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一旦冷靜下來,這所謂的疼痛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叫疼痛。

因為他忍受過的痛苦太多了,靈魂的,身體的,有幾次差點都崩潰了,楊風都是忍受了下來,因此,相對來說,這樣的痛苦對於楊風的影響根本就不大。

「這應該是所謂的考驗吧,如果要是考驗通過了,那就能夠得到他的認可。」楊風很快的就想到了這一點。

有些寶物或許是自己送上門的,有些則是你拚命尋找的,有些還會給你考驗。

像這個應該就是給楊風了一個考驗。

這個時候,楊風陷入了危險的狀態當中。楊風已經成為了血人了。

楊風是有神器的,防禦性的神器也是擁有的。

但是,這個時候,防禦性的神器根本就沒有出現,自然也就沒有辦法阻擋這些黑風,楊風必須得用身體阻擋,這也就證明了楊風是處於幻境當中的,不然的話,為什麼連神凱都召喚不出來呢。

「幻境。我可是有時間幻境的。」楊風對於時間幻境也是領悟到了一個階段了。

無論是時間幻境還是他現在面臨的幻境,都是幻境,幻境應該有相似的地方的。

「幻境的本質就是通過各種虛幻的東西讓人感覺到恐懼和害怕,只要克服這種恐懼和害怕就能夠破除這種幻境。除非幻境太過於強大,完全超乎你的靈魂強度,讓你無法抵抗,那你就沒有可能反抗了。但是,我明顯還沒有思想,這就說明我面臨的局面沒有那麼的壞。呵呵,想要嚇唬我,我楊風豈是那麼容易被嚇唬到的?」楊風冷笑。

他就任憑那些黑色的風不斷的刮在自己的身上,什麼也不想任何防禦都不做。淡笑著面對著這樣的痛苦。

沒有多久,楊風身上的痛苦就消失了。

楊風所處的幻境也發生了變化。楊風這個時候也是睜開了眼睛,再次的看到了周圍的夢幻獨角獸。

「老大,怎麼回事啊,剛才的時候,我看到你真的非常的痛苦,我想要和你聯繫,但是,你卻沒有理會我,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呢。」看到楊風睜開眼睛,夢幻獨角獸也是不由的問,剛才的時候,他也是非常的緊張,這楊風怎麼一閉上眼睛就痛苦起來了呢,而且,還顯得很是痛苦,他怎麼喊都沒有一點反應,而他剛才也是閉上眼睛嘗試,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卻一點收穫都沒有。他知道,楊風可能面臨一種局面了。自己還不能幫忙,這讓他也是很擔心。現在的時候,看到楊風沒事他也是鬆了一口氣。

「我剛才遇到幻境了,不過已經被解除了。而且,我也發現這裡的寶物了。」楊風說著將手伸向了一個方向,直接的將隱匿的東西抓了出來,那是一朵花朵。這朵花看起來很是漂亮,給人的感覺是若隱若現的。

楊風認出來了這朵花朵的名字,虛幻之花。楊風之所以進入幻境就是因為受到了這虛幻之花的影響,這虛幻之花非常的罕見,也能夠幫助人領悟虛幻類的奧妙,如果煉製成丹藥的話,效果更好,這樣的東西,對楊風是很有用處的,因為楊風也是領悟的有虛幻類的奧妙的,時間幻境,這絕對是有幫助的。

「這是虛幻之花,果然算是一件寶物。」看到楊風手裡面的虛幻之花,夢幻獨角獸也是開口道。

「恩,對我還是有些用處的。」楊風也是笑著點頭。

這次總體來說沒有白費。

「恩?」猛然間,楊風認真的看了一下這虛幻之花,他發現自己錯了。因為,他和這虛幻之花一接觸,他竟然隨即就完全的領悟到了時間幻境奧妙。這未免也太快了吧,如果要是一般的虛幻之花的話,那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

