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的心卻是陡然一緊。

「發生什麼事情了?」他追問道。

趙明玉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笑了笑。

「曲浮生喜歡她喜歡的那樣明顯,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他到底是想要保護她還是想要害她了。他真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不會被人察覺啊,他的做法無異於將卜蝶的身份昭告眾人了。」

她說著聳聳肩,一副真的很疑惑地模樣。

「你是說……」江淮眉心蹙起。

「我可什麼都沒說。」趙明玉微微一笑,抬頭看了眼陰沉的天,咂舌道:「我身子骨軟,最怕的就是淋雨了,江捕頭也早些回吧。」

說完了之後她並沒有要等一下江淮回應的意思,直接就轉身回府了。

走到府門口的時候,趙明玉回頭,見到江淮還皺眉站在原地。

她挑眉一笑:「對了,忘了告訴你了江捕頭,莫星河早就找過我了。」

這話一出,江淮立刻就咬緊了牙根。

日他個仙人板板的莫星河,嘴巴那麼快……

怪不得他說的時候趙明玉那麼的淡定,反過來被她耍著玩!

「記得早些回家哦!」趙明玉笑容可掬的說道,說完之後立刻就轉身回府了。

心情很不美麗的江捕頭也咬著牙往回走。

趙明玉剛進屋的時候江淮剛拐出街口沒多久,大雨嘩啦的一下就落了下來,大的就好像是在用盆子倒一眼。

江淮身上幾乎是立刻就被淋透了。

他左右看看,這條街連個避雨的房檐都沒有。

一瞬間,心情更加煩躁,腦海中閃過趙明玉那得意的笑臉。

「靠!」

江淮一腳踢在身旁緊閉的大門上。

「誰呀!」旁邊的院落中傳來女人尖銳的聲音,聲音里夾雜著怒氣。

知道自己所作所為可能會被大罵一通的江淮立刻遁了。

開玩笑,他才不要留在這裡等著人家開門挨罵。

不過,他還是很想知道卜蝶……

難不成現在有人知道卜蝶小姐的身份了嗎?

不對呀,這事情明明只有他和浮生才知道,浮生說過不會……為什麼趙明玉會知道?

大雨中,江淮原本因為雨水而眯起的眸子驀地睜大。

曲浮生在利用他!

如果趙明玉在這裡,一定會忍不住鼓掌,然後拍拍他的肩膀誇讚一聲,孺子可教也。

「曲浮生!」他咬著牙低聲道。


……

雨停。

趙明月突然想起上次答應蘇戟要送去的一些書籍,收拾了一番之後便拿著書出門了。

自從上次蘇葉蘇戟攤開了講話之後,趙明月與蘇戟的關係也緩和了許多,做不成戀人總歸是能做朋友的。

蘇戟和趙明月常會交換一些書籍來看。

一來一往之間,兩個人的關係反而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至少現在趙明月去武館不會再被人敷衍欺騙了,甚至每次大家都會歡迎她給她與蘇戟留出單獨相處的時光。

這次也是一如往常一般。

趙明月快到武館,看著手中的的書籍嘴角不由的上揚。


她抬頭,正看到蘇戟從武館後門出來。

「蘇!」

她剛要喊他,就見到拐角處一個帶著斗笠的人站在那裡。

那是一個女人的身影,個子不算高,一聲雪白雪白的衣裳,斗笠上本就已經有白紗了,可是她臉上似乎還蒙著一張面紗。

趙明月微微蹙眉。


不知怎麼的,她覺得這身影很熟悉……

蘇戟見到那女人站在那裡,單膝跪下,一副聽從指令的模樣。

趙明月抿了抿唇,心中生疑。

蘇戟和那個女人是什麼關係?

