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這下真是日了狗了,不是說用血可以殺了他嗎?

楊暖暖悻悻然的收回了手,她收回手的一瞬間,楊暖暖只聽到轟的一聲,一股熱浪朝楊暖暖撲過來。

熱浪掀翻了楊暖暖,楊暖暖兩隻手護住臉,臉朝下爬在地上,她聽着耳邊噼裏啪啦的動靜,空氣裏盡是焦糊的肉香。

熱浪一陣接一陣,逐漸變小,楊暖暖翻身坐了起來,她看着那一堆還在燃燒的烏黑色人體,她開心的笑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黑毛怪物還在燃燒,它被燒的只剩下一個模糊的人形,幽幽的藍色火焰細細的跳閃。

因爲火是從怪物內部燃起的,所以這個怪物沒有機會掙扎痛吼,悄無聲息的就被燒成了一團青灰。

一般的人血是完成不了這樣一番完美無聲的獵殺,只因爲楊暖暖的血與衆不同。

別說是這樣一具僅存在數百年的黑毛怪物了,即便是千年殭屍,萬年鬼怪,在楊暖暖面前都是手無縛雞之力,只能等着被毀滅……

藍幽幽的火光熄滅了,地上落了一層薄薄的青灰。

太好了,黑毛怪物死了,楊暖暖笑着站起來,她拍拍屁-股上肉眼看不到的灰塵,轉身朝着金山走過去。

阿king給了楊暖暖十分鐘,楊暖暖用了不到兩分鐘。

金山之中的地方並不寬敞,一進去走不了兩步就是一堵漢白玉雕天女散花圖的墓門。

阿king站在墓門前等着楊暖暖,楊暖暖看到阿king她笑着拍着手上的灰。

正站在墓門前的阿king聽到腳步聲,警惕的轉身,轉身一看到楊暖暖,他湛藍色的眼眸裏閃過了一道不可置信。

這個女人把那黑毛怪物解決了?

怎麼會這麼快,就算她把血沫在怪物的身上了,完全燃燒成功也需要不少的時間的,可現在時間才過了兩分鐘。

這不正常,時間怎麼會如此之快?

楊暖看着阿king,雖然他不可置信的神色只出現一瞬間,楊暖暖還是看的清清楚楚。

楊暖暖驕傲的甩了甩頭髮,停止腰板朝阿king走過去,怎麼樣,老孃讓你大開眼界了吧。

楊暖暖臉上染上了黑灰,她渾身上下髒兮兮的像個花臉貓。

在阿king的注視下楊暖暖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她挺胸擡頭,表情帶着幾分小傲嬌。

一個人徒手殺了一隻黑毛怪物,楊暖暖覺得自己很厲害,有了親手消滅敵人的經驗之後,楊暖暖的心裏多了許多底氣。

“怎麼樣?我厲害嗎?”楊暖暖停在阿king面前,擡頭問。

“……”阿king靜靜的看着楊暖暖,沒有回答。

“哈,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楊暖暖興奮的指着阿king說。

剛剛伸出的手,一指到阿king面前,楊暖暖就收回了:“失誤失誤,我太興奮了,所以纔會用手指您,您老一定要大人不記小人過。”

好在阿king沒有追究楊暖暖,他扭過頭,不再看楊暖暖。

阿king的頭一扭過去,楊暖暖在暗地了做了一個大鬼臉,她不以爲意的瞪眼吐舌頭,還時不時的伸手指着阿king的後背。

我就指你,就指你,你這麼牛逼,怎麼後背沒長眼呢?

指下你怎麼了,你能掉塊肉嗎?

阿king突然扭過頭,楊暖暖的手猛地垂下,她的臉刷一下白裏透紅,紅裏透青,楊暖暖低垂着小腦袋,不敢看他。

老天保佑,他什麼都沒看到。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阿king眼眸一冷,他盯着楊暖暖,久久的沒有說話,楊暖暖強做鎮定,心裏都在打鼓。

“走吧。”就在楊暖暖雙腿想要打顫的時候,阿king冷冷的開口,說完他從漢白玉墓門走進去。

“噢,好。”楊暖暖跟在他的身後。

兩個人恢復了之前的一路無言,沉默的趕路,這裏沒有遲緣留下的記號,看來遲緣他們並沒有從這裏經過。

“這是古墓嗎?你們是來盜墓的嗎?”楊暖暖小聲的問。

安靜的墓道之中空空蕩蕩,楊暖暖一開口,聲音空悠,回聲綿延婉轉,久久沒有落地。

“是。”阿king回答。

“哦~原來如此啊。”楊暖暖拖着長長的尾音,一副我懂了的機智表情。

阿king側眼看了看楊暖暖,這個女人又自作聰明瞭。

金俊龍少決王奎已經被困在那個水洞一天多了,漆黑的環境中三個人把火把滅了。

火把的溫度會引起蛇從冬眠的狀態中甦醒。

他們幾個人即使沒有燈光,也能將夜色中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金俊雙腿搭在水洞之下,他懸空晃動着自己的兩隻腿,金俊快憋死了,這裏實在太無聊了,只有水聲,源源不斷的流水的聲音。

