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雷里還是有些怵嬋娟。

嬋娟平時不怎麼說話,總是在關鍵時刻語出驚人。

透視小房東 瓦雷里與刀鋒對夏洛奇的這些紅顏最敬服的就數嬋娟了。

有儀容,知禮節,守婦道,關鍵是身懷絕學,遇事不慌。

給人一種安閑可靠的感覺。

黛莉斯是絕逼的事主,安若梅還沒長大,平兒有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趙欣很少開口,一副鄉愿順從沒主意的樣子。

五味居在芳華城的鬧市區,早上街道行人很少,可五味居這裡卻熱鬧的很。

老遠就聞見油條的味道。

夏洛奇心中一陣溫暖,故鄉的味道其實有時候就在一兩樣吃的味道上。

舌尖與聞,鄉土難離。

「怎麼樣?感覺還不錯吧。」

夏洛奇感覺不僅有油條的香味,居然還有茶滷蛋的香味,不僅有茶滷蛋的香味,竟然更有小籠包子的香味。

不僅有小籠包子的香味,竟然還有羊雜湯?

夏洛奇口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趙欣忍不住要流淚了。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這裡只有她與夏洛奇是凡人世界華龍族人。

夏洛奇回頭看見趙欣,都不禁有些思鄉惆悵。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了。

「吆,這不是老瓦么?」

「也來喝一口仙霞翡翠湯?」

裡面走出一位財主模樣的中年男人,穿著馬褂,頭戴寶頂帽,帽額上嵌著一明珠。

腦後還拖著一長發及腰的辮子。

夏洛奇與趙欣都有些忍不住要樂了。

這不是華龍族咕嚕滿清的遺老遺少么?

居然這芳華城內還有如此人物?

「哎呀,原來是車大官人,好久不見了,最近在哪發財啊?」

瓦雷里常在芳華城內走動,自然認識不少人物。

「哦,這是我的租戶,租著我的房子呢,半年多沒交房租了。」

兩人寒暄后,姓車的告辭。

瓦雷里回頭低聲跟夏洛奇、刀鋒等人說道。

「喂,姓車的你跟老娘站住!」

黛莉斯一聽就火了。

她最煩這種老賴了。

「姑娘叫我何事?莫不是我昨夜沒給錢?」

姓車的見黛莉斯撒潑混言,不禁惱怒。

本來見到瓦雷里,心裡就有些忐忑,生怕被催租。

這裡人多,多沒面子啊。

怕什麼來什麼,被黛莉斯當街拿住。

「放尼瑪的狗臭屁!」

黛莉斯大耳刮子搧了過去。

車耳營冷笑道:

「哪來的潑婦,竟敢當街打相公!」

一伸手就要擒拿黛莉斯的手腕。

夏洛奇眼神一凝,當即發現這車耳營的實力竟然是混沌境。

不行,黛兒要吃虧。

隨即一招「固元心意」飛刀探花斬技能釋放。

符合若契,貼著黛莉斯的巴掌斬向車耳營的爪子。

這就像車耳營自己送上來的一樣。

當場就切下一段五指雞爪。

「┗|`O′|┛嗷~~」的一聲慘叫。

車耳營吃了一大虧。

還不算完,夏洛奇惱這傢伙口不積德,又是一招「袖裡乾坤」心意飛腿貼著黛莉斯的美腿踢向車耳營的下巴。

黛莉斯見自己居然一招得手,不禁大喜,她還不知道是夏洛奇暗中相助。

這一美腿踢的無比妖嬈,本來黛莉斯就是穿著睡衣出來的,這一腿雪白如霜,彈力十足。

婚外有軌:Boss老公抱緊我 夏洛奇看了一陣心醉。

可車耳營卻不好受了。

雖然是混沌境,但被夏洛奇一招制敵,疼也疼死了。

按照他的實力,黛莉斯這一腿隨便就躲開了。

可偏偏還是被踢的飛起,然後再摔下。

滿嘴的牙齒都摔碎了。

「讓你跟老娘荸薺!」

「臭不要臉的,說,什麼時候交房租?」

黛莉斯一腳踩在車耳營的脖子上,怒道。

黛莉斯也怒了,這貨開口就混蛋,把自己當婊子了。

能饒了他么?

絕對不能。

「交,這就交!」

車耳營滿眼數星星呢,正納悶,這妞腿法也不行啊,戰神境都沒到,怎麼就把自己能踢飛呢?

