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的青靈山江帆曾經路過,是乘坐飛翼銀龍飛過的,青靈山給江帆的感覺就是山高林密,全部都是原始森林。

江帆望著手裡的七彩符字,七塊符字是古老的符籙,江帆根本不認識,「呃,這七個符字是什麼字啊?我一個都不認識!」江帆搖頭道。

大元長老嘴角露出微笑,「這七個符字是嘔、咔、吧、刺、啦、刮、嗒,你只要依次念七遍,七彩符字就會打開位面的通道。」大元長老微笑道。

江帆吃驚地望著大元長老,「這老和尚為何知道這麼多事情?他到底是什麼人?和七彩符字化身是不是一夥的?還有到底是誰搞出七彩符字的呢?」江帆現在滿腦袋的疑惑。

大元長老看出了江帆的疑惑,手捋著鬍子,「呵呵,小子,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惑,等你拿到了三塊黑色符石,開啟了封印空間獲得金鼎符籙之後,你心裡的疑惑自然迎刃而解了!」大元長老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的,大元長老,既然你知道三個位面的事情,那請您給我說說三個位面具體情況吧,還有三塊黑色符石在三個位面的什麼地方?」江帆望著大元長老道。

於是大元長老和江帆講述了有關三個位面的事情,並告訴了江帆三塊黑色符石在三個位面的大領主手裡,江帆要拿到三塊黑色符石就必須打敗三個位面的大領主。

江帆又多了一個疑問,那就是三塊黑色符石為何到了三位大領主手裡了?是什麼人把三塊黑色符石交給三位大領主的呢?那個人和三名大領主有什麼關係呢?

這裡面的疑問太大了,江帆想問大元長老,沒等江帆問話,大元長老說話了,「施主,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你就不要問我了,我也不知道,你還是自己去解決疑惑吧!只要你獲得三塊黑色符石,打開了封印空間之門,你就會知道的。」

不說就不說吧,江帆也不在乎,「好吧,等我取得三塊黑色符石之後,我再來大元寺找您吧!」江帆點頭道。

大元長老點了點頭,「嗯,你抓緊時間去三個位面吧,我在大元寺等你回來。」大元長老點頭道。

江帆等人離開了大元寺,他們剛出大門口,駱靈珊忍不住道:「江帆,你真打算去三個位面找大領主奪取三塊黑色符石嗎?」

江帆扭頭望著駱靈珊道點頭:「是的,我要去三個位面奪取三塊黑色符石。」

「三個位面的大領主可不是一般人呢,你剛才也聽大元長老介紹了三個位面的大領主,他們都是接近符神的高手,手下還有那麼多生物,想從大領主手裡奪取黑色符石,我看很困難。」駱靈珊望著江帆一臉嚴肅地道。

「是啊,江帆,如今符元界這麼不平靜,你要去三個位面奪取黑色符石,肯定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搞定的,我擔心你走之後,盛家、大風國、大甫國鬧事。」妙雅公主皺眉道。

如今盛家、大風國、大甫國之所以沒有鬧事都是江帆在剋制他們的,如果江帆離開符元界時間太長了,妙雅公主擔心他們趁機謀反。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今天太累了,就一更了,抱歉了! 江帆笑了,「妙雅,這個不太擔心,我們青龍軍已經有十幾萬精英軍隊,盛旺宏、大風國、大甫國只要敢謀反,青龍軍完全可以滅掉他們!」江帆不以為然笑道。

「話雖如此,可是也有無法預見的事情發生的,因此你一定要儘快會來。」妙雅公主依然皺著眉頭,她擔心江帆不在,青龍軍群龍無首,別人無法指揮青龍軍。

江帆知道妙雅公主的擔憂,點頭道:「嗯,我走之前會安排好青龍處密切關注盛旺宏、大風國、大甫國的,另外讓黑蠻山的青龍軍時刻做好準備。」

妙雅公主還想說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江帆,我也要跟著你一起去三個位面!」駱靈珊拉著江帆胳膊道。

