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藍的拳頭轟在了葉雲的腹部,但是這重擊的力量,卻減弱了一半。

珈藍的是攻擊者,她的這種感覺更為明顯,她感覺自己的攻擊力量,被一種忽然浮現的旋轉水精力量給融合了。

「葉雲師弟,你是修鍊了水精類的秘術嗎?竟可以削弱我一半的攻擊力?」珈藍非常驚奇道。

「我修鍊的還不到家,要不然該是吸收掉珈藍師姐你攻擊的所有力量,而後反噬的攻擊你的。」葉雲蹙眉,感覺不太好的說道。

珈藍倩笑道:「葉雲師弟,什麼秘術都被你一學就會了,你不就成了真正的妖孽,讓我們這些師兄師姐們無臉見人了嗎?」

葉雲身體微怔,從自我批評的心態中恢復過來,他輕笑道:「珈藍師姐,你也挑戰我的話,我可以故意敗給你,讓你拿回臉面的。」

「誰要你讓啊,你再驕傲自滿,以後肯定會敗在我手上。」珈藍俏麗微紅道。 葉雲瞧著珈藍羞紅的臉頰,看著她美艷的紅唇,腦中醉酒之後的吻浮現。葉雲忍不住伸手將珈藍的下巴捏住。

珈藍疑惑的看著葉雲,葉雲則快准狠的親了上去。

珈藍的鳳眼一下子瞪大,已經完全驚呆。

葉雲抬頭看著臉紅的珈藍,自己的臉也通紅道:「小金告訴了我一些事情,我也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就是想要在清醒的時候,親一下,看感覺是不是一樣的……」

珈藍眼睛瞪得更大,葉雲旋風一樣的向門外跑去道:「我去找金大與金小有些事情,珈藍師姐你先跟晶瞳做飯,我待會就回來。」

「葉雲……」

珈藍臉紅的要滴血,她忍住不想提及的畫面,在腦海中閃爍,她是愛上了葉雲,但是她不想葉雲因為醉酒的事情,而來選擇她。

可是現在葉雲,剛才這是什麼意思,她是被輕薄了嗎?

咚。

不遠處傳來東西落地的聲音,晶瞳正瞪大眼睛看著珈藍。

珈藍的低下頭,更是嬌羞之極,但是她的心中沒有怪葉雲,反而有喜悅之感。

葉雲出了修鍊殿宇,向煉丹區域走去。

造化玉蝶傳念道:「葉雲,恭喜你,終於走出了第一步。你要相信我,這天賜靈體的女子對你有很大的好處。」

「造化玉蝶,你絕對是法寶之中,最色的一個!」葉雲恨恨的傳念道。

「葉雲,醉酒之後去親別人,撕別人衣服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我只是一個提議者,你才是真正的實行者,你覺得誰更色?」造化玉蝶傳念道。

葉雲不與造化玉蝶爭辯,他的確動了心。

「唉,以後可怎麼去見心蘭呢?」葉雲心中憋屈道。

「這是魂魄大陸,你可以名正言順的娶她們的。」造化玉蝶強調道。

葉雲懶得與造化玉蝶這法寶爭辯,它哪裡懂得人是有感情的,豈是想娶就可以娶到的?

