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就剩下三十個人了,白簡等人身上的衣服,也因為雷劫碎體,他們身上的衣服也變得更加精緻了!

看起來整個人的氣質,也都變得不一樣了!

「主人,我們好像真的變成靈獸了,但是實力卻降到了神獸的級別!」白簡和令狐雲等人微微一愣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沒關係,神獸等級也可以了!反正現在你們都化為人形了,實力弱以後慢慢修鍊就是了!」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是,主人!」白簡等人說道。

「你們都先回去!」墨九狸說著手一揮,白簡等人都被收入了空間裡面。

墨九狸從陣法內走出來,看到安老后問道:「安老,我們走吧!」

「好的,小師父!」安老聞言說道。

本來墨九狸渡劫成功后,是可以直接等待接引之光,飛升上界的,但是有安老在身邊,墨九狸就不需要等待接引之光了,每次都被隨機丟到任何地方,讓墨九狸十分的鬱悶!

這次有安老,她可不想再被隨機丟到任何地方了!

安老不明白墨九狸心裡想的,但是帶著墨九狸上去,他可是等了很久了!

於是安老拿出一艘小船,心念一動,小船就變大了,安老縱身跳到了船上,墨九狸也跟了上去,墨九狸仔細看了眼這小船,跟自己煉製的船差不多,不過自己煉製的船是用在水裡的!

而安老這船應該是用來飛行的!

「小師父,這是靈州,仙界最普通的飛行法器!」安老說著催動靈州飛入天際!

靈州飛入雲層之後,安老開啟了靈州上面的防護陣法,一邊對著墨九狸解釋道:「雖然仙界的飛行靈器,大部分都是靈州,但是也是有不同的!」

「一般低級靈州,只能用來代步飛行,上面只有簡單的防禦陣法,被攻擊幾次就破了,損耗也特別的嚴重!中級靈州,防禦罩就強大很多,一般的攻擊是沒辦法輕易擊破的!」

「高級靈州則不怕攻擊,上面的防禦陣攻擊的時候,自動反彈,不僅如此還能主動對敵人進行攻擊,一般仙界的大勢力使用的都是高級靈州,仙界的秘境比較多,想要提升實力,單純靠著一些險地是不行的,只有進入一些秘境,才能更好的提升實力,尋找更多的靈寶和傳承等!」

「而在秘境中,一般的低級靈州和高級靈州是根本沒用的,只有高級靈州才能在秘境中飛行!」

「現在我們乘坐的這個則是頂級靈州,只有頂級靈州才能穿梭界面直接的空間壁障,」 孟落日的眼睛距離禹皇很近,眼神中的堅定,讓禹皇都感到心中惴惴的。很多人爲了成爲天之驕子,登上高位而使盡了手段,殺兄弒父這樣的事情,在皇權交替中屢見不鮮。可是沒想到現在有人竟然在已經有資格成爲了天之驕子的情況下,竟然將天之驕子的理論徹底的推翻了。在禹皇的眼中,他甚至認爲孟落日已經瘋了,或者是撞邪了,那個人會在自己取得了無上的地位之後,還宣佈自己的地位其實是名不正言不順呢?

孟落日緩緩的將視線從禹皇的身上移開:

“將相本無種,不是誰天生就應該是皇帝的,男兒當自強,每個人的地位都是他們自己奮鬥之後才能夠獲得的,你一樣,我也一樣。既然是這樣,那何不讓是天下真正的主人的老百姓自己來選擇到底誰可以成爲他們的領袖呢?”

“老百姓?天下真正的主人?”

