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取出一粒,放到了老者嘴裡。

樂天手掌附著靈氣,幫助老者吸收藥力,控制藥力的吸收速度。老者體魄較差,武者所以的丹藥藥效較強。所以樂天不敢大意。

「噗。」老者起身,吐出了一大口黑血。然後又昏了過去。

樂天又拿出一粒藥丸,捏成碎末。

「拿紙來。」樂天道。

樂天將藥丸的粉末分在了十張紙上,包好。吩咐兩人分十天十次服下。不但有療傷之勢還有強身壯體之效。 樂天走到了白明堂身後,白明堂站在可兒身邊安慰著。

「傷的很重,不過現在沒事了。」樂天沖著白明堂說道。

「真的么?」可兒疑問道。

「嗯。」樂天點了點頭,可兒破涕為笑朝後院奔去。

「等等。」少年叫住了可兒,夾了一口菜,飲了一口茶站了起來。

「弄髒了我的衣服,你打算怎麼賠?」少年色咪咪的眼睛不斷轉動著。

「你想怎麼樣?」可兒向後退了一步,被白明堂攬在懷裡。

「我要。」少年看著白明堂有些厭惡之意。

「你。」少年向可兒伸出手。

「啊。」的一聲慘叫,結果卻被白明堂一腳踢飛了三丈多遠。

「你先照看林叔叔,這裡我來處理。」白明堂道,隨後轉身將門關上。

「看什麼,給我打死他。」少年對身邊的兩人喝道。

兩人從腰間抽出刀劍沖了過來。

「啪啪。」兩聲過後,兩名侍從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樂天晃了晃手腕,一腳踏倒侍從的胸膛上。

「剛才還那麼囂張,狗仗人勢。」樂天微微用力,侍從大叫。甚至都能聽到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

白明堂一把將少年拎了起來,少年瘦弱的身軀像是小雞仔一般被提了起來。白明堂一把甩了出去,少年哀嚎著撞到了牆上。

「我不管你是誰,都請你放尊重點。」白明堂一拳回了過去,帶出了少年三顆牙齒,又一拳揮了出去,又帶出了兩顆牙齒。

幾十個拳頭落下,少年已經被打得猶如一顆豬頭。

「別,別打了。」少年連忙揮手求饒,現在都已經看不清白明堂的臉了。

「雖然我脾氣很好,但是我最恨的就是。」話沒說完,又是一拳,少年奄奄一息。

「就是有人冒犯我最心愛的女人。」白明堂真的怒了,兩隻眼睛猶如幽狼一般,拽著少年的胳膊青筋暴起。白明堂自然有分寸,雖然怒火燃燒但是卻不至於沖昏頭腦。

「嘭。」店門被人一腳踹開,一撥巡法小隊的人身穿盔甲走了進來。

「是誰?趕在帝都城鬧事?不想活了!」一人身披紅色盔甲,手持闊劍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哦,原來是白少爺啊。」巡法小隊的隊長看清了此人。