天坤門的煉丹區域在最南方山峰處,當守在煉丹區域外的弟子,見到葉雲之時,都很急忙的行跪禮道:「參見葉左使。」

葉雲揮手皺眉道:「我很早就說過,天坤門沒有跪拜禮,以後見到我行拱手禮就可以。」

煉丹區域的守衛弟子一陣無語,這樣的禮儀他們可不敢擅自篡改。

「你們起來吧,我會向門主稟告此事,讓他來改變這個禮儀。」葉雲揮手讓眾人起來道。

「多謝葉左使。」眾弟子歡喜回應,沒人喜歡跪別人的。

葉雲沒有要去煉丹區域,他朝一個護衛弟子說道:「你去將金大與金小找出來,另外讓他們帶上三個煉丹爐出來。」

「是,弟子這就去通傳。」護衛弟子回應后,快步走入煉丹區域。

一會兒后。

金大與金小一人拿著二個半米高的煉丹爐出來。

「雲少,你怎麼想著要找我們了?而且還要帶上煉丹爐?你是不是準備啟程去神帝學院了,準備要帶上我們二兄弟?」金大興奮無比道。

金小女人附體一樣,娘娘腔道:「雲少,我就知道你不是負心漢,肯定不會忘記我的。」


葉雲與護衛的弟子們,差點都聽吐了。

「金小,你再這樣不男不女,以後就別跟在我身邊。」葉雲忍無可忍道。

「別……別……我以後肯定不裝女人了。」金小嚇了一跳,急忙用正常的聲音表態道。

「你們跟金坤長老打招呼沒有?」葉雲問道。

「我們是來去自如的,無需跟金坤長老打招呼。」金大驕傲道。

金小點頭附和道:「我們早就跟金坤長老說了,以後要跟著雲少。金坤長老說,讓我們走了就別在回來。」

葉雲聽著頭大,這金坤長老是要擺脫瘋瘋癲癲的金大與金小啊。

「走吧,你們以後就住在我在核心弟子的修鍊殿宇之中。」葉雲說道。

「耶,太好啦!以後可以天天見到彩蓮美人與嬌媚美人啦。」金大興奮狂叫道。

金小蹙眉道:「金大你還漏了二個美人吧,還有珈藍美人與巫雪美人!」

「你小子想要找死啊,這可都是雲少的女人。」金大教訓道。

「她們都是我師姐,別在外面胡說八道!」葉雲皺眉教訓道。

半個時辰之後,葉雲與金大,金小去了一趟天坤門的藥材殿,領取了一些藥材。


瘋瘋癲癲的金大與金小都被葉雲剛才告訴他們的話,給驚呆了。

「雲少,你是不是瘋癲的太過頭了?符篆術上,你前途無限。為什麼還要學煉丹術?」金大錯愕萬分道。

「是啊,雲少,你能不能給人留點活路。萬一,你的煉丹天賦也不錯,我們二兄弟還怎麼在你身邊混?」金小很擔憂道。

「你們擔心什麼呢?我只是要學一些基本煉丹術,又不是要鑽研它。以後要煉製一些丹藥,當然還得靠你們,但是你們以後可不要隨便改變藥材的比例,亂煉製一些超身體負荷的丹藥。」葉雲認真教訓道。

「雲少放心,我們二兄弟靜下心來煉製的丹藥,絕對是一流的。」金大拍著胸脯保證道。

「何止是一流,金坤長老也不一定能贏過我們。」金小大言不慚道。

造化玉蝶在此時傳念給葉雲道:「葉雲,你要學煉丹術,我教你就可以,你找這二個瘋瘋癲癲的人來幹什麼?」

「造化玉蝶,我知道你存在,別人可不知道你的存在。我要是無師自通的會了煉丹術,這怎麼解釋?」葉雲傳念回應道。

「你到是越來越狡猾了。」造化玉蝶傳念道。

葉雲未曾理會造化玉蝶的調侃,東皇曦媱以七蟲毒丹控制孔雀威脅他的事情,讓他下定決心,要學會煉丹手法,最起碼要學會造化玉蝶所說的百靈丹。

葉雲帶著金大與金小回來之後,很快就進入到了煉丹密室之中。

在進入煉丹密室之前,葉雲朝珈藍眨眼交代道:「珈藍師姐,你記得吃天菩提,要不然今天的事情,我可就當做沒有發生過。」

「葉雲……你……」珈藍氣急臉紅,這二件事情,能一樣嗎?

