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形十分不屑的一聲冷哼,“哼!笑話,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們水家是如何進行登基大典的,就算你說我們有動武的情況,可是你看看眼前,聖麋鹿總不會說謊吧,現在家主即將會騎上去,如果他失敗了,那麼我們水家退出聖庭,從此不再出現,可是如果他成功了,你是不是就要低下頭俯首稱臣啊!”

東方洞稍稍遲疑了片刻,額頭上的眉頭深深皺起,足足兩分鐘,才慢悠悠的開口,“好啊,我倒要看看水千波是怎麼從聖麋鹿的身體上摔下來的!”

再入豪門 ,看着東方洞呵呵一笑,“呵呵,你現在說這話還太早,咱們拭目以待!”

所有人的目光都隨着水無形的話語而轉移到水千波的身上,紫金色的聖王袍下,大大的肚腩顯得很可愛,笨拙的爬上聖麋鹿的身體,所有人的眼睛都睜得大大的,可是傳說中摔倒的一幕並沒有出現,聖麋鹿甚至都沒有一絲的反抗,嗖的一聲消失在天泉閣內,弄得深知內幕的幾個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東方洞的嘴巴張的老大,吃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傻傻的端坐在半空,水無形也是一臉的茫然,按理說這麋鹿失蹤是慢慢的走出去,怎麼可能會憑空消失呢,真是奇了。不過他也不可能當着東方洞的面表露出任何詫異的神色,相反裝的特淡定,“怎麼樣東方洞,新的聖王已經去接受傳承,你現在也該俯首稱臣了吧!”

東方洞打死不承認,看着水無形得意的面孔,“現在說這些還太早,我要看到水千波安然無恙的從裏面出來,這樣我纔會履行我的諾言!”

“你….”水無形真想上去跟東方洞趕上一架,可是由於現在的場合,動手確實不合適,只好忍氣吞聲,“好,那咱們就在這裏等,我一定要讓你心服口服!”

水千波一陣鬱悶,莫名奇妙的就被聖麋鹿帶到了一個空空的屋子,好像這裏自己還很熟,總感覺像是什麼地方。

“啪啪啪….”玄逸和龍始使勁的拍了一陣巴掌,看着疑惑的水千波笑的很開心,“歡迎歡迎,水千波,想不到幾百萬年沒見,你都要坐上我的位置了!”

“你的位置?”水千波臉色疑惑的看了一眼玄逸,這個人的樣貌自己並沒有印象,應該說是第一次見面,怎麼人家說自己坐了他的位置,再說自己是站着的,壓根就沒坐啊!

“怎麼想不起來了,那我就來幫你回憶回憶!”玄逸雙手一劃,龍始手中的聖王鎧甲立刻便套到了玄逸的身上,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氣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壓得對面的水千波一臉的蛋疼。

“你…你你…你是…你是聖王!”水千波這下徹底的傻了,自己這個僞軍聖王屁股還沒坐熱,倒把真聖王給逼了出來。

“呵呵,怎麼?難道你感覺很意外,穿着我的衣服應該很合身吧!”玄逸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看着水千波的眼睛不時的冒出幾分殺氣,一絲很明顯,“你小子想死是吧?”

PS:最近一直都是處於沒有存稿的狀態,每天上班下班,回到家還得做飯,然後是洗碗、洗澡,等所有的事情忙完後,才利用休息的時間來碼字,有時候的章節都是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完成的,質量就不談了,關鍵是對不起讀者,相信看本書的讀者都知道,快完本了。撲街作品,權當練筆之作信手塗鴉,各位大大看過笑笑就行,新書已經在籌備中,相信本書完本後就會正式上傳。成績不好,導致我直接將本書壓縮了至少50萬字,但大家可以放心,結尾不會太爛,TJ、爛尾都不是好習慣,最後祝即將奔赴高考戰線的學子們,都能凱旋而歸,考上心目中的大學,辛苦了這麼多年,終於要收到成效了,大學無限好,美女帥哥一大把,課業也不重,你們的青春將在那裏揮灑,寫出新的光輝篇章!(囉嗦了,不收錢的,呵呵!) 第240章:水無形!

