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織隨她,也跟著她選了一條粉色的領帶。

八點一刻,姚碧璽把戶口本送過來了。

「恭喜啊。」

周徐紡勾了勾耳邊的頭髮,很害羞:「謝謝。」

姚碧璽把手裡的包包給她,囑咐說:「包包里有喜糖,領完證后,要是遇到熟人,你就送一包糖。」姚碧璽笑,「我準備了很多,不熟的人也可以送。」 (上章最後幾段做了些修改,需要重看一次。)

一月二十日、拂曉

阿瑟、洛克施瑞福、德雷克抵達了阿爾戈斯王國治下的一座荒島,這裡早有人等候。交易的雙方都是黑暗世界的勢力,但是他們所派來的護衛很少,這是雙方降低對方敵意的一種做法。

越是黑暗世界的勢力,對於黑吃黑這種事情越是謹慎,這裡每個勢力都像是冰山,流露出來的實力是其一角還是全部很難看透,這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亞摩斯他們找合作者會找同己方實力差不多的以保證安全,但阿瑟找黑色中介商的時候不用考慮這麼多,能發展成為黑色中介商的,沒有一個崛起是靠黑吃黑。因為他們本身通過黑色中介就可以賺取暴利,吃掉和自己的合作人只會讓名聲敗壞。沒有勢力再敢合作,黑色中介商面臨的就只有敗亡。

船隊上的天上金被搬運下來,對方照單子上的清點,最後以低於市場價兩成的價,全數收取。

天上金賣掉的總價在一百六十億貝里左右,按照當初定下來的分成比例,阿瑟能拿接近五十億貝里,亞摩斯他們的獲利則超過了一百一十億。

而他們拿的也不是鈔票,和世界政府一樣,在他們看來鈔票是其想印刷多少就印刷多少的東西,拿著與其價值相等的實物會更好。

黑色中介商交付阿瑟的是二十五億貝里現金,還有價值二十五億貝里的情報、技術、武器等等。

交給洛克施瑞福、德雷克的是價值七十億的市場價純金,價值三十五億貝里的槍械武器,以及最後的重頭戲,花了五億買來的一千五百名奴隸。

他們把手裡的黃金工藝品賣掉然後再買純金不是多此一舉,因為找黑色中介商的目的就是為了把他們手裡的黑貨,無法用合法手段輸出的東西變現。現在那些黃金工藝品變成純金,雖然說一來二去損失了不少錢,卻可以合法使用,不必擔憂海軍以及各方勢力通過這個來查取到線索了。

直接通過黑色中介商,從人口販子手裡買來的一千五百人也是有特殊要求的,早在最開始商議的時候亞摩斯就定下來標準,男、十六歲以上四十歲以下、無疾病、無親人,這樣的每個人價格都在三十萬貝里左右。

購買槍械武器、人的目的顯而易見。

「你們要這些東西……」阿瑟看了洛克施瑞福的賬單,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

「啊,手裡有人有槍才行嘛。」洛克施瑞福沒有直接點明要做什麼,但也足以為阿瑟解惑。

在交易清點完畢后各方就開始帶著貨物離開,洛克施瑞福的聖瓦爾船舶航運公司旗下四艘貨輪、兩艘郵輪全部抵達,上面的船員負責往上搬運貨物,被買來的這些人暫且先關在了兩艘貨輪的船艙中,待和亞摩斯匯合后安排。另外兩艘貨輪、兩艘郵輪裝的主要就是黃金和武器了。

洛克施瑞福和阿瑟握手道別,這次合作很順利,或許在未來的某天,都希望在自己領域大有作為的雙方會再一次展開合作。

洛克施瑞福他們的船隊向不夜城前進,不夜城兩個月前淪為廢墟后就成了一片無人地帶,沒有人願意花錢重建這裡,這裡被各個勢力遺棄漸漸淪為荒島。洛克施瑞福、德雷克他們就要在這裡進行整頓,和亞摩斯匯合。

……

二十號中午,阿道夫和泰德少校在尤斯洛島自己名下的酒店會見了兩位雇傭兵。

他為雇傭這兩人花了整整一億貝里。

也就是說這兩個雇傭兵每個單次雇傭費用達到了五千萬,是斯卡雷特雇傭的人的五倍。當然,這兩人也絕對擔得起這個價格,因為他們是去年的兩位海賊超新星,懸賞金全部破億,實力毋庸置疑,只是在新世界向四皇發起衝擊受挫,才來到北海在黑暗世界里干起了雇傭兵的工作。

