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笑楓努力讓自己的心緒不給這個女人的外貌所幹擾,他禮貌的說明來意後。便跟着于思麗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三人落座之中,于思麗親手爲兩人奉好花茶,隨即,還在旁邊擺了一盤小點心,這才坐下後,非常端莊優雅道:“兩位想問什麼儘管問,如果我能協助的,一定效勞。”

從坐姿上就能看出,于思麗應該接受過非常好的職業培訓,她現在這種坐姿,是最標準的職場女性坐姿。兩腿加緊,微微朝着一側傾斜,而身體比值,朝着問話人員的方向前傾,這種肢體潛臺詞,充滿了對對方的尊重。

萱世蕊也在心中暗暗稱讚于思麗的得體,這種人,無論如何也很難相信會是一個陰謀者。

當然,無數的案件表明,人不可貌相,江笑楓和萱世蕊都是理智的,他們不希望被外部的事情左右。

按照常規,江笑楓首先詢問了于思麗有關當年羅天龍和其的關係問題。于思麗非常坦誠的回答道:“我和羅天龍的確是非常好的朋友關係。而我也不否認,我們兩人之間有些特別的火花。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我想,我們兩人互相吸引,這一點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江笑楓道:“男歡女愛很正常,而當時你和羅天龍都是單身。 僵尸世界紀實 ,你們不公開走到一起呢?”

于思麗哀嘆一聲:“其實這事很簡單。我和他互相吸引,卻又彼此保持一定的距離。正因爲如此,所以我和他的關係在很多人看起來非常奇怪。羅天龍曾經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兩人關係非常好,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只是,誰也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揹着羅天龍在外面和其他男人亂來。羅天龍知道此事後備受打擊,從此對所謂的男女感情之事存有芥蒂。他之後一直單身,沒有公開的女朋友,也是基於此事的影響。我和羅天龍認識之後,的確互有好感。可是當我瞭解羅天龍內心後,我也理解了他爲何對女人有些距離感。我理解他,也沒強迫他馬上更改一些習慣。就這麼簡單。”


心理陰影這種事情,江笑楓和萱世蕊非常清楚,這的確不是一般說兩句就能徹底撇清的。如果羅天龍真的遭受過如此打擊,那他和于思麗之間特殊的關係的確可以說得通了。

“也就是說,你在等他走出心理陰影?”

于思麗苦笑,搖搖頭:“其實到最後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麼了。我和他明顯已經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可是,我和他似乎也沒有結果。因爲他很難改變自己。”

“好吧。我對你和羅天龍的情感故事非常抱歉,我想,這應該是不完美的事情。”

于思麗點點頭:“雖然不完美,但是有過彼此的美好。我想,我還會時常去回憶的。哎。只是,我也沒想到,他會就這麼走了。”

“當初你和羅天龍選擇在同一個地方買房子,也是基於想要更好的接觸吧?”

于思麗點點頭。

江笑楓又道:“那在羅天龍死後沒多久,你又把房子賣了,是基於什麼心理?”

“因爲我不想繼續留在那裏,回想自己和羅天龍的往事。”說着,于思麗竟然還用紙巾擦拭了一下眼角。稍微緩和一下後,強忍笑容道嗎,“如果繼續住在那裏,我怕我會經常想起和他的點點滴滴。這樣,我也很難從和他的過去中走出來。我是一個凡事喜歡向前看的樂觀的女性,正因爲如此,我和羅天龍存在各種困難,我也一直沒有太悲觀於我兩的關係。也正是因爲如此,天龍出事後,我想盡快的進入新的生活。”

“簡單來說,您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我這樣評價,是否準確。”

“算是吧!”于思麗微微點頭,“我很早就一個人出來打拼,見過了很多大風大浪。如果經常沉溺於某些事情中出不來,我想我也走不到今天這一步。我很慶幸,我的很多抉擇都算正確。我也很慶幸,雖然生活有過很多不順,我依舊活的還算精彩。”

