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落入一個小潭,但是卻不見流出,應該是全部進入了地下河。空氣中水元素最為豐富,洛文連續幾個火球都變小了不少。火光照耀下,能看到好幾雙綠色的眼睛在遠處盯著眾人,陣陣獸吼傳來,警告著大家這裡不是人類的地盤。

突然!馬沙毫無徵兆的一劍揮了出去!只聽一聲悶響,一隻長的像貓的魔獸被馬沙一劍砸翻在地上。發生的太突然了,眾人只看到了它的影子然後就結束了。

「影貓,爪子有毒,速度極快,最喜歡在黑暗之中偷襲。都小心點,被它抓一下你們就只有馬上去飛魚城找葯了,還好這種貓數量較少,不成群。」馬沙解釋道。

眾人看了看影貓的屍體,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丘媛可惜道:「好可惜哦,看起來很可愛啊。如果能捉一隻帶回去養著當寵物也不錯的。」

洛文呵呵一笑:「沒聽說過越美麗的生物越有毒嗎?」

丘媛馬上明白洛文是在含沙射影,不過還是微微一笑:「你終於承認我很美了,謝謝。」這招,洛文無解,不得不佩服這女人的腦迴路。

受影貓襲擊的影響,大家都把武器拿在手中隨時準備一劍揮出,洛文也把火球變大了不少,雖然比較耗費魔力,但是沒法啊,就他一個火系魔法師,又不得不照到所有人。

巨大的火球雖然讓眾人看的更遠,更清晰,但是也讓魔獸們更容易注意到他們。繼續往前走,又砍倒了兩隻魔獸,大概是好久沒吃過人類了,它們的眼神透出一種瘋狂。還有些魔獸一直跟著前進,跟在後面的魔獸越來越多,大概有十幾隻了,還好都只是些初級魔獸,還能對付。

再往前走,看到的魔獸越來越高級了,中級以上的魔獸基本上都不喜歡群居,喜歡自己霸佔一個地盤圈地為王。瀑布下面這溶洞又長又深,眾人已經走了大概兩小時才走完中級魔獸的地盤。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現一個合適的戰寵。

「再往前走就是高級魔獸的地盤了,都小心點啊。」馬沙提醒道。

捕獵人都喜歡高級魔獸的幼崽,自己養大做戰寵也合適,自己不能用拿去賣也好賣。不過高級魔獸的幼崽一般不好找,而且都有高級魔獸護著,不付出點代價一般人是捉不到的。當然,像洛文這樣能撿到一隻大地暴熊的人除外……

經過幾隻高級魔獸的地盤都沒有發現幼崽的蹤跡。正心灰意冷的時候,花花的鹿角突然大亮,本來五米左右的範圍的白光突然籠罩了十米開外,並且花花在籠中煩躁不安的轉著。

在白光的籠罩範圍之中,只見地面隆起一道包,地下好像有什麼生物在遊走似的。這包速度極快,直線向眾人而來,眼看就要到獨角白犀牛肚子下方了。馬沙嘿的一聲,單手成爪,鬥氣包裹整個手臂沉入地下一把捉住了它,然後大力的提了起來。

一直全身覆蓋硬甲鱗片的生物出現在眾人面前,猶如一隻小牛犢般大,兩隻小眼睛傻愣愣的看著眾人,然後口中吐出一支暗黑箭直取馬沙,被馬沙一把就給打散了。

「我去!穿山甲!還是暗黑系的變異穿山甲!」馬沙驚呼道,感到不可思議。穿山甲本來應該是土屬性的生物,這隻暗黑系的穿山甲簡直就是聞所未聞,「金巧子!簡直是你的絕配啊!籠子拿來!」

