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薩姆,是冬之國鄰國諾亞公國的王室姓氏。

而諾亞公國,也正是哈利在來到方東的事務所第一天所提及的、他所進行跨國商貿的對方國家。

……

…… 第六十六章正軌

對於諾亞公國,方東能夠打聽到的消息倒是不少。

諾亞公國的建國時間與冬之國相近,兩個國家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中都處在戰爭的階段,直到近年來,兩個國家的關係才漸漸緩和,甚至在二十多年前簽訂了互助與和平的盟約,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盟國。

因此,方東想要打聽到有關諾亞公國的信息,還是能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的。

而方東最關心的,無疑還是與瑟茜有關的情報,據稱,諾亞公國一共有兩位公主,長公主瑞迦娜·格雷薩姆,是聞名遐邇的公主,因此被廣為流傳,而與這位長公主殿下相比,第二位公主就沒什麼名氣了,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這位的全名,但可以確認的是,瑟茜無疑就是這第二位公主。

但也因此,市井上流傳的、與瑟茜相關的信息實在是太少了,就算是有,也並不可信。

方東調查便只能就此中斷,而在此之外,他想要獲得與瓦倫撒傳說有關的信息的行動也很快胎死腹中——方東在希爾里斯能打聽到的、全部和瓦倫撒有關的信息基本都是之前瑟茜和他說的那一版,他要是想要知道和瓦倫撒相關的更多信息,就只能在位於圖亞爾皇家學院的圖書館翻閱典籍,但不是當地的學員或真正的貴族,方東是沒有辦法進入那裡的。

倒是德賽林鎮的事情的消息,被冬之國嚴格的封鎖了。

而這一圈逛下來,沒得到多少方東還是有些鬱悶的。

這時代不像是在當今的地球,坐在電腦前面隨便百度一下,就能查閱到大量自己想要的信息,在這個時代,知識和金錢並重。

雖然得到的有用信息不多,但方東也沒多沮喪。

他抱著「找不到情報就算了不如回去睡覺下次出什麼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鹹魚念頭返回了自己的店面,老老實實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他起了個大早,仍然沒有讓自己的板麵店恢復正常營業的意思。

他拎出自己那把白來的玫瑰劍來,開始練劍。

閃光劍術的第一個階段的最終劍技,就是霞光。

這種劍技的獨特之處便在於,它能夠讓使用者根據情況與需要,將全屬性的力量為己所用,但它也有一個缺點,方東必須要通過媒介來引導才能夠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出來,如果沒有武器,他這個身體里沒有任何自我轉化的元素力量可以使用的傢伙就是一個假的二階強者。

而且,這份劍技還受到兩方面因素的制約,第一,是方東的身體強度,即他能夠吸納的遊離元素的量,他身體之中的遊離元素是他用以牽引外界元素的關鍵,他的同種遊離元素越多,能牽引的元素魔力也就越龐大;而第二,則是方東自身對元素魔力的感知了,也就是雷姆里亞世界所謂的天賦,霞光是以自身的元素牽引外界元素的劍技,但方東能牽引多少外界元素,卻與他的感知有關,他感知的極限,就算有再多的元素魔力,他也不可能收歸己用。

這兩個制約因素,前者方東可以通過鍛煉來持續穩定的提升,而後者雖然是先天因素,但在方東這兒……他在收取「生命」這種報償的時候,也會將他們的天賦收集過來,換言之,如果方東能夠收割到更多的「生命」,他的天賦便是無限增長的。

而霞光這套劍術的強悍之處也在此,哪怕是在戰鬥之中,方東都能夠通過不停的吸納元素魔力,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而他出劍的時候積蓄的元素力量越多、越龐大,威力也就越強,且方東還能夠發揮出各種屬性的元素力量。