“如果每一個女性都能像你這樣,保持良好的心態和積極向上,一切向前看的態度,那這個社會會更加美好。”江笑楓起身,這一次,是他主動伸手道,“於總,非常開心你能接受我們的問詢。關於羅天龍案件的後續調查,或許我們還會來麻煩你。”

“只要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協助。”于思麗的手看上去非常美白,經過整體修飾,很有美感,完全看上去不像一個四十歲女人的情形。

從會所出來後,江笑楓還扭頭看了看會所的招牌,這動作,讓萱世蕊調侃道:“咋了,念念不忘了?”

“呵。就單純的男女交往來說,于思麗的確會給很多男人留下非常完美的第一印象。男人初看她之後,想要回味,也很正常。不過,請你相信我的職業性,我現在對於于思麗的一切的審視,都是基於案件。”

“噗。我跟你開玩笑呢。我還不知道你江大警官是以辦案爲第一準則嗎。”萱世蕊湊上前去,小聲道,“不過說起來,爲什麼你就問了幾句就出來了,這和你一貫詢問人的態度也不同。”

“因爲我感覺,于思麗非常睿智冷靜,而且深藏不漏。如果我們對其瞭解不深,就將很多底牌亮出來。會對我們以後的交手非常不利。”

“所以,你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試探?”

江笑楓哼的一聲,沒有直接回答,他先電話給楊振涵,讓其驗證於思麗剛纔所說的事情是否屬實,同時也主動調查于思麗的情感過往和創業經歷。

回到車子上後,江笑楓這纔回應萱世蕊道:“于思麗說她和羅天龍的關係密切,但是會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爲羅天龍的情感受挫,不再相信感情。所以于思麗在等待羅天龍走出陰影,纔好和他確定關係。如果你是于思麗,你把自己代入到這個語境中,你會想到什麼?”

情景代入!這可是萱世蕊拿手的,她馬上回想剛剛于思麗所說的一切後微微閉眼,在腦海中綜合各種信息點,。在形成一個大概的輪廓後,終於睜眼,,慢慢道:“她很喜歡羅天龍,願意等着羅天龍走出情感創傷。並且在事業上幫助羅天龍,爲其籌措資金,甚至於入股她不熟悉的項目。可以這麼說,單看這些。于思麗是一個爲了愛情很大膽,有些奮不顧身的一個人。但是,她自己又說了,她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不沉溺於一件事情,積極向前看。從這一點上看,她又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女人。如果我是于思麗,除非羅天龍是一個非常完美的,徹底契合自己心中一切關於男人幻想的對象。否則,她不可能做出諸如奮不顧身的事情出來。畢竟,于思麗那時候已經三十多歲了,用她自己的話來說,該見識的都已經見識過了。她不是衝動和對愛情有絕對幻想的小女生,她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成熟,且事業有成的現代女性!”

江笑楓嘴角一動,道:“所以,她爲何還要和羅天龍有那樣特殊的關係?”

萱世蕊煥然大悟:“需求理論!” 在諸多需求理論中,最知名的無礙乎就是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這也是任何學習心理學的入門理論。但是現在,萱世蕊和江笑楓所關注的不僅僅與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他們還要從另外一方面解讀。

萱世蕊解析道:“大衛•麥克萊蘭等人提出的三種需要理論,他們認爲,個體在工作情境中有三種主要的動機或需要,只是在每個人身上三種需求的比例是不同的。這三種需要是成就需要,權力需要,和歸屬需要。其中,成就需要是指達到標準、追求卓越、爭取成功的需要。一些人有強烈的內驅力要將事情做得更爲完美,使工作更有效率,以獲得更大的成功,但他們追求的是個人的成就感,而不是成功之後所帶來的獎勵。高成就需要者喜歡能獨立負責、可以獲得信息反饋和中度冒險的工作環境,在這種環境中,他們還可被高度激勵。很顯然,從於思麗的個人成長經歷和她目前所處的社會地位而言,在她自我感知而言,她會覺得自己是高成就需求者。所以,她所做的事情,或者說索要達到的成就需要,更多的是一種個人考量,從而對自己完成的個人激勵。”

