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陌真人哽咽一下,揉了揉任冰的頭,「好孩子……」

在門口時就聽到裡面的說話聲,水陌真人說出此話早已哽咽得不成樣子。

天真如任冰,此時也看出她的異樣,心頭像是堵了什麼,喃喃喚:「水陌師叔……」

水陌真人拍拍她的手,啞著嗓子說:「好孩子,出去玩兒會兒,師叔和黃海師叔有事找你爹商量,快去吧。」

任冰被推著出了門,眼看門在她眼前關上,腳底彷彿生了根,走不動路。

水陌師叔平日里絕不會露出小女兒姿態,如今這是怎麼了?

水陌真人擦了擦淚,與黃海真人並肩往裡走。

任鶴見二人一個沉重,一個傷心,就知事情不簡單,挺直背脊先開口:「說吧,什麼事。」

水陌真人捂嘴哭了起來,黃海真人見此只好沉痛道:「魏洲和烜兒被人害了!」

這一則消息簡直如驚雷炸在任鶴耳邊,他起身提高聲音:「你說什麼?」

黃海真人捏緊拳頭,終是沒說出口第二遍。

一見黃海真人的態度,任鶴一屁股坐回原位,「怎麼會……他二人實力不差,怎麼會都……」任鶴怒目道:「是誰幹的?」

水陌真人搖頭:「只知道是一個女子,不知道是哪個門派的。」

黃海真人道:「殺害烜兒的是個男子,身邊還有一位化形期大妖,同樣沒見過是哪派弟子。」

「魏洲與烜兒前後腳遇害,我推測這一男一女是一起行動的!」黃海真人咬牙切齒:「別讓我找到人!不然定將他二人碎屍萬段,以祭烜兒在天之靈!」 溫惜晚上7左右收了工,她舒展了一下腰肢,今天過了8場戲,大部分是她跟岑月城的對手戲,還有兩場跟諾蕾的戲份,諾蕾趕完兩場戲,就換場地了。

臨走的時候,岑月城的助理姚河走過來,「月城哥請大家喝奶茶。」

劇組的人員都過去紛紛的領了一杯,姚河走過來,遞給了溫惜一杯,「溫小姐,這是月城哥送你的。」

溫惜接過來,禮貌的說,「幫我謝謝岑先生。」

溫惜這幾日,一直都在片場拍戲。

《幸福如歌》這個劇組進度很快,她跟岑月城每天的戲份都是滿的,岑月城為了趕檔期,這幾日,他跟溫惜每天都排到了15場戲份。

向安安這個角色,是動嵐影視娛樂投資,為了沐舒羽,帶來了編劇,強行改了劇本,加了戲份,給向安安加了好幾個cp曖昧線條跟事業線,但是,諾蕾那邊也不是吃素的,戲份跟女主想當了,但是人設不能忍讓。

女主是聰明睿智事業愛妻兩手抓。

而這個女配向安安,綠茶中的貴族,懷了孕還勾引姐夫,真的是不要臉到極致。

這也是諾蕾妥協的原因之一。

連着一周的拍攝,岑月城的戲份殺青。

他這樣的咖位,本來就是來還製片方人情的。

一周拍完之後,岑月城殺青拍了一個劇組照片,劇組還買了蛋糕,男人一隻手搭在了溫惜的肩膀上,另一隻手比了一V,在旁邊是導演跟諾蕾,她一愣,畫面定格的時候,她也微微的笑了一下。

岑月城抱着花束,跟溫惜擁抱了一下,兩人拍了一張照片。

「好好演戲,我看好你,溫惜加油!」

溫惜沒有想到,岑月城竟然會這樣對自己說,她笑了笑,「謝謝岑先生。」

「叫什麼岑先生,叫月城哥就好了。」

溫惜點了頭,「那就謝謝月城哥了。」

岑月城拿出手機,要了溫惜的微信,溫惜抿著唇,提醒了一句,「我是溫惜,不是沐舒羽。」

岑月城笑起來,「你以為,我分辨不出來嗎?我當然知道你是溫惜了!」

溫惜拿出了手機,找出微信二維碼。

既然知道自己是一個替身,為什麼要加自己?這部戲,她拍攝完這十五天,沐舒羽的腳傷好了之後,就不需要自己了。

岑月城樂了,「我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生拒絕。」

溫惜冷了一瞬,「啊。」

「第一次有一個女生,拒絕加我微信。」

「我沒有。」溫惜說着,似乎是有些抱歉,加了對方的微信。

另一邊,諾蕾皺着眉。

看着岑月城跟溫惜兩個說說笑笑。

「你說,那個替身是什麼來頭?」

一邊的助理端著水杯,抬頭看了一眼,連忙道,「一定是那個替身纏着月城哥,真是夠不要臉的!」

諾蕾抿著唇,她到不覺得!