就像之前肖恩的「神聖裁決」一樣,方東只要能夠熟練運用,即使方東本身的力量屬性與此無關,也能夠照葫蘆畫瓢的施展出來。

當然,要是沒有足夠的元素魔力的感知天賦,這劍術走到這裡也就算是廢了。

這或許也是蘭迪家族沒落的原因所在,克萊斯特家族的這套祖傳劍術固然了得,但限制太大——除非是天才,否則很難真正發揮出來這劍術的能力來。

方東也不是天才,但身為惡魔事務所的店主,是不是天生的天才並不重要。

肖恩是二階強者,身為精靈的莉迪婭則是天生的魔法生物,這兩個人的元素感知力皆十分的驚人,因此,汲取了他們兩個人的生命的方東,眼下已然是翻身從小麻瓜變成小天才了。

這一次的德賽林之行,方東充分的認識到了在一個魔幻世界,自身硬實力的重要性,因此他將升級練功提上了日程。

不過,從一階達到二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從控能的境界達到要素的層次,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在方東所翻閱的、眾多和修鍊有關的書籍之中,關於三階要素階段的描述,都將之稱為某種質的飛躍,這不是通過積累就能夠達到的層次,就連蘭迪的劍術書上,對如何達到這一等級,描述都顯得有些模糊,提出的方法也簡單到令人髮指。

「出劍可以撕裂空間,就能夠達到要素的階段。」

方東對此十分的蛋疼。

三階是一道攔住絕大多數人的門檻,而也因此,在雷姆里亞,到處都是一階與二階的存在,但三階的強者,便已然是被國家所珍重、視為財富的存在了。

不過,三階對於現在的方東來說還相當的遙遠。

他才晉陞二階,需要時間來鞏固與熟練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並徹底消化從肖恩那裡收取來的戰鬥經驗與劍術,徹徹底底的讓自己成為一個融於眼下這個時代的、有充足的戰鬥經驗與戰鬥意識的強者。

因為方東清楚,有足夠的實力的不是強者,只有擁有真正的、戰鬥經驗與戰場應變能力的,才能夠被稱之為強者。

由此,方東在回到了希爾里斯的半個月的時間裡,他的板麵店都是關門歇業的狀態,直到半個月之後,他才是再一次開張營業。

然而方東沒想到的是,時隔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方東的店鋪重新開張的第一天,便迎來了眾多的客人,基本都是早先圖亞爾皇家學院的回頭客,他們對板面這種雷姆里亞不存在的東西生出了極為推崇,方東重新營業的第一天,就把這家小店擠了個人滿為患。

方東都有些意外,他看著熱火朝天的自己的店鋪,默默吐了個槽:「我主營的業務難道是賣面嗎?」

……

…… 第六十七章貴族少女

有書則長、無書則短。

希爾里斯的夏日眨眼即過,街道上的樹木枝丫漸漸泛黃,迎來了它的秋日。

冬之國的秋天要更寒冷一些,不過,這樣一來,來到方記13號板麵店,吃一碗熱氣騰騰的板面,似乎就成為了許許多多圖亞爾皇家魔法學院的眾多學生的不二選擇了。

伊迪絲·奧古斯丁便和她的同伴來到了這間店面之中。

伊迪絲是典型的貴族少女,奧古斯丁則是冬之國的幾大公國家族之一,又擁有一張天生的美麗面孔,這讓她一出生便享受著優越的生活和眾星拱月般的待遇,在此之前,她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對一家開在平民區、店面狹小還常常人滿為患的餐廳情有獨鍾。

但在去年,她被人強行拉來這裡,吃了一碗熱氣騰騰、滿碗紅油的板面之後,就徹徹底底的、被這種從所未見的美食所征服了。

由此,她成為了這裡的常客,有空閑的時候,她便和幾個要好的朋友結伴來到這裡,享用這種前所未見的奇妙美食——當然,那些說是她朋友的少女,在伊迪絲看來,不過是裝點她高貴身份與尊崇地位的附屬品而已。

這是一位孤高的貴族少女,在她的眼中有分明的上下級概念,交友也往往帶有明確的目的性和選擇性……

比如,今天和她來到方記板麵店的這兩個同伴。

坐在她的對面的,穿天藍色連衣裙、滿臉麻子少女維達·沃倫,是一位子爵之女,在冬之國的北境擁有一大片包含著豐富礦脈的領地,家族勢力與底蘊皆不弱,因此,出生在這樣的家族的沃倫才有和伊迪絲成為朋友的資格。