江笑楓擺出OK的手勢,肯定萱世蕊的回答:“在犯罪心理中,我們也會經常研究個體需求理論,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是我們經常討論的,而麥克萊蘭的需要理論也是我們經常要注意的。除了成就需要之外。其他兩種需要中,權力需要中高權力者不受他人控制,喜歡承擔責任,喜歡競爭性和地位取向的工作環境。而歸屬需要中則是說明,建立友好親密的人際關係的願望。希望彼此之間的溝通與理解。從這三點看,于思麗如果滿足高權力者和高激勵者的角色,那她所謂和羅天龍之前的特殊關係,其實是可以找到問題所在的。”

萱世蕊道:“所以,你理解于思麗和羅天龍的關係,其實並不是簡單的情感關係。而是于思麗一種特殊的需求關係!這種需求,一部分來源於兩人的情感,一部分來源於基本的需求,比如性和愛,另一部分,則要從於思麗個人情況分析入手,認爲于思麗想要通過控制羅天龍的情感狀態,從而體現自己高權力者,高激勵者,和高成就者的需求地位!簡單來說,于思麗對待這份感情,只是純粹的想要征服羅天龍。想要通過把羅天龍從過去的情感挫折中拉出來,好體現自己的個人價值!”


江笑楓道:“我們在分析男女情感的時候,經常會碰到所謂的征服者。這種征服者,實際上在男女情感中非常特殊。他們或許一開始不是喜歡這種異性,只是簡單的想要挑戰某種難度,想要把這個異性拿下,從而滿足自己內心的某種虛榮,又或者想要證明什麼東西。從目前我們對於思麗的情況來看,或許,她就是屬於這種征服者的角色。她的確對羅天龍有好感,可是,她的成熟和個人成長經歷告訴她, 這種男人她見的多了,她不會爲之瘋狂,只是,她想要尋找一種需求滿足,想要挑戰一下情感難度,從而從另一方面證明自己罷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種女人內心的確是非常強勢的,滿足了。。。”萱世蕊不僅嚥了一下唾沫,撇撇嘴道,“你所謂的女王或者御姐,都是比較強勢,且內心堅毅的女性代表。于思麗或許滿足了這些條件。”

江笑楓道:“所以,你更加知道,我爲何要讓你接近歐陽泰了。”

“只是!”萱世蕊露出爲難的表情,哎了一聲後,“我覺得,我很難勝任啊。”

“你不試試,如何知道自己不行?”江笑楓拍了拍車座椅,道,“你家裏的衣服多不多?”

萱世蕊一臉茫然:“額。什麼意思?”

“先回答我的問題?”

“女人從來不嫌自己的衣櫃裏衣服多!”

“得,這倒也是。走,附近有買衣服的地方嗎,我送你一套。”

“哇哇哇,江大隊長,你這是賄賂我啊。但是賄賂我,我也不會輕易屈服的。”

“去不去!”

“我萱世蕊是爲了一套衣服就能屈服的人嘛。但是,去看看也行啊。哈哈哈。”女人嘛,都一樣。一聽見買衣服,絕對興趣爆表。

本來,不管從任何方面而言,萱世蕊一直在幫江笑楓,意思意思送點東西也是應該的,更何況,人靠衣裝,想要看看一個人是否符合某種形象,衣服這一關也是很重要的。

按照江笑楓的設想,再加上剛纔見過了于思麗,他腦海中最合適的形象還是身着緊身制服。那種工作女性的制服裝,配上絲襪和高跟鞋,這纔是最合理的搭配。不停的讓萱世蕊搭配各種衣服造型,甚至於連絲襪和高跟鞋的顏色也在不停的調配。江笑楓始終覺得,萱世蕊快要接近他想要的感覺了,可是總是在什麼地方差了一點。

