獎勵:成功解鎖法相境。

聽到這番話,林寒有點震驚。

我的天啊,系統你這麼看好我的嗎,有點感動。

二話不說,準備衝擊一下四星傳承機緣。

林寒深吸一口氣,展開背後的龍翼,向着3D全息地圖上所指引的位置前進。

半個時辰後,路途很是愉快。

甚至還在半路上遇到幾頭妖獸,吃了一頓美味的烤肉。

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虧待自己的肚子啊。

林寒懸浮在空中,看着眼前的景象。

這座山峯直衝雲霄,彷彿是一座柱子支撐着此方天地。


樣子都是挺吸引眼球,但很多人看着這座山峯,往往會有一個思維誤區。

這麼亮眼的山峯,怎麼可能有機緣存在呢?

這樣子也太容易了吧。

可惜,的確就是這個樣子。

林寒向着雲層上方飛去,穿破一層層的雲浪後,方纔來到山巔。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方圓數百里的清澈湖水。

再加上四周的雲海翻騰,顯得很是不凡。

林寒手指掐訣,體內的劍元在身體周圍形成防護罩。

撲通一聲,直接鑽進了湖水中。

在湖中向下數十丈後,他的眼裏閃過異色。

四周不斷地涌來無數地潮水,帶着一股巨力將他卷向湖水更深處。

應該是將自己送到機緣處,倒也是並不慌。

一股無名的力量傳來,林寒感覺眼皮非常的沉重,不知不覺間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

等到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心裏很是震驚。

睡完這一覺,自己的肉身力量竟然再度增加了數倍。

體內的劍元更是非常的活躍,沸騰不已。

收起心頭的驚訝,林寒打量着四周的景象。

這裏有點暗,寒氣逼人,看起來有點像地底的洞穴。

林寒漸漸將目光集中在亮光最集中的地方,眼裏有點驚訝。

一個巨型的石棺在某種奇異的力量下,懸浮在半空中。


嘶,這個畫風有點恐怖啊。

不是說是機緣嘛,這個石棺什麼鬼?

林寒陷入了沉思之色,難道是要讓我打碎這個棺材。

這樣做是不是有點缺德。

穩妥一點,先施展“洞察”技能。

目標姓名:九靈血幽棺。

目標修爲:無。

嘖嘖,一看名字就不像是好東西。

說不定裏面就封印着一個大魔頭呢,到時候首當其衝的就是自己。

他還在思考,忽然間眼前的石棺傳來聲音。

轟隆隆!

沉重的棺蓋直接被震成粉碎,棺材裏面瀰漫着濃烈的白霧。

林寒自己都嚇了一跳,這他麼我還沒有動手呢。

這個套路不太對勁啊。

他打起十二分警惕,直勾勾地看着棺材裏面,準備好風緊扯呼了。

白霧漸漸消散,最終露出隱隱約約的人影。

那道人影似乎察覺到林寒的警惕,發出一陣笑聲,說道:

“小友大可不必如此緊張,若是我真的有敵意,也就不會利用玄幽湖幫助你淬鍊肉身了呢。”

林寒聽到他的話,有些愣神。

難道自己的肉身和劍元會變成這樣,是因爲這個傢伙?

這時候白霧徹底地消散,露出男子年輕清秀的面孔。

年輕男子臉色很是淡然,好像是很久沒有動的緣故,甚至還活動了一下肩膀。

林寒感覺到有點奇怪,他從這個傢伙的身上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妖氣。

甚至於,都沒有感覺到一絲真元的氣息。

就彷彿是一個沒有修爲的普通人,真是讓人摸不着頭腦啊。

再次施展“洞察”技能。

目標姓名:巫乾。

目標修爲:肉身入聖。

巫乾同樣好奇地打量着他,露出一副繞有興致的神色。

忽然間明白過來什麼,笑着說道:

“看你的樣子,是來尋找機緣的吧,那恭喜你了。”

啥玩意?

林寒整個人都懵逼了,怎麼就恭喜我了?

巫乾穿着一身平凡的黑袍,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淡淡地說道:

“遇見我,便是你的機緣。”

林寒聽到他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瑪德,你這個傢伙竟然比我還能裝逼。 巫乾看着眼前一臉嫌棄表情的少年,笑着搖了搖頭。

他大概明白是什麼回事了,無奈地問道:

“怎麼,你難道不信嗎?”

林寒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伸出四根手指頭。

這不是廢話嗎,您這再怎麼牛逼,也不過是四星難度的機緣。

還能比得上那唯一一座五星難度的傳承機緣嘛?

巫乾明白過來,啞然一笑。

心裏暗罵一聲,當初自己在這裏沉睡的時候。

好像那羣老傢伙還問自己,要寫幾顆星星作爲難度傳承。

瑪德,看來是當時太過謙虛了。

他看着眼前的少年,眼裏透露出一股藍白的旋渦。

林寒的每一寸肌膚、根骨,都盡入他的眼裏,資質上等完美。

能夠僅僅憑藉這些粗鄙的功法,就將自己的肉身錘鍊到這種地步。

即便是譽爲族中天才的他,也不得不承認。

這個小子的確有點本事。

行吧,決定了,就是你了。

唉,瑪德,當初真是太過謙虛。

罷了,罷了,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

巫乾臉上浮現出笑容,朗聲說道:

“小子,看好了!”

原本平靜的林寒臉色微變,感覺到一股微涼的氣息沁入自己的肌膚中。

沿着體內的經絡竅穴緩緩流動,好似在查看着什麼。

他沒有反抗,心裏還是很明智的。

這個傢伙能夠做到這一步,以及之前淬鍊肉身和劍元等。


要是想要殺自己的話,恐怕早就那樣做了。

咱雖然平時囂張,但遇到這種級別的大佬,該慫還是得慫的。

巫乾感知到他體內的狀況,臉上微微露出驚訝之色。

頷首點頭,稱讚說道:“不錯不錯,沒想到竟然還有一柄仙劍。”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微微一頓,淡然的臉上露出之前不曾見過的自信。

一字一句地說道:“可惜外物雖好,但最鋒利的武器,其實是我們本身!”

林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露出一副,你說什麼都對,我在認真聽着的神情。

眼前的巫乾正色說道:“穩住心神,且讓我將你的仙劍融入你的體內。”

他向前微微走了一步,彷彿咫尺天涯一般,直接來到少年的面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