他們分別是長手族的烏達·莫那,賞金一億三千萬貝里;被稱之為殺人狂的T·瓦藍莫,賞金一億五千萬貝利。

「您好。」長捲髮、絡腮鬍、赤坦上半身,獸皮裙腰間放著一個師傅送的手鼓的莫那禮貌的向阿道夫欠身行禮。

瓦藍莫是個身高一米九的壯漢,手裡握著一把薙刀,看上去殺意濃重兇狠至極:「他們在倫諾王國是嗎?」

「你好。」阿道夫上校先向莫那回禮,然後朝瓦藍莫點頭道,「最新的線報,他們的船隊在倫諾王國。船隊由我們海軍負責處理,你們的目的是把這四個人幹掉,然後提著他們的人頭來見我。」

阿道夫將四張照片扔在了辦公桌上,四張照片分別是亞摩斯、德雷克、多拉特、盧卡的,他現在還不知道盧卡已經死了,只是從亞摩斯判斷都還活著,所以下了這樣的命令。

「好的,不過是幾個小鬼,很快就會把他們的人頭送給您。」莫那看上去鬼鬼祟祟是個心思很多的人,他細長的兩條手臂垂到了膝蓋那裡,腰間還挎著兩把彎刀。

阿道夫打量著莫那,他聽說過長手族,不過他以為長手族的人只是手長,今日一見,才發現原來長手族的人每條手臂都有兩個肘關節。

「我相信你們兩位可以幹掉那四個小鬼,你們前往倫諾王國的船隻也由我安排,另外我們也要保持聯繫,我會隨時向你們告知獵物的最新位置。」阿道夫上校繼續說道,「不過那四個小鬼的實力、心智都不簡單,就算勝券在握也需多加小心。」

昨天阿道夫就在尤斯洛島見到了伊萬上尉,通過船隻樣貌、航行方向推斷出來他們極有可能前往的是另一片海域,他以搜查走私犯的名義聯繫了另一片海域的海軍支部,得到協助后在那片海域的倫諾王國海港發現了船隊蹤跡。

「謝謝。」莫那再次欠身感謝。

瓦藍莫直接提著薙刀轉身離去:「那就先走了。」

莫那向阿道夫點了點頭,跟上了瓦藍莫。

有味 目送兩位雇傭兵離開,阿道夫冷笑一聲,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後胸有成竹道:「天上金他敢吃,我就敢讓他吐出來。」 「包包里有喜糖,領完證后,要是遇到熟人,你就送一把糖。」姚碧璽笑,「我準備了很多,不熟的人也可以送。」

周徐紡說:「好。」

江織把包包接過去,放在柜子上,然後去給周徐紡找了一雙粉色的平底鞋。

八點半,林秋楠送了一碗麵條過來,還是熱乎的。

江織說:「我們吃過早飯了。」

陸家人都跟著來了,陸景松很欣慰,陸聲很興奮,陸星瀾很瞌睡。

林秋楠穿得很正式,也少見地化了個淡妝,雖遮不住臉上的皺紋,她笑得溫柔:「吃過了也要再吃點,奶奶老家那邊有個風俗,新人早上要吃麵條,兩人吃一碗,吃光了才能順順利利。」

江織把碗端過去,對周徐紡說:「你塗了口紅,吃一口就行,剩下的我吃。」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好。」

