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天殺意爆發,洞天福地徹底崩塌。

將主人艾洪的尊像擺好,穿山甲不管不顧,瘋一般與毀滅子撕咬在一起。

兩隻體型差不多的龐然大物開始翻江倒海,霎時間,山搖地動,其震動的餘波,將四周冒頭查看的青蟒全部磨成肉末。

“吼——”

“吼——”

很快,兩隻獸,全身上下鮮血淋漓,但只是眨眼間又恢復如初。

雖然毀滅子吞食了十粒種子,奈何他本是實力遠不如穿山甲,發狂的他,並不能做到將穿山甲直接撕碎。

……

玄武殿。

蒼炎心裏估測着時間,而聖紫心在一旁焦急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先不說族人的安危,就是穿山甲幫過她那麼大的忙,我們紫心妹妹也不是沒心沒肺,怎能不擔心他。

“哥哥,我們什麼時候去尋找牽魂樹?”

實在耐不住,聖紫心朝蒼炎問道。

“如果沒有毀滅子吞食牽魂樹種子的意外,戰鬥現在就應該結束了吧。”

蒼炎有些不確定的道,卻是不敢馬上帶妹妹前去。

“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吧,那毀滅子又怎麼知道活的生命也能吃種子呢?”聖紫心判斷道。

“那也不一定,他與牽魂樹接觸如此長的時間,萬事皆有可能。”

這一點蒼炎沒有說錯,毀滅子卻是吞食了種子顧不上發不發狂的,強烈的不甘與恨意,令他拼着泯滅了神智,也要與穿山甲一較高下。

“算了,我們先去看看。”蒼炎想了想道,卻是害怕有靈性的牽魂樹在失去依靠以後消失不見。

而聖紫心早就急不可耐,在她心裏,自己與哥哥的實力都已經是神級,就算不能硬抗,自保總行。

由於牽魂樹種子的關係,蒼炎只能蹦,不能御空飛行,只好先由聖紫心帶一段。


……

再看穿山甲與毀滅子,戰鬥仍在繼續。

兩隻獸已經不滿足只在原地纏鬥,而是將戰場轉向外面的銀色空間。

“吼——”

聲嘶力竭的吼叫此起彼伏。

“爲了亞空間,你這個蛀蟲,去死吧!”

瘋狂的撲過去,別看我們空間子大人是穿山甲,那小短腿奮力起來,速度較於大烏龜毀滅子也是不遑多讓,完全沒有給他躲避的機會的,當然,人家也壓根沒想躲,兩隻巨獸直接滾成了一團。

轟隆隆!

地面持續不斷的碎裂,到底有多少“無辜”的青蟒受到波及,已經數不清,只能依稀看到這羣“小傢伙”如同一條條蚯蚓一般,想要儘量的逃離戰場,但是每每颳起的颶風總能將它們捲回,然後撕成漫天的碎肉,這要是讓蒼炎看到,又該直呼可惜,可白瞎了蛇羹的原材料。

不管穿山甲如何的叫囂,毀滅子就是一陣接一陣的亂吼,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沒有神智,唯一的想法,也是受身體本能的控制,就是殺死穿山甲。

由於打鬥,兩者受傷是不可避免,當蒼炎兩人趕到洞天福地原址時,正看到銀色空間地面上一團又一團蠕動的碎肉,這讓兩人意識到不妙,不但毀滅子發狂的事情發生,就連種子的意識也開始作祟。

“哥哥,那些東西會不會……“

還未等我們紫心妹妹擔心話說完,蒼炎眉頭擰緊,只見不遠處一塊碎肉已經成型,直直的撲向戰鬥中的兩獸,正是一隻巨大的穿山甲,雖然體型沒有空間子巨大,但也足有百米大小。

“不好,阻止它們,一旦所有碎肉全迴歸老傢伙的本體,他就有麻煩了。”