王奎坐在地上,他手裏拿着趙晨曦的照片,他眼神溫柔的看着照片的老婆。不管在什麼樣的惡劣情況中,王奎這樣的老婆奴,只要有張妻子的照片,就足夠了。

龍少決背靠着水洞,他身型修長挺拔,雙手環抱放在胸前,幽深的眼眸低斂着,不知道楊暖暖現在怎麼樣了。

她還好嗎?

“啊。”一道刺眼的白光從山洞頂端照下來,光芒耀眼,跟着光芒一起掉下來的還有一個穿着迷彩服的短髮女人。

三個人一驚,龍少決反應最快,在白光出現的一瞬間,他猛然躍身,在空中凌空踏了兩步,他追着光芒而去。

龍少決的速度很快,但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光線。

在龍少決即將到到山洞頂端的時候,山洞恢復了原本的漆黑。

龍少決不甘心脫出的機會就這樣消失了,即便沒有了光芒,他還是固執的飛上了山洞頂端,伸手摸了摸,潮溼的岩石堅硬如初。

王奎在龍少決騰空的時候。他動作利落的收起趙晨曦的照片,起身朝着那個女人兩步跑過去,一個擒拿手,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裏,王奎反扣着遲緣的雙臂,將她固定住。

金俊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起來,等他起來的時候,龍少決王奎他們已經完事了。

金俊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看了看,又重新回到山洞邊沿。百無聊賴的悠腿玩。

“你們是誰?”黑暗中,被鉗制住的遲緣冷靜的詢問。

遲緣的語氣很冷靜,她並沒有因爲自己處於弱勢而害怕慌亂。

“這問題應該是我問你,你是誰?”王奎反問。

龍少決穩穩的落地,他站在距離遲緣有一米多的地方,看了冷靜的遲緣一眼:“阿king的人。”

“我就知道是阿king的人。” 攻妻不備,女人不準離婚 坐在山洞邊沿的金俊說。

“喲,金弟弟,你什麼時候這麼聰明瞭。”隔着五六米的距離,王奎打趣的說道。

金俊慢慢的轉頭,他美豔多情的桃花眼靜靜的看着遲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遲緣是人,在現在這種完全漆黑的環境裏,她的視覺基本處於癱瘓的狀態,她只能靠着聽力去判斷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

也因爲看不到,所以遲緣並不知道,現在有一雙世界上最美瀲灩着無限柔情的桃花眼正悄悄的注視着她。

金俊看了看遲緣,他收回自己的視線,低頭說:“這個女人不僅是阿king的人,她還是卡瑪的徒弟,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卡瑪的徒弟,你在哪見過我?”遲緣看着金俊聲音傳來的方向,一連續的問了好幾個問題。

“老王你鬆開她吧,她是人。”金俊說。

王奎不敢自作主張,他視線移到龍少決身上,龍少決對着王奎微微點頭,示意王奎可以鬆開手。

王奎鬆開遲緣之後,他無聲的回到自己曾經坐着的牆角,閉目養神,一言不發。

遲緣活動了一下關節,她調整了一下表情,臉上揚起一道淺笑:“好吧,看來大家都是熟人嘛。第一次見面,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遲緣。”

……

尷尬的安靜,沒有人理會遲緣。

平時話最多的金俊,第一次見到陌生人保持沉默了,他坐在山洞邊沿,聽着洶涌的河水,凝眉細思,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沒人理遲緣,遲緣也不覺得尷尬,在黑暗裏,她伸手朝着金俊的方向慢慢探索過去。

遲緣在這個漆黑的山洞裏啥也看不到。

剛剛金俊一下子就點明瞭遲緣的師傅,他知道卡瑪,遲緣自然而然的就把金俊劃歸到熟人、沒人危險度的朋友系列了。

金俊想了想,他起身站了起來。

金俊一轉頭,就看到遲緣正在朝自己摸過來,金俊悄無聲息的與遲緣擦肩而過。

金俊的動作很輕,他們擦肩而過時,遲緣只感到似乎有一道涼氣聚攏在身邊,金俊一走過,那涼氣就消失了。

“老大,我有個主意。”金俊來到了龍少決面前,他說。

龍少決看着金俊:“什麼主意?”

金俊的聲音再次響起時,是在遲緣的身後,遲緣心裏一驚,停下腳步,她恍然大悟,原來這些人也不是人,是鬼。

金俊用手指了一下遲緣,龍少決順着金俊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面露不解。

金俊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要用這個女人喂蛇?

