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玄真微微一笑,「姐姐,這是真龍?」

「嘻嘻!」小龍女露出燦爛的笑容,她明白楊玄真的意思,『這個真龍,就是她和他的名字,他是真,她是龍,這是屬於他們的神通。』

「姐姐,你能感受到真龍的意境嗎?」楊玄真問。

「能!」

兩人說話的時候,百萬仙光從虛空中閃現而出,這些人都來自姬氏祖地,乃是姬氏一族的真正底蘊。

小龍女抬頭看天,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同樣,那兩個人也看到了小龍女。

齊王妃遠遠的看著小龍女,卻說不出一句話,她被齊王禁錮了。

小龍女感受到齊王妃的目光,她的嘴唇動了一下,卻沒有發出聲音,不過,齊王妃能讀懂小龍女的意思,小龍女在喊她『母親』。

「唔!」齊王妃哼一聲,希望齊王幫她解除禁錮。

「哎!」齊王無奈的嘆息一聲,說,「我不能這麼做!」

小龍女又看了一眼齊王,她感覺齊王對她有感情,卻沒有齊王妃那麼深,如果讓齊王來選擇,齊王會選擇姬氏一族,放棄小龍女。

小龍女輕出一口氣,『我是小龍女,是他的姐姐,不是玲瓏仙子。』

「玲瓏!」齊王妃的嘴唇張了張,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泰祖遠遠的看著楊玄真和小龍女,而後,又看著虛空中的金色巨龍,心裡震撼之極,『借物化形,竟然達到這等程度?』

楊玄真施展出真龍神通后,已經能以假亂真,或者說,這條真龍已經是真的,具有靈性,也具有智慧,可以獨自戰鬥,展現出強大的威能。

姬氏族遠看了一眼虛空中的真龍,也極為震撼。

坤祖盯著楊玄真,以她的境界,竟然感受到一絲威脅,她心想,『此子不除,必成大患。』隨即,坤祖下令。

「布先天神陣!」

坤祖的話音一落,虛空中的姬氏強者在虛空中閃動著,每一次閃動,都像天上的星辰一般,閃耀著星光。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道奇異的力量,整個虛空都被那股奇異的力量封禁。

「又是大陣?」楊玄真看著虛空中的先天神陣,同時,以心神感應著虛空中的神陣,尋找神陣的薄弱點,又暗自對比,「不愧是古老的部族,能在封神之戰中脫穎而出的部族,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神陣。」

先天神陣初成,就已經比神王部下布置的九宮神網強大十倍了。

小龍女也感受到淡淡的壓力,她向楊玄真身邊靠了一步,拉著楊玄真的手,兩人心意相通,精神相通,以心力溝通小冊子,把實力發揮到最大。

一縷道之韻律環繞著楊玄真和小龍女,兩人沒有動,也無法輕動。

當先天神陣初成之後,周圍的時空都被封鎖了,天仙,純陽真仙,祖仙的仙元力和神力相互交融在一起,形成了完美的循環。

當日,楊玄真面對神王部下時,還能用宿命一刀斬,一刀斬殺十萬天仙,此時,即使楊玄真施展出宿命天刀,也無法斬殺天仙。

「這是完美的神陣!」

「弟弟,這就是先天神陣,我聽齊王說過,這先天神陣乃是姬氏的道祖花費無數心力參悟出來的神陣,也是姬氏的真正底蘊。」

「是有些門道。」

「這先天神陣,乃是文王觀看了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陣,又結合先天八卦,創造出來的大陣。」

「周天星斗大陣?」楊玄真以心力觀看先天神陣,看出了很多神妙,也有很多地方看不明白。

楊玄真和小龍女靜靜的懸浮於虛空中,以道之韻律護身,讓身體隱於一個特殊的維度。

豐王站在主星之位,遙遙看著楊玄真,心想,『此次,定要為我兒報仇!』

豐王和楊玄真是死仇,兩人不共戴天。

豐王看楊玄真時,楊玄真也感受到豐王的目光,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和小龍女傳音,「姐姐,豐王在先天神陣的主星位,位於三百六十星辰之一,我們先斬了他。」