她喝了一口茶,「你有沒有覺得,這個替身,演的要比那個草包千金沐舒羽好太多。」

小助理看着諾蕾的眼色,「再好有什麼用,哪裏有蕾姐你的演技絕佳,一個替身罷了,以後就算是攀上了金主導演,頂多也只能拍幾個網劇。」

諾蕾看了一眼助理,雖然她喜歡聽這種話,但是並不代表,她想要聽真話的時候,對方也用這樣的馬屁話搪塞自己。

助理看着諾蕾似乎是不高興了,連忙低下頭。

諾蕾看着溫惜,這個女替身,穿着一身寬鬆的連衣裙,劇組配着的普通衣服,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卻有一種格外的氣質,彷彿是淡淡落下的月華,靜謐而不自知的美麗。

跟沐舒羽長得倒是相似,也難怪沐舒羽腳傷不拍戲,這個替身過來替,鏡頭上竟然看不出來差距,唯獨氣質,不一樣。

沐舒羽身上的氣質,太過於俗氣艷麗,這個替身不一樣,倒是讓人眼前一亮,她開口,「我覺得,她要是進入演藝圈,以後遇見一個合適的角色,說不定,會大紅大紫。」

助理有些驚訝的看着諾蕾。

諾蕾這個人,很是清高,沒有想到竟然對一個替身有這麼高的評價。 【如果還是不行,笨蛋宿主,你在這世界的生命也就宣告著結束。】

殘忍、冰冷又無情的答案,厲沅沅不願意接受。

結束可不代表著新的開始,「涅槃」的丟棄已讓厲沅沅不自覺對死亡產生了恐懼。

從前是不怕死,無所謂,但真的從系統口中說出,她始終有許多彷徨和迷茫。

「結束……我可以回去嗎?」儘管知道了答案,厲沅沅仍是不死心地問它。

神鵰俠侶系統不留情地否決了這個選項:【要麼完成晉級王者之路,順利登頂封神;要麼成為一具無名屍體,淪陷百世輪迴。】

「我還能輪迴?」

這倆字,厲沅沅只在古典仙俠小說里看到過;比如唐三藏就是如來佛祖膝下金蟬子所化。

神鵰俠侶系統默允:【只要你想,沒什麼不可能。】

厲沅沅一時間竟真的分不清究竟是被系統牽著鼻子走,還是被勝利慾望沖昏了頭腦。

她真的真的,不想再做任務。

但也真的真的,不想成為死屍。

結局都很慘的話,厲沅沅還是想拼一拼。

年輕時候努力一下,總好過老了後悔。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乖乖完成任務,就可以回得去了?」

【笨蛋宿主,那白非墨呢?】

神鵰俠侶系統本想試著挽留要走的人,但並不知道她對這個俠侶的沉迷還算正常可接受範圍之內。

「白非墨……」

「你叫我?」

厲沅沅心中喊著的名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面前。

她慌亂到一頭扎了進去,不偏不倚,正是那溫熱的胸膛。

—一個男子的懷抱。

別是—

厲沅沅忍不住抬頭瞄了眼,果然是竄出來的白非墨。

模樣甚是嬌俏,聲音頗為低沉,每一處呼吸都長在她的審美點上。

「狗東西,我都想過了……他怎麼來了?」

厲沅沅以為光憑心靈的交流,白非墨肯定不會發現。

可如今,一個活生生的,少男北辰,站在跟前,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你是……我的,白夫人?」