金巧子趕緊把籠子給遞過去,一把就裝了進去,把她可高興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

「是個好傢夥,拿回去好好培養一下。好啦,這次目的也達到了,原路返回吧。」馬沙說到。

又突然想起什麼,說到:「不對啊,花花為什麼白光突然大亮……暗黑系的穿山甲……這四角鹿該不會是聖光系的魔獸吧?!!」接連發生的事情就算是馬沙這樣的老江湖了也被震的一驚一乍的。只有聖光系的魔獸遇到暗黑系的魔獸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再聯繫到鹿角的白光,馬沙基本能確定這就是一隻稀少的聖光系四角鹿。

「聖光系的四角鹿?!」 我不可能這么俗 丘媛一驚,高興的看著花花,越看越好看。

洛文必須承認丘媛的審美觀真是幫了她大忙,這樣也能找到一隻聖光系的四角鹿。聖關係的魔獸攻擊力不怎麼行,但是成長起來了卻是亡靈和暗黑系的天敵。但是世間少有,比聖光系魔法師還稀少。據說聖光系的魔晶比普通的魔晶貴幾十倍,就是因為物以稀為貴造成的。

丘媛高興的真想把花花狠狠的親一口,不過由於穿山甲的籠子距離它太近,花花一直焦躁不安的轉來轉去,讓丘媛摸一摸的想法都無法辦到。

馬沙直感慨,丘媛這真是運氣逆天啊,讓人不得不服。

眾人原路返回,剛上了瀑布,就聽得下面魔獸們的吼叫聲此起彼伏,就像是在致敬什麼,回蕩在溶洞中甚是嚇人。

「有獸王出世了!趕快上去!小心獸群暴動!」馬沙連連催促眾人加快速度,這是獸王出世的徵兆。小時候馬沙就遇到過一次獸王出世引發的獸群暴動,飛魚橋在那次暴動中被人類給毀了,就是為了避免獸群衝進飛魚城。那天獸群在落日叢林里肆虐,不知死了多少人。 魔獸的獸王實力最低也是相當於人類大魔武這一境界,只比聖魔武低一級,就連馬沙見到了也要避其鋒芒,更不用說在獸王帶領下的獸群暴動,聖魔武也要躲避三分。

一路急奔到了洞口下面,突然發現沒路上去啊?!這垂直的洞口沒有道路,只有一條藤條是以前的人上上下下使用過的,人上去了,戰寵怎麼上去?!下來的時候光顧著漂浮術爽了,沒注意這些細節。大家齊刷刷的看著埃爾和扎克,這兩名土系魔法師,也只有土系魔法師有辦法了。

後面魔獸群的吼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近,感覺隨時要衝過來似的。埃爾和扎克一起控制土元素,挨著洞口峭壁慢慢的築成了一道階梯,寬度也夠戰寵們上去。這十幾米高度的階梯就算兩人聯合施法也差不多快把魔力給耗盡了,趕緊吸收了兩顆土系魔晶緩解一下。

眾人剛上去,魔獸們就衝出來了。

「快把梯子給收了!」

埃爾和扎克地陷和流沙迅速釋放出來,把梯子給毀了。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魔獸,眾人頭皮發麻。

「走,回飛魚城!」馬沙一聲喊,眾人騎上戰寵一路狂奔回到了飛魚城。

馬沙作為當地望族之人,這種危及全城人的大事當然不能袖手旁觀。讓眾人先行回馬家並通報給族長,自己則去城主府通知這情況。城主府收到馬沙的通知馬上重視起來,迅速安排人手下去通知還在城外的進城,進了山的當然就管不到了。再安排人把飛魚城上下幾公里的所有橋給毀了,免得獸群衝擊飛魚城。再迅速發布告示,徵集高手準備守城戰。

獸群暴動的消息一經告示公布,就造成了全城轟動。普通老百姓人人自危,紛紛備好糧食做好了幾個月不出城的準備,武士和魔法師們則踴躍報名參加守城戰。因為根據規矩,參與了守城戰誰殺死的魔獸就歸誰所有,這可比在山裡殺魔獸方便多了。待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關閉了城門。

馬家收到眾人的消息也迅速行動起來,把還在外面的人叫了回來,關大門,安排人手防禦。

自從眾人從溶洞回來已經半天時間,一陣陣獸吼從落日叢林溶洞方向慢慢的朝四周擴散,只見得落日叢林的上空騰起遮天蔽日的鳥群,黑壓壓的一片就像一朵烏雲似的,範圍越來越大。

「來了!真的來了!」在城牆上等待著的人們高呼,獸群終於來了!