「好!」小龍女的話並不多。

先天神陣的威能越來越強,楊玄真明白,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等下去,他就只能借用小冊子的穿梭功能,離開此地。

「命運,剝奪!」

楊玄真輕輕的吐出四個字,這一次,是『命運剝奪』,比以前施展的生命剝奪更為可怕,直指命運。

想要斬仙,僅僅斬其生命,是無法斬殺一名仙人,因此,需要施展命運剝奪。

「命運剝奪」四個字彷彿有魔力一般,溝通三界虛空的命運長河,命運長河之中的河水輕輕涌動,散發出一道道偉岸的力量。

「命運?」

凡是大神通者,都感應到了命運的存在,幾名道祖能看到虛空的命運波動。

「竟然能參悟命運?」蒙祖再次震驚,『他竟然能參悟虛無之中的命運大道?』

虛無的命運波動透過先天神陣,直接向豐王斬過去,要斬斷豐王的命運,斬滅豐王的來魂。

頓時,豐王感應到死亡的危機,緊接著,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先天神陣是無敵的,身處陣中,不死不滅!」 「蘇爺爺,這裡是一枚黑色的丹藥,並且這枚丹藥有些大,至少有手指般粗細。」說著明浩就打開了香爐,裡面一枚鵪鶉蛋大,黝黑的丹藥平靜的躺在那裡,並且隨著明浩對香爐的觸碰,這枚丹藥還在微微的滾動著。

明浩抬頭看向蘇興波,想要等著蘇興波說些什麼,或者是解釋什麼,不過蘇興波還沒有來的及說,姚玲玲就先行爆發了。

「公孫明浩你個騙子,你個流氓。」說完姚玲玲就滿臉通紅的向著外面跑去,因為,現在姚玲玲心中只是在權衡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衣服和那個鐵質的香爐哪個更加堅硬,哪個更加能夠阻擋明浩的窺視。

而現在,明浩既然隔著香爐還能夠說出香爐里丹藥的大小,甚至顏色,那麼自己每天在他面前豈不是如同赤身裸體一般?

這就是姚玲玲大怒,並且臉紅跑開的原因,而且留在這裡的三人都是聰慧之人,在姚玲玲走時就都反應過來,不過現在三人心中想的各有不同。

蘇興波一直都誤會明浩和姚玲玲早就情投意合,現在是想著明浩和姚玲玲直接還真是保持君子之度,這麼久都沒有進行越禮之事,否則姚玲玲也不會如此大羞。

而李可心現在也是有些臉紅,並且一臉疑惑的看著明浩,好像對於姚玲玲的顧慮他也存在一樣。

而明浩現在最是冤枉,別的穿越者能不能通過各種功法或者意念、神念之類的辦法看透人的衣服明浩並不知道,但是自己在崔世強這學來的意念探查之術並不能像姚玲玲想的那樣,因為明浩如果想要透過衣服觀察一個人,那麼展現在明浩眼前的則是這個人的一些內臟跟骨骼,意念探查的是人體,並沒有通過衣服看到身體表面的本事。

「這?「面對這個情況明浩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可太尷尬了。

「明浩,我去看看玲玲。」說著,臉色有些微紅的李可心急忙跑了出去,可李可心的動作讓明浩更是疑惑,就算自己真有那麼大的本事,可自己也不會對一個男人的身體感興趣啊,哪怕是英俊如李可心一樣的男人。

「明浩,你想不想學煉藥啊?」看著姚玲玲和李可心離開蘇興波並沒有當回事,只是雙眼放光的看著明浩,好像是在看一樣珍寶一般。

而明浩聽到蘇興波的話也是心中震動,煉藥師的地位在玄天大陸上十分的高,並且這個職業也很是實用,明浩此刻也是連連點頭,不過明浩現在也有些疑問:「蘇爺爺,煉藥師不是需要火系鬥氣並且極為平和的鬥氣才能煉製嘛,我修鍊的是家族內的血焰鬥氣,兇猛非凡,寧折不彎,並且我現在都是七階下位了,而且血焰鬥氣是神級鬥氣,沒有辦法再重修鬥氣,這樣也能成為煉藥師嗎?」

