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的情況下,燕琳雪只好和周同一塊上了車,劉明成目送着他們離開,臉色終於變得陰沉了下來。

在他們這個圈子裏,保安的能力間接地說明了身份的尊貴,能力普通的人則是搭配的普通的保鏢,要麼就是從特種部隊退役的,要麼就是國際安保公司派過來的人。

但是像劉明成這種身份的人,身邊帶着的保鏢也更加出色,也就是石傑之前提起過的武林中人。

風波匆匆地趕了出來,也目睹了剛纔的一幕,他心驚膽顫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他和劉明成之間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劉明成低下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鮮花,嘴角溢出一抹冷然的笑容,隨意的將鮮花丟進了垃圾桶裏,呢喃道,“有意思,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還能夠堅持多久,本公子有的是時間陪你玩。”

這樣想着,他掏出了手機撥通了蘇城那邊的電話。 “蘇老闆,我有一個小請求……”

與此同時,姜皓天所訓練的一羣人此刻經過幾天的鍛鍊,已經有了輕微的成果。

在測力器的面前,一羣人正積極地測試着。

“我的媽呀,620公斤,行啊你,你他媽現在成了大力士。”

孟東第一個過去測了一下meat,當他測出來的力氣爲620公斤的時候,瞬間便驚呆了一衆人。

看到這個結果時,王彪也瞬間熱血沸騰了起來,他匆匆的跑了過去,看到自己的力量在孟冬之上的時候,興奮的差點跳了起來。


除了他們兩個人還有十幾名男子的力量也超過了500公斤,其他人都平均在了四百斤,而被石傑拉過來湊數的幾個女人力量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剛好達到了300公斤。

這個力量也並不是他們肌肉的力量,而是通過訓練,所練就的衝擊力。

遠遠甩出來普通人好幾倍。

看到他們眉飛色舞的樣子,石傑站了出來說道,“行了都說了一下吧,看看你們一個個像什麼樣子,就這點力氣把你們都得意壞了,接下來大家快點訓練準備修行無羈體術。”

聽到他的話中人這才漸漸地從喜悅當中回過神來。

“傑哥,你的力量在什麼段位呀?我們大家都好奇死了。”

“就是呀,傑哥,要不然你也試試看嘛,我們大家也想知道比我們厲害的,你到底是什麼段位的,也有了加油的動力。”

聽着他們的起鬨,石傑微微一笑,淡定地走到了測力器的面前,他握緊了右拳,直接迅速的朝着前方打了出去,迅速打在了測力器上面,砰的一聲,衆人明顯的感覺大地都跟着震動了一下。

更不用說那測力器本身啦。

衆人心裏生出了一股不可思議,當他們的視線落在上面的數字時,滿面都是震驚。

“我的媽呀,傑哥,你還是人類嗎?竟然快2000公斤了。”

“1198公斤,是我們這些人的好幾倍呀,厲害,不愧是我大哥。”

“傑哥牛逼啊。”

衆人紛紛讚歎了起來,石傑看了看他們臉上的激動,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停下來雲淡風輕的說道,“行啦,就知道拍馬屁,我還不知道你們嗎?你們所看到的也是我這段時間努力修行的成果,只要你們不停的修行,總有一天可以像我一樣厲害。”

“我操,我等不及了,我現在就開始訓練。”王彪的臉上佈滿了着急。

劉明成看了他一眼,說到:“我再給你們做一遍示範動作,這次你們一定要用心學,把我教的動作牢牢的記在腦海中,當然你們自身也要堅持的更持久一些,每多一秒對你們來說都受益無窮。”

一切漸漸往好的方向發展,張航在得知燕琳雪和周彤私自留在了上京的時候,怒氣衝衝地來到了琴姐的辦公室。

“tmd,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讓他們留在那裏了,而且什麼時候給安排的另一檔節目,按照計劃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呀。”

張航滿面的怒氣,說着還不忘重重地拍打着桌子。

琴姐嘆了口氣,她哪裏想到燕琳雪會有這樣的際遇,看了一眼生氣的張航,這纔開口說道,“我已經給周彤打過電話了,這檔節目是乘風電視臺臺長的兒子給安排的,現在已經開始錄製了,只不過呢,錄製到一半的時候,主持人舊病復發又去到醫院裏看病了,要過兩天才能夠錄製剩下的節目。”

張航之前花費了大量的金錢,想要逼迫燕琳雪就範,沒想到折騰了一番竹籃打水一場空,這讓他如何不惱怒。

更何況燕琳雪現在要上的電視節目,還是全國炙手可熱的歌手真人秀,若是憑藉着這檔節目翻身的話,以後燕琳雪可就再也難掌控了。

“不行,不準錄,現在就把他們兩個人給我叫回來,就讓他們訂今天晚上的機票。”

張航想到這裏便忍不住報了粗口。

琴姐哪裏還敢說些什麼,她聽話的點了點頭,就撥通了周彤的電話。

“周彤,不是我說你們兩個人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上級看在眼裏,上電視節目都沒有提前跟我報備過,是不是覺得你們長能耐了就可以一腳把公司給踢開了,我告訴你們,我們是簽了合同的,由不得你們做主,今天晚上必須給我回來,明天我會另外給你們安排別的工作。”

