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石破天轉身看了一眼周圍和身後那一群氣勢洶洶的殺手和保鏢大軍,頓時有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感覺。

石破天獰笑著,帶著身後的大軍一步步的向著鹿一凡逼近。

「小雜種!你不是要花錢殺我全家嗎?現在怎麼慫了?你的錢去哪兒了?你繼續跟老子拼錢啊!」石破天指著鹿一凡的鼻子怒罵道。

看著鹿一凡這蔫了吧唧的樣子,石破天就覺得無比的解氣!

這段時間,他們石家被鹿一凡禍害的實在太慘了!

當大軍逼迫到癱坐在地上的鹿一凡面前時,石破天發現,鹿一凡的嘴角竟夠了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登時,石破天心中一驚! 一股不想的預感在石破天的心頭湧起。更新快無廣告。

卻見剛剛還頹廢、癱軟在地上的鹿一凡,此時卻戲謔的笑出了聲,背負著雙手,緩緩從地上漂浮了起來。

「石家主,你真以為我會和你一樣蠢到帶花錢雇傭的殺手來做這種大事嗎?」鹿一凡冷笑道。

「你……你什麼意思?」石破天額頭上冷汗直流。

以他的聰明才智,其實已經想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他不願意,也不敢承認!

「什麼意思?哼!」

鹿一凡冷哼一聲,對著宮紫苑使了個眼神。

宮紫苑心領神會,對著部下一揮手!

砰砰砰!

無數槍聲響起!

石破天回頭一看,發現自己這邊的黑衣人保鏢已經盡數被宮紫苑和他的手下殺死!

餘下的黑衣人也是逃的逃,傷的傷,根本沒有任何戰鬥力可言了。

「宮紫苑!!!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明明已經傾家蕩產付給你五千億了,你為什麼還不守信用!

你難道就不怕道上的人,再也不信任你們血煞嗎?」石破天氣的雙唇發白,身軀顫抖的怒吼道。

宮紫苑俏麗的臉龐戲謔的一笑,扭動著自己那對肥美的豪臀,走到了鹿一凡面前,單膝跪地,謙卑道:「主人,紫苑做的還可以吧?」

血煞的老大,金丹期修士宮紫苑,居然向鹿一凡下跪認主!!

僥倖沒死的石家成員和石破天一個個的全都震驚了!

這宮紫苑明明比鹿一凡修為高,血煞組織老大的地位也比江東之主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為什麼她認鹿一凡為主?

就是打死石破天,他也想不到有上古大妖妲己已經把宮紫苑的金丹以無上妖法封印在了鹿一凡的體內。

鹿一凡從宮紫苑的手裡拿過她的手機,打開那條石破天的匯款簡訊,在石破天面前晃了晃,嘲弄的笑道:「嘖嘖嘖,石家主,五千億你就這麼白白送給我鹿某人了?

哈哈哈哈,這錢賺的可真容易啊!

多謝您了!」

噗噗噗~~~~~

一聲聲狂吐鮮血的聲音在石家別墅的大廳內響起。

石家的核心成員,尤其是石破地和石破人這倆把存款全都捐出來的人,內心是受到了一億點暴擊傷害!

你妹啊!

居然讓血煞的老大配合你來騙錢!

這尼瑪哪有一星半點的江東之主的風範?

「卑鄙! 零式戰爭 黃河伏妖傳 無恥!」

「妄你自稱江東之主,竟然使出這種陰招!我看不起你!」

「鹿一凡,有種就堂堂正正的決鬥,騙錢算什麼英雄好漢!」

「垃圾!渣子! 此情未完待續 我艹你麻辣隔壁!!」

石家的核心成員一個個義憤填膺的一通狂罵。

他們現在被鹿一凡一個小小的陰招就坑的破產了,心裡怎麼會好受?

鹿一凡卻聳聳肩,無所謂道:「我這人,做事從來不注重過程,只注重結果。

卑鄙也好,無恥也罷,反正現在的結果就是,你們石家最後的錢也被我騙走了。

我看你們以後拿什麼和我斗!」

噗~~~~

石破天又一口鮮血噴了三米高。

太無恥了!

這個鹿一凡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這種騙人的小把戲,他不但不以為恥,反引以為傲!

「血煞人聽命!給我殺光石家人,一個不留!」宮紫苑冷哼一聲道。

一聲令下后,血煞的人開始了瘋狂的殺戮盛宴。

石破天悲哀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和兒女一個個的被血煞的殺手們用極為殘忍的手段,幾招就斃命了!

瘋狂的石破天跪倒在神罰面前道:「觀主!求觀主救我家人!」

神罰依然閉著眼睛,低聲道:「你們石家的錢財已經被騙光,現在對我三清道觀無一絲用處。

我何必費力去救他們?」

石破天聞言,心裡是一片凄寒。

「神罰!!我石家供奉你三清道觀這麼久,你就是這麼對我的?你良心難道就不會不安嗎?」石破天悲憤的歇斯底里道。

「你等凡人之命,於我而言,如同螻蟻。

死了幾隻螻蟻,你會良心不安嗎?」神罰淡淡道。

「你!!!噗~~~~」

石破天接連受到重大刺激,終於再次狂吐了一口鮮血,癱軟在了地上。

另一邊,宮紫麗眼含春波的來到鹿一凡面前,繃緊著豐盈的雙腿,臉色通紅的跪下道:「主人,小狐狸做的還讓您滿意嗎?」

鹿一凡低頭看了她一眼,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點頭道:「槍法很准,槍槍爆頭!

小狐狸,你做的很不錯!

