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天空低沉,不時還有悶雷聲出現,但是這並不影響傅然與趙夫人的趕路。

一行三人早早的來到坊市第四層,除了傅然與趙夫人之外,還有一位與趙夫人隨行的老者,僕人打扮,但是實力卻達到宗玄境初期,沉默不語,對傅然不予理會,而傅然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主動攀談。

就在傅然不明白為何來此地的時候,卻突然見到在第四層的中心地面上有著一塊數丈大小玄獸之骨鑲在地面上,其上刻有符紋。

「傳送符紋!」

傅然微驚,現在的他已經不是那個才踏入符師的小傢伙,對於這符紋也了解一些,一眼便看出這符紋的用途,應該在三品程度,不過就算如此,也能夠穿梭數千公里。

將符紋刻在玄獸之骨上面,能夠長期的使用,一直到因為歲月遷移使得承受不住,這符紋的才會消散,也被稱之為永久傳送符紋,與畫在符紙之上的有著天差地別。

不過想要將符紋刻在獸骨上,對符師也有著不小的要求,這獸骨不像符紙經過製作,符紙能夠讓符師畫符時更加輕鬆,但是獸骨卻不同,因為其上有著狂暴玄力的波動,增加畫符的困難程度,雖說這是三品符紋,但是一般才踏入三品的符師絕不可能完成。

「因為這坊市,使得文府十城之間的來往也密切了許多,自然需要傳送符文,這還是文府花了極高的代價請來三位三品符師製作而成,不過這傳送符紋也僅限於十城內坊市的穿梭,一般人可沒資格。」聲音落下,趙夫人單指一點,一抹玄力落在獸骨之上,下一刻,玄力聚集,一個漩渦出現。

三人沒有猶豫,踏入其中。 ?當傅然張開雙眼的時候,他便明白,現在的他已經身處武侯城的坊市之中。

不得不說武侯城與方圓城有著不小的差別,同樣是坊市,但是在規模上卻是相差許多,坊市內人來人往,嘈雜的聲音讓傅然略感不適。

離開了坊市,就在傅然認為會在城中穿梭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坊市東大門正對著的豪華府邸不正是趙府么。

「凌然小友,請。」

趙夫人做出一個請的姿勢,傅然也不客氣,直行而去,那守衛剛想上前阻攔,卻見其後的趙夫人,連忙躬身行禮。

「夫人。」

「去通知家主,就說有貴客登門。」趙夫人吩咐。

進入趙府,穿過前院便來到足以容納數百人的大廳,僅僅這一點便遠勝幕府,也將趙家的實力悄然展露。

踏入大廳,傅然腳步一頓,視線環顧一圈,眼中驚色一閃而沒。

「怎麼了?」傅然的突然駐步讓趙夫人疑惑。

「沒什麼。」

來到大廳,趙夫人身坐主位,傅然坐在其下方,而原本與趙夫人隨行的人早在進入趙府後便是離去。

大廳內立有四柱,其上分別雕刻四獸,維妙維肖,栩栩如生,讓人嘆為觀止。

「凌然小友,不知有何指教之處?」趙夫人見傅然不斷打量大廳,一抹精光在眼底閃過,笑問道。

聞言,傅然收回視線,向正在為自己斟茶的丫鬟點頭示意,端起茶杯細品一小口,道:「小子哪敢指教,這裡的任何東西可都是極為昂貴啊,就連這茶杯也有不少歲月,隨便拿一件就能夠賣出不菲價格。」

趙夫人秀眉微挑,傅然僅僅是看了幾眼便能夠看出這客廳內的不俗之物,這份眼力可不是有實力就能夠練就的。

「這都是夫君喜好,倒是讓妾身日日擔驚受怕,若是哪日被行竊者盜去,這可如何是好?」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趙夫人笑道。

傅然搖頭失笑,道:「趙夫人說笑了,這趙府可謂龍潭虎穴,五位宗玄境高手坐鎮,更是有四品符紋為守,誰又能夠盜走?」

這一次,趙夫人的面色終於出現變化,那原本的笑意凝固,雙眼緊緊盯著傅然,似乎想要將其看透一般,最後唯有苦笑一聲,道:「看來妾身還是小看了凌然小友啊,看來那王家所說不錯,你真是一位符師。」