「老大,怎麼了?」夢幻獨角獸連忙的問。

「這朵花有問題,絕對不是簡單的虛幻之花,因為剛才的時候,就在我接觸到他的一剎那,我立刻的就領悟了時間幻境奧妙。」楊風也沒有隱瞞,立刻的將情況給說明了一下。

「這樣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虛幻神花啊,也只有虛幻神花有這樣的效果,只是,這絕對是神界的神葯啊,神界的神葯和普通世界的神葯是不一樣的。等級要高上很多。」夢幻獨角獸聽了楊風的話之後,立刻的說。

「不可能是虛幻神花。」楊風立刻的搖頭:「如果是虛幻神花的話,我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抓到他的。」

神界的神焰,神葯那都是非常的強悍的,就是夢幻獨角獸想要將其收服都很困難。楊風這麼輕易的就將其抓在手裡面,這可能是神葯嗎?正是因為如此,楊風基本上能夠判定,這肯定不是虛幻神花的。

「效果這麼的好,但是卻不是神葯,這是怎麼回事呢?」夢幻獨角獸不由的看著楊風,他這也不解了。他對神界很了解,比楊風了解的要多的多,但是,這不包括神葯,這方面他可不擅長。自然了解的就少。僅僅對最普通的一些種類了解罷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一種特別的虛幻之花出現變異了,他有了很強的效果,但是卻沒有達到虛幻神花的效果,如果它繼續成長下去的話,是有可能成為虛幻神花的,只是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太低。」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楊風笑著說道。

「神界的神葯太難發現,有這樣的已經不錯了,最起碼老大得到了好處。」夢幻獨角獸笑道。

「恩。」楊風也是笑著點頭。無論怎麼說,自己這次是得到了好處的。時間法則他已經領悟了兩種奧妙了,如果要是再領悟一種的話,楊風也是中位神靈了。

想要領悟一種奧妙,那可是非常的困難的,就算是神界,那也是非常的困難的。

楊風將這變異的虛幻之花送到了混天塔,種植在了那株小草的身旁,也是希望這虛幻之花真的能夠成為神界的神葯。

「老大,這不是我說的寶物。」這個時候,尋寶珠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什麼?」楊風也是不由的一楞,這還不是尋寶珠所指的寶物嗎?楊風都準備要回去了。結果尋寶珠卻是來了這麼一句。

「恩,這確實不是的。」尋寶珠很是肯定的說。

「那我再尋找一番吧。」楊風輕笑。

這就說明這寶物應該比虛空之花更加的好了。

楊風在這裡還有時間,也不急,那就慢慢的尋找吧。

黑風堡內。

黑風堡主則是經歷了大喜大悲的過程。

因為楊風得了新人賽的第一,雖然只有一個人有排名,黑風堡也是取得了最成績第二的排名,得到的獎勵也到了,那些獎勵讓黑風堡主很興奮,其中有兩顆上位神格,三件上位神器,這幾乎能讓黑風堡的實力大幅度的增長,同時,還有一塊封地,這塊地方的面積還是比較大的。這本來是好事,但是當黑風堡主知道這塊地方屬於哪個勢力的時候,他立刻的就蔫了。

一般情況下,為了方便獲勝的一方接收土地,都會將他們距離最近的最後一千名挑出來一些給獲勝的一方。一般情況下,輸的后一千名的肯定比不上黑風堡的,這次接收肯定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但是這次,卻是出現了意外,距離他們比較近的無痕城堡這次竟然是最後一千名,一大塊土地要給他們。

他們的實力要比無痕城堡弱很多,如果要去接收,對方不同意的話,那他們還真沒有辦法,如果要是不去接收的話,那他們也有些不甘心。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如果說事情僅僅是這樣的話,黑風堡主也不會感覺到難受。