“這都第十件了,不會還不行吧!”萱世蕊插着腰,凹出造型,臉上表情都麻木了。

這個造型,讓江笑楓的雙目也是看的極爲享受。

經過運動的女性身材本來就挺拔,萱世蕊的天生條件也很出色,就更加讓其凹出迷人的身形,配合現在的打扮,用制服Y惑這個詞形容,都絕對不爲過。可是江笑楓要的不僅僅是制服Y惑啊。他要的是讓歐陽泰產生臣服慾望的女性形象。

“到底哪裏不對呢。”撓了撓腦袋,江笑楓在再三挑選後,幫助萱世蕊下了單子。

付了錢,自當知道肉疼。女人的衣服,而且還要上檔次的衣服,果然都不是很便宜。江大隊長忍着自己輸入密碼時候手心的汗,淡淡來了句:“這錢花的挺值。因爲,你穿的還真的挺好看。”

“噗。你這話是真心的,還是打腫臉充胖子啊。”

“哎,這點錢我還是出得起的。還不到打腫臉充胖子的時候。你等會就穿着這一套出門,我在找找靈感。”

要想將萱世蕊徹底打造成征服歐陽泰的女人,除了衣服之外,還欠缺什麼。江笑楓想到了髮型。

萱世蕊的確是短髮,但是她的那種短髮是非常簡單的,並沒有特別的層次修飾。所以,在出了服裝店後,江笑楓便在附近找了一家有些檔次的髮型設計中心,親自跟設計師說了之後,他就在一旁監工。


反正萱世蕊今天是把自己交給江笑楓了,重要的是,還不用花她一分錢,索性就坐在那裏任憑擺弄。

髮型師將萱世蕊的短髮經過了特殊的打理,並且做了一些特別的髮色挑染後,這一下,終於看出一些不同了。

在這之前,只有誘惑,而現在,則是氣質逼人。連發型師看着萱世蕊這身裝扮,在配合這個髮型後,都豎起大拇指道:“美女,你真得非常適合短髮。如果再配上一副眼鏡,我想,絕對完美的搭配。”


眼鏡!對啊,眼鏡!江笑楓忽然被點醒了。他一直覺得有所欠缺,之前是髮型,而現在,當髮型師做好了髮型之後,他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直到現在,眼鏡兩字的出現。

萱世蕊太有親和力了,她的笑容很親切,原本這是好事,配合她情感交流師的身份,這是利端。但是,想要讓萱世蕊體現出女王或者御姐那種征服慾望,就得讓其產生一點距離感。說句簡單點的,就是得在她臉上看到一點冷冰冰的東西。

萱世蕊的臉不適合化濃妝,所以依靠化妝展現冷冰冰是不可能的,只是 ,如果加上其他的點綴呢?

江笑楓再次掏出錢包,付了萱世蕊的造型錢後,馬上又來到旁邊的眼鏡店。他在挑選之後,給萱世蕊配了一個黑色的鏡框。

當帶上鏡框之後,萱世蕊原本想笑,可是被江笑楓直至後,她終於忍住,將自己最嚴肅的一面展現出來。那一刻,江笑楓心中想象到的形象終於慢慢浮現了。

“對,就應該是這樣。冷色的鏡框顏色,會讓對方產生距離感,但是誘惑的服飾,會讓人想要接觸你。等等,還得給你配上一點東西。”

江笑楓現在有點瘋狂了,這讓萱世蕊都措手不及。在看着他把眼鏡的錢付了之後,萱世蕊又被江笑楓拉到旁邊的首飾店。

在看了一圈後,江笑楓示意店員將一個銀白色的長長耳墜拿了出來。他自己放在手上比劃之後,堅定的遞給萱世蕊道:“帶上它。”