把這個女人丟進蛇坑裏,趁着蛇進食的時間,他們三個人從蛇路上跑出去。

“她絕對可以馭蛇。” 傲嬌萌夫惹不起 金俊說。

“恩,金弟弟說的對。”王奎點頭同意金俊的說法。

“啊?蛇,什麼蛇,哪裏有蛇啊?”遲緣聽到他們的對話,她滿臉疑惑的問。

“難道你們幾個呆在這個小地方是被蛇捆住了?不會吧,你們可不是尋常人,就算洞裏有蛇,你們也可以跳下暗河逃走的呀。”遲緣說。

“不知道具體情況,就別亂說,你能馭蛇嗎?”王奎怒斥遲緣。

“能。”遲緣點頭如實的回答。

“點起火把,我們走。”龍少決說。

王奎金俊重新點亮了火把,火光一現,遲緣不經意的一個個的觀察着他們三個人。

遲緣的打量的視線並不敢停留在她們身上朝外十秒鐘的時間,只短短的看了一眼,遲緣就明白了所有事。

原來是他們呀?

要是我把這幾個人都困在蛇洞裏,阿king會怎麼賞我呢?

“張嘴。”王奎從包裏掏出一個白玉瓷瓶,他一手舉着火把,一手拿着瓷瓶走到遲緣面前道。

“你想做什麼?”遲緣問。

“張嘴。”王奎道。

“我不要,你不說清楚你想對我做什麼,我是肯定不會張嘴的。”遲緣僵持雙手捂住嘴巴,與王奎僵持着。

金俊一甩手,遲緣痛呼了一聲,她雙手無力的垂在身體兩側,嘴巴半張着,嘴巴里分泌的口水順着嘴角溢出來。

遲緣依舊不慌不忙,她的全身上下,除了眼球之外,所有的地方都不能動。

異世邪君 被金俊固定住的遲緣嘴巴半張着,她一動也不能動,嘴角留着口水,遲緣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中風偏癱的老年人一樣。

遲緣嘴角的口水順着下巴流到脖子上,舉着火把拿着瓷瓶的王奎就站在遲緣面前,他遲遲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金俊無聊的摳着手指甲玩,龍少決原地不動,幽深的眼眸波瀾不驚,任由王奎金俊戲弄遲緣。

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王奎用嘴巴咬開瓷瓶的木塞子,他把瓷瓶裏的液體倒進遲緣的嘴巴里。

遲緣覺得嘴巴一苦,口水混合着那種苦味迴流到她的喉嚨裏。

金俊再次揮手,遲緣雙腿一軟跪在地上,她用力的咳了兩聲,用手指摳嘴巴,想把自己剛剛吃進去的東西,吐出來。

遲緣乾嘔了半天,什麼也沒吐出來。

“乖乖聽話不好嗎,非要給自己找罪受。”金俊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遲緣,他輕輕的搖頭幽幽的說。

卡瑪不是好人,他的徒弟更不會是好人!

“爲了保險起見,我給你餵了一口毒藥,你放心,只要我們出了這個山洞,我一定會給你解毒,

希望這位小姐不要介意,我也是逼不得已,小心駛得萬年船呀,多有冒犯,對不起了。”王奎拉了一把跪在地上的遲緣。

“出了山洞你真的會給我解毒?”遲緣站起來問。

“這樣吧,我這裏還有一種毒藥,我服毒,解藥你拿着,要是出了山洞我沒給你解毒,你也別把解藥給我了。”王奎在揹包裏摸索,他拿出了兩瓶藥說。

遲緣看了一眼王奎,沒有伸手接過藥:“不用了,我信得過你們。”

遲緣轉身,王奎和金俊站在她身後,幫她舉着火把。

王奎悄悄的向金俊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他用眼神說明了一句話:這個女人不簡單。

金俊看了一眼王奎:這個女人當然不簡單了,她可是卡瑪的徒弟。

他們幾個人往山洞裏走了幾步,一堆一堆的毒蛇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眼前這些成千上萬條的毒蛇大部分都在冬眠時期,也有幾條蛇甦醒,趴在烏央烏央的蛇堆裏吐着烏黑的信子。

看那分叉烏黑的信子,便大約能猜到這些蛇的毒性有多大。

要是人被它咬一口,肯定是必死無疑。

“這些畜生居然能困住你們,呵呵。”遲緣看到了毒蛇,她內心翻涌起一種難以遮掩的興奮。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看到這麼多的毒蛇,嗅着空氣中腥臭味,遲緣現在有種想滾到蛇堆裏的欲-望。

遲緣雙手握成拳頭,雙腿微微顫抖,她幹吞嚥了一口口水,極力的壓制住內心的渴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