而坐在兩個人一側的克勞瑞絲·布萊斯,布萊斯是一個尋常的男爵家族,在伊迪絲看來,男爵不過是文明些的平民而已,如果不是因為布萊斯家族是自己家族的附庸、而她在明令禁止攜帶隨從與侍者的圖亞爾學院又確實需要一個給自己打雜的跟班,否則,就以克勞瑞斯的身份,根本沒有資格跟在自己的身邊。

總而言之,伊迪絲·奧古斯丁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金絲雀。

如果不是因為這家店面的板面太好吃了,她可能永遠也不會到這種地方來進餐。

但……板面這種東西,真的是太好吃了啊!

伊迪絲看著被那個頂著一張老子沒睡醒別和我說話神情的店主把面放到自己的面前的那一碗熱氣騰騰的板面,看著上面紅彤彤的辣椒、油汪汪的湯汁,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

但她卻沒有第一時間動筷,反而喊住了那個店主,道:「喂,那個,你要不要來我的家族當我們家族的專用廚師?我可以給你一年一千個金幣的雇傭金,這恐怕是你一輩子也掙不到的錢吧?」

伊迪絲來的時候正是飯店,也正是這間小小的板麵店里人滿為患的時候,這位貴族大小姐說話的聲音也毫無收斂,因此,「一千個金幣」這句話,直接是引到周圍的眾人紛紛側目,來這裡吃飯的大都是圖亞爾學院的學生,幾乎沒有幾個人不認識公爵之女伊迪絲,因此,對於伊迪絲的豪氣不由得都露出羨慕與驚訝的神情來,對於方東,人們更是有些有些羨慕。

因此,也沒有人懷疑,伊迪絲開出的價格會是玩笑。

眾人再投向那位叫做方東的店主的目光,便顯得有些艷羨與嫉妒起來——自己怎麼沒有這樣的好運,被奧古斯丁家族以一年一千金幣招募?這傢伙肯定會答應的吧,畢竟人家出了這麼高的價,只是可惜了,這傢伙要是成了奧古斯丁家族的廚師,恐怕自己就再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板面了吧。

然而……

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這間板麵店的那位店主就像是根本沒聽見伊迪絲的這番話一樣,翻著死魚眼,打著哈氣,頭也不回的回到櫃檯後面,坐好、用手托著腦袋,眼睛張張合合、一副隨時都可能睡著的樣子了。

剛剛氣氛還熱火朝天的麵館里霎時間一片安靜,眾人紛紛看向坐在角落的伊迪絲·奧古斯丁。

認識伊迪絲的人,都清楚這位奧古斯丁家的千金,是個什麼樣的人。

有身份、有錢、人長的好看,身材也好,但……這也是一個脾氣火爆、容不得吃虧,更是一個從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東西,就必須要得到的大貴族金絲雀。

而且,這位的實力,更是一位不容忽視的二階控能層次的強者……這位伊迪絲在整個希爾里斯得以相當出名,便是因為她的暴脾氣。

於是,在死一般的寂靜持續了片刻之後,這位金絲雀直接重重的一拍桌子,就要發作。

而見此,她面前那位子爵之女,維達則有些驚慌起來,她趕緊伸出手來,按住少女,道:「你再過一個月就要參加學院的『聖夜祭歌姬』選拔了啊,你要是在這裡動手,會直接被院長大人以欺負平民的理由而踢出名單的啊!」

伊迪絲瞪著眼睛,略微咬了咬牙,道:「我不管,反正有弗里德那個變態在,我也不可能被選去聖夜祭慶典!」

維達的實力可沒有伊迪絲這麼強,伴隨著伊迪絲的發力,維達瞬間就壓制不住這位情緒暴走的少女了而見此,她也是微微一驚,直接道:「你可是當著全校的人放了話的啊,一定要擊敗弗里德成為聖夜祭歌姬的啊,因為這種小事兒直接被淘汰掉的話,你會成為笑柄的啊!」

這一刻,氣勢洶洶的轉過身,想要去痛扁方東的伊迪絲的腳步、停住了。

她開始做深吸氣、發育良好的胸部起起伏伏。

對於一個驕傲的貴族少女來說,面子這種東西,往往比什麼大道理都管用。

於是乎,在深呼吸了十幾次之後,伊迪絲·奧古斯丁,這位公爵之女,終於是冷靜下來,重回坐會到自己的位置上,埋下頭來、開始大口大口的吃面,她一邊泄憤一般的吃東西,一般含混地罵道:「弗里德那個變態,我一定要打敗他,我才是聖夜祭歌姬,我都和我爺爺誇下海口了,我一定、我一定……」

然而,這屋子裡有人注意到么?