對於煉藥師明浩還是有些了解的,想要作為一個煉藥師首先對於你修鍊的鬥氣要求很大,火系鬥氣並且極為平和的鬥氣才能成為煉藥師,否則你的鬥氣稍稍兇猛一些,那麼脆弱無比的草藥就會變為灰燼,而且,大陸上的鬥氣不是你想重修就能重修的,首先實力越高想要重修的可能越低,其次,你重修的鬥氣一定要比之前的鬥氣品級高上很多,就比如當時明浩使用血焰鬥氣來代替開山鬥氣一樣,因為開山鬥氣級別太低,一遇到血焰鬥氣這種半神級鬥氣立刻乖乖投降(當時公孫戰天並沒有給明浩已經補全的血焰鬥氣),否則鬥氣相衝很容易導致丹田炸裂,那樣就很抱歉你就是一個廢人了。

而現在,明浩得到公孫戰天交予的完整版血焰鬥氣也是修鍊多日,那可是真正的神級鬥氣啊,現在如果強行更換鬥氣,那還不如直接自殺來的痛快。

「血焰鬥氣雖然性情威猛,可是它既然佔了一個焰字,那麼當然就是帶有火屬性的鬥氣,只不過它是以血為主而產生的燃燒,不過明浩你要記住,鬥氣是被人來使用的,沒有什麼剛猛平和之說,有的只是剛猛平和之人罷了。」

「有的只是剛猛平和之人。」聽到蘇興波的話明浩心中也是一震。

而蘇興波並沒有停口,轉頭問道:「明浩,這幾日我跟隨你經歷過數場戰鬥,你覺得我的鬥氣可有平和二字?」

聽到蘇興波的問話明浩也是心中疑惑,這一段時間可沒少看到蘇興波動手,而蘇興波那黃色的土屬性中帶有火屬性的鬥氣給明浩帶來很大的震動,土屬性本應是厚重,大氣的,但是蘇興波每戰都是一馬當先極具進攻性,這可和煉藥師或者土屬性鬥氣不符啊。

看到明浩的疑惑,蘇興波說道:「無論什麼屬性或者特性的鬥氣都只是一種力量罷了,就像火屬性鬥氣雖說施展起來勢如烈火,可就算修鍊到神級也沒有辦法真的點燃火焰,而我們在煉製藥物時,只是利用火屬性鬥氣中的高溫和強大的鬥氣把藥物化形,煉製,成丹罷了,而我早年也被三大帝國中的一些人稱之為殺神,從我要學煉藥時就有無數人斷定我必將失敗,可現在,我已經是一名尊級煉藥師了。」

是啊,對於蘇興波早些年的事情明浩也是聽說過很多的,能讓天龍部隊這樣響徹大陸的部隊一直尊為聖師並不知道因為蘇興波無私的教導了他們,畢竟玄天大陸上的部隊必須學會鬥氣,而這些鬥氣都是由軍中一些教頭所教,可沒看到哪個教頭因為此事而獲得這支部隊的尊級,甚至是控制權,否則大陸上該亂套了,而蘇興波能讓天龍部隊如此愛戴,甚至現在的神龍學院擁有如此大的權威,甚至龍傲天、劉震等人都不敢在學院中亂來,那就是因為蘇興波早些年在戰場上可是人擋殺人,神擋殺神的存在,這樣的人怎麼會成為煉藥師那?

