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也是葉文昊在搞吧?”

“是他。”

“那沒事了,這小子鬼精鬼精的,肯定能玩出花來。”老劉一點都不擔心的說道。

一旁有個老師說道:“劉老師,你怎麼就這麼相信葉文昊?不可能因爲他是你的學生,你就這麼盲目相信吧?”

“我這不是盲目,是準確判斷。”

“怎麼說?”

老劉看着那個老師,問道:“你的學生當中,有誰跟你要過煙抽嗎?”


那老師想了想,搖頭道:“只有給我,而且都是大四的學生,甚至要畢業之後他們纔敢。至於跟我要,那絕對沒有。”

老劉嘿嘿一笑:“葉文昊現在大一,就跟我伸手要了。這種學生我第一次見,但直覺告訴我,他不簡單。”

衆多老師面面相覷,不是很明白,但是又覺得言之有理。

李菲菲敲了敲筆頭,說道:“希望葉文昊能搞出花樣來吧,咱們這次能不能拿到稱號,就看明天了。”

——–

PS:我注意了一下,渠道無法同步更新,會滯後一天或者兩天,所以大家想要第一時間看最新章節的話,可以來17K閱讀。每晚19點左右更新,每天三章。 葉文昊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這麼重要了,他正在小吃街和自己班的男生喝着酒吹牛皮。

其實葉文昊只是和曾俊楠三人比較熟悉一些,其他人也只是知道各自叫什麼名字,沒有聊過幾句話。

但今晚,別說話了,酒都喝下去半缸。一衆人越聊越投機,差點當場拉着手拜把子。

而在這期間,好幾個人都說了同樣的話。

“文昊,下學期你當班長吧,兄弟們都服你,也信任你能夠帶着我們搞點東西。孫君安那傻逼東西,除了自己耍帥之外,屁事不幹,老子受夠了。”

“就是,他孃的。整天就想着自己泡妞,其他班集體的事情,他一件沒做。”

“其他班早就去班遊了,班裏面也產生了幾對讓人羨慕得到鴛鴦。也辦過和其他班的聯誼,不少人也找到了真愛。再看看咱們班,除了上課能見女生一面,下課之後影子都找不到。”

“哎,照這麼下去,我們這些人鐵定光棍四年。”

曾俊楠一拍桌子,喝聲道:“有道理!”

“文昊,下學期你必須當班長,哥們的幸福可都我在你手上了。”、

葉文昊對此苦笑不得,瞅着曾俊楠問道:“說吧,你看上我們班的那個女生了?我幫你搭搭橋。”

衆人都安靜了下來,盯着曾俊楠,看看這廝會不會成爲自己的情敵。

曾俊楠滿臉通紅的打了一個酒嗝,嘿嘿一笑:“狗日的文昊,你以爲我醉了想套我話是不是?老子就不說,氣死你!”

“不說就算了,等哪天你喜歡的那個被人泡走了,你別抱着老子哭。”葉文昊往嘴裏丟了一顆花生米,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曾俊楠臉色一變,朦朧着雙眼,“好像,有點道理啊。”

“那我說了,你確定你會爲我搭橋是吧?”

“都是兄弟,這忙我必須幫。”

曾俊楠突然不好意思起來,吸了吸鼻子,說道:“就…..就楊碧婷啊。”

頓時,好幾個男生都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握曹你個狗日的,你他媽也覬覦我的碧婷?!”

“艹,是我的!”

“都別嗶嗶,是老子的!”

“幹你們娘,都給我爬!”

“兄弟,你這話還帶着AOE的嗎?”

五六個人開始嚷嚷了起來,像是誰吵贏了,楊碧婷就是誰女朋友一樣。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曾俊楠自然不甘示弱,扯着嗓子就大喊。

小吃街的其他人都好奇的看過來,但是沒有人理會,大家都習慣了。小吃街要是不這樣,那就少了煙火氣。

夜晚的小吃街必須得這麼熱鬧,不然吸引得了誰?

而且都是大排檔,光着膀子踩着凳子劈酒也沒人說你。

葉文昊也沒阻止,只是和陳建宋遠航兩人一起哈哈大笑,其他人皆是如此,氣氛很是融洽。

“行了,這麼着。”葉文昊見他們吵累了,就開口道,“你們石頭剪刀布,誰贏了我就幫誰搭橋。”

“握曹,這麼幼稚?都是大學生了,石頭剪刀布算怎麼回事?”曾俊楠喊道。

葉文昊眉頭一挑:“那你說,怎麼比?”