落日河作為一道天然的屏障把落日叢林里的獸群們與人類分割而開,根據歷史記載,每逢獸群暴動,人類都把所有通往落日叢林的橋都給摧毀,待暴動過後又重新修建。這樣能防住大部分獸群,但是還是會有些善水的獸類會渡過落日河襲擊人類。

漸漸的,城牆上的人們已經能看到獸群了,太多了,成群結隊,大片大片的樹木因阻礙獸群前進道路被推倒了,間或能聽到山中人類的慘叫。在這種規模的獸群暴動之下,很少有人能倖免吧。

「有魔獸過河了!有魔獸過河了!」城牆上的人大喊,所有人精神一振,終於要來了么。只見一大群魔獸跳入落日河朝飛魚城遊了過來,甚至還有上百隻飛行魔獸飛了過來。

最先到達的是飛行魔獸,這些飛行魔獸先是在飛魚城上空盤旋著,等待著地上的魔獸渡過了落日河到達了飛魚城一起發動了攻擊。就好像有個帶頭的在指揮著似的,還頗有戰術的樣子。

好在飛魚城的城牆夠高,一時半會兒地面的魔獸還攻不進來,反而天上的飛禽率先發動了攻擊。城內頓時熱鬧了起來,隨處可見刀光劍影和魔法技能都在朝天上使。

馬家大宅坐落在落日河邊上,也有少量的魔獸集中在馬家城牆下,躍躍欲試,想跳進來。洛文眾人和馬家的青年才俊們一起站在牆頭隨時準備出手。

灰機和小白探頭探腦的朝下看啊看,洛文呵呵一笑:「看啥,想下去玩玩啊?」灰機和小白猛點頭。呵,還真想下去啊。洛文想了想,有小白在,灰機就不會有事,反正都是魔獸,哪只魔獸還看的出來灰機是個卧底啊。於是說:「下去玩吧。」

灰機和小白從沒有魔獸的這面跳了下去,消失在獸群中。

「洛文!你怎麼讓灰機和小白下去呢!他們還那麼小,萬一被人殺了呢?!」丘媛看到小白和灰機跳了下去過來質問洛文。

「放心吧,不會出事的。」洛文呵呵一笑,有小白在還能出事的話,那以後小白也別想吃魔晶了。

再說飛魚城內人類和飛禽的大戰白熱化的時候,城牆下的獸群突然集中在一起,居然玩起了疊羅漢!是的,他們沒看錯,魔獸們的確是在疊羅漢。

城牆人看到這幕的人都快笑岔氣了,「哈哈哈,表演雜耍么?真是笑死我了。不行了,扶我一把,哎呀,笑的腰酸背痛的……」

看到這幕的人開始還在發笑呢,漸漸的覺得不對勁,在城牆下疊羅漢疊就疊吧,為什麼看著離我們越來越近了呢。只見城牆下黑壓壓一片魔獸,體型龐大的魔獸在最下面墊底負重,體型較小的著往上疊,眼看著就要到城牆頂了。