“你瘋了吧。我從來沒帶過這麼長的耳墜。”

“先戴上再說。快點。”江笑楓甚至霸道的想要自己動手。


這就讓萱世蕊趕緊認輸,接過後,一擺頭,先把一個戴上去,在扭頭,另一邊的耳墜也戴了上去。當兩邊長長的耳墜都在晃動,結合銀白色製造的冷色,配合黑色鏡框帶來的距離感,萱世蕊那張嚴肅的臉,瞬間讓人產生了一種特殊的衝動。這種衝動,不再是所謂的制服Y惑,而是一種聽命於冷豔美女上司的服從感。

“完美,就是這樣!我要的感覺就是這樣。萱老師,如果你以這個形象和歐陽泰見面,我相信,他會馬上把你刻畫在腦海中。如果他真的有問題,並且有我們分析的特殊心理,那如果你主動接近他,他一定會臣服於你,並且聽命於你的一些安排指令。”

“就是你所說的**??”萱世蕊自己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我並不是說要**,但是要掌控他,進而知道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他的背後有哪些人,這都是非常重要的。”江笑楓再次打量萱世蕊,越發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就像是自己的藝術作品一般,畢竟,這全身上下真金白銀,可都花的自己的錢。

所謂拿人手短,如今萱世蕊被江笑楓重金打造,要說徹底不領情,這絕對說不通,一臉無奈後,她終於說出那句:“也許,我試試吧。”

“這纔對嘛!”看了看時間,江笑楓覺得他該和另外那邊碰頭了。

經過兩天的調查,江笑楓和萱世蕊這邊已經理清楚了一個輪廓,雖然還沒徹底找到線索,只是,至少確定了一兩個重點觀察對象。所以,頭腦風暴又得進行了。

當萱世蕊這身打扮出現在林佑天和楊振涵面前時,這兩人徹底看傻眼了。一直看着案件卷宗,已經幾乎於崩潰的兩人忽然眼前一亮,不僅於上下打量,甚至於前後都得看一遍,這得氣質的女子,到底是誰。

“哇撒,萱姐,你去整容了?”

“會不會說話!誰整容了!”萱世蕊沒好氣的白了林佑天一眼,又指着江笑楓道,“這可是你江大隊長的傑作。”

“哈哈,沒看出來啊江隊,你還有造型設計師的天賦。”楊振涵摸着下巴,連連點頭,“恩,恩,好好。萱姐這大長腿,在配合這身打扮,哎呀呀,我是相當喜歡。”

“你喜歡沒用,得讓歐陽泰喜歡!”

“歐陽泰?”那兩小子齊齊看去,就見江笑楓已經坐下。

江大隊長示意衆人各自落座,又看了看時間道:“咱們先開個碰頭會,把這兩天大家整理的東西梳理一下。小楊,佑天,通過觀察卷宗,你們這邊是否有新的發現?”

林佑天揉了揉眼睛,露出悲催的表情。楊振涵更是不敢多言,只能再次投去求助的目光,準備把這鍋扔給林佑天。最終,還是林佑天硬着頭皮,道:“江隊,實在抱歉,我和楊哥閱讀所有卷宗都得花費時間,再想把卷宗進行整理,實在來不及。”

他本以爲會引來江笑楓的責備,沒想到,江笑楓只是皺了皺眉頭,隨即道:“好吧,那你們現在查閱到哪一步了。說出來,我們大家一起分析。”