水千波徹底傻了眼,曾經的聖王在他心目中流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自己跟他相比,簡直什麼都不算,哪怕是作爲曾經的臣子,再次面對他也只能仰視,那是一種別人無法企及的高度,就像地上的人羣永遠只能仰視天上的太陽,並且依賴他生存!

此時的水千波表現的唯唯諾諾,一雙手不停的搓着衣袖,原本他早已認爲聖王已經完全消失在宇宙的星河當中再也不會回來,可是沒有想到,今天就在自己接管聖庭的日子裏,曾經的夢魘會再次出現,徹底打破了他強大的內心。“聖王,求求你寬恕我吧,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斷不敢有替代你的想法啊!”

橙紅色的聖麋鹿用它那可愛的觸角不停的拱這玄逸,表現出親暱的舉動,“水家作爲南院的管理者,竟然屠害同門,殘忍的滅絕北院,還將佛界擾的大亂,你認爲這就是我們聖庭的宗旨嗎?當初我還在位之時難道也是像你們一樣嗜殺的嗎?”

玄逸的語氣很重,此時他已經不是重修後的玄逸,而是變成了聖王,全身的氣息從一個普通人轉變成一個睥睨天下的王者,散發出至尊的氣場。

一邊的龍始內心猛的一顫,他還從未從自己主人的身上感受到如此強大的氣場,自己身爲龍族的龍祖都不可能散發出如此懾人的威勢,如果兩個人非要相比的話,假使自己的威勢是大海,那麼玄逸所散發的就是宇宙,廣袤無垠,深不見底!

水千波被龐大的威勢壓的跪到了地上,表情十分的痛苦,當初之所以想要當這個聖王,完全是因爲水無形從中挑撥,現在想想自己多半是着了水無形的道,要不然身爲水家第一高手的水無形爲什麼自己不來幹這個聖王,而是讓自己來幹,這個出頭鳥當的可真不值啊!

玄逸並沒有多說,事實的與否對於現在的自己已經不那麼重要,大手輕輕一揮,房間中唯一一件寶貝顯體鏡也現實不見,玄玉鍛造而成的寢宮開始顫抖,地面上漸漸的開始皸裂,空間中似乎被取走了一個維持平衡的點,世界開始顛覆!

遠處的天泉閣內也是一陣顫抖,幸運的是距離較遠,所以受到的波及並不算太大,大殿中的人羣經過短暫的搖晃後,很快恢復了正常。

“這是怎麼回事?地震了嗎?”

“怎麼感覺天塌了一般,會不會出什麼事啊?”

人羣中爆發出一陣吵雜的喧鬧聲,人們相互討論,對於剛纔的震動感到恐懼,畢竟自己只是來觀禮的醬油客,如果不小心掛在這裏未免太虧!


水無形的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強壓住心中的疑惑,衝着大夥大聲的解釋道:“諸位放心,這個震動肯定是聖王在接受傳承所引發的,衆所周知,上任聖王乃是傳說中永生境的高手,他的傳承肯定是驚天動地的,最起碼不是我等所能捉摸的!”

不難發現水無形的心思還是非常縝密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穩定人心,倒也具有幾分領導的才能!

“呵呵,你倒會忽悠,神殿都垮了你還在這邊說什麼傳承!”天泉閣內突然傳來一陣肆意的譏諷,聲音綿延不絕,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

水無形感到心頭猛地一顫,一股不好的苗頭竄出,“你是誰?給我出來!”

大殿中依舊靜悄悄的,四周的人羣也都在四下張望,唯有半空中端坐的東方洞眼神激動,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天泉閣大殿的門口,聖麋鹿的身影漸漸出現,只不過這次載着的不是水千波,而是玄逸,身後跟着穿着聖王鎧甲的龍始,像拎東西一樣拎着水千波猶如死狗的身體,高調的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這不是那七星族的人嗎?怎麼他們會從殿外進來?”

“天哪,那不是聖王水千波嗎,他好像被人控制了!”