但是,無痕城堡那邊已經傳過話了。他們準備對黑風堡發動攻擊。

他們覺得,這是恥辱,一個小小的黑風堡竟然能夠壓在他們的頭上。

黑風堡主很頭疼,如果這樣的話,黑風堡很有可能就保不住了,本來嘛,楊風給黑風堡帶來了好處。結果呢,卻給他們帶來了一場災難。

無痕城堡絕對不是他們能夠硬抗的。

按照道理來說,無痕城堡是應該絕對要接受這樣的結果的。

但是,這是在正常的情況下才可能發生的。如果要是黑風堡比無痕城堡強大的話,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現在呢,對方的實力要比黑風堡的實力強大很多,黑風堡根本就沒有和對方進行抗衡的實力。

再說,對於無痕城堡的人來說,這次的新人賽對於他們來說是恥辱絕對的恥辱從來沒有過的恥辱。他們就來得到了最後一千名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當這樣的消息傳來的時候,整個無痕城堡都徹底沸騰了。那些參與新人賽的選手。剛剛回來就被全部的誅殺了。這樣的恥辱留著有什麼用處?只能是讓他們感覺到非常的丟臉罷了。

當他們知道,接受他們一部分土地的勢力是黑風堡的時候,他們就更加的憤怒了。對於他們來說黑風堡那絕對是個小地方,和他們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如果黑風堡的人碰到他們的人的時候,一個個都是點頭哈腰的,現在呢,對方要接收他們的部分土地。這讓他們都是無比的憤怒。

「無痕城堡那邊到底怎麼說?他們難道不怕城主府的懲罰嗎?」黑風堡主對著身邊之人沉聲的問。這個時候,他的心情真的很差,自己的運氣怎麼這麼的不好,好不容易取得了一次勝利,結果呢,卻是惹上了無痕城堡。

「他們自然不敢得罪城主府,他們會先把規定的土地交給我們,然後就對我們發動戰爭。這樣的話,也就沒有違反規矩。畢竟,我們平時的戰鬥城主府是不會幹涉的。」黑風堡主身旁負責和無痕城堡交涉的人連忙回道。

「你有沒有給他們說我的意思。土地只是象徵性的接收,只是給城主府的人看的。我們很快就會還給他們呢。」黑風堡主隨即說道。無痕堡主的土地只是他們接收土地的一份罷了,當知道有無痕城堡的時候,黑風堡主直接的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前一百名有獎,后一千名受到懲罰。他們要接受十份土地呢。

「我當然說了。不過他們根本就不理會。他們就說這是他們的恥辱。他們無論如何都要進行報復。」黑風堡主身旁的人也是苦笑著說道。他怎麼可能沒有說呢。只是說了沒有用罷了。

暗月孤寂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黑風堡主沉聲的說,他們將姿態放的很低。他們贏了願意什麼都不要,對方卻依然是這個態度,這樣的事情無論是放在誰的身上,誰也會惱火的。黑風堡主自然也是如此。但是惱火歸惱火。他還是沒有膽量面對無痕城堡的怒火,如果雙方戰鬥的話,那他們就是死路一條,絕對的死路一條,甚至黑風堡能不能繼續存在都很難說。

「這樣,你繼續和他們進行談判,看他們會提出什麼條件。只要能不戰鬥。一切都好說。」黑風堡主無語的說,贏得一方要給輸的一方賠禮道歉,這簡直是豈有此理嗎?但是,現在真的發生了。這讓他很是無奈,同時也必須得接受。

「他們實際上提出了一些條件。」黑風堡主身旁之人連忙的回答。

「說。」黑風堡主連忙的開口。

「他們說讓我們把第二名的獎勵給他們,而且,把所有得到的土地都讓給他們,最後,殺了楊風,將楊風的頭顱送給他們。他們就是這三個條件,如果我們要是答應這三個條件的話,那他們就不會攻擊我們,相反在百年內還會保護我們。但是,如果要是我們不同意這些條件的話,那就立刻的將我們黑風堡給滅了,將所有的人都滅了。」黑風堡主身旁的人連忙的說道,同時,也是觀察著黑風堡主的臉色,他自己也是知道,這條件太過分了。

「混蛋,欺負人,太欺負人了,他們怎麼能夠如此呢?」黑風堡主不由的發出了咆哮的聲音。

「是啊,太欺負人了。」黑風堡主身旁的人也是附和道。

「堡主,我們和他們拼吧。」隨即,那人如此的建議。

「拼?拿什麼拼?送死嗎?」黑風堡主怒聲的說。說的倒是非常的好,拼?拿什麼拼呢?簡直是笑話。如果要是能拼,哪怕僅僅是只有一點的希望,他都會拼的。但是關鍵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他怎麼拼呢?