「呵呵,連兄。近來可好啊。」白明堂上前拱手問道。

「托白兄的福,很好。這是……」連隊長欲言又止。

「啊。沒事,這位兄台不小心摔了一跤。」白明堂說道,少年自己和兩位隨從都已經暈倒了,自然聽不到這些。

「哦,那可真不小心。既然沒事,我就先走了,有時間喝茶去。」白明堂沖著連隊長笑了笑,然後將人拽起,交給了連隊長。

「麻煩連隊長了。」白明堂道。

「客氣。」

隨後白明堂叫來了店裡的夥計,將店裡打掃了一遍。然後來到後院。

「可兒,林叔叔怎麼樣了?」白明堂在竹林正好碰到了回來的林可兒。



「已經沒事了,謝謝你。」可兒向樂天行了個禮。

樂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看了看白明堂。

「酒還沒喝完,心情都沒了。」白明堂有些意猶未盡。

「謝謝白大哥。」可兒踮起腳尖的那一刻樂天急忙轉過身。

「哈哈,心情突然又好了。走,樂兄,喝酒去。」白明堂不顧臉上的唇印,拽著樂天向二樓走去。

「嘿嘿。」白明堂一直傻笑,只是端著酒杯也不飲酒。

樂天拿著筷子敲了敲盤子,白明堂才回過神來。

「兄弟見笑了。」白明堂傻笑道。


「嘿嘿。」樂天也不說話,只是傻笑,道:「白兄,剛才那人,你認識呀?聽說帝都的管理及其嚴格,現在看來也不其然啊。」

「哈哈。我就羨慕樂兄這份洒脫。帝都關乎皇家,還有青龍帝國最大的幾股勢力,還有附屬勢力交縱錯結。其中的水,比你想象的要深的多啊。」白明堂嘆了口氣。

「哦?還未請教?」樂天來了興趣。

「兄弟。大家都知道你對洛家小姐有意,但是現在龍家要通洛依依名正言順的霸佔其財富,這是有目共睹的。只是大家都礙於龍家財大勢大不敢言明,其實龍家做這些說到底都是了一個人。」白明堂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

樂天一臉迷茫的樣子。

白明堂繼而說道:「就是為了支持龍十三。」

白明堂趴到樂天耳朵邊上小聲說道,大家都以為龍家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但是誰也不會想到龍家在背後暗中支持龍十三和龍太子爭奪王位。

龍家的由來,就是因為祖上立功。得到青龍皇帝的恩賜,顧賜下「龍」姓。因此成為了半個皇室。但是龍家野心極大,不甘心一輩子聽人使喚,一心想要稱王。所以找上了龍十三這個傀儡,與龍太子競爭。

龍十三的背後除了龍家以外,還有一些心懷不軌的反叛之士,說白了就都是龍正豪拉來的替死鬼,還有一些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勢力。

而支持龍太子的最大的勢力就是文家,還有幾個家族暗中扶持龍太子,東方家和楚家就是其中的兩個。

樂天聽到這裡好像明白了,當初洛依依說過,洛家被東方家打壓,所以才會找到龍家這個靠山。現在看來不是洛家找上的龍家,更像是龍家找上的洛家。龍正豪想借洛家之手收拾東方家,削弱龍太子的勢力。名正言順的藉助洛家之手幫自己鋤敵,將自己的損失減到最低,可謂是一石二鳥之計。

而東方家和楚家是聯盟,東方家和楚家更有可能發展為親家,兩者密不可分。趙家和歐陽家雖然同為四大家族之二,但是兩者卻是被迫綁在一起的,目的就是為了對抗東方家和楚家的聯盟。要是這麼說的話,趙家和歐陽家一定是支持龍家的了。這一點,從追殺樂天的人手中也能看的出來,龍家歐陽家趙家的人都有參與。

而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無止閣和龍家有沒有聯合在一起。他們要是只因為樂天聯合還好說,就怕無止閣也參與上青龍的政治話題,那就不好辦了。 樂天看到白明堂有些泛紅的臉龐,而後問道:「那白兄是支持哪個勢力的呢?」

「呵呵,你說呢?」白明堂瞟了樂天一眼。

「白家的神兵堂聞名青龍帝國,雖然軍隊對高級兵器的需求較高。但是一但發生戰爭,勝負成敗只是由那幾個少數人決定的。依我看,白家退戰保身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樂天道來。

「兄弟果然眼光不同。說實話,白家的底蘊沒有人懂。雖然外人都說我白家傾向於龍家。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白家每年都為龍正豪的軍隊提供定量的武器裝備,雖然這些都是精品,但是這些武器裝備很多人都可以做出來的。龍正豪就是想利用我們白家來迷惑他人,強行把我們綁到他們的船上。雖然我們問心無愧,但是人言可畏啊。」白明堂憂心忡忡的說道。

「就是因為這樣,文家才會針對你們的。」樂天也明了了,文家誤解了白家和龍家的關係,才會有樂天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說起來,這幾大勢力和我都是密不可分啊。」樂天感慨道。