「我也要去!」皇甫如美也拉著江帆胳膊道。

「你們都跟著去,那我也跟著去吧!」暮雪公主望著江帆道。

只有妙雅公主沒有說話,她心裡很矛盾,她也想跟著江帆一起去三個位面,可是她擔心父皇的安危。

「呃,三個位面十分危險呢,你們跟著去做什麼呢!」江帆搖頭道。

「三個位面肯定有許多新奇的事情,我們當然要跟著你一起去啦!至於安全,我們跟著你在一起還會有安全問題嘛!」駱靈珊望著江帆笑道。

「對啊,有你江帆在,天底下還有誰敢欺負你的女人!」暮雪公主手拉著江帆的手嬌笑道。


江帆無奈搖頭笑了,「好啦,你們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你們都跟著一起去吧!」

「江帆,我覺得這次去三個位面,我們要多帶點人去!」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江帆扭頭望著駱靈珊,「哦,靈珊我們為何要多帶人去呢?」江帆微笑道。

「因為三塊黑色符石是在三個位面的大領主手裡,雖然我不知道大領主是什麼,但是身為位面的大領主他的手下肯定有很多人的,因此我們要多帶點幫手啊!」駱靈珊解釋道。

「是的,我覺得靈珊妹妹說得很對,這次要多帶點人去三個位面。」暮雪公主點頭道。

江帆略微思索片刻,點頭道:「嗯,那我就抽調一部分青龍處的人隨我們去三個位面。」

一旁的妙雅公主皺起眉頭,「江帆,你可不能把青龍出精英都調走了,他們還要保護我的父皇呢!」妙雅公主拉著江帆胳膊滿臉不悅道。

江帆點了點頭,望著妙雅公主,「妙雅,你放心吧,我只抽調一部分精英去,沒有多大影響的。再說三個位面在不同地方,我們每次從其他位面回來的時候,就到青龍處總部了解一下大元國的情況,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處理大元國的事情,然後去其他位面,這樣你總放心了吧。」

妙雅公主露出微笑,她對江帆這樣的答覆很滿意,「妙雅妹妹,你不跟著我們一起去三個位面嗎?」駱靈珊望著妙雅公主道,因為妙雅公主一直沒有說和大家一起去三個位面。

妙雅公主皺起眉頭,「其實我很想跟著你們一起去三個位面,但是我放心不在我父皇。」妙雅公主皺眉道。

駱靈珊拉著妙雅公主的手,「妙雅妹妹,你不用的擔心,有青龍處在,就算盛家、大風國、大甫國謀反也沒什麼大不了了,就憑青龍軍的實力,打敗他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駱靈珊微笑道。

「是啊,妙雅妹妹,你不用擔心呢,你就跟著我們一去去吧。」皇甫如美對著妙雅公主微笑道。

妙雅公主望著江帆,江帆明白妙雅公主的擔憂,微笑道:「妙雅,大元國的事情你不用擔憂,有青龍軍在,就算盛旺宏、大風國、大甫國有什麼舉動,青龍軍出動他們必敗無疑。」

妙雅公主望著江帆,「好吧,我就跟著你們一起去三個位面。」妙雅公主點頭道。

眾人一邊走著一邊聊著,突然前面響起銅鑼聲,路邊行人紛紛閃開。江帆望著前面來了一列隊伍,大約有一百多人,中間是一輛豪華的符馬車,正朝著大元寺方向走了過來。

「我靠,這是什麼人啊,這麼顯擺啊!」江帆滿臉不悅道。


突然他看到了隊伍裡面居住旗子上面的「盛」字,他馬上明白是什麼人來了,驚訝道:「呃,盛旺宏來大元寺做什麼呢?」江帆驚訝道。

江帆正納悶的時候,只見有人對著江帆喊道:「媽的,你眼睛瞎了,盛宰相來了,你快點滾開!」

聽到如此辱罵,江帆頓時就冒火了,給了那人一個巴掌,啪的一聲,這一巴掌夠重的,打得那人牙齒飛出去十幾顆,嘴巴飆血。

「你他媽的眼睛長在屁股上了!老子在逛街,什麼狗屁盛老狗,敢擋老子的路,給老子滾遠點!」江帆望著那人辱罵道。

那人被江帆打得眼冒金星,頓時都愣了,他什麼時候遭人打成這樣。他迅速爬了起來,望著江帆,「你小子好大膽子,知道老子是什麼人么?老子是盛宰相府上的護衛,你敢打老…」

那護衛話還沒說完,只聽到砰的一聲,江帆一腳踢在他的褲襠上,他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蹲在地上。還沒等他站起來納甲土屍一腳踢在那護衛的屁屁上,砰的一聲,他被踢得飛了出去,落在符馬車上。