不過,蘇興波這幾句話好像是為明浩推開一道大門,特別是那句鬥氣是被人來使用的,沒有什麼剛猛平和之說,有的只是剛猛平和之人這句話,讓明浩此刻心中產生波瀾。

看到明浩因為自己的話若有所悟蘇興波也很是開心,畢竟他一直當做明浩如同親生孫子一般,此時對於明浩的天賦也很是欣慰。

「走,明浩咱們去煉藥室,我先煉製一枚王階聖丹給你看看。」

「嗯」

說著,蘇興波就拿起桌上剛剛那袋晶核帶著明浩走了出去,而明浩此刻心中也很是活絡,如果真的能成為一名煉藥師那可是一件好事啊,天大的好事。

神龍學院佔地遼闊,明浩走過的學院所有地方都是寬闊敞亮,此時的煉藥室也不例外,明浩觀其面積至少千平,不過大部分地方都是空曠著的,只有左側是幾排書架,上面擺滿了一本本厚重的書籍,煉藥室的中心是一個快一人高的煉藥爐,而在書架邊上是一個四方木桌,桌邊是幾條凳子。

此時蘇興波已經走到旁邊的書架邊:「明浩,自古北方藥師少,現在更是整個學院只有我一個人會煉藥之學,之前也教過幾名天賦不錯的學生,可他們沒有一個能真正煉製成藥的,我耗盡心力收集的這些煉藥之學,這些煉藥之典都被荒廢在此,真是可嘆啊。」

聽到蘇興波的感嘆明浩也心中對蘇興波很是敬嘆,大陸上成名的煉藥師本就稀少,特別是絕大部分煉藥師都在天炎帝國,當時蘇興波頂著所有人疑惑的目光苦練煉藥之術也不乏因為神龍帝國沒有一個能拿得出手的煉藥師啊。

「院長,東西都取出來了。」說著小張帶一個巨大的包裹前來,這是剛剛蘇興波吩咐的,包裹中也全是煉藥所用的藥材。

「好了,小張你放在那裡吧,並且吩咐下去,所有人從此刻其都不能靠近煉藥室。」

「是」小張看了明浩一眼后,臉紅的把東西放在地上逃似的離開了這裡。

而蘇興波看到小張的動作也不由得大笑:「小張哪點都好,天賦也是絕佳,就是這個臉皮太薄了,看不得明浩這般的帥哥啊。」

「天賦絕佳?」明浩想著小張臉紅的摸樣怎麼都感覺不到這樣一個愛臉紅的女子天賦絕佳啊。

「明浩,你可不要小看小張,她可是咱們學院最傑出的弟子,如果不是她性情害羞難行廝殺之事,怕是現在的江湖必將有她的大名,可惜,就她這個性情白白浪費了她的絕世天賦,只能被我留在學院作為助力使用。」看到明浩一臉的不信蘇興波也只能在嘆息中講述起來,對於這名小張的天賦因為性格使然白白浪費蘇興波也很是惋惜。

而明浩此刻已經驚呆了,對於蘇興波明浩還是了解的,就憑藉他這一句學院最傑出的弟子,那麼這名小張的天賦將有多高啊,別忘了,李可心可還在學院之內,而蘇興波此刻說的話也是把李可心包括進去了。 命運大道,超越時間,超越空間,一斬之下,瞬間穿透先天神陣,直接斬中豐王。

「唔!」

豐王悶哼一聲,眼神慢慢的黯淡下去,腦海中只剩下最後一個念頭。

「不!這不可能?」

先天神陣乃是由文王,武王,以及諸位大能者合力所創,此時,又由數位祖仙,數百純陽真仙,以及十萬數天仙組成先天神陣,威能近呼無敵,即使是道祖親自出手,也無法透過先天神陣斬殺陣中的天仙。

若要斬殺先天神陣之中的天仙,就一定要先破解先天神陣。

如今,楊玄真無視先天神陣,以命運大道斬敵,一斬之下,竟然斬殺了豐王。

豐王乃是純陽真仙,而且,在純陽真仙中也是王者,號稱可以匹敵道祖,卻被楊玄真一刀斬殺。

「可怕!」蒙祖終於感受到楊玄真的可怕了。

姬氏族長的眼皮跳了一下,心想,『此人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若不斬殺,必成我族大患!』

