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漠站在原地,沒有躲閃,很快就被陰風淹沒了!

半晌,陰風才消失!

楊漠也不見了!

「人呢?」

趙經略睜開眼睛,疑惑地問道。

「已經被怨靈吞噬了!」

老頭說著,目光忽然掃向趙經略,嚇得後者直打哆嗦。

「這麼恐怖?」趙經略驚恐地問道。

「公子,你要不要試試?」老頭冷笑道。

「別……別開玩笑了,我還不想死呢!」

趙經略尷尬地笑著,就怕老頭髮起瘋來,連他一起殺了。

他越是有錢有勢,越是怕死!

而偏偏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天而降。

「這就是你的必殺技嗎?送你兩個字:垃圾!」

看著楊漠完好無損地站在那裡,老頭的臉色簡直比吃了蒼蠅還要臭。

楊漠冷冷地說道:「接下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怨靈!」

「天上的,地下的,你們這些蠢貨通通給本帝滾出來!」

隨著這一罵,房間里再次陰風陣陣。

無數怨毒布滿了整個空間。

比剛才強了十倍!

百倍!

千倍!

萬倍!

都還不止!

趙經略早已嚇得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而老頭也是滿臉驚恐,面如土色!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是湘西養鬼世家的人……」

「你的廢話太多了,還是留著去地獄跟閻王說吧!」

楊漠大手一揮,無數怨靈向老頭席捲而來。

「啊!」

伴隨最後一聲慘叫,老頭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現在輪到你了!」

楊漠又把目光投向了趙經略。

趙經略躲在門后,目光里滿是恐懼。

見楊漠靠近,他嚇得直打哆嗦,一股尿騷味夾突然傳來,沒想到在極度的恐懼之下,趙經略這個叱吒風雲的趙公子,竟然被嚇得失禁了。 霸愛小妻 楊漠一腳將趙經略踹到在地,趙經略的襠部頓時清晰可見一大片淡黃色的印記。

「沒種!」楊漠不屑地癟嘴道。

「是,我沒種,我沒骨氣!楊少,求求你放了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趙經略此時就像一個落水狗,早已沒了趙公子的神氣,任憑楊漠嘲諷和鄙視。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從你一開始對付我,就已註定了現在這個結局,你沒有任何機會。」

楊漠坐在沙發上,看也沒看趙經略一眼,根本不擔心對方偷襲或者逃走。

「是,我錯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只要你肯原諒我,我可以給你錢,很多很多錢,我家裡有的是錢!」

趙經略連忙對楊漠說道。

作為趙天元的獨子,趙經略最不缺的就是錢!

「你想用錢買你的命?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楊漠一番話,讓趙經略打了個機靈,心裡重新燃起了一絲期望,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那就不是事兒!

然而,楊漠接著又道:「可是,你有錢嗎?別忘了,我說過,你整個趙家都是我的!」

聽到楊漠的話,趙經略剛剛升起的希望又破滅了,整個人再次跌落谷底,但依然在做最後的掙扎:「楊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放過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既然什麼都可以,那你就去死吧!」

就在楊漠準備動手的時候,他身後的一面液晶電視牆突然亮了起來,出現了一個跟趙經略有七八分相像的老頭子。

「住手!」

老頭子突然抬起手,指著楊漠命令道,「我是趙天元,現在命令你,放了趙經略!」

趙天元?

不就是趙經略的父親,趙家的家主嘛!

趙天元充滿了上位者的霸氣,聲音渾厚而冷漠,若是一般人看到他,早已嚇得呆若木雞。

然而,楊漠突然笑了,看向了踩在腳下的趙經略。

「你說,我要是不聽他的命令會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

「那就試試看吧!」

楊漠突然抬起腳,就這樣當著趙天元的面,一腳踏在了趙經略的脖子上,脖子處立刻血液四濺。

接著,趙經略劇烈地抽搐了兩下,然後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很好,年輕人!你是第一個敢違抗我命令的人,希望接下來你有實力承受我的怒火!」

趙天元沒有暴怒,臉上絲毫看不出變化,好像剛才沒有親眼看到楊漠殺了他兒子。

「你的怒火?老東西,我保證,你會死得比你兒子更慘!」

楊漠說完,直接一腳踢向了液晶電視牆。

電視牆立刻化為碎片。

……

深夜。

威城趙家,仍然燈火通明。

趙經略一死,趙天元立刻將趙家的戒備提升到了最高級的紅色戒備狀態。

此刻,趙家府邸聚集了大量高手。

光是前院,趙天元就不惜血本地安排了一百名黑衣保鏢護衛。

他們手持電棍,面無神色地站在各個角落,宛若雕塑。

這些都是趙家的精銳,每一個都經過了鮮血的洗禮,或是黑拳台上的王者,或是從國外倖存回來的雇傭兵。

他們每一個人手中都有不下於十條命的戰績。

如果將他們的衣服脫了,更是能夠看見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密密麻麻的疤痕。

所以,他們價格不菲。

光是他們的報酬,趙天元就足足花掉了一個億!