那個女人雖然熟悉,但是她可以確定,這絕對不是武館的人。

突然,她見到蘇戟將一個小盒子交予女人。

女人伸出手接過。

就在女人伸出手的瞬間,趙明月雙眸不可思議的睜大。

那個紅翡扳指……

那是……


是……

「唔……」

她皺著眉想要上前一探究竟,但就在這時,一雙大手捂住了她的口鼻。

他的手掌香香的,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明顯得眩暈感。

趙明月眼前一黑,便沒了意識。

手中的書籍也掉落在地上。

暈過去的趙明月被人拖著消失在了街口。

「誰?」蘇戟聽到聲音狐疑的掃向街口,只是那邊並沒有人出現的跡象。

武館後門的路偏僻一些,鮮少有人會過,可是剛剛的聲音不是假的。

帶著斗笠的女人淡淡的瞥了一眼道:「事情該如何處理你很清楚,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是的。」蘇葉點頭,臉上沒什麼表情。

皮膚偏黑五官端正的他此刻顯得很是冷峻。

女人看著他,嗤笑一聲。

「好好做,想要什麼都是有可能的。」女人說完之後,轉身離去。手裡拿著從蘇戟手中接過的木盒垂眸打開掃了一眼,看到其中的碎片之後嘴角揚起滿意的笑。

東西到了她手中,可她卻改變了最初的想法了。

這東西,她不會給他送去了。 見著女人走遠之後,蘇戟才抬腳走向剛剛發出聲音的拐角處。

那裡並沒有人,但是他看到地上有書本散落在地上。

他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書。

熟悉的書名印入眼帘。

趙明月!

想起剛剛的聲音,蘇戟眉心頓時緊蹙。

比起她剛剛看到了什麼來說,蘇戟更加擔心她的安危。

她是無辜的局外人,她不能捲入這些複雜的事情內呀。

正在他想要順著路去找人的時候,有人從後面叫著他的名字。

「蘇戟!有你的信!」

蘇戟聞言轉過頭,朝著伸手的人伸出手:「信?魏子,給我。」

「我也不知道,師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識字。」被叫做魏子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婚姻的荊棘

蘇葉接過信,看到上面的落筆人是蘇葉之後,便連忙拆開,迅速的掃了一眼之後便揣進了懷中。

「我知道了,謝謝你魏子。你幫我和館主說一聲,我今天有些事情,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幫我請個假。」蘇戟眼睛不住的掃嚮往前的街道,對著魏子叮囑道。

「好嘞師哥,你有急事就去忙吧,我幫你跟師傅說!」魏子也是痛快,拍著胸口對蘇戟保證道。

蘇戟心不在焉的點頭,抬腳往前尋去。

魏子看著蘇戟撓了撓頭,武館裡面成天最忙的就是蘇戟師哥了。也不知道一天天的都在忙些什麼。

……

蘇葉待在這裡已經十天了,淋雨那日的事件之後,蘇葉就沒有再和她們說過話了,只想等著莫星河回來之後就帶著月娘離開這裡。

不過倒也不是很急,畢竟綠蕪已經派人把信給蘇戟送過去了。

小孩子記事快忘事也快,這幾日月娘一直都去找伍冬玩,已經完全忘了當日遇到李狗剩的恐懼了,甚至連回家的事都沒有再提過了。

她很喜歡伍冬,一直小哥哥小哥哥的跟在他身後。

當然,伍冬對她也是很好,照顧的簡直是無微不至,不知道的還以為月娘真的是她妹妹呢。

「唉,也不知道莫星河這傢伙什麼時候才回來。」蘇葉仰天長嘆,整個人百無聊賴的靠在了亭台的柱子旁。

她轉過身體,反坐著將雙臂撐在欄杆上托著腮。

這天一直都是陰沉沉的,水中的魚兒卻游的很是歡快。

莫星河這裡的魚都長的奇形怪狀五顏六色,不過無一列外的是,都很好看。

「小東西長的可真別緻。」蘇葉伸手指向湖中一條紫色的游魚笑著說道。

沒人說話,沒有事做,只能無聊的自言自語了。

自娛自樂,這幾天蘇葉算是掌握了其中的精髓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