孟落日的觀點放到後世中,真的不算什麼,很多國家都是把民主放在了口頭上,至於是不是實際這樣做的,只有從行動中看了。只是沒有人會大聲疾呼,這樣的觀點是不對的而已。可是在這個歷史背景的時代中,孟落日的說法已經不僅僅是大逆不道了,而是達到了一種足以讓人感到震驚的程度。

酒樓中一片的靜寂,委實孟落日的理論實在是讓禹皇和他的手下震驚的沒有話說了。

“真正說了算的,不是帝王,而是百姓!他們讓你做帝王,你就是帝王,他們讓你從帝王的寶座上滾下來,你就要滾下來!所以說,這個天下老百姓纔是真正的主人!”

孟落日輕聲的說道,一邊慢慢的向自己座位上走去,聲音重新變得非常的輕柔,可是在他的輕柔的聲音中,卻帶着一種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挑釁的味道:

“大禹陛下,你敢和我打這個賭注麼?”

面對孟落日的咄咄逼人,禹皇向來淡定的眼神終於也出現了一絲波動,微微的低下頭

。酒樓中再次變得安靜了下來,禹皇的那些護衛連大氣兒都不敢出,靜靜的等着禹皇的決定。這可真的是一次豪賭,拿自己的整個國家來作爲賭注。就是禹皇也感到了膽怯。

孟落日雙手扶着桌面,輕輕的向前支撐着自己的身體,等着禹皇:

“萬歲,夏國有着比華夏國更加悠長的歷史,你的百姓和你磨合的時間也遠遠要比華夏國的百姓磨合的時間要長得多,難道你還不敢和我賭麼?”

看着孟落日堅定的眼神,禹皇感到一陣的心驚,從孟落日的眼神中,他看到的是無限的自信。彷彿只要禹皇點頭,他就完全有信心成爲這場賭局的勝利者一般。面對着這樣的自信,禹皇承認,自己感到膽怯了。

“我想想,我想想!”

在酒樓的房間中沉寂了片刻之後,禹皇低聲的說道。那些護衛們都奇怪的看着禹皇,在他們的想法中,禹皇會繼續對孟落日大聲的斥責,根本不會陪他一起玩這樣無聊的賭注,江山現在就是他的,夏國雖然在前線上接連戰敗,但是依舊有着廣闊的土地。禹皇還是夏國的帝王,這個地位目前還沒有夏國的百姓能夠動搖。

禹皇說完,呼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他的臉上顯的更加的疲憊。看到禹皇晃晃悠悠的走向門口,好像在剛纔禁受住了重要的打擊一樣,兩個侍衛連忙上前想要扶住他。禹皇奮力的將兩個護衛的手推開,絕強的堅持着要自己從這個酒樓只能給走出去。

可是當禹皇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孟落日的聲音在禹皇的身後響起:

“禹皇陛下,我可以給你半個月的時間考慮我的建議,這半個月中,我會告訴我們邊關上的士卒,暫時停止針對夏國的進攻。但是半個月之後如果沒有聽到禹皇的大答覆,我將失去耐心,結果就讓大家在戰場上說話吧,不過,夏國的任何一兵一卒,都不會進入到禹皇城中萬歲的禹皇城精成爲夏國士卒唯一的避難所。”

禹皇慢慢的轉過身,冷冷的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孟落日,這個臉上帶着邪氣的笑意的男子,在他的眼中已經變成了一個魔鬼。張了張嘴,最終禹皇還是沒有說出來什麼,輕輕的嘆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別赤看到禹皇走出去了,眉頭微微皺起,對於孟落日說出的這些理論,他並不感到奇怪。他擔心的就是禹皇會像他們一樣,根本無法相信孟落日的百姓爲王的理論。在當初他們衆人聽到孟落日等三兄弟說出百姓爲王的話的時候,都以爲這三個人瘋了。當時的他們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中,有機會親眼見證了歷史上那些王朝的興衰敗亡,也逐漸的相信了孟落日等人的話,但是禹皇身爲天子能夠想明白麼?