「成精了!來人,這裡來支援!」發覺不對的人真想扔一個大石頭砸下去,把這個魔獸塔給砸垮掉,可惜身旁無物,又不敢把隨聲的長刀給扔下去。

眼睜睜的看著魔獸們的羅漢塔疊到了城牆頂,剛好和趕來支援的人混戰在一起。一時間這個地方成為了魔獸群們的突破口,下面的魔獸踩著同伴的身體朝上衝到了城牆上。

人群和魔獸廝戰在了一起,不時地有魔獸屍體從城牆上掉下去。戰況太激烈,連撿魔晶的時間都沒有。不過在下面出現了兩個鬼鬼祟祟的獸影,灰機和小白。

由灰機咬開死去魔獸的腦袋,小白身形小,負責挖魔晶,兩獸分工合作,幾下就把掉下來的魔獸給挖完了。然後潛在一邊靜靜的等著下一個掉下來的魔獸。如果洛文看到這一幕,肯定老懷大慰的感慨道:「真是沒白養啊,懂的勤儉持家了!」 這場魔獸攻城戰持續了一天,直到天黑才漸漸平息下來。城內隨處可見魔獸屍體,甚至人類屍體。普通人負責處理屍體,武士和魔法師們則在街上四處挖著魔晶。城牆上掉下去的魔獸沒人敢去撿,這可便宜了小白和灰機。

馬家大宅內眾人正在興奮的聊著天,獸群暴動幾十年難得一遇,年輕人都是第一次遇到,都很興奮。這個時候,灰機和小白回來了,只見灰機肚子圓滾滾的,看上去胖了一圈,反而小白看起來還是原來那樣。

「師兄你看,灰機肯定在外面吃了好多魔獸肉。」小胖子一指灰機,胖成這樣了,顯然是吃的太多了。

洛文一想,不對啊,灰機自從被小白改造了之後就不吃生肉了,只吃魔晶了,烤肉也只是它的零食而已。洛文對灰機招招手,仔細看了看灰機,關心道:「灰機啊,你這樣亂吃生肉可是不對的,生肉可多寄生蟲了,下次想吃了還是我給你烤吧,衛生。」

灰機很無語,大概內心是這樣的:你才吃生肉,你一輩子吃生肉,我可是很挑剔的好嗎。灰機白了一眼洛文,那鄙視的眼神大家都看到了,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灰機白了洛文之後開始乾嘔起來。

洛文大驚,這小傢伙居然吃吐了!不過馬上洛文就呆住了,看到接下來這幕洛文才明白為什麼灰機給個自己那眼神。

只見灰機反芻出來一顆顆的魔晶,各種顏色的都有,在地上堆成了一大堆,吐完之後灰機就瘦了。得意洋洋的看著洛文,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快表揚我啊,快表揚我啊,最好承諾一個星期的烤肉。

眾人被震驚的外焦里嫩,感情這貨出去撿便宜去了!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洛文哈哈大笑道:「乾的好,乾的非常好!獎勵你一個星期的烤肉,變著花樣給你烤!懂得勤儉持家了,我沒白疼你啊,真懂事!」這可給洛文大大的長臉了。

看看洛文的戰寵,再看看自己的戰寵,夥伴們羞愧的無以復加,真是獸比獸氣死獸。

夏丘說道:「哎,我家辛巴就是好吃懶做,明天獸群再來我也讓辛巴去做個卧底。為飛魚城百姓貢獻一點力量。」

「能不能不要裝,想發財嘛就明說嘛,真酸,酸死我了。要是我小牛早幾年和我相遇,我也讓小牛去打掃一下戰場。」包打聽調侃到夏丘,然後羨慕的說道,「真羨慕你們這些人,明天也可以發戰爭財了。」

「放心,這麼多魔晶,大家都有份。」洛文洒脫的一笑,反正是夠多的,分出一部分也不見得會少多少,洛文是個很大方的人。

這一夜,不斷的聽到野外飄蕩著的魔獸們的吼叫。人類白天大戰了一場都已經累的倒床就睡了,以為這波過了,下一波應該是明天白天來吧,可是這獸群就是喜歡夜間出動,奈它何。

半夜時分,第二波獸群襲擊來的無聲無息。直到有魔獸上了飛魚城的城牆,值夜的士兵才發現,趕緊拉響了警報。飛魚城警報聲大作,把睡的正沉的人們給驚醒了,紛紛起來投入了戰鬥。

