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澤來到之後,就有人在小聲議論,王澤也不去理會。

沒過多久,慕容輕揚便走了出來,只見慕容輕揚髮型整齊有致,身著白色長衣,別著牛皮腰帶,掛著玉佩,好不瀟洒。

「今天叫諸位前來,是想讓諸位與我一起,去聽那林絲竹撫琴」慕容輕揚大聲說道。

「輕揚公子,不知可是那華樂府的林絲竹」有一跟班問道。

「正是,華樂府的弟子素通音律,而那林絲竹撫琴,能使人在琴聲中修身養性,對心性的提升不小」慕容輕揚答道。

「不僅如此,那林絲竹更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與公子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王澤想起了慕容輕揚好似喜歡那林絲竹,於是為了積分不要臉的恭維起來。

「哈哈哈,那林絲竹確實貌美如花,又出自華樂府,能做成道侶,每天為我撫琴豈不美哉」慕容輕揚笑著說道。

「系統提示:成功完成任務一,獲得十積分」

「公子資質無雙,相貌更是英俊,那林絲竹見了你,怕是已經芳心暗許了」王澤趁熱打鐵,繼續恭維,眼神堅定的望著慕容輕揚那十惡不赦的臉。

「系統提示:成功完成任務一,獲得十積分」

慕容輕揚聽了王澤的話,更是志得意滿,大手一揮說道「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慕容輕揚當先走出了院子,王澤與一眾跟班趕緊跟上,走在慕容輕揚旁邊偏後一點。

慕容輕揚走在路上,抬頭挺胸,昂首闊步,看到街上的姑娘,更是撩了下頭髮,可惜姑娘看到他后,都捂面而走。慕容輕揚看到這一幕,有些疑惑。

「輕揚公子太過英俊,街上的姑娘看到你,都嬌羞的跑掉了」王澤適時的說道。

「系統提示:成功完成任務一,獲得十積分」

「對對對,王澤說得很有道理」周圍的跟班也附和道。

「怎的這街上的姑娘都如此嬌羞,算了,不管她們,我們還是快些趕往聽雨樓,不然可能沒位置了」慕容輕揚腳步加快了些許,眾人趕緊趕緊跟上。

輾轉多條街道,慕容輕揚一行人來到了聽雨樓。

這聽雨樓是一木質閣樓,佔地極大,有王澤十個院子那麼大,能在羅雲國的首都,有這麼大的閣樓,主人背後的勢力很大。

聽雨樓大門緊閉,門前已有一行人在此等待,為首之人穿著華麗,面若冠玉,拿著一把扇子,輕輕搖晃,風度翩翩,與慕容輕揚形成鮮明的對比。

「公孫華,你來這裡幹什麼,平時也沒見你來過這」慕容輕揚鄒起眉頭,眼神厭惡的看著公孫華。

「自然是來一睹芳容,看看讓同為四大家的輕揚公子流連忘返的女人,有何出奇之處」公孫華搖了搖扇子,笑著說道。

慕容輕揚聽完,哼了一聲,不再理會,轉身看向聽雨樓。

王澤看到這一幕,想起這公孫華是慕容輕揚的仇敵,公孫華處處作對於慕容輕揚,今天出現在這裡,估計又是要杠上慕容輕揚。

眾人等了一會,王澤快要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聽雨樓的門開了,走出了一個侍女,侍女走出來后,環視眾人之後說道「聽雨樓所備席位有限,只有十個席位,超過十個人之後,小姐將不會撫琴」侍女說完便站在一旁冷眼旁觀,並不打算挑人進入,似乎有意讓這一群人自己決定進入人選。

在場的人除了慕容輕揚與公孫華一行人外,還有一些世家公子與跟班,不過這些世家勢力不及慕容與公孫兩大世家,因此十分識趣的走到一旁,看起熱鬧。於是阿昌上就只剩下慕容輕揚與公孫華兩伙人對峙。慕容輕揚一方有八人,公孫華一方有九人。

「慕容輕揚,今天我就給你個面子,讓你和我們九人一起進去,你看如何」公孫華看似認真的說道,眼睛卻帶著戲謔。

「哈哈哈,不如我大度一點,讓你再帶一人與我等進入如何」慕容輕揚笑著說道。

「看來輕揚公子是定要與我過不去了」公孫華收起扇子,身邊的跟班們也蓄勢待發。

「那就讓我兩來比試一番,看看誰有實力去聽絲竹小姐撫琴」慕容輕揚收起笑容,兩邊頓時猶如針尖對麥芒一般。

「你我同為四大家長子,為了華樂府一名弟子就大打出手,傳出去總有些不好」公孫華沒有接下慕容輕揚的比試要求。

「那你說當如何」慕容輕揚問道。

「你我既然因為帶了跟班導致人數過多,不如就各派一名跟班出來,哪邊的跟班更厲害哪邊就可以進去如何」公孫華又打開了扇子,輕輕扇動,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慕容輕揚看了看身邊的跟班,默不作聲,這公孫華如此提議,加上今天特地過來,這其中定然有詐。若是他這次在公孫華面前吃虧,不僅是他丟了顏面,在家族裡的聲望也會受損。