說吧,想要什麼獎賞!

錢?奢侈品?還是房子跑車?」

宮紫麗抬頭望著鹿一凡俊美的面龐,搖頭道:「都不要,我只求主人晚上能來奴婢家,臨幸奴婢。

這麼久沒被主人臨幸過,狐狸真的快要瘋掉了!」

鹿一凡先是一愣,然後看著她的雙腿間,不禁哈哈大笑,將她扶了起來,托著她的下巴邪魅的笑道:「我有那麼大的魅力嗎?小狐狸,你怎麼在殺人的時候也濕了?」

「嗯……主人……奴婢就是忘不掉您……您的手一碰到我……我就受不了了……」說著,宮紫麗的雙眼已經迷離,呼吸都開始喘了。

鹿一凡抓著宮紫麗的頭髮,把她按在自己胯下,大笑道:「賞你的!就現在!」

「多謝主人!」

一旁逃竄的黑衣人簡直被驚呆了!

這鹿一凡是何等的囂張霸氣!

這邊雙方還在拼殺,他那邊居然和美女做起了那種不可描述的事情來!

狂妄!

囂張!

霸道!

這是對自己的實力自信到極點的人才敢做的事情啊!

否則,稍微謹慎點的梟雄,莫說是做那種事情,就是硬都不可能硬一下!

鹿一凡站在原地,身下有宮紫麗悉心伺候著,他則閉上眼睛,聽著胯下美女的嬌喘和石家人死亡交織成的一首美妙樂章,沉醉不已。

十分鐘后,一群穿著血煞制服的人,人手提著一顆石家人的人頭,整齊的站成兩排站在了鹿一凡面前。

石破天看著那一個個自己熟悉的面孔此時已經變成了人頭,終於精神崩潰了!

「鹿一凡!你真是好狠的心!竟連我的女兒都不放過!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石破天瞠目欲裂,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看著鹿一凡歇斯底里的吼道。 「我心狠?哈哈哈哈哈!!!」

鹿一凡一邊懟著身下的宮紫麗,一邊放聲狂妄的大笑了起來。更新快無廣告。

「我問你,你找殺手殺我全家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心狠?

你兒子找邪道士施法想要強女干我女朋友時,他有沒有想過他心狠?

你們石家往我名下的集團潑髒水,玩陰招的時候,有想過自己心狠嗎?

若不是我早有防備,此時我的父母和我領養的妹妹早已身首異處!

我只不過是來報仇而已,你卻說我心狠?

若不是你們自己作死,我無緣無故為什麼要來殺你們石家人?」

一連串如同連珠炮一樣的問話,字字誅心!

石破天被問的是啞口無言,一連往後退了好幾步,最終扶著太師椅這才穩住了步伐。

他無力的坐在太師椅上,看著血煞的人提著的自己家人的人頭顱,石破天終於露出了絕望的苦笑。

是啊!

自己殺人家全家,憑什麼人家不能反過來殺我全家?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多簡單的道理,若鹿一凡不殺自己全家,自己家人肯定會報復他直到報復到他痛不欲生!

為什麼這種事情反過來輪到自己時,就是接受不了呢?

石破天一邊笑著,一邊流出了兩行熱淚道:「雲帆啊雲帆,你為何如此愚蠢,要去招惹這種可怕的人物。

若不去招惹人家,我石家現在說不定已經晉為華夏的一流世家了!

罷了罷了,天要亡我石家,我也無可奈何!

列祖列宗,破天愧對你們啊!!!」

言罷,石破天瞪大了眼睛,對著鹿一凡目光猙獰道:「鹿一凡!

別以為殺光我石家人就沒有人收拾你了!

你殺死了三清道觀的大長老,又殺了那麼多三清道觀的人,你以為神罰這老鼻子會輕饒了你?

等神罰殺死了你,他也會派人去殺光你的家人!

哈哈哈哈,你父母會和我的家人在地獄見的!!!」

「找死!」

鹿一凡目光一凜,輕輕一捏響指!

嘭!

話音未落,石破天的腦袋如同定時炸彈爆炸一般,當空爆炸,化作漫天的血雨。

地面牆壁,全部被染紅。

他身邊的神罰身邊卻詭異的出現了一層氣罩,罩住了他和他身邊的傢具。

這時,宮紫苑才注意到,自始至終,哪怕自己這邊的人殺的血流成河,那老道士身邊竟仍是一塵不染!

石破天死後,神罰閉著眼睛淡淡道:「事情做完了?」

那語氣,就好像已經預料到了石破天的下場,也好像知道鹿一凡所做的一切一般。

這讓鹿一凡極其不爽!

因為他最討厭自己的一切好像被人看穿的樣子!

「哼!」

鹿一凡對著身下狠狠一懟,宮紫麗登時一聲放蕩的叫聲,達到了巔峰。

穿上褲子后,鹿一凡一臉笑容道:「老牛鼻子,你好像很臭屁的樣子?

來這裡,想給你那些師兄弟報仇?」

這時,神罰緩緩睜開眼,氣勢徒然一變!

他伸手一抓,十餘名血煞的殺手被神罰瞬間把心臟盡數給抓出了身軀!

手掌中抓著一顆噗通噗通跳動著的心臟,神罰怒道:「你殺了我三位師弟,以為我會就這樣算了?」

「哈!你那三位師弟是自己作死,他們助紂為虐,怎麼能怪我?

你這做觀主的不但不通情達理,相反還要殺我,難道你們所謂的正統道門傳人,都是如此不講道理?」鹿一凡語氣冷漠。

「無量天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