馬家大宅同樣遭到了一小波獸群攻擊,大家又起床起來戰鬥。所幸這次來的魔獸數量並不多,戰鬥並沒有持續多久獸群就退下了。

戰鬥結束之後天已經快亮了,所有人都兩眼無神,隨便靠個什麼東西都能睡著。

「不行了,我要去睡一覺,太困了。」埃爾耗費魔力太多,已經累的不行了。作為魔法師,體力是沒法和武士相比的,精神力消耗過多很容易疲倦。

人類都覺得吧,這波過了應該要休息一下才來了吧,結果還沒到中午第三波又來了!

「還讓不讓人休息一下!」小胖子怒吼道,就算是耐力好如他也快堅持不住了。

馬沙一劍把兩隻跳上院牆的魔獸給砍了下去,低聲的說道:「我覺得有點古怪,這些魔獸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似的。你們看,這些魔獸圍攻我們和飛魚城,另外有些魔獸四處遊盪著好像在找什麼。」

眾人點頭,的確,這些魔獸好像真的是找什麼。

「如果他們找不到的話,這戰鬥怕是要持續很久,如果能全部引到落日叢林裡面去就好了。等他們還想過河的時候人類就能在河邊阻擊它們了,那打起來就輕鬆多了。」馬沙自言自語的說道。

洛文突然哈哈大笑,馬沙奇怪的看著他,這有什麼好笑的?

洛文從戒指里拿出一個東西,說:「馬老師認識這個是什麼嗎?」只見洛文拿出一節木頭,聞著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馬沙仔細的看了看,再聞了聞,眼睛一亮說道:「天香木心?!好東西!這種質量的木心就算是對魔獸也有很大的吸引力,你自己不留著用?賣也好賣啊,大把的人想買。」魔獸的進階困難,任何有能幫助進階的東西它們都趨之若鶩。天香木心有很大的幾率讓野獸進階為魔獸,也有很小的幾率讓魔獸再進階一次。有戰寵的人誰不想自己的戰寵再進一步啊,天香木心可是個搶手貨。

「我也是意外得來的,就算丟了也不可惜。我打算讓灰機帶著引它們回落日叢林,操作的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把木心帶回來。」洛文想了想,這事兒也只有灰機和小白才幹的了,當然他不會說小白也會去的,大家都以為小白是他的寵物狗。

「沒問題吧?雖然灰機是大地暴熊,但是現在它還沒成年,對付不了這麼多魔獸的。」馬沙擔心的問道。

「沒問題,讓它試試吧,實在不行扔了木心跑就是。」洛文肯定的說道。

看洛文這麼自信,再加上的確大家都累了,萬一再接連來兩波怕是扛不住了,馬沙點頭。於是洛文把灰機叫來,對小白耳語了一番,不仔細看還以為洛文是在對灰機耳語呢,其實是蹲在灰機頭上的小白說。然後讓灰機叼著天香木心出發了。

灰機先是繞著馬家大宅轉了一圈,天香木心的吸引力果然不俗,所有魔獸都放棄了進攻馬家大宅全都追灰機去了。然後灰機再帶著這一大群魔獸繞著飛魚城跑了一圈,把大部分正在戰鬥的魔獸都吸引了過來。帶著浩浩蕩蕩的魔獸群,灰機就像領頭羊一樣朝落日叢林狂奔,到了落日河邊一頭扎了進去,使勁兒的划水朝對岸游去。

這一幕被飛魚城城牆上的人全都看到了,驚訝於為什麼這些魔獸都追著那頭灰熊而去,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剩下沒追去的魔獸已經不多,輕鬆多了。 待灰機把魔獸群都引入了落日叢林,人類終於能出城了。清剿落單的魔獸,順便撿撿之前的戰利品。可沒多久,就有人叫罵了:「我勒個#¥%,魔晶呢?!誰挖走了?!」