「怎麼,堂堂慕容世家的輕揚公子,居然不敢比了不成」公孫華大聲的話語,彷彿是在向觀戰的眾人宣揚著慕容輕揚慫了。

「諸位,可要快些決定,別讓我家小姐等太久」侍女在一旁催促道。

這時的慕容輕揚,已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好,就依你之言」慕容輕揚勉強應下。

「這回有好戲看了,不知最後誰能進樓聽林絲竹撫琴」

「我看是公孫華,畢竟是由他提出的,肯定做好了準備,要給慕容輕揚來一手」

「我覺得也是如此,素聞這公孫華陰險狡詐,看來慕容輕揚這次是要栽了」

「這也說不定,慕容輕揚同為四大家公子,身邊的跟班肯定不會差,現在說這些還為時過早」

旁邊看熱鬧的公子哥們也開始議論了起來。

「既然你應了下來,那就派出你的跟班吧,肖鵬,上去會會輕揚公子公子的跟班」公孫華一方的肖鵬走了出來,掰動手上的關節,眼神給人感覺好像噬人的凶獸。

「薛龍,這裡你的修為最好,實力也最強,給我上鋪擊敗他」慕容輕揚看著身旁的薛龍,拍了下他的後背。

「薛龍定不負公子之命」薛龍抱拳說完便走上前去,與那肖鵬對立而戰。

「薛龍是吧,準備好了沒有,好了我就出招了」肖鵬擺好架勢,向薛龍問道。

「放馬過來」薛龍也擺好了架勢。

話音剛落,肖鵬便沖向薛龍,來到面前,揮手一拳而出,薛龍揚手擋去,兩手相碰,薛龍頓時感覺一股大力從肖鵬手上襲來,抵擋不住,身體失衡,肖鵬抓住機會,一拳朝薛龍腹部而去,肖鵬勉強抵擋,卻擋不住,身體倒飛而出,躺在地上,已然落敗。

慕容輕揚臉色十分難看,沒想到公孫華竟然有一個拳法修鍊到大成的跟班,出拳之時暗勁生成,所以薛龍才會輸得這麼乾淨利落。

「怎麼樣,輕揚公子是否還有跟班上來挑選肖鵬,沒有的話我們就要進去聽琴了」公孫華得意的說道。

慕容輕揚聽到這話,臉色更是鐵青無比,再看一眼此刻都在低頭的跟班們,暗罵一聲,一群酒囊飯袋。搖了搖頭,正想打道回府,就聽到一個聲音「公子,讓我來試試如何」

慕容輕揚心神一振,望向出言之人,正是王澤。 慕容輕揚看著王澤堅定地眼神,認真的模樣,有些擔心的詢問道「可有把握,若是不行,不要逞能」

「公子放心,區區肖鵬不在話下」王澤走上前去,薛龍踉蹌的站起身來,向王澤走來。

「小心他的暗勁」薛龍走到王澤身旁時,小聲提醒道。

王澤點了點頭,走到肖鵬面前不遠處,站定道「王澤前來討教閣下的高招」

肖鵬看了看王澤,發現並不認識此人,估計實力不怎樣,就是想在自家公子面前露個臉。

「出招吧,我家公子可急著進去聽琴呢」肖鵬對著王澤勾勾手,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人是誰,居然還敢跑上來」

