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畫面都開始模糊。

他神情嚴肅,緊盯着那把切割雪花的長劍。

「你,有過信仰嗎?」長羽楓看着紅鷹,將綠色的劍拿起,不再是踏步而出,而是慢慢的引在背後。

「沒有。」

「這很奇怪,我一直想要知道你們的信仰是什麼,會如此的死心塌地的替別人辦事。甚至連自己的命都不要。」長羽楓點地,飛踏而出,這一踏,風火縱橫而出,沒有聲音。

「我想……你不會懂……」還沒有說完,紅鷹便是驚訝的雙拳橫在自己的面前,擋住像是子彈一樣彈射而來的長劍,風與火的漩渦在地上捲起,來到他的身上。

就像是,時間凍結了一秒,所有人驚訝的眼神,看着這兩個突然開戰的兩人。

【fu——】

風被劍切割,又沒辦法發出聲音,而震來場地的空氣。

有什麼東西,掉落在了地上。

翻滾在沒有草皮的地板上。

「這也是你的謀策嗎?在——」紅鷹還想說這個可怕的人突然說什麼信仰,竟然搞這些像是突襲一般的勾當,實在是不夠厚道,但是,一陣疼痛在他的全身傳來,他看向那翻滾而去的東西。

他整個身體僵住。驚恐的看着那個已經將劍收起來的——小孩子。

惡……魔……

紅鷹全身發顫,像是耳朵轟鳴,轟在他的腦子裏!

再這麼一瞬間,他只想到了這個詞。

「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這麼做,我更想知道原因,甚至是你們一舉一動的出發點,這不好找,我也不想簡單的歸於慾望。而我又只能詢問,因為我沒辦法回訪你的過去,也沒辦法窺探你的未來。」長羽楓收劍,把防窺探結界收攏。

「我的手……」紅鷹跪在地上,兩個手臂的傷口已經癒合,是由切割處呈現層疊狀的修補。

沒有一滴血在地上。

在觀眾看來,也僅僅是紅色的火焰能量與綠色的風能量卷在一起,也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

「慾望的根源從來不是能力,而是來自內心。即使你沒有信仰,也會遵從信仰的軌跡。我不懂,你為什麼會這麼做,我對於人為什麼要將其他人的生命視為草芥已經充滿了疑惑,因為你們仍然是同類。即使,你沒有辦法告訴我答案。」長羽楓從地上撿起一塊表,這可能是那死去的兩個人的,也算是能夠證明他們身份的唯一物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紅鷹的大笑着,在所有人的眼前,他的黑袍被一分為二,散落在了地上。

「你這樣做沒用的。相信我。」紅鷹的笑意讓他幾近瘋狂,他做夢也想不到會是現在這樣,他以為自己有招架之力,現在的笑,竟然是憐憫之後的產物。

長羽楓看着他,沒有說話。

觀眾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驚的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他們個個面面相覷的看着那個已經準備由賽場準備區上來。

「結束了嗎?琳兒姐姐……」艾瑞卡看着自己的哥哥踩着沉重的腳步上來,不是來他這邊,而是完全相反的方向。說實話,她也沒看清,不僅僅是她沒看清,琳兒也幾乎沒有看清。

「不……還沒有……」琳兒將艾瑞卡的頭壓下去,盯着長羽楓走去的方向。

「為什麼?不是已經……」艾瑞卡被捂住了嘴巴。

是陳琳的手。

但是,艾瑞卡看着一個黑袍子站在自己的地方蹲下,用畫了淡妝的眼睛盯着她。

艾瑞卡驚恐的睜著大眼睛看着那個人。陳琳緊緊的抓着艾瑞卡,嘗試踏出一步,進行移動。

「你好,年輕的女士。你們要去哪裏?」那雙眼睛的主人說話了,她修長的手放在艾瑞卡的頭上。

「你不需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你哥哥留了我朋友一命,但是,你們需要陪我走一趟。」