孟落日看了看別赤,輕笑了一下:

“別管禹皇能不能夠接受了,我們還是馬上安排華夏鎮上的兄弟們早點撤退吧,假如禹皇無法接受這樣的話,用不了大軍就會開赴過來了。”

“這裏不在禹皇城的範圍內,如果禹皇能夠想明白。應該不會有心思發兵來。”

“以防萬一,還是暫時將這裏變成空鎮子吧,在夏國潛伏着的兄弟,可都是狼騎中的精英,如果這些兄弟因爲我弄出的這個排場受到了什麼損傷,伍子胥那個傢伙,不馬上找我來拼命纔怪!”

兩個人笑着從酒樓中走出去,交代華夏鎮中的兄弟們馬上撤退。原本還有幾十個人在鎮子上流連,幾乎是在轉眼之間,鎮子就變得空空蕩蕩了,一個人影都沒有了。在華夏鎮的兄弟們剛剛離開不久,一隊官兵就氣勢洶洶的衝進了鎮子,可是這裏已經是空空蕩蕩了。不是禹皇沒有想明白,而是他咽不下這口氣,在自己的地盤上,竟然神奇的出現了敵國的鎮子,這是他無法接受的。

聽到衝進鎮子的將領回來彙報之後,禹皇也只能輕輕的嘆了口氣,儘管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對手的速度,還是讓他吃驚……

(本章完) 第3219章

「高級靈州完全不行!不過一艘頂級靈州,也只能穿梭界面十次,再多就沒辦法了!」

「畢竟頂級靈州有價無市,十分難得,哪怕在仙界,頂級靈州也是讓人趨之若鶩的!」

「我手裡的這個,還是從好友那裡坑來的,一直都不太捨得用,如果不是帶著小師父你,我可是捨不得拿出來用的!」安老看著靈州跟墨九狸解釋道。

「看起來你在仙界的混的不錯!」墨九狸聞言笑了笑說道。

雖然這飛行靈州不錯,但是墨九狸想要煉製出來,也是很容易的!

只是她手上沒有太多的材料罷了!

墨九狸得知到達仙界,大概需要幾天的時間,所以乾脆拿出工具,在船艙上面烤肉,跟安老一起吃了起來,這段時間墨九狸一直閉關,還真的是很久沒吃到墨九狸做的烤肉了!

安老也是看到墨九狸烤肉,瞬間什麼仙界的事情都給拋到腦後去了,直接把自己給吃的動彈不得,最後躺在船艙上望著星星!

墨九狸無語的看了眼安老,然後直接回到船艙裡面去了!

墨九狸回到船艙第一件事,就是把神識進入空間,去看了眼紫夜有沒有事情,聽到紫夜親口說沒事之後,墨九狸才放心心來!

神識看了眼空間,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這讓墨九狸有些鬱悶,她還以為空間能再次晉級呢!

「主人,空間應該是晉級了,只不過你現在沒到仙界,所以沒變化的,等到你到了仙界,空間就能自動轉換仙界修鍊的仙氣,然後晉級的!」小書感應到墨九狸的想法說道。

「這樣啊,我還以為空間不能晉級了呢!小書,空間再次晉級的話,你應該可以長時間在外面了吧?」墨九狸看著小書酷似帝溟寒的小臉,笑著問道。

「主人,我才不要去外面呢!以前我從來沒有出去過,還一直很希望能像人類一樣,自己出去外面行走,可是之前我出去了幾次,感覺完全沒什麼特別!」

「而且,外面那麼的危險,我可不想出去了,還是待在空間裡面好,又可以種植這些靈藥,關鍵外面有什麼我也看得到啊!」小書聞言十分嫌棄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捏了捏小書的臉蛋,小書和紫夜陪伴她的時間最久,如果沒有小書和紫夜,也就沒有今天的自己!

所以,對於小書,墨九狸是最為在意的!

因此,小書的決定,墨九狸從來都不會勉強,只要小書願意,開心,做什麼墨九狸都覺得沒問題的!