「好像是叫王澤,是慕容輕揚供奉的一位陣法師」

「笑話,慕容輕揚沒人了不成,居然讓一個玩陣法的上來」

「看來慕容輕揚這次是要吃癟了」

看到王澤上來,觀戰的公子哥們又說起了閑話。

「快看,那王澤出手了」

「什麼東西,真意化形,他不是陣法師嗎」

「假的吧,不是要把法門修鍊到圓滿嗎,慕容輕揚都沒把一個法門修到圓滿吧」

此時肖鵬也是不可置信,沒想到隨便出來的一個跟班,居然打出了拳法真意。

不信不行,那莽牛虛影已躍然於眼前,肖鵬收起自己剛剛輕敵的心態,全力以赴,暗恨自己沒有調息一會,剛才與那薛龍比試,別看輕鬆,卻也耗了他不少氣力。

肖鵬揮拳擊向莽牛虛影,一經碰觸,便感覺一股大力襲來,肖鵬抵擋不住,倒飛而出。

王澤看著與之前韓笑一樣躺在地上的肖鵬,不同的是,韓笑躺在地上就起不來了,而這肖鵬卻還能掙扎站起來。

「還要再打嗎」王澤看著眼前的肖鵬,感嘆這金果子真是給力,可惜就是太難抽到。

肖鵬久久不言語,突地眼睛一瞪,吐出一口血,隨後深深的看了眼王澤,掉頭離去。

而那公孫華,在看到王澤打出拳意真形之時,看了王澤一眼,扇子啪的一下打在手上,直接掉頭帶人離去,不再去管那肖鵬下場如何。

「系統提示:成功完成任務二,獲得積分一百」

王澤聽到提示后,心想這次架沒白打,不僅換來了積分,以後也必定會受到慕容輕揚的重視,到時候積分還不滾滾而來。

慕容輕揚看到王澤打贏之後,非常驚訝,沒想到這個王澤,不但說話好聽,實力還如此之強。看來以後好好培養,定能成為他的得力臂助。

王澤回到慕容輕揚身邊,拱手道「公子,王澤幸不辱命」

慕容輕揚搭上王澤的肩膀,笑著道「好好好,王澤,幹得漂亮,回去好好賞你」

「能為公子效勞,是我的榮幸」王澤雙手僵硬的垂下,對於慕容輕揚突然如此熱情,王澤有些不適應。

「對了,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啊,本以為你只是擅長陣法,沒想到竟把莽牛拳給修鍊圓滿了」慕容輕揚看見王澤有些不自然,就收回了手。

「公子,我也是最近才在修鍊拳法,不知是這莽牛拳品階太低,還是我比較適合莽牛拳,修鍊短短時間就已到達圓滿」王澤知道他修鍊莽牛拳達圓滿,已經引起慕容輕揚的懷疑,於是把事情開誠布公的說了出來。

「莽牛拳我也見別人習過,卻沒一人達到圓滿,看來是你悟性較高,才能在短短時日達到如此成就」慕容輕揚理所當然的推導,畢竟任他如何想,都不會想到是因為王澤有系統幫忙,得到金果子,才得以修得圓滿,不是因為悟性高的緣故。

王澤聽到慕容輕揚的話,感嘆道你能這樣想最好,我還怕自己的理由不足以今人信服。

「既然他們都走了,那就你們這幾個進去吧,跟我來」侍女這時說道,緩緩轉身,向聽雨樓門口走去。

慕容輕揚一行人匆忙跟上去,亦步亦趨,走進了聽雨樓,樓內十分寬敞,十個雕龍畫鳳的座椅擺放在中央,座椅旁備有小桌子,桌上有靈果。座椅前兩側有階梯,通向二樓,樓上有一雕刻花紋的大理石,石上放著一琴,這琴有些老舊,但卻擦拭的很乾凈。

王澤看著這個侍女婀娜的背影走上二樓,心中暗道背影殺手。可惜臉蛋不夠好看,臉微胖,五官倒是精緻,估計她也是這個容貌,才能被林絲竹選做侍女。

侍女走上二樓后,對著樓下眾人道「各位請坐下等候,我家小姐待會便會出來撫琴」

慕容輕揚等人紛紛坐下,王澤就坐在慕容輕揚旁邊,王澤看著慕容輕揚一進場后,就很嚴肅,很少言語,王澤坐在他旁邊,本還想誇他幾句,賺些積分,看他如此模樣,也只能作罷。

王澤看到旁邊的靈果,拿起來咬了一口,甜美多汁,吞下肚后,感覺到一股靈氣流入丹田,王澤不僅又吃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把靈果吃得只剩一個核。

王澤吃完一個靈果,感覺竟比得上一晚上修鍊獲得的靈氣,看到盤上還有兩個果子,頓時意動。

慕容輕揚看王澤猴急的把一個靈果吃完之後,竟還想再吃一個,不禁出聲道「別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不就是幾個靈桑果嘛」

王澤聽到慕容輕揚的話,悻悻的把伸出的手收了回來,心想你是慕容世家大少爺,肯定不稀罕,但我不是啊,不就是個林絲竹嘛,至於這麼在意形象嗎。

其餘幾個跟班看到這一幕,也正襟危坐,不去動那靈桑果。

就在慕容輕揚等人安靜的坐了一會,讓王澤感嘆這林絲竹的譜真大之時,二樓房間的門緩緩打開,一女子從房間走了出來,走到琴旁,王澤一眼望去,不由看痴了,實在是太好看了,鵝蛋臉,杏眼瓊鼻,櫻桃小嘴,穿著綠色長裙,手臂挽著月白色和桃紅色的長絲帶,露出潔白的香肩,一抹紅色的抹胸,引發無限的遐想,像是那從天上下凡的仙女。