趙夫人在慕府之中待著的時候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沒做,不但將慕家的情況調查得差不多,連傅然在方圓城的一切也盡數掌握,其身為符師的事情自然早就知曉。

對此傅然並不意外,不過心中對著趙家可不敢小看,在他踏入趙府的時候,他便感覺到有著三道極為隱晦的氣息,若不仔細感應還無法察覺,能夠讓他有這般感覺的唯有宗玄境,再加上趙夫人與其隨行之人,足足五位宗玄境,這可不是一般家族能夠擁有的。

偏執大佬的暗黑新娘 而這大廳之內竟然被符師畫出一道符紋,他雖然還沒有能夠看出這道符紋來歷的眼力,但是卻逃不過焚老的雙眼。

四位宗玄境坐鎮,再加上一道四品符紋,就算魂玄境來了也討不到絲毫好處,甚至還有可能飲恨在此。

「哈哈,凌然小友可是讓在下好等啊。」

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令傅然尋聲望去,卻見一位書生打扮的男子踏步而來,年紀不過在三十五六左右,頭戴玉冠,手中一把摺扇,再加上其不凡的容貌與那面上的淡笑,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然而傅然可不會被表面所疑惑,對於來人的身份也是有所猜測,能夠掌控著武侯城,沒有心機是絕不可能。

「宗玄境巔峰。」

傅然微驚,此人給他的氣息比起趙夫人還要強上一絲,與七長老相差無幾,說不定下一刻便能夠踏入魂玄境。

「這位是妾身夫君,趙廷。」趙夫人在一旁介紹道。

「見過趙家主。」

傅然起身抱拳,對這趙家的實力也有了一個明確的判斷,據說這趙廷夫婦聯手能夠與魂玄境爭鋒,再加上三位宗玄境,在實力上完全壓制其他城池,若當趙廷跨出這一步,足以與越城以及萊城的歸劉兩家並肩。

「凌然小友客氣了,請坐。」趙廷來到大廳,先是客氣一句,然後細細打量傅然,忍不住點頭。

「十城會之後,拙荊便多次提起凌然小友,今日一見果然非池中之物啊!」趙廷道。

「趙家主言重了。」傅然明白,這趙夫人尋他來並非做客,當下便是開口問道:「不知這次趙夫人尋小子商談合作之事?不知如何合作?」

還不等趙夫人開口,趙廷便是罷了罷手,道:「此事不急。」

聲音落下,趙廷有別頭望向廳外,朗聲道:「游兒,有客登門還不來見過?」

傅然沉默不已,但卻頗為心驚,這趙廷看似平淡開口,但是那聲音卻是極有穿透力,在整個趙府之中響徹,隨意一言便是如此,看來踏入魂玄境指日可待。

唰!

不過片刻,一道消瘦身影便出現在大廳,先是向主位的趙廷夫婦二人彎身行禮,而後看了傅然一眼,這才開口道:「不知父親大人叫孩兒來所為何事?」

「游兒,為父平時教你的禮儀都哪去了?這凌然小友乃是你母親親自從方圓城請來的貴賓,還不快見過?」趙廷面色一沉,低喝道。

而後,趙廷又望向凌然,面上再次浮現輕笑,道:「這孩子從小被他娘寵慣了,失了禮,還忘小友莫怪。」

傅然罷了罷手,視線落在同樣在打量自己的少年身上,年紀應該在十四五歲左右,臉上的稚嫩之氣還在,與趙廷頗為相似,不過卻多了幾分洒脫,長發披在身後,雙手負立,打量傅然間,露出幾分輕蔑。