「那該怎麼辦呢?」那人連忙的問。

「你先下去吧,我好好的想想。」黑風堡主沉聲的說。

「是,無痕城堡那邊說了,我們只有一個月的考慮時間,如果要是超過一個月了,我們走著瞧。」那人在走之前也是將對方的話給說了一下。

「我知道了。」黑風堡主沉聲的說。

黑風堡主將自己的拳頭給握住了。他現在的心情真的不好。他覺得黑風堡將會慢慢的強大了,黑風堡在他的手裡面將前所未有的強。但是現在,一切都破滅了,不但是如此,黑風堡還真的有可能直接的滅亡呢。

「楊風,沒辦法了,我就只能對你下手了。雖然我不想。但是,現在我也只能這樣做了。」黑風堡主的心裏面也是下定了決心。

大唐楊國舅 楊風真的很強,很天才,或許以後會非常的強大,黑風堡很有可能會因為楊風而變得強大,但是,那是以後了,現在呢,現在楊風還沒有強大到那麼強的程度,估計肯定不是無痕堡主眾強者的對手,這樣的話,他如何做出決定那就不難了。

「無痕城堡,你們欺人太甚啊。」黑風堡主咆哮道,他現在真的很痛苦,前所未有的痛苦。

黑風堡主在房間裡面準備了一下,然後就離開了。想要滿足無痕城堡的條件,還需要一件東西,那就是楊風的人頭。

如果要是沒有楊風的人頭的話,還是保不住黑風堡的。

楊風的戰鬥力甚至比他還強,如果和楊風戰鬥的話,他沒有把握,就算和黑風堡剩下的一個上位神靈一塊出手的話,也很難說他們一定能贏,因此,他準備了毒,只要楊風中毒的話,那就沒有任何的戰鬥力了,他解決楊風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他覺得,楊風作為一個剛剛來到神界的神靈,對神界的毒絕對不可能認識的。自己這樣的計劃那是絕對能夠成功的。

黑風堡主來到了黑風洞。

「堡主大人。」那管事的看到黑風堡主,立刻很是恭敬的說著。

「楊風在哪呢?帶我去見他。」黑風堡主沉聲的說。

「堡主大人,他在裡面,但是在哪我也不知道。」那管事連忙的回答道。那天被楊風差點的打死,他就去查了一下楊風的身份,才知道原來楊風竟然是新人賽的第一名,怪不得這樣的厲害呢。不過這樣的人怎麼來黑風洞挖礦了呢。最後,他才打聽到原來一切是楊風自己申請的。這樣的話,楊風在裡面做什麼,在哪裡,他都不敢管,除非他想死。

「你作為裡面的管事,連人在哪都不知道嗎?你到底是怎麼做這個管事的呢?」黑風堡主怒聲的說。

那管事滿臉苦笑,這樣的狠角色,我敢管嗎?不過他不敢這樣說。他怎麼說也是黑風堡主的小舅子呢。

黑風堡主就算對他發火,實際上也不會將他給怎麼樣的。

「哼。一會兒再收拾你。」黑風堡主沉聲的說,實際上,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別說是這管事,就是他自己在這裡,也管不到楊風,自己之所以發火,是因為自己的心裏面火氣太大,必須要發火,不然的話,他受不了的。

他自己來到了黑風洞,這裡的範圍很大,足足有上千里的地方,想要尋找一個人,難度真的很大。畢竟,他作為上位神靈,神識的覆蓋範圍也就一百米左右,想要搜索所有的範圍,實在是太難了。如果楊風要是藏在某個地方,他能不能找到楊風實際上都很難說。