“這兩個傢伙不是剛纔在神殿外吃相最難看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他們想要顛覆聖庭!”

人羣中各種各樣的猜測頻繁,人們都對眼前的兩人充滿了好奇,一個域外種族的土豹子,竟然敢來聖庭搗亂,這不就像是一個乞丐大鬧朝堂一樣可笑嘛!

水無形徹底的呆住了,並不是因爲玄逸,而是因爲玄逸身後身着聖王鎧甲的龍始,這件鎧甲相信只要生活在那個年代的人都不會陌生,只要有他出現的地方,聖王鎧甲就會留下一個永恆的傳說,被人高歌傳頌!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對新任聖王不利!”水無形的自制力可不是一般的強悍,一般人看到聖王鎧甲出現,一定會驚的當場暈倒過去,可是唯獨水無形能依保持鎮定,足見此人野心之大!

玄逸並沒有理會水無形的問話,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半空的東方洞,“小子,看來剛纔我的傳音你是聽見了!”

東方洞滿臉的激動,眼角早已溼潤,“您是聖王,你終於轉世歸來了!”

玄逸淡淡的點點頭,算是承認了,可是底下的人羣包括水無形確實滿臉的驚訝,事情的轉變實在是太大了,沒想到名不見經傳的七星族少主竟然就是傳說已久的聖王,此次重新轉世歸來,必然會重掌聖庭,滅絕水家!

“你的雙腿是他弄斷的嗎?”玄逸手指着滿臉驚訝的水無形,看着東方洞大聲的問道。

東方洞早已淚如雨下,自己等待了多年,受盡了無數冷眼,今天終於盼回了聖王歸來,“是的,這傢伙勾結道化,欲圖吞掉整個聖庭,統治宇宙!”

水無形經過巨大的刺激之後反而冷靜了下來,看着一臉稚嫩的玄逸,眼中閃過一道兇光,“我不管你是不是聖王轉世,總之今天你來到了聖庭,就別想安然無恙的離開,除非你已經恢復到了曾經的巔峯,否則,你必死無疑!”

水無形說完就釋放出自己8級道祖的實力,龐大的威壓令的大殿的溫度猛降了許多,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打鼓,警惕的看着這場生死搏鬥!

玄逸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臉上的神情雲淡風輕,壓根就沒有理會水無形,徑直朝着東方洞走了過去。

一邊的龍始早已按耐不住,一把將手中的水千波丟出去好遠,身形眨眼消失在原地,接着便聽見一陣悶響,水無形的身體瞬間彎成了一張弓,極速的撞到身後的柱子上! 第241章:陰謀!

面對穿上聖王鎧甲實力直逼道祖巔峯的龍始悍然一擊,水無形這個8級道祖未免就顯得有些不夠分量了,雷霆的力量撞擊在他的身上,感覺好像都在生死線上走了一圈,甚至自己清楚的感覺到對方的手上稍稍留情,要不然現在的自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曾經的驕傲和野心都在頃刻間崩塌,內心深處,一種對於生的渴求在吶喊,在凝望!

“你的雙腿還有的救,閉上眼睛,跟着我的氣流走!”玄逸的手上結出許多繁雜的手印,五行之力不停的洗刷着東方洞早已癒合的傷口。

一股暖流順着東方洞的膝蓋緩緩運轉,幾種不同的力量衝擊着早已塵封的經脈,東方洞甚至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雙新的極富生命力的腿正在慢慢生長,肉色的血肉正在緩慢的增長,膝蓋間癢癢的,很舒適!

大約過了3個時辰,一雙新的雙腿伸展出來,展現出勃勃的生機。東方洞的眼角再次溼潤了,曾經以爲今生都將無法在站起來,曾經有過輕生的絕望,自從自己殘廢以來,一直忍受着周圍人異樣的目光,痛苦,不甘,仇恨在心底不停的交結,甚至自己都開始放棄了對站起來的奢望,可是當不可能的事情發生後,自己也只能嗟嘆,幸福來的太快,以至於還沒做好準備!