也不知道電話那邊說了些什麼,琴姐突然皺起了眉頭,她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看一眼張航,急聲說道,“什麼!你說清楚,吳佩爲什麼要過去談合作事宜?你們到底在那邊做了些什麼?行吧,那就先這個樣子吧。”

琴姐掛斷了電話,臉上浮現了一些愁雲,深深的吸了口氣,慢悠悠的走向了張航,看到她這磨磨蹭蹭的樣子,張航不耐煩的問道:“到底怎麼一回事,他們兩個人什麼時候回來?”

“她們兩個人暫時回不來了,吳佩現在已經抵達了上京,準備去談燕琳雪的影視合作項目。”


話音剛落,張航就從凳子上跳了起來,臉色陰沉的難看,幾乎是咬着牙說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爲什麼這些都沒有跟我報備過。”

“吳佩是他們公司負責影視合作項目的經理,不可能親自跑業務。”

琴姐看了看他那難看的出奇的臉色,嘆了口氣說道,“我聽說是蘇總下的命令。”

蘇東儒?張航臉上的肥肉顫了顫,幾乎是咬着牙說到:“燕琳雪是你部門裏的藝人,就算他是公司的老總,怎麼能夠去參和這種事呢?我一定要去問個清楚。”

雖然這個娛樂公司是張航老爹的,但是蘇東儒是一直跟着他老爹打天下的人,在公司的地位舉重輕足,不是他可以惹的。

現在蘇東如突然插手燕琳雪的事情,讓他心裏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張航匆匆地離開了琴姐的辦公室,急吼吼地衝進了蘇東如的辦公室裏,敲了敲門就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房門。 蘇東如看到他這匆忙的樣子,挑了一下眉頭,放下了手中的筆,揚起頭來看着他說道,“是小航呀,快做快做,真是稀客。”

張航臉色憋得通紅,他看了看面前的男人,蘇東如今年已經50歲了,五官周正,穿着西服,乾淨整潔,一點都不顯老,還跟三四十歲的人一樣。

張航搓了搓手,在蘇東如注視的目光下連忙說道,“我是想來問問關於燕琳雪的事,她不是周琴手底下的藝人嗎,周琴給她安排的別的資源,你怎麼突然……”

話說到一半,就見蘇東儒擡起了手,示意他停下。

只見他笑眯眯地說道,“小航,這件事你就不用再多說了,公司裏有安排,她這段時間要一直停留在上京,或許時間會更久。”

“爲什麼呀?”張航聽到這話瞬間極了,差點沒蹦起來。

蘇東如見狀推開了凳子,走到了張航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不得不承認燕琳雪確實長得好看,歲月在她的臉上完全沒有留下痕跡,她那張臉很受人喜歡,這我也清楚,只是現在我們不能夠拘泥於眼下,要將眼光放得長遠一些,她,你就不要想了。”


張航臉上佈滿了焦急,他在燕琳雪身上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現在告訴他,不讓他再去休想燕琳雪,不清不楚的這讓他如何信服。

看到張航臉上的不滿,蘇成儒淡淡一笑,說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京城四少劉明成這個名字。”

張航聽到這話立刻擡起了頭,眼底劃過一絲驚訝,蘇成如見到他的神情時,微微一笑便知道他已經明白了自己想要說的是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

張航不敢置信的喃喃道,“不會吧,那個傢伙難道看上了燕琳雪?”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點你應該懂,小航,退一步海闊天空。”

張航心中充滿了鬱悶,原本燕琳雪應該是她的囊中之物纔對,突然被人截了,現在這個人還是他惹不起的對象,tmd可不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嗎?

他爲了能夠使燕琳雪臣服在燕琳雪的行程上,動了不少的手腳,花費了快上千萬的費用,就等着燕琳雪能夠對自己投懷送抱,現在被別人搶了去。

張航臉色難看的要死,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彷彿是在滴血。

張航握緊了拳頭,有些不甘心的問道,“除了她就不能夠讓別的女人代替嗎?她難道真的不能回來嗎?”

蘇成儒見到他執迷不悟的樣子,不僅蹙起了眉頭,說道,“小航有些話我不得不對你說了,京城四少的名頭你也知道有多麼大的威懾力,像咱們這些人都得罪不起的,況且劉明成之前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那就說明他對燕琳雪十分的上心,可以說勢在必得,我現在能夠做的也只是推波助瀾,但是退一步來說,如果燕琳雪又是不答應她有可能會提前回來。”

看了看張航的臉色,蘇成儒加深了語氣。

“你也明白,像燕琳雪這種藝人在我們這種人眼裏是什麼東西玩膩了就可以隨時丟掉,但是永遠不會壞掉,別急,一步一步來。”

聽到這話張航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呀,看了一眼蘇成儒無精打采地說道,“好的,叔,我已經明白了。”