江織給她卷了一根在筷子上,周徐紡怕蹭花口紅,噘著嘴吃了,剩下的都讓江織吃了。

九點,從醫院出發。

阿晚把車開到了醫院門口,江織讓周徐紡站在原地:「先別動,在這等一下。」

「哦。」

阿晚下車,江織把車檢查了一遍,這才讓周徐紡上車。

剛開到主幹道上,周徐紡就發現了:「江織,後面有車跟著我們。」

他們的車後面,尾隨了三輛車。

江織看了一眼後視鏡:「是我雇的人。」

周徐紡仔細看看,發現阿晚也在其中一輛車上:「你雇他們做什麼?」

「保護你。」江織看著前面開車,「徐紡,以後你不要一個人出門,去哪兒要跟我說。」

這次的事之後,他沉默寡言了,也小心翼翼了。

周徐紡答應:「好。」她問江織,「現在去民政局嗎?」

嘴上塗了口紅,她忍不住舔,舔完又拿出鏡子來照。

江織說:「先去理髮店。」

「去理髮店幹嘛?」不去民政局了嗎?她想快點去,她不是心急,她是怕把口紅舔光。

她又問:「我們不領證了嗎?」

好吧,是她心急。

江織忍俊不禁:「染完頭髮再去領。」他解釋說,「奶奶說,結婚證上的照片最好端莊一點。」

林秋楠說得很委婉,大概的意思是——他那個頭髮,太妖艷了。

「等拍完照,你喜歡什麼顏色,我再染。」江織說。

喜歡粉色的周徐紡:「哦。」

九點二十,江織的車開到了仙女下凡美容美髮店。

江織也是這裡的熟客了,隔一段時間就會過來染頭髮。

這個點,店裡就一個剪頭髮的客人,程鋅很熱情地招待:「周小姐,做髮型嗎?有一款新髮型很適合你。」

「她不做。」江織把周徐紡的漁夫帽往下拉點兒,牽著她往樓上走,「給我把頭髮染成自然色。」

程鋅看了一眼江織的霧霾藍,覺得有點可惜,他就沒見過比江織更適合這個發色的人。

不弄霧霾藍的話,煙灰紫也不錯。江織適合冷感的妖艷色,又禁慾又張揚。

程鋅正要介紹煙灰紫——

江織催促:「快一點,我趕時間。」

行吧,程鋅打消了他的創作慾望,邊調色邊閑聊:「江導最近在忙什麼?要拍新作品了?」

「忙著結婚。」

「……」程鋅一臉懵逼。

在外人面前一向話很少的周徐紡說:「我們等會兒要去領證。」她嘴角小弧度地翹了一下。

這突如其來的一把狗糧。

程鋅笑呵呵:「恭喜啊。」

周徐紡從包包里抓了一把糖出來,放到程鋅的兜里:「謝謝。」

雖然大伯母說領了證再發糖,但是她忍不住想發……

程鋅以前覺得這姑娘冷冷清清古古怪怪的,現在覺得她可可愛愛乖乖巧巧的:「樓下有電視,無聊的話,你可以一邊看一邊等。」

周徐紡還沒有說要不要去。

「不要去樓下。」江織牽著她坐在自己旁邊的椅子上,「樓下我看不到,你就在這等。」

他不能讓她在他的視線外面。

「嗯。」

周徐紡坐下,從眾多軟糖里挑了一顆棉花糖出來,剝了放進嘴裡,很甜很甜。她又挑了一顆,剝給江織吃。

十點十分,他們到了照相館。

老闆是位四十多歲的女士,有些富態,看著很和善:「要拍什麼照片?」

江織是公眾人物,戴著口罩。

他和周徐紡出門,大多時候都是他戴口罩。

他說:「拍結婚用的寸照。」

是新人啊。

老闆不免打量了兩眼:「坐那邊的凳子上。」

江織牽著周徐紡過去坐,前面是攝像機和反光板,後面是大紅色的背景牆。

周徐紡坐下后,感覺很奇怪,有一點興奮,有一點緊張,她拂了拂她特地戴上的小領結,問江織:「我的妝有沒有花?」

「沒有。」江織看著她,眼睛都在笑,「你很好看。」

是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江織不清楚,但他確實覺得天底下所有的美人加起來,也比不過他的周徐紡。

她以前不愛笑,現在愛笑了,她一笑呀,丹鳳眼就彎成兩個小月牙:「你也好看。」 我是勤行第一人 她誇江織,「你最好看。」

江織想吻她了。

照相館的老闆在喊:「新郎新娘,看這裡。」

周徐紡轉過頭去。

江織還在看她。

「新郎,不要看新娘,看鏡頭。」

江織轉頭。

咔嚓。

相片上的兩個人都沒有笑,可是眼睛在笑。

「再來一張。」

第二張,周徐紡靠著江織,她笑了,他也笑了。

不到五分鐘,照片就拍完了。

選照片的時候,照相館的老闆建議:「拍了三張,結婚證上,可以用這一張。」

江織頷首:「能不能把底圖發給我?」

「可以啊。」

江織:「謝謝。」

老闆說不客氣:「照片都不用修,你們是我拍過最好看的一對新人了。」

眼睛騙不了人,這對新人很相愛。

走之前,周徐紡從包包里抓了一把糖果,放在了桌子上。 一月二十日晚上

倫諾王國王都的一家酒館里,亞摩斯和多拉特兩個酒鬼正喝著酒。

他們兩個人看上去倒是蠻悠閑的,在吸引阿道夫的船隊抵達倫諾王國之後兩人就下了船,一路來到倫諾王國的王都。

船隊繼續照阿瑟的指示向別的方向航行,亞摩斯他們就在倫諾王國靜靜等待阿道夫派人來了。

「還是這樣的生活適合咱們。」多拉特和亞摩斯碰了下杯子,將滿滿的酒一飲而盡。

亞摩斯坐在長凳上,身子靠著牆壁,一條腿踩在凳子上,肩上挎著個包,包里裝的正是那顆惡魔果實,他隨意地喝了口酒:「洛克施瑞福和德雷克都已經趕往不夜城了,真希望阿道夫的人能快點過來,解決完了我們好去不夜城匯合。」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