陳琳的鼻子喘著很小的氣。

那雙烏鴉一般的雙眼緊緊的盯着自己。

像是,枯絕的死寂。。 「你給我滾,你要是出了這個門,你就不是我蔡振宇的女兒。」男人朝着別墅門口大吼。

「反正,你們有了那個黎珊珊,也不需要我這個女兒。」一個女子站在門口拉着行李,頭也不會的走出別墅。

「笑笑,你快回來給你爸爸道歉啊!」別墅內,一個婦人沖着女子大聲呼喊,可是沒有人回應。

。。。。。。

蔡笑笑看着前面的紅路燈,人來人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可是她呢?她該何去何從。

蔡笑笑拿出包裏面的手機,平靜的播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笑笑,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你不是翹課了吧。要是這樣的話,這絕對是個育才大學最大的新聞。」一個女生嬉笑的聲音從手機的音響裏面傳來。

「我被退學了。」女人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聲音平靜,像是在說你吃飯了沒一樣,語氣沒有一絲波瀾。

「什麼!」手機里的聲音突然高了一倍,幸虧蔡笑笑提前將手機遠離自己的耳朵,要不然自己的耳朵非得遭殃。

接着手機繼續傳來一陣聲音,只不過這一次沒有剛才那麼驚訝,有的只是深深的關心。

「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跟我說,我現在就回去給你出氣。」手機裏面除了女人說話的聲音,還有噼里啪啦收拾東西的聲音。

「是因為你要當小姨了。」

啪!一陣碎裂的聲音從手機裏面傳出來,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有珠子滾動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在兩人耳邊響起。

「你要把他生下來?」好長時間過去了,才從手機裏面傳來一陣輕微的詢問。

「他是我最愛的男人的孩子,雖然只是意外,但這是老天給我的最大的禮物。」蔡笑笑撫摸自己的肚子,像是在對待一個珍寶,這個孩子對蔡笑笑來說就是最大的寶貝。

「你要知道,這只是一個意外。而且你才十八歲啊!」手機里傳來的聲音覺得太過於震驚,卻又有些理所當然。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

蔡笑笑口中含着一個體溫計,無力的躺在陽台的沙發上看着窗外的大雨,這場雨從自己搬進別墅里,就開始下了,已經連續的下了三天,還是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取下體溫計,38度,有些低燒,蔡笑笑只是將溫度計放在桌子上,拿起桌子上的育兒書,仔細的看着。絲毫沒有要吃藥的意思,書上說,吃藥會影響胎兒的發育,所以這三天蔡笑笑就是這樣艱難的熬著。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因為懷孕,被校長知道,被強制性的退學了,爸爸媽媽想要讓她把這個孩子打掉,她沒有同意,只得離家出走。現在她住的就是自己的閨蜜在郊區買的一棟別墅。

閨蜜時顏是和自己從小一起在同一片別墅區里長大的孩子,在她的心裏,時顏就是自己的親姐姐,可惜兩年前,一場車禍,伯父伯母雙雙去世,只留下她一人。

時顏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賣掉了原來在市中心的別墅,買了一個郊區的別墅,不僅如此,這兩年來,時顏經常在外地旅遊,很少回來。

蔡笑笑看着空蕩蕩的別墅,有些孤獨,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容就出現在了那一張滿是憂愁的臉上,幸好還有你。

「咕咕。」似乎在回應,又似乎是在不滿。

「知道你餓了,我剛才就把湯燉上了,我們現在下去就應該可以吃上熱騰騰的飯菜了。」蔡笑笑繼續撫摸自己的肚子。

「咕咕。」

蔡笑笑下樓朝着廚房走去,碗碟的碎片還在地上,水池裏的碗已經堆滿,炒菜鍋裏面還有食物燒焦后被主人遺棄的菜。更恐怖的是牆上那一片已經乾枯的油脂,上面還盯着一些食物殘留。

蔡笑笑走的很小心,生怕在這裏會摔倒,事實上,昨天如果不是蔡笑笑扶住牆的話,已經摔倒了。走到燉鍋的面前,打開鍋蓋,一股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肚子的叫聲變大了起來。