而傅然也不在意,畢竟眼前這位少年有著資本,已經是一位靈玄境後期的實力。

見少年無動於衷,趙廷剛想開口,那趙夫人見此連忙起身來到少年身旁,道:「來來來,修鍊一定累了吧,先喝口茶。」

說著便拉著少年來到一旁坐下,趙廷話到口中的話唯有低嘆一聲,道:「你這樣慣著早晚會出事!」

「會出什麼事?他還是孩子。」趙夫人不滿的回道。

面對自己的夫人,趙廷也是無奈,道:「游兒,為父明白,你譽為天賦過人,在這武侯城中同輩之中無人能敵,卻不知所見卻是井口之天,你若真是同輩無敵手,那麼這次烈越帝國進入清風學府東院的八個名額之中為何沒有你?」

「那是因為我還未年滿十四,待明年,這八人之中必定有我。」少年不甘說道。

「明年?等你突破后再說吧,好了,這次烈越遺迹開啟,原本我不打算讓你去的,但是你執意前往,你母親拗不過你,這才請來凌然小友與你隨行,到時候你可要一切聽從凌然小友吩咐。」趙廷說道。

傅然眉頭微蹙,趙夫人雖然與他說過是因為烈越遺迹的事情而合作,也想到過這一點,但是趙廷的話好似故意激少年。

果然,在趙廷話落之時,那少年便將目光投向傅然,臉上的輕蔑之色更是濃郁,笑道:「父親,確定您沒有弄錯?以他才踏入靈玄境的實力也要前往烈越遺迹?還與我隨行?這不是給我增添累贅么。」

「不得無禮,這凌然小友乃方圓城慕家客卿之首,別看其年齡不大,實力卻是極強,你這般無禮,你讓小友顏面何存?」趙廷起身怒喝,旋即有別頭望向傅然,賠禮道:「凌然小友,這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之處還望看在我夫婦二人面上莫要怪罪。」

聞言,傅然心底冷笑,這趙廷不但激少年,還激他,自然想讓他顯露一番,同時敲山震虎。

「趙家主哪裡的話,我又怎麼會怪罪呢,既然貴公子不願,這事就算了吧。」傅然罷了罷手,道。

趙廷夫婦二人變色微變…….. ?趙夫人前往方圓城其一是為了坊市之事,當聽聞傅然要前往烈越遺迹后,便打算讓凌然與其子趙游聯手,畢竟對於傅然的實力,趙夫人也有所猜測。

而趙廷也從趙夫人那裡了解一些,本打算激起趙游與傅然的好勝之心,以便準確的判斷傅然實力,哪想到傅然竟然順著趙游的話,這可不是好事。

面色微變的同時,趙廷眼中精光一閃而過,旋即浮現惱怒神色,對趙游喝道:「還不快給凌然小友道歉,若是沒有凌然小友的陪同,為父絕不答應你去烈越遺迹。」

既然無法在傅然身上下功夫,趙廷便只能將這激將法用在趙游身上,對於自己的兒子,他還是十分的了解。

果然,在聽聞趙廷的話后,趙游面色微變,他身為趙家公子,不但有著傲然的身份,實力也極為不弱,就算是一般的宗玄境都不是其對手,向眼前這個比自己還小的靈玄境道歉,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想要我趙游道歉,也得拿出點實力來。」趙游冷哼一聲,身上玄力出現起伏,若非顧及趙廷與趙夫人在場,恐怕早就出手。

傅然輕笑,對於趙廷的用意他何嘗不知,這事也不是不可答應,但是對於這趙游的實力他並不知曉,這烈越遺迹的開啟將會引來無數宗玄境,其中恐怕存在不少如同趙廷這般的高手,若是這趙游實力不濟,反倒成為了累贅。

而傅然之所以答應七長老,自然是對七長老有更多的信任,而且到時候就算出現什麼意外,七長老也不能多說什麼,但是這趙游卻不同,若是在烈越遺迹之中遭受什麼意外,這趙廷二人恐怕會將責任怪罪在他身上。

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可不會做,有著幫手自然是好事,但是也得看實力,七長老所說之人畢竟是從整個加爾帝國之中選出的唯一一位,實力定然不容小覷,不過這趙游,表面上看上去可不怎麼樣。

既然這趙廷一心想要二人一戰,傅然也順水推舟,當下嘴角掀起,浮現一絲嘲諷之色。

悟空傳 而這一絲清晰的被趙游捕捉到,心中湧現怒氣,這小子有什麼資格嘲諷自己?