玄逸長舒了一口氣,看着依然坐立的東方洞淡淡的笑了笑,“站起來試試,你要相信自己!”


東方洞將信將疑的看看了一眼玄逸,眼中滿是期待的神情,站起來,自己夢想了好幾百萬年的事啊,今天終於可以實現了,身體稍稍往前傾斜,腳下用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腳下踩着溫涼的玄玉地面,那是一種真實貼心的感覺,那一刻自己的心在顫抖,感覺自己真實的活着!

“感謝聖王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東方洞的臉上寫滿了幸福,看着玄逸的臉上滿是感激。

“你不必感激我,今天我來這裏主要是爲了取回聖王鎧甲,現在既然你已經恢復了實力,那麼你自己的私仇就應該自己來報!”玄逸指了指躺在地上不斷抽搐的水無形,淡淡的說道。

東方洞的眼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大步的走到水無形的身邊,白嫩的手掌上冒着淡淡的熒光,“我說過,膽敢背叛聖庭者,殺無赦!”

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整個大殿,人羣下意識的用手遮住了雙眼,一道波動很大的能量球瞬間擊中了毫無還手之力的水無形,轟隆一聲巨響,感覺好像天塌地陷一般,隨着爆炸,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仙界上空,一塊巨大的黑影籠罩,那不是烏雲,而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不,應該說是一顆行星,無數的金甲戰士站在石頭的底下,緊張的觀察着情況。

九霄神殿中,熾烈腦門上的皺紋很深很深,看着底下站着的同樣滿臉憂慮的臣子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大家都說說吧,這次土行星停在了仙界的上空,道化和血神勢必會來搶奪,到時候打起來我們仙界必定會成了池魚,受到波及,再加上玄逸跟他們兩人之間的仇恨,咱們若想安然無恙,怕是不大可能了!”

底下的人羣一陣沉默,人人都知道這次事情的嚴重性,土行星的運動一向是你沒有規律可循的,但是隻要它一旦停下來,就會持續至少7天左右的時間,所以說現在的仙界處在一個相當危險的階段,這牽扯到三位高手的對決,甚至有可能賭上整個仙界大陸的生命!

大臣們分別站成了兩派,一邊是以全無方爲代表的主戰派,打着保衛仙界的旗號,誓與仙界共存亡。另一邊則是保守派,代表人物多是之前三大派的掌門,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只要道化和血神不招惹自己,自己又何必去招惹那兩尊龐然大物呢!

熾烈的內心也十分的糾結,作爲兄弟,自己就應該派兵將土行星收服,幫助玄逸突破傳說中的永生境界!可是作爲一界之主,自己又不得不考慮仙界的存亡,畢竟自己不是爲了一個或者幾個人活。

“傳令下去,仙界立刻進入一級戒備狀態,所有士兵嚴陣以待,各大高手坐鎮神殿,寸步不離,只要血神和道化一到,咱們就進入臨戰狀態,他們如果只是爲了土行星而來,咱們可以不管不問,畢竟那已經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參與的事情了,可是他們一旦要對仙界動手,那咱們就奮起抵抗,誓死保衛家園!”熾烈低聲一喝,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眉頭皺起,看上去霸氣十足,“段玉,你去一趟聖庭, 她比煙花更寂寞 ,讓他快點回來,有他坐鎮仙界,我相信道化和血神是不敢對我們怎麼樣的!”

段玉早就躍躍欲試,跟這魍魎的這段時間自己的修爲又大有進步,已經是一名4級道祖了,在整個宇宙也算是一尊強者了,“段玉領命!”