蔡笑笑盛了一碗湯,慢悠悠的走到了餐廳,品嘗着眼前的食物。這是這三天來,蔡笑笑無數次失敗后做的最成功的一道,在此之前,蔡笑笑從來沒有進過廚房。

時顏說過,這棟別墅每三天都會有一個清潔工來打掃,時顏望着門口,等著那個清潔工天使來解救自己的廚房。

蔡笑笑一邊等著那個清潔工天使,一邊拿起育兒書在細細的觀看。

距離剛剛吃飯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了,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那個清潔工天使依舊沒有出現。蔡笑笑捂著肚子望着髒兮兮的廚房,她又餓了。剛才只是喝了一點湯而已。

無奈的蔡笑笑只能拿起手機點起了外賣,雖然知道外賣對腹中的胎兒沒有半點好處,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三天,蔡笑笑多次嘗試自己做飯,奈何沒有那個天賦,就算今天中午簡單的湯也花費了一上午的時間。

蔡笑笑望着這個巨大的別墅,空無一人,又望了一眼被自己糟蹋的廚房。

哎,還是自己動手收拾吧!

蔡笑笑小心的撿起廚房碗碟的碎片,即使在小心,蔡笑笑的手還是別碎片划傷,看着自己手指上冒出的鮮血,第一次痛恨自己以前是一個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她寧願自己是一個普通人,這樣自己就能好好的照顧自己的寶寶了。

「寶寶,你說媽媽是不是很沒有用啊,連自己都不能照顧好,以後怎麼能好好的照顧你呢?」蔡笑笑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輕聲的詢問。

這一會蔡笑笑的肚子並不是那麼的餓,肚子連咕咕的聲音都沒有傳出。

「你的外賣到了,請簽收。」在蔡笑笑還在傷春悲秋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來了。」

蔡笑笑在別墅內將外面院子的門打開,外賣小哥很快的就進入別墅內,蔡笑笑打開別墅內的門,接過飯菜,外賣小哥轉身就準備離開。

「哎!你等等。」蔡笑笑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外賣小哥。

「怎麼了?是不是飯菜出現什麼問題?」外賣小哥着急的詢問。

「不是,是,,」蔡笑笑的臉紅了起來,但還是繼續道「你能幫我一個忙嗎?我可以給錢。」

外賣小哥聽到蔡笑笑的請求,有些摸不到頭腦,收拾一下廚房?難道這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連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會,外賣小哥隱晦的望了一眼蔡笑笑,又有些覺得正常了,大富人家的女兒,那一個能進的了廚房?

即使有心裏準備,看見這麼亂的廚房,還是下了一大跳。

外賣小哥想轉頭就走,可是還是忍住了,畢竟只是收拾一下廚房而已,就有500塊的收入,比他累死累活干一天還要賺錢,不就是是收拾一下廚房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蔡笑笑繼續坐在餐廳里品嘗著外賣小哥送的飯菜,不時還往廚房望一眼,蔡笑笑不是為了監督什麼的,而是想要好好學習一番,畢竟這些以後還得自己做。

總不能每次在廚房闖禍就讓別人來收拾吧。

蔡笑笑想了想,打開那個超大的三開門冰箱,第一天買的東西已經被霍霍的差不多了,拿起手機,又瘋狂的買了好多東西,從明天開始,自己要繼續學做飯,這些東西可不夠自己霍霍。