也不顧趙廷二人的在場,身上玄力爆發,直接將毫無準備的趙夫人震開,一個箭步跨出,瞬間來到傅然身前,提腿橫掃。

呼!

勁風吹得傅然衣衫嘩嘩作響,從那掃來的腿上感覺到一股不弱的力量,但是對於傅然來說,也僅此而已。

若是以前,傅然必定還會謹慎,但是現在他已經不是元玄境,而是靈玄境。

白皙的手掌探出,直接抓住趙游的腳腕,巨大的力量傳來,卻為讓他身形動彈絲毫,反觀趙游,卻是出現麻木之感,當下心中駭然,對於傅然也不敢大意。

律師老公寵妻上癮 在抓住趙游的同時,傅然手臂猛然發力,其上青筋暴起,有著一片片鱗甲浮現,卻是被衣物所擋,無人發現,猛然向廳外拋出。

唰!

趙游身體飛出大廳,即將落地之時,他卻周身一震,將身上的力量化解,雙眼望向廳內,然而卻不見傅然,瞳孔一縮,毫無保留的爆發玄力,然而一隻手掌不知何時已經抓住他的肩膀。

雖然沒有見到對方,但是這隻手掌的主人趙游自然知曉是誰,在對傅然速度吃驚的同時,還不等他掙脫,一股巨力便是傳來。



趙游被拋入半空之中,速度之快讓他感覺到勁風落在肌膚之上有著隱隱刺痛,可見這一拋之力何等之巨。

不過趙游也並非空有實力之輩,玄力涌動,將刺痛之感壓制,心中低喝一聲,雙手划動,隨後單掌探出。

在趙游的手掌之處,湧現藍色光芒,不斷延伸,下一刻便化為數十丈大小的巨大手掌,緊貼趙游。

趙游現在身處半空之中,雙腳無法發力,無法改變攻擊方向,既然如此他便將整個前院籠罩在內,讓傅然無法躲避。

「不錯!」

傅然輕笑一聲,這趙游倒是有著一些手段,雖然這巨大手掌上沒有傳來危險感,不過他也不可能無視。

既然這趙游自持實力不俗,那麼便將其摧毀,不然一旦在那烈越遺迹耍起小性子,可是麻煩事。

一念至此,傅然單手握拳,鼓起一身氣血,玄力聚集在手臂之上,隱隱間有著龍嘯之聲傳出,眼見那巨掌落來,雙腿微屈,下一刻,暴轟出去。

轟!

傅然的全力一拳,力量何其恐怖,直接穿過巨掌,與趙游相撞在一起,任憑那被穿透的巨掌落在其身上。

砰!

巨大的力量傳來,趙游只聽見「咔嚓」一聲,便倒飛而出,當落至地面之時,不斷退後,每一次退後都會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口中一甜,嘴角溢出鮮血。

而趙游的手段也並非沒有取得效果,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手印,而傅然便身處其中,此時的他衣衫盡毀,露出麥黃色的肌膚,右臂通紅。

看了一眼手臂,傅然眼中閃過驚訝之色,手臂上傳來脹痛,然而還有一絲冰寒之氣,這氣息不斷向內蔓延,當下手臂一震,便將這冰寒之氣震散。

目光落在傅然身上,當見到沒有多大傷勢的時候,趙游雙眼虛眯,對於傅然再無小覷之心,年紀不過十二三歲,玄力不過在靈玄境初期程度,但是這肉體之強極為罕見,就算是宗玄境也無法比擬。

望見趙游神色的變化,一旁的趙廷輕笑點頭,對於趙游的性子他極為清楚,極為高傲,但是卻沒有絲毫辦法,在武侯城中的宗玄境初期之中,無人能夠壓制,今日傅然的出手能夠磨滅一些傲氣,也不是一件壞事。