昏昏沉沉,滿嘴流血的車耳營眼中殺機畢露。

被一娘們當街毆打至此,車耳營決定要擊斃黛莉斯了。

從懷裡掏出一枚黑色圓球。

毫不猶豫的按了下去。 「混元血滴子」?

瓦雷里驚呼道。

明顯,這車耳營捏爆的正是暗黑界域令眾高手聞風喪膽的邪神一派的暗器。

夏洛奇也是大吃一驚,沒想到忽然冒出一個邪神使徒,看車耳營的實力在邪神教派中的地位絕對不低。

混沌境在哪都應該算是中堅戰力了。

偶遇中的危機突然降臨。

即便是夏洛奇也是措手不及。

邪神一派專拘人陰靈,被拘之人則成為其傀儡。

竭盡全力瞬發「心意凝實」盾牌,四處激射的暴雨梨花針大部分被擋了下來。

可惜,嬋娟、平兒、安若梅、刀鋒、瓦雷里、無花果等都受傷了。

「嘿嘿,小娘皮,回去讓你情哥哥好好教教你怎麼說話做人吧!」

車耳營滿嘴的血跡,身體四周迅速湧現大片灰色的氣霧。

「想逃?」

夏洛奇光明權杖怒劈過去。

黑曜石忽然浮現懸空,配合光明權杖鎖定籠罩住這廝。

暗黑之珠轉化而成的光明真元頓時將那一片灰色邪惡的霧氣給凈化的一乾二淨。

「啊~」

被鎖定的車耳營慘叫一聲。

夏洛奇右手伸出卡住車耳營的脖子,佛性能量不知怎麼的忽然就激活了。

可能是邪神一派的氣息觸動了佛光小金人,正邪不兩立,護道滅邪的本質屬性自動彰顯。

一圈一圈的金光不斷從車耳營的脖子往他身體內灌注。

「拿出解藥,否則就凈化掉你體內所有的元力!」

夏洛奇沉聲喝道。

修仙小神農 眾人被「混元血滴子」中的暴雨梨花針所傷,已經有些中邪的狀態了。

瓦雷里是第一個目光變成灰白的人。

他離夏洛奇最近,慢慢轉過頭來,抽出寶劍僵硬的砍向夏洛奇。

夏洛奇見此情形,不禁著急。

當即三件寶物一齊發力,車耳營體內的邪氣頓時被凈化掉三分之二。

安若梅的眼睛也變成了灰白,之後是平兒的,嬋娟與趙欣堅持的時間最久,嬋娟的眼眸中似乎有一股天然的罡氣護著。

臉色都已經發灰了,可就是眼眸中依然有一縷清亮,保持著靈魂的清醒。

這一切都是車耳營激發「混元血滴子」后的三秒內,嬋娟已經盤膝坐下,手指捏著蘭花指訣,整個人開始劇烈的顫抖。

額頭的汗水披披的下來了。

體內蒸騰著灰色氣息與清白色略帶粉紅色的氣息。

開始時灰色佔據絕對的上風,可無論灰色如何霸道,那一縷清白粉紅的氣息頑強的縈繞在嬋娟的靈台額頭中間。

趙欣由於有夏洛奇灌輸的光明元力,暫時倒無妨。

黛莉斯被夏洛奇的「心意凝實」盾牌擋下后,有些發懵。

見夏洛奇宛如一尊光明神的化身,渾身往外散發強烈的高光,不由看呆了。

「好酷啊!」

夏洛奇要是知道黛莉斯這當口還這麼花痴,肯定會氣暈過去。

刀鋒此時眼眸也變成了灰色,無花果也是。

紛紛轉身走向夏洛奇,跟傀儡一樣僵硬的攻擊起來。

車耳營被凈化掉三分之二的邪靈后,當即求饒,從懷中取出一隻鈷藍色的瓶子。

「饒了我吧,這是解藥。」

邪神一派依仗的就是邪靈。

若被全部凈化掉,將化為無**回的惡鬼。

每時每刻都將遭受靈魂碎裂然後復原,復原再破碎的痛苦。

夏洛奇得到解藥后揪住車耳營的俯領:

「下次再讓我看見你使用如此陰毒的暗器傷人,定斬不赦!」

說完一腳將他踢的飛出五里地,在地上連滾帶爬的逃竄而去。

車耳營懷裡的東西撒了一地。

沒交房租最不致死,與邪神一派並無恩仇。

夏洛奇回身手指連點,快如疾風的給中毒的諸位服藥。

服藥后的眾人個個暈倒在地。

夏洛奇只好再給每人服食三粒混元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