「楊風,楊風在嗎?」黑風堡主也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笑著喊道。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回應。他開始慢慢的尋找,臉上全是著急的表情。如果要是找不到楊風的話,那就糟了。

他在這裡整整的找了五天的時間,基本上這裡的人都找過了,但是,卻沒有發現楊風。

「怎麼回事?楊風應該是在這裡的。」黑風堡主感覺到都快崩潰了,楊風按照道理已經進來了半個月了,要知道,他是楊風進入十天之後才進來的。

「堡主大人。」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這樣的一道聲音,他不由的想要大聲的呼喊起來,激動,太激動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正是楊風的聲音。

他尋找了這麼的久,卻是沒有見到楊風的身影,他都快著急死了。現在呢,楊風自己卻是出現了,他的心情那是非常的不錯的。

「楊風,太好了。」黑風堡主大笑著說。

「堡主看來找我有事?」楊風淡笑道。這個時候,楊風的心情也是不錯的。他在裡面除了收穫變異的虛幻之花之外,還得到了尋寶珠所說的真正的寶物,真的讓楊風尋找了很久。最終還是找到了,果然是好東西。正是因為如此,楊風心裏面想當高興。

這一次,收穫還是不錯的。

真是沒有想到,在黑風堡這樣的地方,竟然還有這樣的好東西。

「我聽說你在這裡好像消失了一樣,我很擔心啊。所以親自來尋找了,已經找了幾天了,這看到你,那是真的高興啊。你現在絕對是咱們黑風堡的頂樑柱,咱們黑風堡就算是沒有我,也絕對不能沒有你啊。」黑風堡主對著楊風如此的說。

楊風無語,這個黑風堡主真是能吹捧人啊。這也太能說了。

「兄弟平安無事,這是值得慶賀的事情,我們去好好慶祝一番。」黑風堡主說著拉上了楊風的手。

「行,那我就不客氣了。」楊風也是笑著答應道。

現在心情很不錯,黑風堡主也是盛情相邀,那自然是不會拒絕了。

「好,咱們走。」黑風堡主立刻的大笑道,看到楊風答應了下來,這讓他也是鬆了一口氣,楊風答應了,那就不會有麻煩了。

他們一塊飛著出了黑風洞。

「楊風兄弟,終於出來了。」坎特就在黑風洞外面的不遠處,發現楊風出來,立刻的迎了上來。

「參見堡主。」隨即,他也是發現了黑風堡主,他也是不由的連忙的行禮。

「客氣了。你是楊風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黑風堡主連忙的說道。

這話說的讓坎特也是非常的激動。

「坎特大哥,我和堡主要一塊喝兩杯,要不一塊吧?」楊風看到坎特,也是對坎特發出了邀請。

「行。」坎特立刻的答應。

黑風堡主實際上也是有些無語的,我還沒有邀請呢,你竟然直接的就答應了。

不過,這個時候,他肯定不會再提出什麼反對意見了。

「坎特兄弟願意來,那是最好不過了。」黑風堡主笑呵呵的說。

楊風,坎特,黑風堡主都是來到了黑風堡主住的地方。

黑風堡主立刻的安排人做飯。

「兄弟,這是我儲存的好酒,從普通世界帶來的好酒,在神界很難喝到的。我都不捨得喝,今天為了咱們的友誼,喝多少我這裡有多少。」黑風堡主對著楊風說道。

楊風看著那酒瓶,那不就是自己從武魂大世界帶來的嘛。

誰知道卻是用來宴請自己了。

「這酒確實不錯,好酒。」楊風淡笑著回應。

「那我先給兄弟先倒幾杯。咱們先喝酒。」黑風堡主說著倒了三杯酒。

放在了楊風,坎特和他自己面前。

看著酒杯裡面的酒,楊風卻是笑了起來。

「兄弟,怎麼了?」看到楊風眼神裡面那詭異的笑容,黑風堡主不由的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