蒼炎凝重的開口,他卻是想到,自己那一塊身上掉下的肉,就是要回歸本體,然後憑藉那絲逐漸成熟的意識,主導總體意識進行奪舍。

聞言,聖紫心自是不敢耽擱,跟在蒼炎的後面衝上去,爲了穿山甲的安危,他們只能將牽魂樹擱置一旁,當然,就算他們想要尋找,也要考慮,牽魂樹是不是被毀滅子帶在身上。

“還好及時趕到,不然老傢伙就有**煩了。”心中感慨,蒼炎倒是不理會毀滅子,他已經察覺出,毀滅子神智已經泯滅,那些碎肉回不迴歸本體,也對他沒有多大影響。

值得慶幸,兩隻巨獸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根本就不理會外來者,自顧自死磕。


“紫心,這些碎肉是從他們身上下來的,雖然沒有多強實力,但也要小心,它們數量太過龐大。”蒼炎提醒道。

看到聖紫心乖巧的點了點頭,他也不耽擱,看準一隻小穿山甲,動起手。

轟!

沒有怎麼費力,一拳就洞穿穿山甲巨大的腦袋,奈何,這玩意兒可以自愈,在意識沒有磨滅之前,根本不可能對它造成實質傷害。

再看紫心那面,由於有着聖靈力的大範圍遠程攻擊,效果可要比蒼炎好多了,就像對付玄武殿的那隻怪物一樣,雖然這些穿山甲實力要較於怪物強上不少,但還是被她幾招一個,畢竟我們紫心妹妹是貨真價實的神級高手,不像蒼炎這種只靠力量的半吊子。

由於無法御空而行,兩人的進度還是很緩慢,以至於越來越多的小穿山甲蠕動成形,兩人根本殺不過來。

瘋狂的幾十拳下去,又是費力的消滅了一絲意識,眼看着那隻小穿山甲消散,化爲金色的空間力飛入遠處仍在與毀滅子廝打的穿山甲體內,蒼炎不敢放鬆,繼續努力。

“哥哥,我們殺不完它們,你看,老前輩身邊又聚起更多這種東西!”聖紫心來到蒼炎身邊,伸出玉手指了指遠處的穿山甲。

見狀,蒼炎瞳孔一縮,已經有好一些的小穿山甲神不知鬼不覺的開始融入老傢伙體內。

“沒辦法,他們戰鬥的餘波太強大,我們過不去,也不能過去,只能儘可能減少種子中意識對於老傢伙的干擾!”

嘆了口氣,蒼炎動起手,明顯更賣力了,雖然與穿山甲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彼此締結的友誼卻是不淺,不說別的,單說他幫助了當時因爲假死的自己而悲痛無助的紫心,若不是他,恐怕悲痛欲絕下,紫心就要隨自己而去了。

這一仗,直打得天昏地暗,任憑蒼炎兩人累的半死不活,兩獸就是沒有收手的跡象,就連蒼炎都開始懷疑,在沒有想出萬全之策之前,讓穿山甲找上毀滅子到底對不對呢?

“吼——”

不知怎的,較於剛剛,毀滅子更加瘋狂,局勢從勢均力敵變爲穿山甲被壓着打。

見狀,聖紫心小臉一白,“哥哥,這是怎麼回事?”

蒼炎眉頭緊鎖,沒有着急回答,觀察一會兒纔開口道:“是我料錯了,那些種子意識開始迴歸本體,而毀滅子的力量本就來源於牽魂樹種子,由種子意識操控,更加契合他的身體,這使他的力量更加強大了。”

只見,無數的小烏龜正不斷的融入毀滅子體內,而他房子大小的眼睛已經不復一開始的毫無神采,憑空多出一股妖異的幽黑,而看到這股幽黑,不管是與其戰鬥的穿山甲,還是遠遠遙望的蒼炎與聖紫心,均感到心裏一寒。

“磨練成熟的意識已經越聚越多,毀滅子的神智被磨滅,也就是說,壯大的意識逐漸在控制他的身體。”蒼炎凝重的分析道。


“那該怎麼辦?”

看着穿山甲傷勢越來越重,有好幾次,根本就來不及自我癒合,就又被毀滅子撕咬出新傷口,聖紫心臉色越來越白。

見蒼炎沒有反應,她焦急道:“哥哥,反正他們只認準對方,不會攻擊別人,我用遠程攻擊試着幫幫前輩吧?”