這一說,總算讓林佑天懸着的心輕鬆了一點,他趕緊道:“我和楊哥目前將所有案件卷宗已經翻看了約三分之二。在這三分之二的卷宗中,我們發現,涉及到弓箭傷人案的,不管是誤傷還是有意爲之,傷者的傷情大部分都不是非常嚴重。因爲傷人者所用的弓箭,其材質並非絕對傷人的攻擊性物件,殺傷力有限。別說誤傷了,即使是有意爲之,破壞程度也是在可控的範圍之內。換句話說,利用弓箭的人,除非是經過了進行的準備,採用了絕對傷人的材質弓箭,否則,都不可能造成影響很大的事件。而我們又重點查閱了這三分之二卷宗中,涉及到的僅有的幾起嚴重傷人案件。也證實了我們的設想。在這幾起案件中,弓箭使用者的使用材料,都是通過特殊手段獲得,其殺傷力是巨大的。”

“那你們有沒有追尋這幾個案件中的弓箭來源渠道。”

林佑天道:“當然跟蹤過了。之前的警方也有過調查。這些,就有楊哥來介紹吧。”

楊振涵作爲當地警察,自當對這些渠道更爲了解,他解釋道:“我問過了負責這幾起嚴重傷人案的相關警員同志,同時我和小林也自己調查了一些,基本上確定。這幾起嚴重傷人案的弓箭來源,有些是個人制作,而有些,是通過非法地下走私渠道獲得的國外產品。值得注意的是,個人製作和國外產品有明顯的區別。其中,個人製作更傾向於復古,就是我們經常理解的古代那種最簡單的弓和箭。其重點在於箭頭的鋒利,還有弓身的材質拉力。而國外產品中,那些弓箭已經加入了一些高科技成分,使用起來也更加方便,殺傷力也會更大。”

江笑楓問道:“那在使用者上,你們是否也有過分析?”

楊振涵道:“這些我們自當考慮過。目前來看,使用復古自制弓的,大部分都是傳統階層。他們大多喜歡郊外旅行,自己進行手過創作。而使用國外弓的,基本上都是一些社會上流階層,純粹是自我愛好進行收集!”

江笑楓道:“對了,之前殺死四名死者的箭頭,我記得也有過分析,得出的結論是箭頭經過特殊的打磨。這種打磨,來源於國外材質,還是自己加工?”

楊振涵道:“箭頭的分析,當初就已經做過。那種箭頭非常特別,看上去是傳統的手工打磨過!”

“意思就是說,也許弓箭殺手是來源於傳統階層,所以使用復古弓?”江笑楓自己都笑了,因爲基於這種假象的分析太過於草率,“除了這些,你們還有什麼發現?”

林佑天道:“我們除了對弓箭使用者進行了分析之外,也對傷者進行了一些分析。我和楊哥按照傷者受傷程度,按照受傷等級,將他們化爲四個等級。最嚴重者爲四級傷者。雖然卷宗還沒徹底統計完,可是從目前的數據來看。這幾級傷者還是有些有趣的數據可以參考一下。一級傷者的數據最多,而且基本上分部均勻,所以沒看出明顯詫異。二級傷者中以小孩居多,可以理解爲大部分爲玩鬧所致。而三級傷者中,以青少年爲主,其中,模仿受傷最多。”

江笑楓跟着萱世蕊見過C市模仿的風氣,所以知道這種活動在C市非常流行。那種模仿導致的受傷其實真的可大可小。有些人爲了追求COSPLAY的契合度,過分的追逐模仿的絕對相似性,所以,在武器使用上,一旦不慎,造成的傷害也是巨大的。

“那最嚴重的一類人羣,有什麼特徵?”

林佑天咬了咬嘴脣,神色嚴肅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又或者我們的樣本暫時還沒統計完全,所以沒有徹底的代表性。只是至少從目前來看,四級傷者中,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受傷的人,應該都屬於上流階層,或者準確來說,屬於社會成功階層。”

話音剛落,萱世蕊道:“難道是有人針對社會某個階層進行的特定性攻擊行爲。這符合連環殺手選擇特定目標完成自己報復心理的特徵啊。”

江笑楓單手掩面。當初他讓林佑天整理卷宗,就是希望能從其他傷人案中找到線索,如今林佑天給出的統計數據,能說明什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