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香君第一次距離檮杌如此之近,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熔岩的熱度和惡腐的腥臭,楚香君全身的靈力絮亂起來。

檮杌則很興奮。

「好香好香的味道啊。」

檮杌獠牙的虎嘴,流出了晶瑩剔透的口水。

「放開我主人。」

大黃髮動時間靜止功能,可是,在檮杌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檮杌的動作,僅僅只是一頓,然後,他的另一隻手,好奇的拎起了大黃。

「看起來也很好吃的樣子。」檮杌感慨著,有些猶豫了。

兩隻都很好吃,先吃那一隻?

檮杌有選擇困難症。

「主人,嗚嗚嗚,我們要死了。」

「還不都是被你坑的,一上來就來大boss,連打都不用打,直接被人家秒殺。」

「主人,你快叫那個傢伙出來啊。」大黃說的是凈神蓮泉精靈。

「可是……」小精靈之前為了護著楚香君的魂魄,已經損耗了不少靈元,現在叫她出來,合適嗎?

「就先吃你吧。」檮杌還是覺得楚香君比較大,肉應該比較多。

「小蓮!」

楚香君叫了一聲,小蓮從她的空間飛了出來,凈神蓮泉的水宛如一道屏障在她面前鋪開擴大。

檮杌的嘴巴撞上凈神蓮泉,猶如被潑了硫酸,疼得他嗷嗚直叫。

楚香君和大黃趁此趕緊的溜。

「主人跟我來。」小蓮飛在天上,能夠觀察地形,她要帶著楚香君逃離到一個安全地帶,而不是被困在這沼澤一樣的地方,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

「你以為你們跑得掉嗎?」檮杌皮糙肉厚,加之楚香君的實力太弱,小蓮的凈神蓮泉也發揮不出太多功效,所以,檮杌的靈力威壓再次釋放過來的時候,楚香君,小蓮和大黃都被定住了身形。

在絕對的強者面前,任何辦法都是辦法。

大家只覺得眼前一花,檮杌已經閃身出現在了大家面前。

他的身上,散發著強大的靈力威壓,讓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慄。

「死了,死定了。」大黃的眼淚流的嘩啦啦的。

楚香君這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不管用啊。

「放開我,醜八怪。」小蓮還在努力掙扎,可是,她的聲音對檮杌來說,就跟人類聽到蚊子叫似的。

「我要把你們都吃掉,這樣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出去禍害人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檮杌陰森森的笑著,然後張開了血盆大口。

眼見著檮杌的嘴巴距離楚香君他們越來越近,就要將他們一口吞噬。

忽然,一道疾風從旁邊呼嘯而來,重重的撞擊在了檮杌的面門之上,讓他往後面連退了好幾步。

「敢吃我徒弟,找死。」 王洵一身道袍,仙風道骨,迎風而立。

他的手中,持著一柄長長的劍。

劍身寒光閃閃,泛著絲絲寒意。

檮杌看到王洵,激動得眼睛都亮了。

「來得好,來得好啊。」檮杌找不到詞形容自己激動的心情。

都不記得自己被封印在此地多少年了,仍憑自己如何修鍊,也突破不了瓶頸,可是,檮杌已經記不得有多少萬年,沒有修士來到自己的地盤了。

檮杌憋屈了很多年,陡然看到楚香君這塊小鮮肉,檮杌已經激動得不能自已了。

在看到王洵,靈力比楚香君還要濃厚,檮杌想仰天長嘯:「蒼天助吾!」

楚香君沒有想到,王洵會突然出現。

以往的他,瘋瘋癲癲,呵呵樂樂,今日的他,神色從未有過的凝重。

總裁逃妻敬業點 「徒弟,吃下去。」王洵丟給楚香君一顆丹藥。

楚香君接在手中,白白胖胖的丹藥,散發著濃郁的葯香。

楚香君毫不猶豫的將丹藥吞入腹中。

王洵的眼裡是淡淡的笑意,轉過身,王洵對著檮杌道:「孽障,今日我王洵替天行道。」

說罷,向著檮杌就攻了過去。

「疼!!!」楚香君發出一聲悶哼。

吞了便宜師父給的丹藥,楚香君只感覺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疼痛。

靈力,從四面八方湧入楚香君的體內,楚香君覺得自己的丹田被撐得宛如即將爆裂的氣球,可是,靈力沒有停止涌動。

「主人,趕緊修鍊。」大黃道,然後凝神靜氣,跟楚香君一起修鍊,幫助她分散靈力。

「主人,我也來幫你。」小蓮化作一道光束,沒入了楚香君的身體之中。

楚香君的全身,在靈力的籠罩下,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檮杌自然看到了楚香君身體的變化,他的眼中更加激動。

楚香君的實力越高,自己吃了她就能得到更多的力量。

檮杌熱血沸騰,和王洵打得酣暢淋漓。

王洵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上古凶獸的強大力量。

對上檮杌,自己用上了全力,而檮杌,至多只用了四層力道。

他就像是貓逗弄耗子一般,在獵物死之前,先戲耍一番。

陋俗之婚鬧 王洵猜到他的意圖,心中焦急不已。

楚香君吞了聚靈丹至少需要一刻鐘的消化時間,而自己,能為他爭取到一刻鐘嗎?