“不行!”蒼炎當即否決,嚴肅的望向一臉委屈的聖紫心,凝聲道:“要知道,現在的毀滅子不復剛開始沒有神智的毀滅子,只會只攻擊老傢伙,可是現在,他已經被種子意識控制了,只要你攻擊他,他必將還回來。”

聞言,聖紫心臉色更白了,眼中甚至有了淚花,咬了咬嘴脣顫抖着聲音道:“可是……,可是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老前輩被他殺死吧……”

“放心,同是吞食了種子,老傢伙沒有那麼脆弱,目前自愈也勉強跟的上受傷程度,短時間內不會有事的。”

說着,蒼炎將聖紫心一把摟入懷中,伸手拭去她的眼淚,認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現在的我們,絕不能多耽擱,要打起精神,儘快消滅所有怪物。”

種子控制毀滅子的意識越來越強,也會使毀滅子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所以蒼炎決定將那些小烏龜也一起除掉,阻止他持續增強。

經過蒼炎一番安慰,聖紫心好了許多,兩人又開始全力以赴。

這一次的目標多出了那些小烏龜,兩人體內力的消耗更嚴重了,只希望消滅的速度能夠追上兩種小怪物的誕生速度。

紅色的,黑色的碎肉仍是不斷的蠕動,慢慢的,紅色的開始增多,而黑色的開始減少,兩人知道,這是因爲穿山甲越來越敵不過毀滅子,受的傷也越來越多。

兩隻獸由於都有着極強的自愈能力,直到一天過去,也沒分出個你死我活,而蒼炎兩人呢,由於輪流恢復體力,外加只是單方面的追殺小怪物,並不會被攻擊,消滅怪物的數量已經追趕上誕生的,雖然仍有不少的意識融入兩獸體內,但已經很少了,戰場也已經在銀色空間中推出很遠,實在是這兩隻獸的體型太過龐大,蒼炎兩人對於他們來說,恐怕就是兩隻螞蟻大小的生物。

僵持着,或者說,穿山甲越來越支撐不住,身體上的傷口也是越來愈多,還沒等癒合就又被撕咬開,而這其中,毀滅子還佔有一個優勢,隨着實力壓過穿山甲,他那巨大烏龜殼的防禦也是越來越強,令得穿山甲有無從下手的感覺,只能夠找他的腦袋或者蛇頭尾巴,這照一開始能夠破開毀滅子的防禦,直接攻入他的身體差多了。

…… 穿山甲仍然神智清明,也算是有利之處,總比毀滅子憑藉高於他的力量瞎咬一氣兒強。

兩隻鋒利的爪子再次揮舞,毀滅子頭頂頓時開瓢,一大塊碎肉從天而降,蒼炎兩人急忙衝過去,在沒成形之前就將意識磨滅可以省不少力氣。

就在兩人要接近不斷蠕動的碎肉之時……

哐!

也不知穿山甲是吃了槍藥還是怎的,突然牟足力氣,巨大鱗甲尾巴狠狠一甩,直將毀滅子抽的倒飛出去,好死不死,直接壓在了那塊碎肉上,好懸連蒼炎兩人也波及,還好兩人躲得夠快,能出現這種險些誤傷的狀況,也是因爲穿山甲注意力都是集中在毀滅子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兩個人類夥伴的到來,還幫了他這麼大的忙,當然就算是有心注意,因爲體內空間力早已轉化成力量,回收的力也不多,他想看清楚這兩人都費勁,畢竟蒼炎兩人的身體較於他來說幾乎是忽略不計。

毀滅子咆哮一聲,憤怒的翻過龜殼,蒼炎兩人趁機來到他身下,還好,也許是被壓住的原因,大塊的碎肉蠕動緩慢,還沒成形。

“快!”