可不是嘛,所有死去的魔獸屍體腦袋上都有一個小洞,魔晶皆不見蹤影。從洞口截面來看,不像是武器挖開的,反而像野獸爪子扒開的。來收穫戰利品的人們罵罵咧咧,這估計是被哪個愛吃魔晶的魔獸給挖了吧。算了,魔晶沒有,皮啊,肉啊也將就拿走吧。

話說灰機和小白引著魔獸群進山半個月之後才回來,還把天香木心給帶回來了,回來的時候神情古怪的瞄了瞄穿山甲和花花。也不知道灰機和小白怎麼弄的,直到獸群暴動結束也再沒有大規模的獸群來襲擊飛魚城了。之後的獸群暴動主要發生在落日叢林中,可憐了那些在山中捕獵的人,十個有九個都回不去了。

這場幾十年不遇的獸群暴動在落日叢林東部施虐了一個月才結束,等獸群都安靜的各回各自地盤之後,落日叢林山脈中幾無活人。事後半年洛文才知道,小白和灰機居然引著獸群跑到百江帝國境內去了,躲在了百江帝國落日山脈腳下的楓葉城裡,使得楓葉城被獸群持續攻擊了十多天,為此洛文狠狠地表揚了兩獸,居然都知道禍水東引了,果然沒白跟著哥混啊,有進步!

自從獸群不再襲擊飛魚城之後,人類開始慢慢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在馬沙的指點之下,剛捉到戰寵的幾人開始每天學習培養戰寵,以加強和自己的感情聯繫。這是一種古老的法門,用一種效果只有天香木心零頭的香料混合著食物親自餵食戰寵,使之越來越依賴其主人,一般需要一兩個月才能建立起基本的感情。

這段時間,大家都靜下心來認真的修鍊了一番,因為馬沙說了,等所有人的戰寵都能完美配合主人了就要進落日山脈生活兩年,磨合戰寵和熟悉技能,培養大家的默契度,最主要的是為了衝擊高級武士和魔法師,這是歷年精英培訓計劃人員的必修課,也是聖師規定的。如果安全的度過了這兩年並且晉級了,那才是真正地精英培訓計劃人才。

大家規律的生活了這兩個月,這兩個月內,馬千千和夏丘的感情也突飛猛進,丘媛也快攻破洛文的防守了。直到這日馬沙宣布明天就要出發上山了。丘媛經過考慮也想跟著大家一起上山鍛煉,雖然她不是經驗培訓的人員之一,但是馬沙並不介意多帶一人。當然,她有沒有其他的想法馬沙就沒問了,免得她尷尬。帶上夠用兩年的生活必需品,大家整裝出發。

兩年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對於專心於一件事的人來說時間過的飛快。

新曆七年的冬天,落日山脈,火山湖邊。

「師兄,灰機這兩年可長的真快,吃魔晶也能長膘,我可是第一次見。」略有一點鬍鬚的小胖子十八歲了,不過依然還是那個小胖子,不過長高了一些。拿著火元石重劍狠狠地把一隻高級魔獸的腦袋給砸扁了,在腦袋裡摸索了一番,摸出一顆高級魔晶,「哈哈,四級魔晶,又掙到一點零花錢了。」

「你可真是遺傳了你老爹愛財的好習慣……」二十歲的洛文長高了不少,兩年前帶的魔法袍現在穿著就像一件風衣似的,短了不少。

「洛文!我的烤雞呢?!是不是又給了灰機了?!」騎著一隻四角鹿的女子從遠處過來了,不是丘媛又是誰,「好哇你個灰機!小白都被你帶壞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嚇得灰機躲在了洛文後面,不過現在已經大了一圈的灰機躲在瘦高的洛文身後,怎麼看怎麼滑稽,一條腿都擋不住……依然還是像一隻寵物狗似的小白蹲在灰機頭上,是額頭的金色紋路顏色深了不少。小白人性化的微微一笑,大概心裡想的是「誰帶壞誰誰知道」,只。