葉雲不給珈藍說他的機會,拉著金大與金小進入到了煉丹密室之中。

珈藍臉紅紅的看向捂嘴偷笑的晶瞳,問道:「晶瞳,你們家少爺,以前也這樣無賴嗎?」

「珈藍小姐,你知道的,我們家少爺以前是傻子。」晶瞳說道。

「你看他現在的樣子,能相信他以前是傻子么?」珈藍臉紅道。

「珈藍小姐,葉雲少爺也是為了你好。你就吃了靈果好了,這樣說不定可以跟葉雲少爺一起去神帝學院呢?」晶瞳慫恿道。

珈藍的眼睛一亮,心中的弦被觸動,晶瞳這句勸說之語,讓珈藍心中一下子很期望與葉雲去神帝學院。

但是想要入神帝學院,先天魂力太弱小,肯定是贏不了的。

「好,我吃靈果。」

珈藍做出了決定,也不回自己的修鍊殿宇,而是走入到了葉雲的修鍊殿宇中的修鍊密室之內。

晶瞳嘴角勾勒起興奮的笑容,她小聲嘀咕道:「這件事情,一定得密報給葉慶老爺,還有葉桐長老……可是要不要告訴嬌媚小姐呢?」

……

煉丹密室之內,金大單手將煉丹爐放在地上,接著將藥材隨手丟在煉丹石台上。他指著煉丹爐上,左右二遍,二個凹凸進入的手掌型地方,說道:「雲少,我知道你能鏤刻天火符篆。但是煉丹術與鏤刻符篆是不一樣的。要煉製丹藥,你只能將火精引入這二個火槽之內,來慢慢控火,將藥材融合在一起,這是一個需要漫長時間,才可能學會的事情。」

金小附和道:「是啊,這個過程很負責,心得都需要自己領悟,根本無法傳授。」

頓了頓,金小指著自己道:「像我這樣的煉丹奇才,也花了三年的時間,才煉製出一顆完整的丹藥。可想而知,這煉丹術多麼難學。」

「雲少,我看你還是別學了。你想要煉製什麼丹藥,讓我們兄弟二人給煉製好了。何必為難自己,要折磨自己?」金大一臉葉雲絕對無法短期之內,學會煉丹術的樣子道。

葉雲也不由生出了,煉丹術很難學的念頭。

造化玉蝶傳念嘲笑道:「葉雲,你如果要靠他們二人學會煉丹術,不知要到猴年馬月。這二人的煉丹天賦也就一般,先天魂力更是一塌糊塗,只能慢慢摸索著去煉製丹藥。可是你不同,你的先天魂力已經足夠強,你對太陽真火的控制也爐火純青,加上你可以直接看到丹爐內部的情況,具備了所有成為煉丹一途強者的先天條件。」

微停頓一下,造化玉蝶繼續傳念道:「不要跟這二個瘋瘋癲癲的人搞什麼掩飾人的把戲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你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來按照我的煉丹之法,來快速適應煉丹術,而後去煉製對你修為有益處的丹藥!」

「好吧!」

葉雲聞言,看著還在滔滔不絕勸說他不要學煉丹術的金大與金小,道:「好了,你們二個現在保持安靜,坐到密室的一角,看我煉丹!」

金大與金小驚愕發怔,而後小眼瞪小眼一會兒后,一起看向葉雲,異口同聲道:「雲少,你在開玩笑吧?」 葉雲當然沒有開玩笑,他雖然對煉丹術不了解,但是造化玉蝶可以幫助他。比如傳了他一些古老的煉丹之法。

而這種古老的煉丹之法,只有先天魂力強的人,才可以用。因為這需要用先天魂力來引導火焰,來更快速的讓煉丹爐之中的丹藥融合成形。

葉雲按照自己得到的煉丹之法,開始快速準備起了,煉製百靈丹的藥材。

所謂百靈,並非一百種藥材。

而是十種解毒靈草,以特殊的比例組合在一起,可以輕而易舉的去解除百種毒素。而如果只是用其中一種解毒靈草,只能解除三四種毒素。

金大與金小平時瘋瘋癲癲的,但是在煉丹密室之中,卻異常的老實。他們只是睜大眼睛,注視著在異常熟練的切割藥材的葉雲。

一種荒謬的感覺,在二人心中升起:「莫非,雲少真會煉丹術?」

一會兒后,葉雲已經將藥材切割好,他並沒有用雙手去按在控火的手形狀的凹槽處,他已經在以太陽淬鍊真訣吸太陽之精,開始以魄力化為太陽真火,直接湧向了這讓控火的凹槽處。

金大與金小錯愕了,他們這一下又覺得葉雲不懂得煉丹術了。

不以手去觸碰控火的凹槽處,如何能感應到凹槽處內鑲的火靈石的溫度?無法感應到的火焰的溫度,怎麼能知道煉丹爐內的溫度。

不知道溫度,如何及時來加入冰液水,來保證裡面的藥材不會焦黑,不會被焚燒掉?

