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肆既然這般說了,離也不好意思再拒絕。因爲玄肆給出的條件實在太誘人了,而且即使出現最壞的情況,即龍族已經滅絕,離也會有任何損失,反而白白得了一顆龍神之心。

他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顯然沒有。

終於,離咬了咬牙,重重點了點頭。

“那麼,開始吧。你跟着我念咒語。”玄肆見離點頭,蒼老的面龐上泛起微微的笑容,頃刻間,他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手結法印,嘴中大喝一聲:“契!”

話音剛落,一道金光泛起,石室中,半空裏,一個金光幻化出的卷軸從中往兩邊展開,竟然真像紙質的卷軸一般。那展開的卷軸在半空上下浮動着,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氣息在石室中散開,離突然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屏住了呼吸,大氣也不敢出。

“準備好了嗎?”玄肆對離說道,離點了點頭。

玄肆收回目光,神色**,石室中緩緩響起他的聲音。

“我玄肆,今日委託離,將龍神之心送只現任龍王手中,如有違背,粉身碎骨,魂飛魄散。若龍族氣數已盡,再無繼承之人,此契約自動作廢!”

“我離,今日受玄肆委託,將龍神之心送只現任龍王手中,如有違背,粉身碎骨,魂飛魄散。若龍族氣數已盡,再無繼承之人,此契約自動作廢!”

二人話音剛落,方纔二人所念話語便化作字跡,一個接着一個,逐一排列到了那懸在半空的金色卷軸上,閃爍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以血爲契!”玄肆念道。只是他身形已滅,無血,只好將本就虛弱的魂識分出四分之一,飛向半空的轉軸之中。

“以血爲契!”離跟着念道,然後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鮮紅的血液從指間飄出,飛入卷軸之中。

離的鮮血一進入金色卷軸,突然紅光大綻,只見那本是金色的字體陡然間變作血紅色,閃耀着血光。還不待離有所反應,那捲軸突然一分爲二,嗖一聲,化作兩道流光,分別竄入了離和玄肆的體內。

離只覺心神微蕩,其他再無任何反應,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般。

“契約簽訂完畢。”玄肆就像終於完成了一件大事般,心情突然鬆了下來。這件一直困擾着他的事情終於解決了。

“接下來,我交代你一些事情之後,便將殘餘力量傳承與你,當然還有一份龍族法訣。”玄肆心情輕鬆了許多,淡淡道。

然而離卻並沒有太過高興。畢竟,從此之後,他又多了一項責任。而且,和自己的性命掛鉤。離重重點了點頭,並沒多說什麼…… 玄肆手指輕輕一彈,一枚古樸的戒指嗖一聲飛到離的手中。離心中一驚,仔細打量着這枚戒指,只見隱隱烏光閃現,拿在手裏要比平常的戒指重上一些。

“這是什麼?”離問道。


玄肆淡淡一笑,道:“這枚戒指名爲天地戒,也不是什麼名貴之物。它具有相當的收納功能,只需稍稍注入一點元力,便可收納物品。”

離哦了一聲,他早就從古書上了解到有收納法器一類的東西。這類法器全由修煉之士創造而出,顧名思義,全是爲了方便攜帶物品。收納法器一般分爲兩種,其一便是離手中這種戒指,只是名字各異,其功能幾乎沒有太大差別,而另外一種,便是一種袋子,名爲乾坤袋。這種袋子由特殊材料製造,據說能輕易容納下一座小山。乾坤袋到沒有五花八門的名字,所有具有收納功能的類似袋子統統都被稱之爲乾坤袋。

“給你這枚天地戒,是爲了讓你攜帶龍神之心方便,所以,趕快將木箱收納進去吧。”玄肆解釋了一番。

離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棺材底部那個不大不小的木箱,一股元力緩緩注入手中的天地戒,頓時天地戒閃出一道烏光,離意念所到,那木箱便化作一道流光,嗖一聲被裝進了天地戒中。

玄肆欣慰的笑了笑,又道:“裝盛龍神之心的木箱,已經被我用龍族祕術封印,只有龍族龍族之血能解開封印。所以,你也不用試圖去打開木箱一探究竟。至於龍族現在的隱居地點……”