話說為什麼丘媛如此不溫柔的吼洛文?戀愛久了男人就慫了你不知道?兩年時間一男一女,這山高林密能發生點什麼……咳咳,說錯了,是這好山好水適合談戀愛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洛文就繳械投降了。

遠處驚起一片飛鳥,各式各樣的戰寵從樹林中沖了出來,直奔洛文這裡。人還沒到,聲音已經聽到了:「兄弟們!烤肉好了沒啊?」洛文的烤肉水平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這兩年兼任了大家的伙食改善工作,深受大家喜歡。

「好了,好了!」洛文反轉了一下烤肉架,控制著火元素小火烤著,話說這烤肉還挺鍛煉火元素的控制力。

這兩年大家在馬沙的帶領下把落日山脈東部,泰安帝國和百江帝國交界這一片山脈探索了個底朝天,從初級魔獸到高級魔獸都遇到過,眾人生死之中自然精進了不少,配合十分默契。而且在一個月前大家陸陸續續的都進階到了高級,就是丘媛也已到了中級,所以現在是時候回學校學習高級咒語了,武士們也需要回學校學習高級武士的鬥氣技巧了。

「巧巧過來啊,我給你留的腿肉。」丘媛揮了揮手中的烤肉招呼著金巧子,「嘿,有男人就忘了朋友是吧?!」

「滾蛋……我和他只是姐妹!」金巧子辯解道。

「我看哪天你被他騙上床了還以為他是你姐妹……」

「找打……」

兩女人打成一片。牛角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著我幹嘛呀,我和她真的只是姐妹而已……」這兩年大家已經混的很熟,知道了牛角其實喜歡男人,當初還「芳心暗許」洛文呢,後來被丘媛奪走了他才死心。不過大家並不在意,只要是好朋友就行,何必介意那些。只是最近幾個月來牛角和金巧子走的越來越近,兩人老師鬼鬼祟祟的聊天,還時不時的偷偷大笑。

「有古怪!絕對有古怪!小心被我捉住你們!」包打聽一向對八卦比較敏感,敏銳的洞察力讓他覺得兩人絕對有古怪。

吃過烤肉,馬沙說道:「好啦,收拾東西準備回去了!」

大家看著這明凈清澈的火山湖,這兩年有大半時間是在這裡度過,要走了,還有種說不出的不舍。走吧,只有離開才能有新的開始。 下山,先回馬家大宅。

眾人剛一進馬家大宅,就看到兩個熟悉的背影。馬千千正在和那男子還有馬家幾名青年聊著天,背對著洛文眾人的,直到馬家青年們看到了馬沙,高呼「二叔回來了」馬千千和那男子才轉過身來。

「夏丘!」

「姐!姐夫!」

「丘寧!你怎麼來了?!什麼時候來的?」丘媛和洛文跑過來一看,可不是丘寧么。兩年不見丘寧已經比他姐姐還高了,也更瘦了。

「姐,我剛到十多天,聽說你們快訓練完了,我就在這等著。你們可是不知道,你們走的時候大金城還只是一點點小亂,可是皇帝沒挺過冬天,死了,他死了可好,卻沒有留遺言究竟誰上位。大皇子和二皇子就開始爭皇位,把大金城搞得烏煙瘴氣。二皇子得到了控制大金城城防軍的祝家支持,和大皇子掌握的皇宮護衛軍就開始清洗不支持自己的家族,要麼軟禁,要麼就被殺了。」丘寧緩了緩說道,「老爹和老娘被二皇子給軟禁了,我走的時候他們還被關在二皇子的別院的,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的牛角等人也緊張的不行,自己家族也是支持大皇子的,該不會遭遇不測吧。問丘寧呢,丘寧也不知道他們家族的情況。