在這店鋪的角落裡,那個明明快要睡著了的店主的眼睛在這一刻,卻像是燈泡一樣瞪大了,他盯著這邊的伊迪絲,眼睛里冒出某種足以讓任何人都會為之膽寒的……

猥瑣的光芒。

……

…… 第六十八章委託開始

這傢伙……想要做什麼聖夜祭歌姬?

這一刻,方東的眼睛亮起來了。

他嗅到了「業務」的氣息。

他接到上一個委託的時候,還是在半個多月之前,一個老太太半夜拿著名片來到13號事務所之中,讓方東幫她找兒子,方東收取了三年的壽命,找了整整一夜才意識到這老太太口中的「兒子」其實是一隻麻雀……

不過眼下,真正的商機已經來到眼前,方東覺得是自己主動出擊的時候了。

他騰地的一聲從櫃檯後面站了起來,在一眾甲乙丙丁吃面群眾驚詫的目光中,他直接來到了伊迪絲的桌子旁邊,氣勢之洶洶,讓伊迪絲都嚇了一跳。

伊迪絲看著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方東,看著方東眼睛里所流淌出來的、那種野獸看見了獵物一樣的猥瑣氣息,驚道:「你你你……你要幹什麼?我和你說,襲擊貴族在冬之國雖然不是死刑,但你也只能在牢獄呆一輩子了啊!」

「不,我沒有冒犯的意思。」方東在略微沉默片刻之後,便掛起了他那商業化的笑容,道,「我只是想和您談一談有關雇傭我的事情。」

伊迪絲聞言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她臉上那種略略有些害怕的神色漸漸退去,一份屬於勝利者的居高臨下的笑容浮現在了她的臉上,她十分不淑女的翹起二郎腿、抱著胸,趾高氣揚地道:「呵,現在聽見我說什麼了?抱歉,晚了,我現在不想雇傭你了。」

而聞言,方東便微微沉默下來,屋子裡的人其他吃面路人甲乙丙丁則是紛紛露出看戲般的神情來,等待著方東被伊迪絲無情羞辱。

而見方東沉默,伊迪絲覺得這是方東因為失去了一年賺取一千金幣的機會而極度失望的表現,因此她臉上的笑容便顯得更為得意起來。

不過……這傢伙的面還是很好吃的,如果……他求饒的話,自己也不是不能原諒這傢伙之前的不敬。

伊迪絲等待著、等待著她面前的這個平民向他哭爹喊娘的求饒、阿諛奉承地想要得到這份機會。

她等待著……

方東顯然是那種不會讓別人等太長時間的人,因此,很快,方東就再一次開口:「我們可以先談一談,再決定你到底雇不雇傭我,畢竟,聽聽我怎麼說,你也沒有什麼損失,怎麼樣?

「這裡不是很方便,我們可以進到裡面的隔間里……」

聽到方東竟然沒有服軟,伊迪絲則是一聲冷哼,毫不客氣的打斷道:「你有那個資格嗎?如果你親吻我的腳趾,宣稱成為我的奴僕,我就聽聽你要說什麼。」

這一刻,方東的嘴角扯了扯。

伊迪絲微微仰著頭,一臉我已經掌控全局的樣子了。

她仍然在等待著、等待著方東服軟,而這,似乎也是這整個店鋪里的所有人所期待的好戲。

畢竟,在公爵的地位面前,這個小小的平民店主,別無選擇。

方東仍然沒讓伊迪絲等太長時間便再一次開了口:「如果我自己給自己一巴掌,並宣稱是你打的我,然後到處宣揚,那麼,你還有機會參加那什麼歌姬選拔么?」

這一刻,伊迪絲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

這一刻,整個店面都突兀的安靜了下來,陷入到了一種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伊迪絲對面的維達都驚了,這位子爵之女大張著嘴,她覺得自己應該在伊迪絲的面前表現一下,於是……

