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地身後的人鬨笑起來,輕蔑的看著方昊天和朱小弟。

"方師弟,算了。"朱小弟對楊光地確實畏懼,拉了一下方昊天說道:"他二十年前就突破到元陽境了,我們惹不起。"

他看過方昊天的簡單資料了,知道方昊天的年紀真的小,還不到二十歲。雖然得到田沖和大長老的重視,但畢竟太年輕了,實力不可能是已經突破元陽境的楊光地的對手。

方昊天淡然一笑,然後輕輕嘆息:"元陽境一重,打起來確實沒意思……"

"哼,現在說沒意思沒用了。"楊光地陡然獰笑,"你不是說打斷我一條腿嗎?那老子就打斷你兩條腿。對了,本大爺以後有個綽號就叫斷腿高手,這個綽號是你送的。"

轟隆!

楊光地出手,雙拳瞬間之間就到了方昊天的面前,橫空暴裂。

嗚嗚,嗚嗚,呼嘯的拳頭破空聲撕心裂肺。

"方師弟,快閃開……楊光地,我跟你拼了。"

一看楊光地的出手居然是要殺人,朱小弟臉色變了,揮拳就要不顧一切後果的向楊光地打出。

然而朱小弟的拳頭剛舉起,楊光地飛了起來。但他剛飛起腳踝就被方昊天抓住,跟著楊光地發出一聲慘叫,偌大的身體如沙包一般被打飛,掉落地面,鮮血狂噴,嘴裡吐的血沫子好像魚泡泡。

楊光地的臉色慘白無比,他並不管嘴裡吐血,而是雙手死死抱著右腿慘叫聲聲。

他的右腿骨頭被方昊天震碎了!

眾人震驚了!

楊光地帶來的人和朱小弟以及旁邊十幾個路過留下來看熱鬧的人都誰也沒有料到元武堂一個剛來的菜鳥居然這麼狠,真的打斷了楊光地的一條腿。

"你們真的是垃圾。"

方昊天突然向天龍堂那幾個傢伙撲去,啪啪……一個個被方昊天拍得飛起,一字並排的躺到了楊光地的身邊。

"楊光地,記住了,以後你就是斷腿高手,我送的。"

方昊天沖著楊光地大聲說道。完了后拍了拍看向發愣的朱小弟,說道:"朱師兄,我們走。"

"哦……哦……走,走。"

朱小弟醒過神來,趕緊帶著方昊天朝武技殿走去。

前行中朱小弟時不時回頭看,臉有憂色,唉聲嘆氣。

"怕了?"

方昊天問道。

朱小弟臉有苦澀道:"怪不得方師弟能得到田大執事和大長老的重視,小小年輕實力居然這麼強大了。但楊光地的哥哥楊光武是天龍堂的一名長老,據說是元陽境五重的修為。現在打了楊光地,楊光武肯定會出面。方師弟你有田沖大執事和大長老撐腰,可能不會有什麼事,但我一個剛加入元武堂的小弟子,而且以前還是天龍堂雜役身份的弟子,楊光武殺我就像殺死一隻螞蟻……"

方昊天突然停了下來,正色對朱小弟說道:"朱師兄,不管你以前是什麼身份,你既然加入了元武堂那你就是元武堂弟子。元武堂弟子怎麼會是螞蟻?"

"話雖是這麼說,但我一個小小弟子被殺了,誰會替我出頭……唉,不說了,事已至此,見一步走一步吧!不論如何,我都要帶你去武技殿,就算楊光武殺了我,那也得我完成了我的接待任務。"

朱小弟只是元陽境八重的修為,對自已真沒信心,說道:"但方師弟一定要記住,你小小年紀就有打敗楊光地的實力,是大長老都看重的天才,前途不可限量。一會要是楊光武真來替他弟弟出面,你就自已走,這事因我而起自然就由我來結束。我死了,也算是我們元武堂對楊光地斷腿的事有了一個交代。"

方昊天突然笑了,笑著對朱小弟說道:"朱師兄,有沒有人說你是一個很勇敢的人。"

"啊?"