王澤不由的打理了一下剛才打鬥時散亂的髮型,坐得筆直。

「絲竹無禮,讓各位久等了」林絲竹躬身行禮。

「能聽到絲竹小姐撫琴,等多久我們都願意」慕容輕揚有些激動的說道。

林絲竹聞言微微一笑,隨後便坐下,輕輕一撥古琴,發出悅耳的聲音。

隨著林絲竹撥動琴弦,王澤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動聽的音樂,琴聲傳入王澤的耳朵,舒緩的琴聲撫平了王澤的心神,王澤突然穿越過來,內心中隱藏著的不安,也得到了緩解。

慕容輕揚等人紛紛閉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受動聽的琴聲。王澤看到慕容輕揚閉上了眼,伸手輕輕拿起靈桑果,一邊吃果,一邊聽著曲,好不愜意。

林絲竹看到樓下的王澤吃著靈桑果,悠哉悠哉的樣子,不禁有些惱怒,還沒有人在她撫琴時如此輕慢,但一曲未完,林絲竹也只能不去理會。

王澤看著慕容輕揚那陶醉的樣子,突然靈機一動,這慕容輕揚不是喜歡林絲竹嗎,我幫他追林絲竹,不就是再幫他解決困難嗎,以我在未穿越前看的泡妹攻略,到時候積分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不過要想幫慕容輕揚追林絲竹,還得了解她的喜好,王澤看了看林絲竹身旁的侍女,想到可以待會找這個侍女套些話。

一曲完畢,林絲竹收起撫琴的手,而慕容輕揚等人還在餘韻中沉醉,最後緩緩醒來。

慕容輕揚站起身來,抬起頭看著林絲竹說道「絲竹小姐的琴聲太動聽了,我等能聽到真是三生有幸」

「輕揚公子過獎了」林絲竹微笑道。

「能聽此佳音,輕揚無以為報,就送些靈石聊表心意吧」慕容輕揚掏出一個儲物袋,以靈氣送於林絲竹琴旁。

「既然是公子一番好意,絲竹也就卻之不恭了」林絲竹從容的收起儲物袋。

王澤看著那裝著靈石的儲物袋,真是垂涎無比,心想這慕容輕揚還真是壕氣。

「一曲聽完,受益良多,有些感想想與絲竹小姐交流,不知絲竹小姐可否賞光翡翠樓,我們一邊交流一邊小酌幾杯,豈不美哉」慕容輕揚懷著期盼的眼神看向林絲竹。

「輕揚公子相邀,絲竹亦十分想去,奈何今日還有要事,不如改天再約如何」林絲竹微微欠身,語含歉意。

「絲竹小姐既有要事,那就改天再約,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告辭」慕容輕揚拱手行禮。

「輕揚公子,有空常來,月兒,替我送送公子」林絲竹說完侍女便走了下來,與慕容輕揚等人一同離去。

走到門外之時,慕容輕揚對著幾位跟班說道

「今天有勞各位了,大家先回去吧」

「不敢不敢,還要多謝公子帶我等來聽這琴聲」

眾人紛紛附和,隨後離去。

「王澤,今天多虧了你,這是一顆中品靈石,你拿去修鍊吧,以後需要你多多相助」慕容輕揚手一翻,就有一顆散發著光暈的石頭出現。

「多謝公子」王澤心想今天真是賺大了。

「好了,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慕容輕揚說完邁步離去。

王澤看著慕容輕揚走遠,走到聽雨樓門前,輕敲了幾下。

過了一會,門口打開,侍女走了出來,詢問道「你有何事」

「沒什麼事,就是想請姐姐去翡翠樓坐坐」王澤笑咪咪的說道。 侍女林月兒看著眼前笑嘻嘻的王澤,有些不明白,這麼輕浮的人,居然能將一門拳法修鍊到圓滿。

「你為什麼要約我去翡翠樓」林月兒走出門外,關上門。

「我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你」王澤收起笑容,給林月兒騰出身位。

「有什麼事」

「月兒姐,能否借一步說話」王澤從儲物袋掏出五枚下品靈石,遞了過去。

林月兒絲毫沒有要拿靈石的樣子,而是定定地望著王澤,直望得王澤有些窘迫,才向外走去,步伐輕快。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