她深吸了一口氣,道:「伊迪絲,這是個變態,咱們走吧,回學校吧。」

「你們直接走掉,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因為在你們離開之前,我有充足的時間給自己一巴掌,並宣稱是你打的我,然後到處宣揚……」方東道,「所以,現在我們能談一談了嗎?」

滿屋子裡的靜的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張著嘴,瞪大眼睛看著這邊的方東,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了。

而此時此刻,伊迪絲終於是從巨大的心裡落差里反應過來了,她咬著牙,道:「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我讓我的家族的人,把你的整個板麵店都給拆了!」

這還真是個一根筋的驕傲無知貴族少女。

方東則是毫不容情地念道:「那就更好了,你拆了我的店,我就去到處宣揚,你還是不可能參加那什麼聖夜祭的歌姬選拔,連名額都失去了,最後惹人恥笑。」

騰地一聲,伊迪絲站了起來,她的臉色因憤怒而漲紅,她瞪著眼前的方東,在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便直接轉過身來,大踏步的走進了裡面的房間之中了。

方東也是笑了笑,沖眾人點點頭,道:「大家慢慢吃、大家慢慢吃。」

然後他也是轉過頭來,向裡面的房間走去,而在進入之前,他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又轉過頭來,沖一屋子持續面部僵硬、目瞪口呆的食客們道:「鑒於伊迪絲女士是公爵之女,且她是個什麼人大家顯然都清楚,所以,大家如果準備偷聽我們說了什麼的話,我是不會阻止的,但還請大家做好被伊迪絲知道並在事後採取打擊報復的心裡準備。」

在這樣的一句話之後,方東才是徹底轉過身,進屋去了。

屋子裡的眾人面面相覷,雖然都很好奇,卻也沒有人敢真的去偷聽就是了。

而接下來,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伊迪絲才是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然而,與剛剛走進那間裡屋的氣勢洶洶怒氣滔天截然不同,這位壞脾氣的貴族千金走出來的時候,伊迪絲的腳步輕快,至於表情……已可以用眉飛色舞來形容了。

她興高采烈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來,面對用一臉探究目光看向自己的維達,她捏緊自己的小粉拳,十分堅定與有信心地道:「這一次圖亞爾學院的聖夜祭歌姬選拔,我……一定會成為最終的優勝者、一定會是那個最終被選拔出來、能夠在聖夜祭慶典之中為整個國家獻聲的聖夜祭歌姬!」

面對這樣的伊迪絲和這一堆亂七八糟的怪話,此時此刻的維達,還能說什麼呢?

她只能是附和著露出勉強的笑容,低下頭來,為避免尷尬而大口吃面了,而這屋子裡的其他人,雖然好奇於在那間裡屋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位店主到底做了些什麼能夠讓伊迪絲這個聞名希爾里斯的壞脾氣大小姐能夠在短短的十分鐘之內發生如此大的情緒轉變,但迫於現場的伊迪絲的存在,他們也只能是將這份好奇壓在心底,老老實實的吃飯了。

至於方東到底和這位少女說了什麼,得以讓伊迪絲髮生如此巨大的心理變化,甚至堅定不移的相信自己肯定能夠得償所願的成為聖夜祭歌姬,這……恐怕就是只有她自己和方東才知道的事情了。

而同一時刻,在裡屋之中……

「這種傲嬌又一根筋的貴族美少女,還真是驚人的好忽悠啊,說什麼就信什麼,而且要三十年的壽命連價都不講……」方東靠著牆,搓著下巴,沉吟道,「不過,委託是幫助她在圖亞爾學院的聖夜祭歌姬選拔中勝出、最終讓她成為能夠在新年的聖夜祭的慶典上現場的歌姬的話,那這一次的委託……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進行呢?」

……

…… 第六十九章競選歌姬的少年

夜深人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