也許是一眼萬年,白非墨那一雙眼睛從出現開始,就再也沒有挪開過。

明明她的身邊有諸多奇花異草,他都自動過濾。

「不不不,我不是你的……」厲沅沅矢口否認,又轉了轉腦子想到,「我以後一定會是你的白夫人,現在卻不是。」

「為什麼現在不是?我瞧你很眼熟,像是哪裡見過似的。」

這粗曠的表白,厲沅沅要不是有意思,一定唰唰唰兩大嘴巴子抽過去了。

「咳咳,白非墨,你這城牆厚的臉皮,還真是生來就有。加上後天的無敵敷衍,方可造就了你這一身臭皮囊。」

「我……」白非墨當即沒了話接下去,眼神卻立馬變得柔和起來,輕言道:「夫人,你開心就好。」

神鵰俠侶系統還說她撩漢,這手段和白非墨一比,簡直Low到爆表。

「我開心的話,那麼黑磊歸我吧。」不知道該如何規避風險,厲沅沅只能選擇最低效的法子。

不就是黑磊和霞么,她以為只要收為己用,那麼管他後面怎麼陰晴圓缺,他們還能在一起共看日落日出。

白非墨斂起了笑容,突然逼問道:「說,你究竟是什麼人。」

但他也就只敢口氣稍微重一點,聲音稍微大一點,手嘛才抬了一點點高度,就被她身上的香味迷亂了心神。

白非墨這會兒是想拿刀砍死她,也沒有力氣握得住刀柄。

「我……」厲沅沅兩眼一閉,橫心說道:「我是你的人,不然你可以叫人驗驗。」

厲沅沅馬上又後悔,驗守宮砂這種么,光是聽就不現實。

「驗?」白非墨並沒有聽懂,亦不知道厲沅沅是什麼想法。

厲沅沅想著白非墨總不會對過去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吧……好歹有件事情發生,影響還怪大的。

「對,不過你不想就算了。堵我這麼久,是不是得給點補償?」厲沅沅很快找到了台階下來,恨不得能捲鋪蓋扯天南地北,到哪裡就是哪裡,無須任何人的點頭。

【笨蛋宿主,「同生」任務即將告一段落。請於十二個時辰之內,離開這處過往之中。】

神鵰俠侶系統鑽出來的聲音澆醒了幻想的厲沅沅,耳邊幽幽回蕩的著都是那一句「翩翩公子,淑女好逑」。

白非墨也的確當得起這八個字。

「補償么……那就給點小驚喜。」白非墨直接堵住了她的薄唇,兩片糯糯湊近在一起的時候,竟然還閉上了眼睛享受生活。

「呸!我不要!」厲沅沅一點兒都沒想過要受之一吻的畫面,但白非墨就是這麼霸道不講道理地欺負她。

「本君的吻,你有什麼資格嫌棄!」白非墨的舌頭瘋狂攫取她的氣息,但厲沅沅的心中抗拒讓他很扎心。

是她先主動的,現在回應后,他的態度怎麼可以比之前還又冷漠。

「不嫌棄又怎麼說,白非墨你是個成年人了,不可以……」厲沅沅後面想說的還是及時打住,要是被他聽去,肯定又免不了她的折磨。

「不解釋就是默認本君吻的還可以,要不要再一次?」

白非墨還不過癮,等著後面的各種難關。

厲沅沅撇過頭去,不是尷尬地笑道:「趕緊吧,我還有事兒呢……」

「什麼事?和誰有關?很難嗎?」厲沅沅靈魂三連問,白非墨當然知道該以什麼樣方式和她交心。

平生唯一所愛,誰都想就這麼走到白頭到老。

厲沅沅搖頭道:「難不難不是我說了算,但是好像都很難,白非墨你覺得呢?」

白非墨眺望著眺望著,恨不得摘下遠處的彩霞鋪在院子里,等待著一位女主人打開並發現。

「能者不會嘛,夫人也不必憂心,有我在,你什麼都可以。」白非墨初見厲沅沅,只覺得她很眼熟;而白非墨再見厲沅沅,信息也沒增加多少。

話糙理不糙,厲沅沅此刻竟很仰望神鵰俠侶系統。

「狗東西,任務完了我可以走,那……怎麼走?」

厲沅沅更想知道,後面的工作要如何開展。

【笨蛋宿主,和以前一樣,繼續闖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