“你聽說過神龍島嗎?”玄肆盯着離,問道。

“神龍島?”離聽到這三個字的一瞬間驚呼出聲。神龍島,從字面意思來看,定是龍族聚集之地。離曾在古書上看到過關於神龍島的記載。

神龍島,神祕之島。傳說位於東方茫茫大海之中,時隱時現,飄渺無蹤。而龍族便是居於其上。自從有神龍島的傳說開始,無數修道之士欲一探究竟,然而最後無不以失敗告終。

離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神龍島的一切都告訴了玄肆。

玄肆聽罷,大笑幾聲。過了許久方道:“其實,人們看到的在海上若影若現的神龍島根本不存在。”

“不存在?”玄肆說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結論。離在這奇怪的地方遇到了太多離奇之事了,此刻竟然被告知傳說中的神龍島不存在!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看着玄肆。

“可以這麼說吧。”玄肆頓了許久,“海上所見的神龍島,只是海市蜃樓而已。真正的神龍島其實根本不在海上。”

“不在海上,那在哪裏?”離驚訝問道。

“西方有大荒山,人跡罕至,神龍島便位於大荒上一偏僻之處。你且將耳朵俯過來,我告訴你尋找神龍島的方法。”玄肆一副神祕的樣子,離依他所言,將耳朵貼了過去。

……

“你可記住了?”不知過了多久,玄肆問道。

離點了點頭,道:“都記住了。”

“那你閉上眼睛。”玄肆看了離一眼。

離疑惑不解,心想閉上眼睛幹嘛?心中雖不解,但他還是乖乖依照玄肆的話做了。

離眼睛方閉上,只聽玄肆口中唸唸有詞,好像不是人類的語言,離一句也沒聽懂。玄肆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突然咒語驟然停止,離只覺自己身體一輕,竟然生生被一股力量舉在了半空。

“現在我將我的殘餘力量傳承給你,可能有些痛苦,你好好忍耐一下吧。”玄肆話音剛落,離準備答話,突然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壓得離有些喘不過起來。

壓力越來越大,然後離感覺強大的元力流像百川入海般涌入他的身體。如果離睜開眼睛看看自己身體周圍,他一定會看到一團耀眼的金光將他的身體包裹住,無數光華涌入他的身體,整個人看起來**而肅穆。

元力涌入他身體,在四肢百骸,萬千經絡中亂竄。很快,離的經絡就像被住滿了水,開始腫脹起來,同時周身經絡被一層淡淡金光包裹住。

元力源源不斷涌入,離只感覺四肢百骸有一種被撕裂般的疼痛。他緊緊咬着牙齒,雙手握拳,不知不覺中指甲已經刺入了手掌,但他已經顧不得手掌的疼痛了。因爲手掌處的疼痛跟全身那種脹裂般的疼痛想必,簡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半個時辰,也許更久。離的身體已經疼的麻木了。這時元力的涌入也沒有方纔那般兇猛了,而是像一條條小溪一般,不斷流入他的身體。然後像水滲透進土壤中一般,所有涌入的元力融進他的肌肉中,滋潤改造着他的肌肉內臟。


大約又過了半個時辰,那鑽心的疼痛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所未有的舒爽。離的身體緩緩落下,他慢慢睜開眼睛,就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兩道猶如實質的金光從他眼中閃出,只聽砰砰兩聲響,對面石壁竟然硬生生被射出兩個深深的凹陷。


離欣喜若狂,他能明顯感覺到身體中充盈着使不完的力量。

我到底達到什麼境界了?

想到此處,離心中有些激動。他閉上眼睛,檢查自己的身體,只見心臟處一個縮小版的離盤坐在那裏,周身白金二色光芒環繞。而在隱的身旁,竟然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紅光點,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閃爍着,看樣子還不是很穩定的樣子。

“第二隱!”離心中大驚,不禁呼出聲來。

何爲第二隱?