提醒一聲,蒼炎當先衝過去,聖紫心緊隨其後。

兩人一頓狂轟爛打,奈何,這塊碎肉太過龐大,打了半天,還沒有將全部意識泯滅,終是成形,近兩百米的“小烏龜”瞅都沒瞅蒼炎兩人一眼,四隻粗腿劃出四道火印,猛地竄到毀滅子身下,由於距離本體不遠,它也省的費力長途跋涉,身子支起,搭上了毀滅子的粗壯後退,眼看就要融入其中,蒼炎兩人急忙奔過去,又是一頓狂轟。

毀滅子意識到什麼,與穿山甲廝打的間隙,也不忘回頭查看,仔細一瞄,正看到兩個小人兒阻止自己的意識迴歸,他憤怒的嘶吼一聲,大腦袋縮回龜殼,然後猛地彈出將穿山甲撞飛,不管不顧,一隻粗大的後腿踩向身下的兩個渺小人類。

遮天蔽日的陰影蓋下來,蒼炎察覺不妙,也不管那隻小烏龜了,一把抱起聖紫心,傾斜着身子,雙腿一弓,然後猛地繃直,伴隨“轟”的一聲巨響飛射出陰影覆蓋範圍。

緊抱着聖紫心落在地上,還沒來得及鬆口氣,毀滅子得理不饒人般,竟然撲了過來,這還了得,蒼炎急忙再次施力,以求逃離,奈何,毀滅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眼看就要將他們踩成肉餅。

“吼——”

轟!

隨着這一聲巨響,蒼炎兩人謝天謝地,卻是穿山甲趁機攻了過來,狠狠將毀滅子蛇頭尾巴咬掉不說,又是將他撞飛出去。

也是疑惑爲什麼毀滅子突然轉身,穿山甲查看着,餘光瞄到兩個小點兒,仔細一看,不正是蒼炎與聖紫心。

“喂,臭小子,臭丫頭,你們怎麼跑到這來了?”

穿山甲那有些沙啞的沉悶聲音迴盪四周,其中有着責備與濃濃的擔憂,“不要胡鬧!快回去,你們留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麼忙!”

還沒等他再嚴厲的說出什麼,察覺到被偷襲的毀滅子已經回返,暴怒的吼叫一聲,直接撲了過來。

害怕兩個小傢伙再次受到波及,穿山甲顧不上理會他倆,轉頭奔向遠方。

看着遠遠地兩獸又是血腥的撕咬,蒼炎兩人對望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沉重。

而這時,距離毀滅子最近的那條剛被咬掉的蛇頭尾巴成形後直接融入了他體內,這可不得了,那尾巴本就是一個部位,要是按照玄武來說,更是與龜腦袋同等的蛇腦袋,其中佔有的種子意識比例自是不用多想,掉出體外短時間磨練成熟,所形成的意識直搗毀滅子全身上下。

“吼——”

這一聲嚎嘯不同於以往,而是充滿貌似達到某種臨界點的歡愉,毀滅子本就龐大的身體再次暴漲,在穿山甲以及蒼炎兩人駭然的目光中直到長成原來的兩倍,他那長長的蛇身尾巴猛地掃出,直將穿山甲巨大的身體轟的倒飛出去。

伴隨着轟隆隆的巨響,大地不斷的碎裂,穿山甲掉落地上又滑出好遠,纔算停止,只見他費力的撐起身,晃悠晃悠的,四腿着地,大腦袋又狠狠的搖晃兩下才清醒一些,望着面前已經足足有他兩倍大的毀滅子,他感到了絕望。

“難道亞空間真的保不住了嗎?辜負了主人的冀望不說,就連那兩個小傢伙也會命喪於此……”

不敢再想下去,穿山甲怒吼一聲,抱着死志再次衝上去,但他的力量已經遠沒有毀滅子的強大,不到幾分鐘,又是被轟飛。

“哥哥,我們該怎麼辦啊?再這樣下去老前輩會死掉的?”聖紫心倚在蒼炎懷裏,眼中含着淚水,捂住小嘴,卻是想要大哭一場。

這個劇本老娘不寫了 ……


“臭小子——”穿山甲的聲音遠遠傳來,似是知曉蒼炎兩人不可能輕易離去。

蒼炎抱緊聖紫心,又是一陣彈跳,他現在發覺,這種貌似蛙跳的移動方式,速度也蠻快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