啪的一聲,符馬車的車頂被掀翻了,坐在裡面的盛旺宏被嚇得驚呼起來,他還以為遇到刺客呢,大聲喊道:「有刺客!護駕!」

那為何從符馬車上面滾落下來,那些護衛立即包圍上去,「大膽,什麼人敢行刺盛宰相!」盛府的護衛頭領大聲喊道。

那護衛急忙爬起來,擦掉臉上的血跡,「不要誤會,是我啊!」那護衛急忙道。

眾人這才看清楚是自己人,「呃,怎麼回事?你怎麼到符馬車頂上去了?」護衛頭領驚訝道。

那護衛一臉苦相,「我是被人打飛上來的。」那護衛急忙解釋道。

「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子,竟敢毆打我們盛府的護衛?」護衛頭領驚訝道。

那護衛搖頭,「我不知道啊!就是那個人!」他手指著江帆道。

那護衛頭領看到了江帆,他立刻認出了江帆,驚呼道:「呃,江帆!」

符馬車的帘子打開了,盛旺宏探出頭來,「剛才怎麼回事?」盛旺宏沉著臉道。

護衛頭領急忙低頭哈腰,「宰相大人,我們遇到江帆了,剛才就是他打了我們的人!」護衛頭領急忙稟告道。

盛旺宏聽到江帆的名字,他臉上的肥肉跳動了一下,他對江帆忌憚是記憶猶新的,他被江帆打得平鼻青眼腫的,養傷都養了半個多月呢。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今天就一更,明天晚上返回,後天恢復3更。 「呃,江帆啊,你們怎麼得罪了江帆呢?」盛旺宏皺眉道,只要聽到江帆名字,他就皺起眉頭。

「江帆站在馬路中間,我們的隊伍無法通過,小的去攆他離開,誰知道被他暴打了!」那護衛哭著臉道。

盛旺宏狠狠地瞪了那護衛一眼,「混蛋,你竟敢招惹江帆,被打了活該!」盛旺宏十分生氣的罵道,連他都不敢招惹江帆,這護衛竟敢敢招惹江帆。


「宰相大人,小的不認識江帆啊,小的如果知道他是江帆,小的哪敢招惹他啊!」那護衛苦著臉道,他已經鼻青臉腫了,鼻樑骨都斷了,身上好多地方隱隱作痛,還不知道傷勢如何呢。

盛旺宏狠狠地瞪了那護衛一眼,扭頭對著身邊的護衛頭領道:「你去告訴江帆,說是我的隊伍,讓他來見我。」在這種場合下,盛旺宏還是要面子,他身為大元國的宰相,總不可能給江帆讓道吧。

因為江帆表面上沒有任何職位,江帆是青龍處處長的事情,也只有皇上知道,其他大臣知道的很少,盛旺宏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

盛旺宏以為江帆只是和妙雅公主關係很好,最多將來成為駙馬爺而已,駙馬爺雖然是皇親國戚,但是盛旺宏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駙馬爺無法和他比。

護衛頭領點頭道:「是的,屬下這就去叫江帆前來見您。」

那護衛頭領到了隊伍前面,他看到江帆雙手叉腰站在大街中央,兩旁有不少百姓觀看,許多人議論紛紛,「這人是誰呀,竟敢阻擋盛宰相的隊伍?他是不是瘋了!」

「我看八成這小子瘋了,等會肯定被盛宰相的人打死的!」有人悄聲嘀咕道。

那護衛頭領走到江帆面前停下,「江帆,我家宰相大人讓你去見他!」那護衛頭領對著江帆道。

江帆冷冷地望著年輕護衛頭領,露出鄙夷之色,「我靠,盛旺宏好擺譜啊,竟然讓老子去見他,讓他媽的來見老子!」江帆對著那護衛頭領冷笑道。

護衛頭領臉色變了,沒想到江帆不但拒絕,而且出言辱罵盛旺宏,他臉沉了下來,「你小子別不識時務,宰相大人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怎麼可能來見你呢!」護衛頭領冷笑道。


江帆冷哼了一聲:「哼,宰相算個屁!你去告訴盛旺宏,要麼繞道滾蛋,要麼從老子胯下鑽過去!」

江帆這句話太過分了,他是故意激起盛旺宏的憤怒,好發生衝突,他趁機暴打盛旺宏,再次給他下馬威。

那護衛頭領頓時臉色大變,手指著江帆憤怒道:「你,你小子太囂張了,竟敢如此辱罵宰相大人,我要教訓你這不知深淺的傢伙!」

那護衛頭領雙手結印,嘴裡念咒語,就要釋放符咒攻擊江帆。他符咒還沒念完,江帆的腳已經到了他的褲襠上,「去你媽的,你還敢對老子動手,老子打殘你這狗奴才!」江帆冷哼道。