仙界的天空出現土行星的事情很快傳遍了仙界,玄逸的住所中,四個女子一臉的憂愁,都眼巴巴的看着新加入的翠竹,希望她能拿個主意。

“姐姐,你說相公現在又不在,要是血神和道化攻打仙界的話,咱們該怎麼辦啊?”綠竹自從翠竹加入進來後就主動退居二把手的位置,看着這位經驗豐富,年齡悠長的女子,眼中帶着點點期待。

翠竹不禁長嘆一聲,看着幾位妹妹,“以我對道化和血神的瞭解,這兩個人如果要來到仙界的話,絕對不會只是爲了追逐土行星而來,他們都知道土行星即便自己得到也不能煉化,所以他們並不會太過着急對土行星下手,相反咱們的相公纔是他們兩人最最忌憚的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這次來怕是會放棄土行星,直取仙界,抓住能夠要挾相公的東西,然後乘着相公煉化土行星最虛弱的時候,發動致命一擊,待計劃成功後,兩人才會徹底的反目,爭奪這踏入永生的資格!”

幾女面面相覷,相互對視了幾眼,眼中滿是哀愁,一邊的綠竹一臉哀傷,“姐姐的意思是相公反而成了血神和道化合作的基石,因爲相公的牽絆使得兩個有着同樣野心的人聯手,目的只在消滅相公!”

“沒錯,這就是人的本性,我猜想這次這兩人過來一定會抓我們當做人質,畢竟能夠牽絆相公最大的王牌就是我們,所以咱們一定不能落入這兩人的手中,如果有誰不幸被他們抓住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讓他們利用自己來要挾相公!”翠竹的話說的很決絕,帶着幾分悽苦,聽起來涼颼颼的!

幾個女人相互凝望了一眼,都淡淡的笑了笑,嫵媚的神情中帶着幾絲淒涼! 第242章:拖延時間!

天泉閣中,此時正上演着一幕血腥的屠殺,各界來參加聖庭登基大典的賓客無不蹲地嘔吐,玄玉的地面早已被刺眼的猩紅染遍,水家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平整的刀口處鮮血還在緩緩的溢出,巨大的大殿內,瀰漫着濃重的血腥味,聞上去令人不禁想要作嘔。

玄逸的雙眼滿是詫異的看着近乎瘋狂的東方洞,恢復生機的東方洞手持一把連環刀,像是一尊來自地獄的魔鬼,雪白的刀口上還在不斷的滴着鮮血,雙眼赤紅,青絲飛舞。

玄逸低聲嘆了一口氣,這樣的場景讓他想起了開天劍出世之後給世間帶來的災難,絲毫沒有人性的屠殺,任鮮血匯成河流,大地爲之顫抖。

龍始的身體不時的抖動一下,小心的邁着步子,繞開踩上去有些粘稠的血液,來到玄逸的身邊,兩個淡青色的眼珠蒙上了一層霧氣,“老大,這傢伙瘋了吧,我看咱們還是快走吧!”


玄逸也是一臉的疑問,在他的記憶裏,東方洞雖然是個粗人,可是絕對不會如此的嗜殺,縱使水家滅他滿門,他也會因爲顧及到自己而不會如此殘忍的進行屠殺,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了!

一邊的聖麋鹿開始躁動不安的蹬着前蹄,鮮血早已將它黑色的蹄子染成了紅色,隨着它有節奏的踩踏,鮮血濺滿那橙色的絨毛,一雙靈動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東方洞,口中發出咩咩的叫喊聲,聽上去十分的憤怒。

玄逸在聽到聖麋鹿的叫喊之後,身軀猛地一震,拉着身邊的龍始極速的往後撤去,直到退到牆角,才緩緩的定住身形。

“你不是東方洞,說,你究竟是什麼人?”玄逸猛的釋放出自身8級道祖的實力,警惕的看着一眼不發的東方洞,大聲的質問道。

溺愛嬌妻:寶貝,別鬧了! ,緩緩的轉過身,露出他那粗獷的面孔,“哈哈,聖王就是聖王,想不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隨着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東方洞的面孔極速的改變,紅色的頭髮下一張雪白的臉,看上去十分妖氣。

“血神!”玄逸的瞳孔一陣收縮,“想不到你竟敢來聖庭搗亂,難道你忘了當年你是怎麼答應我的嗎?”