隱一共分九個境界。到了三隱境界所修煉的隱會化作同修煉者一樣的小人,通過修行,這個小人會不斷壯大。而當修煉者踏入六隱境界中期的時候,身體裏就會出現第二個隱。自六隱境界過後, 總裁,情深致命 。也就是說,一個修煉者從開始修煉到到達九隱境界,身體離一共會有五個隱的存在。

而這五個隱,分別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正因爲如此,五個隱的顏色大不相同。白色代表金屬性,黃色代表木屬性,藍色代表水屬性,紅色代表火屬性,而褐色代表土屬性。九隱境界的至高境界便是將這五種屬性融匯在一起,而這時,分開的五個隱也會合五爲一,成爲一個帶有五種屬性的集合體。在這個時候,也就代表着修煉者已經正式踏入天隱境界。

離做夢也沒想到,玄肆的傳承竟然讓倒退到三隱境界的他直接達到了六隱境界。這是怎樣的道行纔可以做到?況且,他隱約記得玄肆說過,這只是他殘餘的力量……若是在頂峯時期,玄肆會強悍到什麼地步?這就是神級的力量嗎?

離的心砰砰跳着,正胡思亂想間,忽聽玄肆虛弱的聲音傳來。

“我的時間不多了,龍族法訣我已經用精神烙印的方法放在了你的記憶裏,你檢查一下吧。”

離擡頭看向玄肆,不看還好,一看,離嚇了一大跳。

只見玄肆本就虛淡的身影更加虛淡了,似乎一陣風過,他就會立刻渙散一般。離盯着他,不知爲何,心裏竟有些難受,眼眶不覺間已經溼潤了。

“別耽擱了。”玄肆虛弱道。

離嗯了一聲,閉目。果然,一段古樸的文字在腦海之中浮現,想來便是所謂的龍族法訣了。

“找到它了。”離道。

玄肆點了點頭,看了一眼一動不動,僵在一旁的珊兒,道:“你還記得外面深谷上方有個巨大的火球吧?”玄肆見離點了點頭,繼續道:“如今,我的力量已經渙散。這個山谷就將不復存在。那個火球之中有一樣寶物,名曰‘玲瓏塔’,本是海神之物,你和那女孩兒出去將那玲瓏塔拿走,就當我送給這女娃娃的禮物吧。”

玄肆淡淡笑着,彷彿死亡在他看來已經不重要了。他深深望着離,他已經將所有的希望寄放在了離的身上。

“還有半個時辰時間,深谷就會坍塌,你二人快走吧。”說罷,玄肆閉上了眼睛。

離眼角更加溼潤了。雖說他剛開始對玄肆有些戒備,但從玄肆果真傳授他龍族法訣和殘存力量時,他的戒備已經完全放下了。相反,他覺得玄肆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心中對他有無盡的佩服與感激。


離看着玄肆許久,轟一聲跪在玄肆身前,道:“請受我一拜。”

說罷,離重重磕了三個頭。擡起頭,他發現玄肆眼中隱約間閃過一點淚光。

“去罷。出了這裏一直往西。方纔你們進來是一共有四條通道,千萬記住,出去後走西邊那條。一直走不要停下來,你們就會找到出去的路。”玄肆手指輕輕一點,僵住的珊兒突然恢復了活力,而玄肆虛淡的身影卻完全消失了…… 離呆呆望着玄肆方纔站立的方向。發生了什麼?就像做了一場長長的而又離奇的夢。

“咦?”已經恢復過來的珊兒望着空空如也的棺材底部,那木箱竟然不見了。她疑惑望着離,希望能從離那裏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在珊兒的驚疑聲中,離身體微微一震,已經回到現實中來。想起先前玄肆的話,他們只有一個時辰,在一個時辰之內必須離開此地,不然整個洞體結構就將坍塌,到了那時,恐怕他們就真的要葬身於此了。

顧不得向珊兒解釋什麼,離喊了一句,“跟我走!”然後拉起珊兒的手掌,直往石室外奔去。一旁的小松鼠見狀,一個縱躍上了離的肩頭,緊緊抓住離的肩膀,彷彿稍稍放鬆,便會被甩開似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面對如此反常的離,珊兒心中疑惑更深了,她並不知道她的時間曾經被禁錮,所以現在發生的一切她都只以爲是連續不斷的。而消失的木箱,她認爲一定是在她不注意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以後再和你解釋。”離扔下這句話便不再理會珊兒了。很快,二人已經奔出了鏈接石室的通道,回到了那個巨大的深谷之中。半空中巨大的火球散發着灼人的熱量,頓時一股令人窒息的熱空氣撲面而來。