墨九狸被墨九狸捏的臉頰泛紅,雖然他是器靈,但是跟著墨九狸這麼久,化形后又跟小澤差不多,墨九狸也根本沒把當器靈看,完全是把小書當兒子養,小傢伙又喜歡墨九狸的親近,又想像小澤哪樣當個男子漢,所以每次被墨九狸捏臉后都會害羞!

但是小傢伙越是害羞,墨九狸就越想捏幾次!

弄得小書跟小澤一樣,面對墨九狸的奇怪癖好,十分的無奈! 接下來的日子中,華夏國和夏國之間的邊境難得的有了一段時間的安靜,華夏國的戰部好像忙着調集軍隊,而已經在邊境上的軍隊則是進行着休整。

邊境線上的這種變化,讓本來還在糾結中的禹皇更加的吃驚,從華夏鎮快馬跑到邊境上,有些地方還要經過一天的時間纔可以到達,但是幾乎是在孟落日和禹皇談妥的當天,所有的華夏國軍隊就都停止了進攻,這個效率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了。

“孟落日啊,華夏國啊,你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啊!”

禹皇靠在椅子上,用力的揉着太陽穴。現在他整個人都頭大了,孟落日在談判的時候,狠狠的將了他一軍。說實話,在他的心中對於這個賭局還真是有點信心不足。

傳事太監快步走了進來,看到禹皇閉着眼睛坐在皇座上,也不知道禹皇到底有沒有睡着,小心翼翼的說道:

“萬歲,五個大王都已經在皇宮的外面了,您看您什麼時候召見他們?”

現在夏國只剩下了五個大王,相前、寒濁、妹喜都已經投靠了夏國。剩下的五個大王也是心中忐忑經過了這段時間和華夏國的交戰,有遊部落、有熙部落、有祥部落三個部落也基本上被打了哥半殘。有遊部落甚至只剩下了幾個比較小的城鎮和王城在苦苦支撐了,可是沒想到禹皇在這個時候把他們都召集到皇宮做什麼。

聽到五個大王都到了,禹皇從椅子上坐直了身子。這幾個大王還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因此現在就說他敗局已定還爲時尚早:

“宣他們進來!”

在執事太監答應了一聲後,沒過多久五個大王帶着狐疑的神色走進了皇宮中,衝着坐在皇座上的禹皇山呼萬歲之後,侍立兩旁。當禹皇的視線落到了有遊部落的大王臉上的時候,不由得再次輕輕的嘆了口氣。

有遊部落的大王蒼丙年剛剛年過四十,本

來正是當打之年,可是在他的臉上已經爬滿了滄桑,守護有遊部落他已經算是盡心盡力了,可是依舊無法阻擋華夏國的攻勢,甚至還有自己部落的將領主動投誠,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對有遊部落算是比較仁慈了,而且自從他成爲了大王之後,對於部落的管理是兢兢業業的,自信沒有出現什麼大的紕漏,可是就是這樣,倒戈的消息還是一個接一個的傳到他的耳朵中。

禹皇看着下面的幾個大王,其中目前還沒有受到波及的兩個大王中,有一個還是自己的兄弟。向來桀驁的兄弟此刻臉色也非常的難看。看來他們也知道,按照華夏國目前推進的速度,戰火燒到他們的邊境上也是遲早的事情。

五個大王被召見到皇宮中,卻一言不發這讓五個大王心裏都在打鼓,不知道禹皇到底要幹嘛,終於還是蒼丙率先忍不住了,不等禹皇開口,率先問道:

“萬歲,在這個時候您把我們召見過來到底是爲了何事啊,我那裏戰事吃緊,走開真的不方便。”

“沒事,華夏國已經答應了,半個月之內不會動兵。”

聽到了禹皇的話,五個大王同時愣了一下,通過禹皇的話就能夠聽出來,他們已經和華夏國接觸過了。只是不知道禹皇和華夏國的人談了些什麼,相信這次禹皇將他們五個召集過來,應該也和這次會面有關係。