前院過後,就是大廳。

整個大廳坐著十多個穿著怪異的老頭子。

他們喝著茶,聊著天,看不出有任何厲害之處。

可就是這十個人,他們卻是修武者!

戰鬥力完爆前廳的那一百個黑衣保鏢。

他們的實力要比高蒼梧弱一些,但和高蒼梧的想法一樣。

與其在修武界做下等人,不如來普通人的世界做上等人。

所以,他們接受了趙天元邀請,成為趙家的供奉。

趙天元拿錢給他們,他們為趙天元做事。

今晚,趙天元已經放出話來,誰要是殺了楊漠,誰就可以得到一個億的獎金,誰要是生擒楊漠,那就再加一個億!

大廳深處是後堂。

這裡聚集了趙家的核心家屬。

趙天元的老婆、兄弟、姐妹、子侄,都住在這裡。

而就在後堂的一間茶室里,趙天元正在與一個人下棋。

此人看上去不過三十齣頭,穿著一身黑色的唐裝,面帶微笑,顯得少年老成。

「趙總,你還真是大手筆,居然為了一個廢物,擺了這樣一個大陣勢。」

「不瞞如公子,這個楊家廢物有些詭異。他原先就是一個渾渾噩噩的廢物,可就是這幾天,一下子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實力突飛猛進,不僅擊敗了高老這樣的高手,醫術更是了得,連湘西養鬼世家的人都奈何不了他。」

「突然崛起,看來應該是得到了什麼奇遇,聽上去倒是有點意思。至於高蒼梧和那個養鬼世家的人?呵呵……恕我直言,他們也配叫高手?本少前幾日剛剛突破了修武煅骨境,已是修武練氣境前期,踩死他就像螞蟻一般!」

這個叫如公子的青年不屑地冷笑道。

「如公子,您說笑了,那小子再強,不過是螢火之光,公子卻是皓月,他怎麼能和公子相提並論呢?」

趙天元客氣地說著。

這個如公子,才是他真正的底牌!

作為修武門派的核心弟子,宋如絕對是修武界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年紀輕輕就已突破到了修武練氣境前期。

要不是他與那個修武門派的一個長老有恩,就算他肯散盡家財,也請不到如公子。

趙天元保證,只要楊漠今晚敢來,那一定有來無回!

現在,他只擔心楊漠只是放狠話,今晚不會來……

宋如看出了趙天元的擔心,笑著說道:「趙總儘管放心,既然已經來了,就一定會斬草除根,他今晚不來,本公子明天就去找他!」

「多謝公子!」

「好了,不說那些,我們繼續下棋,繼續下棋……」宋如擺了擺手。

然而,他話音未落,就聽到門口傳來一道洪鐘般的聲音。

「老東西,用不著明天了!老子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你要是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就算我輸!」 「什麼人!」

「給本公子出來!」

宋如聽到聲音,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大聲地吼道。

然而,並沒有聲音回應他。

好像這個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

「如公子,這個聲音應該就是楊家那小子的!」

趙天元提醒道。

「哈哈!」

哪知他剛一出口,宋如突然仰天大笑。

趙天元看傻了,小聲地問道:「如公子,你這是為何?」

「隔空傳音只有修武通靈境以上的強者才會,就算是我師父他老人家也達不到剛才這般效果。這小子能發出這種雄渾的聲音,想必是借用了某種寶貝。他,根本不足為慮。」

宋如眼裡閃過一絲貪婪,心裡盤算著,等自己拿住他,一定要逼他交出身上的寶貝。

同一時刻,楊漠已經來到了趙家莊園的前門口。

這座莊園佔地極大,東西約七八十米長,南北則長達一百多米,一眼望去,竟然看不見盡頭。

整個莊園,猶如古代的王侯之家,富麗堂皇,處處透著高端大氣,光是大門,就開了六個,寓意六六大順。

莊園上下燈火輝煌,明亮的刺眼。

沒有敲門,也沒有出聲,而是……

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