朱小弟一臉愕然:"我,我勇敢?方師弟,別笑話我了,我加入元武堂半年了,誰不知道我是一個膽小鬼,是個懦弱的人?呵呵,這點我自已也知道,我一向膽小,這是天生的,改變不了。"

"不,你不膽小,你真的很勇敢。"

方昊天正色道:"剛才楊光地向我動手時你明知道自已出手是送死,但你還是要跟楊光地拼了。你明知道楊光武會來,但你並沒有想到跑路,還是要堅持完成自已的接待任務。明知道面對楊光武你必死無疑,但你還勸我走,自已一個人面對……師兄,如果你不是一個勇敢的人,我想這世上再也沒有勇敢的人了。"

朱小弟怔了怔,跟著苦笑道:"那,那是迫不得已,因為我知道我逃的話也逃不到哪裡去。以我的實力離開薪火城隨時都會被魔族吃了……"

方昊天雙手突然一把抓住朱小弟的雙肩,一臉嚴肅的說道:"相信我,相信你自已,你真的是一個勇敢的人。"

"相信你,相信我?"朱小弟眼睛眨巴著,"方師弟,我,真的是一個勇敢的人不是膽小鬼不是懦夫?你,你真的這麼認為?"

方昊天重重點頭:"是的,你是一個勇敢的人。"

"勇敢的人,我是一個勇敢的人?"

朱小弟眼眸深處一直深藏而不自知的勇敢漸漸浮現,臉龐上浮現堅毅。

"我不是膽小鬼,我是一個勇敢的人!"

朱小弟突然對天大吼。

轟隆!

大吼聲中,朱小弟身上氣息突然涌動。 "突破?"

方昊天就在朱小弟的身邊,被朱小弟氣息的突然暴涌而嚇了一跳。但他經驗豐富,一下子就明白髮生什麼事了,當則喝起:"快突破,我給你守護。 影后馬甲掉光沒

朱小弟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自已念頭通達后多年的積累此時突然爆發。他以前雖然膽小懦弱,但畢竟也是靈武境八重的高手,修鍊經驗也是豐富,知道自已正面臨大好的時機,當機立斷盤膝坐下。

轟!

幾乎在朱小弟坐好的同時其身上的氣息再度涌動,輕易的突破到了靈武境九重的層次。

氣息還在涌動,迅速的攀升到靈武境九重巔峰。

還在繼續。

方昊天站在旁邊喜色連閃。朱小弟這情形是要一舉突破到元陽境的跡象啊!

"怎麼回事?"

"朱小弟怎麼了?"

這時有幾名朱小弟認識的元武堂弟子路過,朱小弟突破產生的氣息波動讓他們走過來詢問。

"他在突破,別靠近。"

方昊天嘴唇輕動,那幾名元武堂弟子的耳邊都響起他清晰的聲音。

"突破?"

"是不是啊?"

"這小子是誰,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不會他對朱小弟做了什麼吧?"

"朱小弟雖然懦弱,但怎麼說也是我們元武堂弟子。上去看看。"

有兩個傢伙不聽方昊天的勸告舉步上前。

"砰砰!"

方昊天直接動手,手一揮,那兩個上前的傢伙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撞得倒退五六步差點一屁股坐地。

雖看出這幾個傢伙沒惡意。但現在朱小弟情況特殊,他絕對不容任何人碰到朱小弟半根毫髮。

"妄自上前者,殺。"

方昊天輕喝。

"你……"

那兩個傢伙氣血翻滾,怒盯著方昊天就要衝上。但被他們的同伴拉住,有人輕聲道:"朱小弟好像真的是在突破,這種波動的氣息沒有錯,人家是在替朱小弟守護……"

那兩個衝動的傢伙也冷靜了下來,知道方昊天對朱小弟沒有惡意。但剛才被打了一下,兩人心裡有點不爽,惡狠狠的瞪了方昊天一眼,跟著他們幾人散開,以圓形將朱小弟和方昊天圍了起來,也是有替朱小弟守護的意思。

方昊天看在眼裡,暗自點頭。就從這一點,元武堂仍然還是最強大的存在。

個人實力很重要,但彼此守護,互相幫助也重要。

個人實力強大是力量,團結同樣也是力量。

很多時候,團結的力量遠比個人的力量強大。

靈武境九重!

九重巔峰!

元陽境!