心中雖然都非常着急,但是沒有人主動問出來。爲臣之道他們還是清楚的,既然現在他們已經站在了這個宮殿中,就說明禹皇已經決定要說和他的這次會晤有關的問題了。

果然,當聽到下面的幾個大王都保持了沉默,禹皇輕聲的嘆了口氣:

“孟落日不久之前來到禹皇城,他想要和我打個賭。”

五個大王幾乎在同時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都冒出來一個想法:這個孟落日的膽子到底是有什麼做的。

孟落日總

是在兩國勢同水火的時候跳到禹皇城中來。按照正常的想法,在戰爭期間,兩國首腦除非是在戰場上撞到了,纔有可能見面,否則誰也不會沒頭沒腦的衝到對方的陣營中去以身犯險。可是這個傢伙好像特別喜歡這種感覺,兩次來到禹皇城,竟然都是敢在兩國交戰的如火如荼的時候。更讓他們想不明白的是,在這個時候孟落日來到禹皇城,竟然只是爲了打個賭。

感受到了五個大王投遞過來的疑惑的目光,禹皇也是苦笑了一下,兩個帝王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心思打賭,也算是滑天下之大稽了。之前聽說過一些帝王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例子,現在他終於見識到了什麼是把江山作爲遊戲了。如果孟落日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一定會大聲的反駁:

“我這算什麼,幽王烽火戲諸侯那才叫真正的把江山當成是遊戲來看待呢,我這個比較起來,已經好多了。”

“孟落日說爲了不讓天下的黎民百姓遭受戰爭之苦,打算進行一次全民選拔,看看老百姓是什麼意思,是希望加入到華夏國還是夏國,包括現有的華夏國和夏國的所有城池都可以自由選擇。”

聽了禹皇的話,下面的幾個大王都張大了嘴巴,不相信自己聽到的是事實。自古都是帝王選擇官吏,官吏選擇自己的人馬,上面的人對下面的人進行選拔和調整,從來沒有聽說過讓老百姓自己選擇他們的歸屬的。

“一派胡言!”

有遊大王第一個跳出來反對,聽到了這個提議,他的鬍子都顫抖起來了。對於孟落日的這個提議看來他非常的不屑。聽到了有遊大王的喊聲,其他四個帝王也跟着應和。禹皇清咳了一聲,讓臺階下面的衆人安靜了下來,然後他目光灼灼的在幾個人的身上掃視了一圈,聲音中透出了一股令人滲入骨髓的寒意:

“如果,我答應了孟落日的這個做法,你們要怎麼樣?”

……

(本章完) 第3220章

墨九狸的神識沒有在空間逗留太久,就退出空間,躺在船艙內睡覺了!

紫夜等到墨九狸的神識離開后,出現在小書的面前,讓小書一愣,看著紫夜不明白這位大神又想做什麼?

「之前九狸的到的十株神葯,到了仙界想辦法多培育一些出來,九狸會用到的!」紫夜看著小書說完就離開了!

小書獃獃的看著紫夜離開的背影,眨了眨眼睛,然後身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就來到了那幾乎被忘記十株神葯面前!

當初墨九狸把這十株神葯收入空間,用的時候並不多,因為當初這十株被稱之為神葯,又都有了靈智,因此就被小書單獨放在一個園子裡面。

要不是紫夜提起,小書都要忘記了!

小書仔細一看,十株所謂的神葯,竟然還是十株,沒有多出任何一株,讓小書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

看起來自己真的是太久沒想起它們了啊!

竟然讓他們差點成為了廢物,真的是過分!

小書瞪著十株神葯,小手一揮,就把十株在一起的神葯,直接給分開了,分別從新種植了起來,十株神葯顯然是在修鍊中,完全對小書的動作沒有反應!