「嗯?怎麼說?」白明堂滿臉不解的問道。

「我回家的時候,有人來刺殺我。其中一個是龍正豪的兒子。」樂天說道。

「什麼?」白明堂大呼。

都知道龍正豪有二子,但是除了龍飛之外龍正豪還有兩個兒子就是龍影和龍一。龍影很少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替龍正豪處理一些暗中進行的事宜,是龍正豪的左膀右臂。而龍一就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貨,但是修行很有天賦,實力不錯。在加上龍一是龍正豪最小的兒子,所以倍受疼愛。

「看來,樂兄殺的是龍一了。龍家還真能忍,現在都沒個動靜。」白明堂嗤之以鼻。

「畢竟他們這是暗殺的手段,目的不純啊。」樂天道。

「歐陽家和趙家樂兄已經得罪的不能得罪了,其餘能排的上號的就只有金刀門了,無止閣就不用算了吧。」白明堂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最近我去了一趟虛神界,毀了無止閣虛空帳的器魂。」樂天平靜的說道。

「什麼?你,你狠。」白明堂出身煉器世家,自然懂得器魂有多麼重要,樂天毀了人家的第一神器,這等於是撕了人家半張臉啊,對於樂天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白明堂也是佩服。

「對了。樂兄。你去虛神界做什麼?」白明堂問道。

樂天笑而不語。

「啊,我懂了。看來樂兄的前途不是我等可以預知的。」白明堂說道,白明堂自然聽說了虛神界中發生的種種,包括金凰大明王的傳承,也包括皇家出人爭奪傳承一事。白明堂也不知道傳承落到誰的手裡了,只知道有一對兄弟被一人擊敗,奪得傳承。白明堂只是試探性的說了一嘴,看到樂天淡定的表情白明堂大概也知道了。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前途可言。但是在我的人生中,沒有放棄這個詞。」樂天拿著酒杯,兩指微微用力,酒杯瞬間化為齏粉。

「樂兄,何時起身前往東州?我們一起動身可好?」白明堂岔開話題。

「不了,我還有事。」樂天回道。

白明堂怎麼會不知道樂天說的事是什麼事呢,看來這次龍家又不得安寧了。

「吱。」可兒推開門走了進來,手裡端著清香誘人的菜肴。

「為了表示感謝,特意下廚做了幾道拿手的菜肴。還望樂大哥勿要笑話。」

「怎麼會?」樂天順手夾了一口菜,細細品味,道:「手藝果然非凡,白兄好福氣。」樂天壞笑。

「呵呵,呵呵。」白明堂只是傻笑,樂天看的清楚可兒順勢朝著白明堂的腰掐了一把,樂天心裡暗嘆:「女人都一樣。」

林可兒也加入了兩人的酒局,幾人談天談地無所不言,三人很是開心。

「來。白兄,敬你一杯。祝你和林姑娘終成眷屬。」樂天自斟自飲,一大杯酒一干而盡。

「謝過樂兄。」白明堂也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酒過之後,樂天向白明堂告別,離開了。

樂天剛走後,剛才鬧事的少年就找了回來。

一番說道后才知曉,這個少年是龍家附屬家族的附屬家族。連龍正豪都不願意得罪的白家,他們豈敢放肆。少年也沒想到一個小酒樓里會有這麼個虎頭。一番賠禮道歉也就不了了之了。

樂天獨自來到街上,看到滿是紅花的門面。

「藏衣閣。」樂天看到這熟悉的字眼徑直走了進去。

帝都的藏衣閣裝飾要比其他的分店豪華好多,這裡的衣裝大多數都是女士穿著的樣式,而且服裝介於衣裝和裝甲之間,既有一定的美觀性,又有一定的防護能力。

樂天走了進去,這裡的客源還是一如既往的多。樂天在四周走走看看,時不時的向內堂瞟兩眼。

「樂兄。」就在樂天閑逛之時,有人從背後叫了一聲。

樂天一回頭,看到了這熟悉的身影。

洛影城,算得上是樂天最要好的朋友了。洛影城看到樂天後,快步走了過去。

「裡面坐。」洛影城拽著樂天拖向內堂。


兩人走到一幽靜的房間,樂天環顧四周,好像是很久沒有人來過的樣子。

「樂兄,你怎麼來了?這裡很危險的。」洛影城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