曾俊楠灌了一口酒,站起身說道:“比誰尿的遠!”

一句話,激起了全場男同胞的自尊心。

“比就比!”

“誰怕誰啊,老子當年頂風尿,尿三丈!”

“可去你媽的吧,三丈就是十米,你他媽下面裝了根消防水管咋地?”

“別嗶嗶,小湖邊集合!”葉文昊一聲令下,二十幾個男生紛紛放下手中的酒杯和筷子,一起走到不遠處的小湖邊。


湖邊有微弱的燈光,湖水平靜幽幽,倒映着月色。

二十幾個男生排成一排站在湖邊,一個個哼哧哼哧的吐着酒氣,一個個鉚足了勁,都不想輸了這場關乎自尊心的比賽。

小吃街的其他顧客都驚呆了,這尼瑪,這也太幼稚了吧?

女生們紛紛捂上眼睛,只是指縫有些大。

葉文昊輕咳一聲,“都把傢伙亮出來先,聽我一聲號令啊!”

拉拉鍊的聲音不斷響起,氣氛突然緊張了起來。

“準備……”

大家咬緊牙關,準備開閘門。

“尿!”

噗嗤~~~

二十多道水柱如大壩開閘一樣,奔涌而出,有大有小,有白有黃……

大家都爲更遠的地方而努力着,額頭都冒出了汗珠。

其中,葉文昊遙遙領先,一臉輕鬆自在,還叼着根菸:“一羣臭弟弟,行不行啊?”

“握曹!忍不了!”

“給我衝!”

“完了完了,沒子彈了!”

“靠,平時三丈遠的,今晚怎麼這麼沒用?”

“完了,老子也彈盡糧絕。”

就在此時,曾俊楠突然慘叫叫一聲。

衆人紛紛望了過去,看到了曾俊楠下面有奇怪的東西在亂甩。

“艹!別愣着啊!把這臭魚給老子弄走,老子命根子要斷啦!“曾俊楠大喊道。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

“握曹,這樣釣魚我還是第一次見啊!”

“還是條紅鯉魚,曾哥下半年肯定福氣騰騰!”

“草草草,流血了……”

“快,掰開魚嘴!”葉文昊喊道。

陳建第一個衝了上去,結果掰不開,“不行啊 ,這魚賊有勁!要剁了它!”

很快就有人從小吃街老闆那裏借來了刀,葉文昊接過菜刀就要下手,結果曾俊楠一把抓住葉文昊的手。

“兄弟,哥們還能不能幸福,就在你這一刀了。看住了切,你知道哥們的尺寸的!”

葉文昊吐掉香菸,“放心吧,交給我。”

葉文昊手起刀落,曾俊楠慘叫一聲,衆人都以爲他也被剁了,結果陳建一扯,發現並沒有。

再仔細看了看,笑道:“別幾把叫喚了,就破了層皮!”

曾俊楠叫聲戛然而止,“真的嗎?老子這麼硬?”

大家都仔細的看了看,看光了,發現確實只是破了皮而已。不由的,衆人不知道是該羨慕還是該嫉妒。

“哈哈哈……老子以後外號就叫鐵槍,你們服不服?就問你們服不服?!”曾俊楠大笑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無力反駁啊!

這尼瑪,也太頂了吧?

“你們幾個,還有沒有資格跟老子爭楊碧婷?有沒有?”曾俊楠指着那幾個人大笑道。

“艹,這叼毛太囂張了,不能忍!”

“幹他!”

“衝!鐵槍也給他折了!”

“……”

葉文昊笑看着亂哄哄的一羣人,暗道:這該死的大學生活啊,太美妙了。 正所謂吃人的嘴軟。

昨晚曾俊楠等人在小吃街胡吃海喝,全都是由葉文昊買單,那今日葉文昊叫他們來,他們自然都來了。

任務還是一樣,盯着鍾良勝他們就行。

舞臺這邊,聶夏已經和科創實驗室的人準備着了。總共幾十個機器人,各式各樣,單單往那一擺就足夠吸引人的了。

“待會這二十個是跳舞的,這種是體感機器人,傳感器貼在人的四肢上面,那人的四肢怎麼動,他們就怎麼動,二十個機器人一起,就好像是影分身。”

戴建鵬說道:“這個是彈鋼琴機器人,你可以看到他的手指很長。我們錄入了十首鋼琴曲,都是當下畢竟紅火的一些歌曲,體驗的人可以由他彈奏自己唱。”

“還有這是水下機器人,防水的,在水下行動自如,另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