因為下雨,七點的時候已經看不見外面的任何東西了。這裏雖然是郊區,可是裏面住的依舊是非富即貴,所以外賣什麼的,都是最快的。

蔡笑笑慢條斯理的吃完外賣小哥送的飯菜,外賣小哥依舊奮勇的在收拾廚房,蔡笑笑站在廚房門口,望着一點點乾淨的廚房,心中一陣嘆氣。

叮,叮。

在手機上買的菜已經送到了,蔡笑笑看着外面的人,一點點的將食物搬進來。

還好,還記得做一些防水措施,不愧是人們評價最高的app。

蔡笑笑一點點的將東西放入冰箱裏,超大的三開門冰箱裏面滿滿當當的。

蔡笑笑的心除了高興,還有無畏,不就是沒有腦子的菜嗎,明天非把你全部都炒熟不可。

等蔡笑笑將東西放好后,外賣小哥也已經將廚房收拾的乾乾淨淨了,望着一群遠去的背影,蔡笑笑更加堅定自己要變成一名普通人的心思。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拿起書看了一會就睡下了,畢竟孕婦是最容易犯困的,而且還是一名有些低燒的孕婦。 「你怎麼又開始躺屍了?」一連好幾天,靈汐都躺在茅草房裡長肉,一動不動的,要不是她還喘著氣,南空都以為她是一具屍體了呢。

「這大好的時光,不躺屍幹嘛呀。」靈汐懶洋洋的,她現在又沒有事情要做,不像南空,還得練武。

想到這,靈汐把頭轉過去,看向南空,「你還不趕緊的去練武,在這偷什麼懶。」

南空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偷懶的,頓時被噎住了,看了靈汐好久,最後決定還是不要跟她計較,不然容易被氣死。

南空走了,靈汐見他走遠了,這才拿出藏在被窩裡的烤雞,她剛剛都被嚇死了,突然跑進來,她都忘了自己會法術的事情,竟然直接就藏到被窩裡了。

果然是在凡間太久了,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沒還俗的小和尚不好給他看這個,還是自覺點好。

雖然有些劇情改變了,但大方向上還是沒有變的,趙乾元不知用了什麼方法,重新奪回了帝心,雖然時間有點久,但他還是爭奪皇位的熱門人選。

大皇子趙乾逸病好了,皇帝對他還是很有信心的,奈何他病的太久,朝中很多大臣都不信他的能力。

於是趙乾逸就對朝中的大臣們說,會向他們證明的。

三皇子現在年紀還小,還沒有那個資格的,於是就變成了二皇子跟大皇子之間的鬥爭。

靈汐看到這的時候,忍不住發出疑問,當初三皇子是怎麼跟二皇子鬥起來的?為什麼現在他們卻沒有鬥起來。

靈汐忘記了,南空重生,趙乾元提前來到白雲山下,他們把事情都提前了一點,所以跟前世有很大的不同。

不過現在趙乾元是處於劣勢的,趙乾逸不僅是嫡系,能力還很出眾,已經有很多的大臣都偏向他了。

趙乾元為了打贏趙乾逸,就得多花錢,用來收買人心,招攬人才,但何宜涵的身體卻出了問題,很多大夫都看不出來是怎麼回事。

何宜涵也沒有想到,她還這麼年輕,竟然就要死了,她不甘心。

何宜涵對趙乾元很重要,為了治好何宜涵,趙乾元只好先放下手中的事務,帶何宜涵去流火國,那有一位名醫,很厲害的,趙乾元打算去試試看。

不過在出發前,趙乾元把害何宜涵的人抓出來了,當他看到人時,內心是震怒的,他沒想到,竟然會是後院女子吃醋所導致的。

趙乾元對於兒女私情什麼的是真的沒有多大興趣,但這個侍妾是他母妃給他的,所以他留下了她,沒想到她竟然壞了他的事。

趙乾元已經留不下她了,給了個全屍。

何宜涵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但她卻沒有害怕,反而有種沸騰的感覺,她喜歡這樣的感覺,喜歡這種掌握別人生死的權利。

趙乾元還有點擔心何宜涵會受不了,沒想到回頭竟看見她眼底的興奮。

趙乾元都有些意外了,他沒想到,當初帶回來的這個人,竟然還能有這樣的驚喜。

老實說,要不是那位神秘人給他指示,說白雲山有人能幫助他,他是不願意去的,但他把何宜涵找回來,也只是覺得她有點小聰明,會賺錢而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