不過趙廷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傅然兩眼,當初趙夫人對其肉體之強極為推崇,現在看來也並非無的放矢,單憑肉體就算是他也不過這個程度而已,而且這還是他曾修習過煉體玄決,雖然僅僅一篇人級煉體玄決,但是也足以讓他對傅然的肉體極為重視。

至於速度,趙廷也暗自比較了一番,而結果卻是相差無幾,一位靈玄境初期的速度竟然能夠達到他這種程度,非魂玄境無法壓制,心中不免有些震動。

「這次你算是請對了人了。」趙廷笑道。

趙夫人點了點頭,嬌顏上的笑意早就消失,有著凝重的味道在其中,低聲道:「但是僅僅這種程度想要磨滅游兒的傲氣還不夠啊,剛才游兒是因為大意這才落了下風,若是認真起來,也不知這凌然是否還能壓制。」

「怎麼?你自己請來的人都不放心么?據說此人在元玄境的時候便敗了方圓城的王六,坐上慕家的客卿首位,現在實力更是達到了靈玄境,應該不會弱。」趙廷笑道,對於傅然的一切,他也有過調查,因此心底倒是沒有多少懷疑。

「小心了!」

趙游低聲一句,雙手猛然划動,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如同遠古神魔蘇醒一般,讓傅然感覺到危險的氣息,當下也不敢大意,手印掐動。

「魔將臨身。」

趙游低喝一聲,身體不斷湧現玄力,最後將其包裹在內,凝聚成一道身影,高達三丈,手握長槍,身穿墨色鎧甲,流露出極為兇悍的氣息。

「這下凌然可有麻煩了,沒有想到游兒直接動用這個玄決。」趙夫人沉聲道。

旋即視線望向傅然,當看到其身前是巨大黑色空洞的時候,瞳孔忍不住一縮,對於慕家的五幽鬼,她二人可是甚是了解,不想慕家竟然交給傅然。

「五幽鬼么?不知是哪三……?」趙廷低聲自語,然而還不等聲音落下便嘎然而止,望著黑色空洞中攀爬出現的五具骷髏,面容上首次出現了震驚。

「五幽鬼重現於世了么……..」 ?在傅然身前,五具骷髏而立,各不相同,沒有絲毫的玄力波動,若非閃動著幽光,與死物一般無二。

然而就是這五具骷髏,卻讓趙廷面色巨變,方圓城的慕家數百年不斷落寞,這五幽鬼之名也隨之漸漸的消失在烈越帝國的舞台上,然而趙廷不會忘記有關這五幽鬼的一切。

「慕家竟然將這五幽鬼交給凌然,這小子到底給了慕家什麼好處?」

趙廷震驚不已,在他的調查中,傅然實力極為不弱,但卻從未調查出傅然掌握五幽鬼的絲毫信息。

這也極為正常,趙廷調查的範圍僅限於方圓城與十城會上,然而又怎麼會得知傅然能夠施展五幽鬼的事。

「那是…….」

趙夫人面色微變,有些不太確定的向趙廷問道,當見後者點頭之後倒吸一口涼氣,原本還認為趙游與傅然實力相差不大,但是現在看來,卻不是一星半點。

望著傅然身前的五具骷髏,趙游雙眼虛眯,他畢竟還年幼,即便是對五幽鬼有所聽聞,但是卻並未太過於放在心上,當下低喝一聲,爆沖而去。

「因為上次進入那神秘空間的原因。」

第一次能夠召喚出玄鬼,第二次能夠召喚隱鬼與玄鬼,但是後來傅然在密室之中實驗多次,卻無法召喚第三鬼,直到進入那神秘空間見過幽帝之後,他不但能夠召喚三鬼,甚至連五鬼都能夠召喚出來。

「感覺有些不同。」

骷髏給他的感覺與神秘空間之中截然不同,在神秘空間內他無法控制,但現在卻是在心間有著一絲聯繫。

「去!」

傅然低喝一句,五具骷髏之中的力鬼爆射而出,迎上激射而來的趙游,與此同時,傅然心意一動,隱鬼與靈鬼融合在一起,化為一具身高半丈的骷髏,其身影也緩緩淡化,直至消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