血神的眼眸一陣抽動,腦海中的記憶猶如泉涌一般,那是他最不願回想起來的痛苦,他覺得這是一種恥辱,在那個時代,他選擇忍氣吞聲,可是今天他要重新找回屬於他的場子,洗刷曾經的恥辱。

故事還得倒回臨淵之體那段,幾百萬年前,神界出現兩個神童,一堆龍鳳胎兄妹,身懷至高無上的仙體臨淵,修爲突飛猛進,大戰神界各路高手無人能敵,最後惹怒血神,約戰神界的聖山。

那一日打的可謂是天翻地覆,那一日血神向世界證明了自己神界霸主的身份,那一日兩兄妹險些遭遇血神的毒手,關鍵時刻還未轉世的聖王出手,與關鍵之中救出了兩兄妹,並警告血神,終身不得踏出神界半步,否則必將受到聖庭的責罰,事情出了之後,血神一直蝸居在神界不敢出來,直到聖王轉世重修起,他那顆澎湃的心再次蠢蠢欲動,終於踏出了神界,第一站就是去抓生命之龍,搶奪龍蛋,最後殺害了龍始的親生母親。這個仇恨龍始至今沒忘,現在穿上了聖王鎧甲,爲的就是替自己的母親報仇。

“呵呵,你以爲你還是曾經那個高高在上的聖王嗎?你現在只不過是一個8級道祖,而我是半隻腳踏入永生的血神,風水輪流轉,這一次註定是我來蹂躪你,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血神的面孔有些難看,猙獰的略顯恐怖。

玄逸的臉色有些難看,憑藉他現在8級道祖的實力要想打敗血神那無異於癡人說夢,可是憑藉他獨特的五行之術,血神想要殺死玄逸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血神淡淡一笑,全身那近乎永生的氣勢放出,瞬間將整個天泉閣籠罩,所有的人都感到胸口一陣發悶,接着便狂飆的一口血水!

“哈哈,玄逸,我教你玄逸你不會介意吧?”血神一聲狂笑,刺耳的聲音幾乎將人的耳膜都震裂了!

玄逸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雖說現在的他實力算不上頂尖,可是他的心境確實最爲堅定的,曾經踏入永生又能果斷放棄,這等心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擁有的!

“曾經的都是泡影,聖王這個名號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也只不過是一個過去式罷了!”玄逸的嘴角掛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血神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

血神的神色稍稍一怔,看着玄逸的雙目露出疑惑的目光,背在身後的雙手上釋放出血色的神光。

“血色神雷!”

隨着血神的一聲長吼,天泉閣內響起了一道炸雷,天空中,一條血色的巨蟒仗着血盆大口,朝着玄逸而來,口裏發出嘶嘶的聲音!

玄逸的臉色沒有一絲的吃驚,手中的手印一陣變幻,身上的五行本源開始迅速的運轉,化爲一個巨大的盾牌,朝着血色巨蟒轟了過去。

“五行王盾!”

五色的盾牌帶着一種睥睨天下的威勢朝着巨蟒砸了過去,空氣中依稀能夠味道一股刺鼻的焦灼味道,兩個極速運動,相向而馳的能量體相撞,發出一聲類似於宇宙毀滅的聲音,天泉閣的玄玉地板開始大面積的皸裂,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現場所有的人都瞬間失去了意識,開玩笑,這種戰鬥規模已經遠遠超過了兩名9級道祖的戰爭層次,一個是半永生境的強者,另一個是曾經的永生王者,今世的五行霸主,這兩個人的權利一擊,足以毀滅一個世界!

爆炸過後,空間經過好一陣顫動之後才恢復如初,天泉閣內除了龍始還站着外,所有的人都暈倒了,包括那一隻十分可愛的聖麋鹿!

玄逸淡淡的笑了笑,“想不到堂堂血神竟然會出手偷襲一名8級道祖!”

血神的臉色一陣通紅,看着玄逸很快恢復正常,“對付你這種8級道祖,如果再按正常的思維走的話,估計天下間無人是你的敵手!”

“呵呵,你太擡舉我了!”玄逸似笑非笑的看着血神,眸子中閃過一絲殺氣,“說,你將東方洞他們弄到哪裏去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