張航腳步沉重的走出去了,他現在只覺得心如刀割,囊中之物就這麼被人取走了,挖空了心思,卻爲別人搭橋鋪路。


要不是惹不起劉明成,他此刻恐怕要衝到上京去與那個傢伙較量了。

不過他也並非是沒有一點辦法的,張航出了公司坐到自己的車子上面,打開手機翻出通訊錄,找到了燕琳雪的號碼,打了出去。

等燕琳雪一接通電話,他就迫不及待地說到:“燕琳雪,我是張航好一陣子沒見到你了,我也是聽琴姐說起你現在在上京,我想告訴你的是,有那麼個人你需要警惕一些……”

燕琳雪掛斷電話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不用張航提醒也知道劉明成對自己有着不軌之心。

就在剛剛吳佩還打過來電話,說明天就會抵達這裏,到時候他會和喬宇談談自己角色的事情,將會延遲一些回去的時間。

因爲那些媒體記者劉明成又給他安排了幾個保鏢,時時刻刻的守在自己房間的門口,雖然說是保護,但是卻給燕琳雪一種窒息的感覺。

周彤看到燕琳雪臉色不大好,忍不住在一旁寬慰她:“姐,沒事的那個劉少雖然相中了你,但是我周彤絕對不會答應他的,你放心,我只認姐夫一個人,我會好好的保護好姐的。”

燕琳雪搖了搖頭,眼底泛起了幾縷愁絲,恐怕沒這麼容易。

“怎麼啦姐,你一直都不開心,是不是生病了呀?我覺得這也正常,你長得這麼好看,男人們會喜歡你纔是人之常情嘛,他現在可不就是爲了你在表達他的愛意。”

周彤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地看着燕琳雪,從剛纔開始,燕琳雪就一直坐在這裏唉聲嘆氣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想想看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事,我們要回去的時候卻被推了一檔節目過來,然後又有了一檔影視劇,現在吳佩又要過來談合約,有這麼湊巧的事嗎?我覺得是有人在背後推動着這一切,我不喜歡被人算計的感覺。”

燕琳雪覺得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沒有知覺的布娃娃,任人擺佈。

“聽你這麼說我覺得也是,但是現在要怎麼辦呀,吳佩都要過來了,這個合約肯定是拿得下來的。”

看着周彤眼裏的擔憂,燕琳雪十分鄭重的說道,“算了,我決定了,這個影視劇的合約我不會籤的,我們做完這檔節目之後就立刻回蘇城。”

一想到劉明成的時候,燕琳雪便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那個男人帶給她一種很不好的印象,再加上姜皓天之前叮囑過她的話,燕琳雪還是決定趁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等到節目一錄完馬上就回蘇城去陪伴女兒和姜皓天。

正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響了,周彤跑過去打開門,直接被人塞進了一懷的玫瑰花。

她好不容易一看了玫瑰花就看到精神抖擻的劉明成此刻正一臉的笑意。

周彤的視線落在自己懷中的玫瑰花上面,藍色的玫瑰充滿了妖冶,又多了幾分誘惑。

藍玫瑰也是極其少有的品種。 原本收到玫瑰花本應該是一件喜悅的事情,而燕琳雪卻看都沒看玫瑰一眼,皺了一下眉頭,很快又鬆開,簡單的跟劉明成打了個招呼。

劉明成笑着說道,“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出去吃飯了,我知道一家特別有名的西餐廳,打算帶你們過去吃那裏的神戶牛排,要不要嘗試一下?”

燕琳雪看着他滿臉的熱情,不自然的後退了一步,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的胃口不太好,錄完節目之後已經很累了,我想要休息,可能不能夠跟你一起共進午餐了。”

劉明成早就知道燕琳雪會拒絕自己,並沒有意外。

反而說到:“我早就猜到你身體可能會不舒服,所以我一早就把那個廚師叫到酒店裏了,那過一會兒就讓他們上來給你們做牛排吧,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關上門之後,周彤不由的抱怨了起來,“這傢伙到底懂沒懂咱們的意思呀?我們都這麼拒絕了,他怎麼還能夠繼續糾纏下去?”

燕琳雪也同樣皺起了眉頭。

“姐,我感覺他派來的人壓根就不是保護我們的,反倒像監視,我們現在都不好出去了。”

燕琳雪打開了門,剛踏出去一步,瞬間被有兩個大漢攔住了他的去路。

正在這時出現了一個穿着非常高大上的外國廚師他正是劉明成之前邀請過來給燕琳雪做飯的人。

“你就是燕小姐吧?”

廚師臉上掛着熱情的笑容,而且送來了一桌子的美食,面對如此熱情的招待,燕琳雪不好拒絕只好讓他送到了屋子裏。

這算的上是他們出差以來享用最好的一頓佳餚,但是在燕琳雪心裏遠遠比不上姜皓天所爲他做的飯菜。

好不容易捱了一晚上,第2天早上終於沒有見到劉明成的身影了,燕琳雪在心裏鬆了一口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