天庭氣運,一樣凝聚出了七彩道運,祖巫帝江,匯聚大地之氣運,亦是凝聚出了七彩道運。

這些,都是混元大羅金仙層次的無上強者。

羲皇曾斷言,修成混元大羅金仙的必要條件之一,就是凝聚出七彩道運。因為,縱觀洪荒的成道者,皆是凝聚出了七彩道運。

沒有凝聚出七彩道運的,始終距離成道差了一絲,如羲皇本人。

所以,凝聚出七彩道運的人,往往葉被稱之為大氣運者。

想要成道,大智慧,大氣運,大毅力三者必占其一。

簡稱成道三要素。

……

…………

氣運蛻變成五彩之色,姜塵覺得自己突然變得不同了,靈台更為的清明,修行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但更多的,他就感覺不出來了。

氣運之道,玄之又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感受出來的,需要長時間的去摸索,才能感覺到氣運增長帶來的變化。

「神族……沒了!」

神族的變故,自然瞞不過周圍勢力的感知,畢竟都在關注著神族,好隨時撲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

所以,神族氣運消亡的那一刻,很多勢力都看到了。

「神族被滅了?」

「誰幹的?」

「為何事先一點動靜都沒有?」

察覺到神族沒了之後,周圍的勢力先是震驚,隨即就是震怒,發出一道道憤怒的吼聲。

他們這邊還在商議如何瓜分神族呢,可沒想到,未等他們商議出一個結果,那邊神族已經沒了,被人給滅了,一點殘渣都沒給他們留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