碰的一聲,江帆的腳踢中那護衛頭領的褲襠上,他慘叫一聲,捂著肚子彎腰蹲下。他還沒蹲下,緊接著他的臉上挨了重重的一腳,又是一聲砰的聲音,他仰面飛了出去。

江帆的這一腳踢得很重,那護衛頭領的嘴巴被踢破了,門牙全部掉落,疼得他滿地打滾。他吃力氣爬了起來,嘴裡嘟囔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嘴裡血直流。

突然一道人影一閃,那人到了護衛頭領身後,「去你媽的,你敢對我主人不敬,爆掉你的菊花!」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那護衛頭領的屁屁之中。

啊!你護衛頭領慘叫一聲,雙手捂著屁屁蹦了起來,感覺內臟如同被火燙了似的。還沒等他看清是誰,砰的一聲,納甲土屍一腳踢中他的腰上,那護衛頭領飛出二十多米遠。

撲通一聲,掉落在盛旺宏的符馬車旁邊,納甲土屍是故意把這護衛頭領踢到盛旺宏面前的,讓盛旺宏看看他的屬下慘狀。

盛旺宏聽到符馬車前撲通一聲,打開帘子伸出頭來看到護衛隊長躺在地上,吃驚道:「呃,這是什麼回事?」

那護衛隊長吃力地爬了起來,哭著臉道:「宰相大人,屬下去叫江帆來見您,他不但不肯來,還讓您去見他,還把屬下暴打一頓。」

盛旺宏臉面掛不住了,氣得渾身哆嗦道:「江帆,你小子真是太囂張了,上次毆打我的事情還沒找你算賬呢,你以為我盛旺宏是泥巴做的,任你捏啊!」

隨即盛旺宏望著身邊的兩名貼身護衛,對著他們揮手道:「你們去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這兩名護衛是盛旺宏的貼身護衛,他們都是符元境界後期,在盛府之中除了那個老符皇之外,就算他們的境界最高了。

兩名貼身護衛一起點頭道:「是的大人,屬下去教訓這小子!」

江帆看到隊伍之中走出兩名護衛,他們身穿衣服和其他護衛不同,他們的衣服好豪華多了,他就斷定這護衛肯定是盛旺宏的貼身護衛了。

那兩名貼身護衛走到距離江帆二十多米停下,他們保持與江帆距離,目的是好施展符咒,因為他們剛才看到距離江帆太近,護衛隊長根本來不及施展符咒,就被爆打了。

江帆望著那兩名貼身護衛,「怎麼是你們這兩隻狗來了,盛旺宏這隻老狗呢?」江帆冷笑道。

「哼,你小子太猖狂了,竟敢辱罵宰相大人,還毆打宰相府中的護衛,我們要教訓你這囂張的傢伙!」兩人一同結印,嘴裡念著咒語。

「天火大有!」兩名貼身護衛一齊大喝一聲,只見空中發出呼呼的聲音,空中出現了符火,那符火化成怪獸模樣,朝著江帆撲下。

這種符技十分高明,符火可以化形,有點類似江帆的符飛刀,但是比符飛刀要低級一等,因為速度比符飛刀差遠了。

江帆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冷笑一聲:「雕蟲小技!就憑你們也想教訓老子,你喊你們盛府的那個符皇出來吧!」

他一揮手使出了空間隔離,那符火從江帆身邊擦過,根本傷不到江帆絲毫。兩名貼身護衛大吃一驚,他們再次結印,嘴裡念咒語,咒語還沒念完,突然地面上伸出裂空奪魄槍來。

「爆掉你們的菊花!」隨著一聲大喝,裂空奪魄槍連續閃動兩次,撲哧!撲哧!兩名貼身護衛感覺屁屁如同火烙了一樣,他們慘叫地崩了起來。

納甲土屍從地面冒了出來,望著兩名貼身護衛,「哇塞,好緊啊!你們還是第一次呢,被老子爆掉了!好爽啊!」納甲土屍一臉壞笑道。


給讀者的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