葉雲已經沒有去關注金大與金小,他掌控著太陽真火迅速讓煉丹爐之中火熱。

接著葉雲迅速按照順序,將藥材快速放入煉丹爐之中,在加入最後一個藥材之後,葉雲蓋上了煉丹爐蓋。

全力催發太陽真火,來通過控火凹槽來調教火焰,並且及時將冰水液,從煉丹爐上方的水道凹槽上,加入到其中,以此來進行丹藥的凝形。

金大與金小都認為葉雲蓋上煉丹爐蓋,很快就會失敗。

誰知道,接下來的三炷香之內,葉雲控制的煉丹爐並沒有冒出黑氣或是糊味。到是很快,這煉丹爐上蓋子上的幾個洞孔,開始飄出淡淡葯香味。

金大與金小又一次對視,眼中儘是震撼之色。

片刻之後,葉雲散去了以太陽淬鍊真訣所形成的太陽真火,停止了第一次的煉丹。他全程透視了煉丹爐,看到了藥材融合成丹藥的全部過程。

造化玉蝶在葉雲的命魂之中,葉雲看到的東西,它同時能看到。它馬上給出了評價:「你雖然得到了煉丹術的方法,但是顯然火候掌控的不好,水也給多了一點。而且煉製的時間長了一炷香的時間,導致丹藥成了灰色,藥性喪失了一大半。這種百靈丹,大概還能解十幾種毒。」

「我煉製的過程中,你怎麼一點都不提?現在才告訴我?」葉雲不滿的傳念道。

「煉丹的過程中,最忌諱被人打擾。我如果出言干預,你可能直接煉丹失敗了。」造化玉蝶解釋的傳念。

葉雲也明白煉丹最怕被打擾,他總結著剛才煉丹的經驗,感覺待會再煉一爐丹藥,藥性肯定超過這一爐。


葉雲忽略掉了徹底驚呆的金大與金小,又開始準備藥材,準備用另外的煉丹爐,開始再一次的煉丹。

……

匆匆,匆匆,再匆匆。

半個月的時間飛逝而過,葉雲到了必須要出關,準備要出發去東帝之城的神帝學院的時候。

太上長老席曜日,現任的門主蕭斐然,葉桐長老等人,最近幾日都到了葉雲修鍊殿宇中,等候著葉雲出關。

嘎吱……

終於煉丹密室的門開啟了。

在密室對面的小石亭中枯坐數日的席曜日,第一個睜開了眼睛。

首先出來的是金大與金小,他們二人精神很恍惚,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情緒明顯很沮喪。這讓席曜日眉頭不由微皺,擔心葉雲會出現意外。

接著葉雲從煉丹密室中出來了,他滿臉笑意,神清氣爽,完全沒有什麼異樣,這讓席曜日終於安心了下來。

「太上長老,你怎麼來了?」葉雲發現了席曜日,笑著說道。

「你還好意思笑?這半個月你不在符篆術上鑽研,為什麼忽然頭腦發熱的要學煉丹術?這煉丹術是短短時日就可以學會的嗎?」席曜日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教訓道。

葉雲聳肩笑道:「金大與金小是很好的教導者,我已經掌握了基本的煉丹術。」

金大與金小立刻回頭瞪著葉雲,這雲少真是睜眼說瞎話,他們有教他嗎?這半個月,他們只是當著看客,看著葉雲的煉丹術飛速增強,將他們自信心都要擊碎了。

席曜日自然不相信,葉雲能在半個月內,掌控煉丹術,他嚴肅道:「葉雲,老朽可是聽說神帝學院是很殘酷的地方,就算入選進去了,都可能會被淘汰出局的。你以後可不能再分心學什麼煉丹術了,你要將精力全部花在符篆術上,明白了嗎?」

「嗯。」葉雲點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