丘寧想著這些就想哭了,洛文趕緊安慰道:「沒事,姐夫回去把他們救出來。」

「姐夫,你們終於假戲真做啦?」丘寧破涕為笑,這麼久來終於聽到了一個好消息。

「你個死小子找打是不是!」丘媛抬手就是給丘寧腦袋一巴掌,「趕緊接著說啊,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哦,忘記了給你們介紹個人,我帶著他一起逃難的。」丘寧把旁邊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夥子拉了過來給洛文介紹到,「姐夫,這是我發小文浩。祝公子為了得到他們家一個傳家寶,什麼破藏寶圖,把文家給血洗了。還好當時文浩在我那裡,所以跟著我一起來找你們。」

文浩看起來還沒有從家族被滅的陰影中走出來,稚氣未脫的臉上寫滿了悲傷,話也不說,很沉默。丘媛也認識這男孩,以前經常和丘寧一起玩的,只是抱了抱他表示安慰,無奈的嘆了口氣,這種事情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從何安慰而起。

「祝家為了得到一個藏寶圖就血洗了文家,這個藏寶圖在文家那麼多年,難道文家自己人都不知道怎麼用嗎?」洛文奇怪的自言自語的說道。

沉默的文浩突然說話:「這個藏寶圖是我們文家的傳家寶,但是真的沒什麼用。據說曾經有家族前輩按圖去找這種地形的地方,可是最後發現根本沒這個地方,可能根本就是假的。我們文家只是把它當做一個老物件留下來了。也不知道祝家發什麼瘋,在大皇子和二皇子血洗行動開始之前祝公子就來找過我們族長說是想買藏寶圖,或者用東西換,族長沒答應。後來大皇子和二皇子血洗開始的時候,趁混亂就血洗了我們家。」

「我們逃出來之後的事情就不知道了,大金城已經被封鎖了,進不去也出不來。」丘寧說道,「要不是從胖安大叔那裡知道你們要到飛魚城來,我們真不知道去哪兒找你們。」從大金城到飛魚城這麼遠,兩個小夥子想必也吃了不少的苦才找到這裡來。

「我們的訓練完成了,等兩天就要回去了。看看有沒有機會把伯父伯母救出來,也打聽一下大傢伙家族的情況。」洛文說道。精英培訓計劃的十個人里有三個人家族都是支持大皇子家的,洛文四人是莫斯帝國的人,而其他幾人是平民根本參與不了。不過兄弟家裡出了事,大家當然要幫忙。

休整了兩日,眾人再次出發。

從飛魚城乘船逆流而上到崖城,再陸路經過石頭城直達泰安城,兩年前眾人被一路追殺的路線又在走一遍,不過這次沒了追殺,也沒有商隊拖速度,而且大家都有了戰寵,速度快了不少,用時九天時間,就到了泰安城。

過了泰安城,又馬不停蹄的趕到金泰城。 生死帝尊 過邊境的時候還發生了一點插曲,因為皇帝駕崩,新皇還沒登基,大金城又被封鎖,各地官員都在趁亂為非作歹。過邊境的時候要求一人十金幣才放行。把馬沙惹冒火了,一劍打斷了那收費的士兵的腿,亮出曾經在運城亮過的那塊牌子,把邊境一眾亂收費的士兵給嚇得不輕。

洛文瞟了一樣,牌子上就寫了兩個字「御督辦」。問過馬沙才知道,這是皇帝給麥安國的,想讓麥安國當個護國法師之類的,可是麥安國收了牌子卻沒有去當什麼護國法師,把牌子扔給馬沙玩了。後來馬沙才了解到,督察各地行政長官的叫督辦,而皇帝親自任命的督辦就叫御督辦,專門檢查風紀的,擁有先殺後奏的權利。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