「結陣!」姬氏族長下念,「先天離火神陣,啟!給我煉了他們。」

頓時,一道道神力在先天神陣之中流轉,化為先天神火,整個虛空化成了一片火海。

「嗯?」楊玄真眼神一凝,他和小龍女手拉著手,已經感受到一絲灼熱感,「姐姐,這是先天神火,僅次於混沌神火,可以煉化萬物。」

「嗯!」 從千億集團開始簽到 小龍女輕輕的應了一聲,她臉色平靜,彷彿間,無論什麼事情都無法影響她的心境。

楊玄真盯著蒙祖,傳音,「姐姐,我們此行,一斬豐王,一斬蒙祖。」

「呃!」小龍女的心神頓了一下,楊玄真心有所感,「姐姐,你還念舊情嗎?」

「不!」小龍女淡淡的搖頭。

話說,蒙祖乃是小龍女的師傅,不過,蒙祖過於高傲,竟然直接殺到楊氏部族,滅殺楊氏千萬計族人。

在小龍女心裡,楊玄真才是最重要的人,當蒙祖滅殺楊氏千萬族人時,她和蒙祖的師徙情份就已經斷了。

「姐姐!」楊玄真感覺身體越來越熱,即使他和小龍女聯手,讓兩人隱藏在一個特殊的維度中,仍然能感受到灼熱。

「先天神陣,果然強大!」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先天神陣中站了幾位道祖,道祖已經參悟出一條天道,擁有毀天滅地之能,也擁有造化之力,神通無量。

此時,先天神陣由數名道祖主持,也讓先天神陣的威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由此也能看出姬氏一族要殺楊玄真的決心。

楊玄真能感覺出來,周圍的時空都被封鎖了,即使是菩提祖師親臨,也無法破開時空封鎖。

「姐姐,我們只出手一次,若是無法斬殺蒙族,立即離開!」

隨著時間的推移,先天神陣的威能越來越強,若是再不走,楊玄真感覺自己借用小冊子的穿梭功能也無法離開此地了。

「好!」小龍女應道。

楊玄真和小龍女對視一眼,把神識凝練到最強狀態,同時,溝通小冊子,讓小冊子加持神識。

「命運之劍!」

命運虛無,看不見,摸不著,連神識也感應不到,卻又真實存在。

此時,楊玄真以大神通,加上心力,再以小冊子輔助,讓命運化形,施展出命運之劍。

一劍出,虛空中出現一柄長九尺,寬半尺,通體雪白的長劍。

這一劍,乃是命運之劍,直接斬斷命運,讓一個人再也沒有過去,現在,未來,命運消失。

「嗯?」蒙祖感受到一絲死亡的危機,『他竟然要斬我?』

「好膽!」坤祖輕喝一聲,雙眼盯著命運之劍,運轉神識,身上湧出一道道神力,神力融入到先天神陣之中,先天神陣的威能再次加強。

命運之劍,超越時間,超越空間,看似極慢,實則極快,姬氏強者盯著命運之劍,只感覺劍光一閃,命運之劍已經刺到蒙祖的眉心。

「蒙祖?」泰祖看著蒙祖,心裡有一絲擔憂。

命運之劍刺中蒙祖的眉心后,慢慢的消失,蒙祖淡淡的道,「我沒事!」

「好!」姬氏族長的心終於落地,如果楊玄真在先天神陣中斬了一個道祖,那實力就太可怕了。

當姬氏族長準備再次加大先天神陣的威能時,卻發現楊玄真和小龍女消失了。

獨家試愛,億萬聘娶小嬌妻 「又這是招!」蒙祖微微嘆息,心裡升起一絲悲涼,『我不該得罪他?』

齊王見楊玄真和小龍女離開,心裡升起一個念頭,『如果玲瓏和他結為道侶,此人將是我姬氏一族的助力啊。』

「玲瓏!」齊王妃能說話了,她喊了一聲,眼角流出兩行清淚。

「他走了?」坤祖臉色凝重,他明白,三界之中,再也沒有人能困住楊玄真。

「哎!」姬氏族長嘆息一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