也讓小書可以隨意的移動他們,紫夜大神是不會沒事說起它們的,既然大神說主人在仙界能用到它們,就一定會用到的,所以自己必須快點把他們培育出來,這樣主人用的時候,就不會沒有了!

小書想到這裡,直接把十株神葯,移動到了時間流速最快的區域內!

——

五天後,仙界

十方盟附近的忘情崖上空

安老的靈舟一陣的搖晃,讓墨九狸不得不從艙內出來,來到安老身邊,皺眉看著安老正在手忙腳亂的操控著靈舟,但是靈舟似乎失控了,完全不聽安老的使喚!

「安老,怎麼了?」墨九狸忍不住出聲問道。

「小師父啊,靈舟也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失控了,再沒辦法控制,就要墜.落了啊!」安老急的頭頂都開始冒汗道,但是卻不管他怎麼輸入靈力,靈舟完全不聽他的使喚啊!

「這裡應該已經是仙界了吧,那我們就落下后了,我看下面應該是一處森林的!」墨九狸看了眼下面延綿不斷的忘情崖附近說道。

「哎呀,我知道!但是小師父下面這地方我們不能去啊,不然會死人的!」安老頭疼的說道。

都怪自己不好,早知道會遇到小師父,以前就不那麼拚命的使用靈舟下界了啊!

現在倒好,趕上這個靈舟穿越界面的最後一次使用,果然到了最後一次都會失靈的!

可是落在仙界別處還好,偏偏這裡附近是十方盟的領地,如果被對方察覺到小師父的陣法造詣,怕是小師父會直接被對方控制起來為己用啊!

墨九狸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從安老簡單的話語中和緊張的神色中,大概也猜到了這附近或許是個險地,可能十分的危險!

墨九狸倒是不擔心自己和安老的安全問題, 蒼丙疲憊的回到了自己的王宮中,雖然華夏國的軍隊這段時間沒有展開進攻,但是陳兵邊境上,也讓所有的守城的士卒感到了一種壓力,每天聽到在對方軍營中傳來的操練時候的呼喊聲,都心驚肉跳的。擔心那些戰爭瘋子會在他們沒有任何準備的時候句衝殺過來。

曾經和華夏國的戰部交手過的士兵永遠都不會忘記華夏戰隊攻擊過來時候的樣子,一旦進入到了戰爭模式,那些傢伙就好像從血肉之軀變成了戰爭機器一樣,瘋狂、毫無顧忌。就是那些士兵的眼神,讓人看了,都會感到顫抖,更別說直接和他們動手了。

禹皇和他們說了孟落日的想法,同時徵求他們的意見,在皇宮中五個大王當然是毫不猶豫的堅定的站在了禹皇這一邊。當禹皇聽到了這些大王都站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明顯的這個已經心力交瘁的帝王臉上露出了些許輕鬆。可能這算是在這個戰事頻發的時間中,他聽到的唯一的一個好消息了。

蒼丙沒有在皇宮中有太多的停留,畢竟在所有的幾個大王中,他這裏是戰事最吃緊的地方。其他大王還能夠有時間和皇帝商量一些在他們眼中可以稱之爲是民調的細節,但是他可沒有那個時間。華夏國的大軍已經駐紮在了他的城池邊緣了,想要衝進來,幾乎是分秒鐘的事情。在這個危難時刻,這個作爲大王的不再王城,肯定對於士氣是有影響的。

一邊向自己的王宮走,一邊詢問侍衛這幾天華夏國的情況。聽到侍衛說華夏國只是每天操練,沒有任何舉動的時候,他的心裏算是踏實了一些,只要沒有發動總攻就可以。至少他還有時間將自己的備戰準備的更加充分一些。華夏國最可怕的就是他們的閃電戰,如同旋風一樣的衝過城池,接下來就是毫無懸念的佔領和安撫。在蒼丙的思維中,這幾乎是已經成爲了一個固定的模式。

忽然,侍衛張了張嘴,好像還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蒼丙現在是心如亂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