電光火石之間,王洵已經被檮杌重傷。

鮮血染紅了王洵的道袍,但他手中的動作不減,更加繁雜的招式向著檮杌攻去,可是,他手中的長劍卻刺不破檮杌寬厚的皮膚。

楚香君雖然閉著眼睛,可是卻可以看到自己身體正發生著驚人的變化,丹田之中的靈力,在無數圈涌動之後,最後化作金色的水滴,一滴一滴匯聚丹田,滋養擴展著自己全身的筋脈。

農女小艾奮鬥記事 火辣辣的衝擊的疼,和冰冰涼的侵潤的緩,這種感覺猶如去按摩店按摩,疼痛又舒服。

等到楚香君睜開眼睛,王洵的身子,猶如破布娃娃,從天而降,砸落到她的面前。

他的全身沐血,狼狽不堪,氣息微弱的,彷彿隨時都要離去。

「師父!」楚香君的眼睛濕潤,淚水大滴大滴的下落。

「徒弟,你要記住,在這個世界上,強者才能任性弱者只能努力,師父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王洵的聲音,愈來愈弱,到最後,他的人和身體,化作灰燼,消失不見,只餘下一顆透明的火紅色的珠子。 「不!!!」檮杌抓狂了。

自己看上的獵物,居然自爆神魂死掉了。

自己怎麼補充靈力?

檮杌很生氣,他將目光瞄向了楚香君。

靈力比起剛剛提升了不少,但是,還是太弱了,吃了她,自己還是要修鍊很多年的。

檮杌不開心!

楚香君撿起地上的珠子,淚水成線。

「主人……」大黃想要安慰,可是卻發現一道目光帶著怨憤,緊緊的鎖定住自己。

大黃只感覺全身毛髮豎立,顫抖道:「也不是沒有辦法,如果你將她的實力提升,然後在吃掉她,也很補的。」

檮杌猶如發現了新大陸!

「你說得對。」然後,檮杌抓起情緒低沉的楚香君。

經過王洵的聚靈丹洗筋伐髓,楚香君現在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初級的ss級別,距離一階就差臨門一腳了。

這種提升,在整個仙界前無古人,可是,檮杌簡直太嫌棄楚香君的實力了。

「比螻蟻還不如!」檮杌十分嫌棄。

楚香君憤恨的盯著他。

檮杌皺著眉頭,有些頭疼。

怎麼才能給廢材提升靈力呢?

「主人,是成是敗就看現在。」大黃和楚香君意念傳音。

楚香君對著檮杌冷聲道:「最快提升靈力的方法,當然是往她身上注入靈力。」

檮杌一雙眼睛亮閃閃的。

對啊,這麼簡單的問題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啊,還是人類聰明啊。

只是……

「哼,你想陰我,我把靈力傳給你,我自己的靈力就損失了。」檮杌雖然腦子不太靈活,但是也不傻。

楚香君冷哼一聲:「反正我整個人最後都是要被你吃掉的。」言外之意,你給我輸入多少靈力,最後還不是都回到你肚子里了,沒有半點損失啊。

檮杌想想,覺得楚香君說得對啊。

然後,檮杌開始給楚香君傳輸靈力。

為了保險,檮杌還很有計劃的先少點少點的輸送,免得楚香君承受不住自己的靈力死掉了自己就虧大發了。

檮杌輸入了一些靈力到楚香君身上,察覺到她似乎沒有承受不住,於是放心大膽的開始給楚香君傳輸靈力。

大黃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楚香君吸收了檮杌的靈力,匯聚丹田,將之轉化為一滴又一滴的液體,侵潤全身。

這一個過程猶如拿著給水壺給小樹澆水,可是,急速的吸收靈力,卻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

這就好比一下子讓一個人喝掉一整桶的礦泉水,滋味一點兒也不好受,但是,楚香君承受住了。

師父是因為自己才死的,自己要為他報仇。

楚香君咬牙堅持,不住調轉身體的靈力,吸收溶解檮杌的靈力。

一階A級

一階B級

一階C級

……

楚香君的等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上升,很快就跳過一階,跨入二階。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二階A級

二階B級

二階C級

二階D級

二階E級

……

二階SS級

三階

楚香君的身體,宛如膨脹的氣球,一會兒鼓起,一會兒又蔫下去。

六階

七階

八階

九階

楚香君剛剛升到了九級,檮杌忽然停止了靈力輸送。

輸送了這麼多靈力給楚香君,檮杌的臉色略微慘白,但是他很開心啊,望著渾身晶瑩如玉,白皙無暇的好像人蔘娃娃一樣誘人的楚香君,檮杌雀躍道:「總算可以吃了。」 「你以為你打得過我?」檮杌冷笑。

楚香君面上沒有絲毫畏懼。

「一個我打不過,在加一個我,就有希望了。」

楚香君手中拿著那顆紅色的珠子,檮杌大大的圓眼睛里滿是疑惑。

一顆珠子?

有什麼用?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