元陽境,只有靈武境八重的朱小弟幾乎沒有任何阻礙就突破到了元陽境,就好像吃了什麼仙丹仙藥一樣。

但他也只是在元陽境一重巔峰的層次就停了下來。

但從靈武境八重轉眼就到達元陽境一重,簡直前一刻是凡人,后一刻成神。這對朱小弟來說,簡直是判若兩人,前後兩世界。

氣息靜下,朱小弟睜眼。

"方師弟,謝謝你。"

朱小弟一起身對著方昊天就是深深揖禮,恭敬的程度簡直如同拜師。

"我們是師兄弟,不用這麼客氣。"

方昊天擺了擺手。朱小弟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方昊天。從這一刻起,方昊天是新來的師弟,也是他的兄弟,他可以拿命來交的兄弟。

方昊天幾句話,感覺微不足道。但朱小弟很清楚,這幾句話對他來說無異於世上最好的仙丹仙藥。突破到元陽境事小,讓他念頭通達才最重要,簡直是改變了他整個人生。

在朱小弟看來,方昊天無異於救了他一命,是他的再生父母。

這份恩情,他深深的烙在了內心的深處。

"謝謝諸位師兄。"

朱小弟跟著對那幾個元武堂弟子揖禮:"今天守護之恩,朱小弟定有重報。"

"朱小弟,元陽境了?"

那幾個元武堂弟子圍過來,其中一個遲疑了一下弱弱問道。

"元陽境了。"

朱小弟點頭。

那幾個元武堂弟子頓時動容,臉上自然的浮現一抹敬畏,但看著朱小弟的目光中還有複雜的疑問。

他們想不明白,朱小弟怎麼突然突破成了元陽境高手,怎麼現在看上去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朱小弟沉吟了一下后說道:"今晚我在兄弟大酒樓請幾位師兄喝酒答謝,希望能賞臉。"

"一定,一定。"

那幾個元武堂弟子都怔了怔,跟著個個應下。

之前也許他們有點看不起膽小怕事的朱小弟。但現在朱小弟已經成了元陽境高手,實力一下子遠勝他們,在堂里的地位日的定然也是不同,變成了該是他們巴結的對象。朱小弟肯請客,他們當然要賞臉了。

"這位師弟是……"

一個傢伙突然醒起旁邊的方昊天,忍不住問朱小弟。

"這位是新來的方昊天師弟。"朱小弟說道,"我現在要帶他去武技殿兌換東西,我們今晚再聊。"

"去吧,去吧,朱師兄先忙。"

那幾個傢伙連忙說道。

以前他們都叫朱小弟的名字或是叫朱師弟,但朱小弟現在已經是元陽境高手,他們對朱小弟的稱呼一下子改變了。

方昊天對一切洞察秋毫。這些人對朱小弟的稱呼一改變,方昊天內心便是暗笑。你們都不如朱小弟啊!

朱小弟本來只是靈武境八重,但明知道方昊天是田沖和大長老看重的人,實力差不了哪裡去,可是他仍然以師弟稱之。

就在剛才方昊天輕易打敗楊光地,朱小弟更加見識了方昊天的強大,但稱呼還是沒變。

在他看來,不管方昊天有多強大,方昊天是新來的而且年紀小那就是他朱小弟的師弟。

真正的師弟。

雖說朱小弟殷勤帶他來兌換是有點巴結的意思,至少方昊天當時是這樣想的。但現在方昊天改變了想法,朱小弟當時應該沒有這種勢利的念頭,只不過是一種自然反應,覺得自已對這裡熟,方昊天是新來的師弟,他身為師兄理應關照或者是說幫忙。

"這是一個心地純樸的傢伙。"

這是方昊天對朱小弟最終的看法。

朱小弟和方昊天離開,朝武技殿方向走去。

元武堂那幾個弟子看著兩人的背影,眼神羨慕。

"沒想到朱師兄這麼快就突破到元陽境了。"

"是啊,他這麼膽小,曾經有個大執事說依他這樣的性格,什麼事都畏畏縮縮,修為這輩子都別想再有半點進步。現在看來那位大執事錯了。"

"朱師兄現在好像變了一個人。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改變了他。"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對了,你們覺不覺得方昊天這個名字很熟?"

有一個傢伙突然想到了朱小弟給大家介紹方昊天時所說的名字。

"方昊天……我的媽呀,不會是他吧?"

"方昊天,打敗韋殺青的那個方昊天。"

"打敗韋殺青,元陽境九重巔峰大高手的方昊天,元武門天才弟子,浣花劍門小祖師的那個方昊天?"

"不可能吧?"

"這麼年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