那具巨大的龍骨依然安詳的躺在那裏,只是這一次,離的心境卻完全不同了。淡淡的傷感浮上心頭,有一種莫名的憂鬱揮之不去。 二人立在洞口前許久,突然,腳下的地面劇烈震動了一下。離和珊兒二人心中大駭,互相對視一眼。然而還不及二人做出任何反應。只聽噗噗噗幾聲,幾道火光落在二人身前不遠處。

擡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懸在半空的那個巨大火球已經開始緩緩旋轉起來。隨着火球的旋轉,無數拳頭大小的火球因爲離心作用被甩出,密密麻麻,就像下起了火球雨一般。

火球落地,或噗一聲熄滅了,或繼續維持着起旺盛的生命力。

一陣陣黑煙從熄滅的火球中冒出,在空氣中瀰漫,散發着嗆人的氣味。


大地搖晃得越來越厲害了,而半空中的那個火球也旋轉的越來越疾,火球密密麻麻疾射而下,離和珊兒爲了躲避射下的火球不得不快速的變換着自己的位置。

兩條身影在深谷之中險險避過無數火球往前方衝去。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只聽轟一聲響,擡頭望去,只見半空中的火球驟然膨脹一倍,轟一聲爆炸開來。這一突然的爆炸可不得了,原本聚集在火球周圍的火焰像是被束縛久了的猛獸,突然從籠中放出一般,四散炸開,然後迅捷砸向四面八方!

轟轟轟!

幾乎一眨眼功夫,飛散的火焰砸在深谷地面,一砸一個巨坑。有好幾次火球就落在離和珊兒身旁,之後地面便出現一個不深不淺的坑洞。若不是二人反應迅速,被落下的火球砸中,雖不至於要了性命,但恐怕也不會輕鬆。

“這是怎麼回事?”珊兒一般躲避從半空砸下來的火球,一邊焦急問道。

“我也不知道。”之前玄肆告訴離,這裏還有半個時辰纔會塌陷,這纔過去了多久?這纔剛剛出來,不會這麼快吧。離一邊想着,一邊躲避。

正在這危急時刻,突然,一陣強光爆發出來,二人措手不及,不得不擡手遮在眼前。但也就是這一分神,恰好一個火球落在離的腳旁。

轟!

離只覺身體被一股巨力掀飛,整個人便在空中劃過了一道拋物線,被炸開了。砰一聲落地,離身體上倒沒有受傷,正要爬起來,轟一聲,又是一個火球落在身旁。這一次離可沒那麼幸運了,只聽耳邊轟一聲巨響,整個人飛到半空,耳朵裏開始嗡嗡作響,竟然有些暈了。

再一次落地,離使勁搖了搖頭,意識才清醒了幾分。擡頭往珊兒那邊看去。

只見珊兒也不怎麼輕鬆,每一次落腳總有一個火球落下,珊兒不得不不停的飛身避開。她潔白的衣衫此刻已經變得污跡斑斑了。

甩了甩腦袋,離這纔想起方纔的那一陣強烈光芒。擡頭往半空望去。半空火球已經隨着爆炸而漸漸消散了,但在方纔火球所在的位置,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一件散發着耀眼紅光的事物。

仔細看去,好像是一座高高瘦瘦的高約三十釐米的小塔。

wWW¤ ttκá n¤ ¢○

“玲瓏塔!”離的第一個想到了玄肆口中所說的玲瓏塔。

“珊兒,看頭頂!”離提醒還在不斷躲避火球的珊兒。

珊兒聞聲,身體幾個起落,奔落在離的身旁。

原來,方纔離沒注意自己所處的位置。見珊兒落地,他纔打量起四周來。只見他此刻正處在一個非常偏僻的角落,左右兩邊分別是豎起的兩道石壁,而頭頂,正好是一塊巨大的巨石,蓋在兩道石壁之上,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正好擋住了不斷落下的火球。

方纔離還在奇怪爲何火球不再落在他的身旁,此刻一看,方纔醒悟過來。

珊兒身形落定,由於急速的呼吸,她的胸前一起一伏,白皙的肌膚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紅潤。整個人看起來竟然有一種別樣的迷人感。離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連把目光挑開,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你沒事吧?”

珊兒嗯了一聲,也不多說,擡起頭往那玲瓏塔望去。

珊兒望見玲瓏塔,俏臉露出驚訝的神情,低聲道:“那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