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深呼了一口氣,看了看夜冰依,眾人又看了看堵在門口的神龍,他心中氣憤不已,這哪裡還有他逃跑的機會?

隨即化悲憤為動力,他岔開雙腿,深呼了一口氣,舉起長劍,用盡全身的力量朝夜冰依劈過去。

他的心中陰險一笑,似乎下一刻就看到了夜冰依身體分家的場景。

嘖嘖嘖,這要不是時機不對,這樣一個小美人,他還真是不捨得劈死她!

「去死吧!」

男人大喝一聲,臉上滿是猙獰的笑容,朝著夜冰依飛速劈了過去。

然而下一刻,讓男人驚訝的是,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不見了。

「什麼鬼,人呢!」男人雙眼瞪大,不可置信的尋找著夜冰依的身影。

夜冰依剛才明明就離他一步之遙,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

更詭異的是,他根本沒有看清楚夜冰依是從哪個方向跑的。

不等他想明白,背後便出現了一道清亮的聲音,「你已經砍完我了,現在該輪到我砍你了吧!」

男人轉過腦袋,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他錯愕張了張嘴巴,撒開腿便往後倒退。

「不行,我不跟你比試了,我不跟你比試了,給我,給我住手。」

「啊——」男人突然慘叫一聲,因為他剛剛走到洞門口,就被雪羽吐了一口氣,給狠狠的給噴回了洞中。

「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鬧著玩的?你說不比試就不比試?」

夜冰依提著長劍走上前,冷笑道。

男人立即從地上爬起來,突然跪下來狠狠的磕頭,「啊……夫人吶!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夫人,你就饒我一命吧!」 為了求生,他不斷的磕頭。

他知道,這裡全部都是煉獄的人,他是逃不出去的,唯一的求生就是煉獄之人能發發善心放了他,雖然這幾乎不可能,但他真的不想死啊啊啊。

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卻也沒有急著先一刀砍了他。

因為像這種貪生怕死的小人殺了他,都還髒了自己的劍。

夜冰依冷冷道,「我問你,你們的妖王把我們聚集到這裡,究竟有什麼目的?他想要幹什麼?接下來還有什麼危險等著我們。你若是說實話,或許我就饒你一條狗命。」

「我說我說,我說,我一定如實相告!」男人嚇得都快尿褲子了,哪裡還敢不從?

可是他才剛剛動了動嘴唇,還沒有來得及發出聲音,整個人變僵硬著身體,一動不動,然後撲通一下,一頭栽倒在地。

帝玄胤眸光一厲,人群中,一個黑衣人被他硬生生給吸扯了過來。

砰!

黑衣人跌倒在地,竟然是韓家大長老。

眾人心中驚訝,紛紛轉頭看向韓如嫣。

她不是說她們韓家的人全部都死了,就剩她自己嗎?為什麼這個有姦細嫌疑的大長老還活著?並且還跟蹤他們,殺了剛才這個男人。

大長老冷笑一聲,「你們要殺便殺,悉聽尊便,我才不會像他們一樣屈服於你們。」

「不……不,你們想幹什麼。」韓如煙突然大叫一聲。

「大長老究竟做錯了什麼,你們要這樣對他,你們不許動他。」韓如煙突然從人群中撲了上來,像老鷹護小雞一樣,緊緊的將大長老護住。

「韓姑娘,你離他遠一些,剛才就是他殺了人。」風凌看著眼前的小女子,面無表情的陳述。

「不……不會的!大長老一向好心,怎麼會殺人呢?你們一定看錯了。

我就有這麼一個親人了,你們不要殺他好不好!」

韓如煙搖著頭,滿臉的淚痕,看上去楚楚可憐,突然轉頭看向沉默不語的帝玄御,「御哥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讓他們殺大長老好不好,嗚嗚嗚……我真的就剩下大長老一個親人了。」她哭得很是絕望,撕心裂肺。

正在這時,大長老突然拿著一把匕首,橫在了韓如煙的脖子上,「你們趕緊放我離開,否則我就殺了她。」

「依依,胤,放他走吧。」

帝玄御看向韓如煙眼神多了一抹複雜,然後請求的看向夜冰依和帝玄胤。

帝玄胤沒有說話,而是將目光望向夜冰依。

夜冰依突然一笑,對風凌道,「你們都讓開,讓他走。」

其實一個大長老算得了什麼,把他放出去,放長線釣大魚,也未必不可。

「是!」

風凌立即讓弟子們讓開了道。

韓如煙咬著唇,含淚看了帝玄御一眼,然後被大長老『挾持』走了。

帝玄御突然說道,「我想去靜一靜。」然後轉過頭走了出去。

看著帝玄御一個人離開了這裡,帝玄胤有些擔心這個哥哥會因為韓如煙的事情傷了心。

畢竟他的世界從來只有簡單快樂,這些勾心鬥角之事對他來說,一定會有不小的打擊。 裹挾着清風飄飄然掠過夜空的陳志凡,還未落地,就發現自己已經被三道飽含着森然殺機的視線給盯上了。

輕飄飄好似一片樹葉般落在寬敞而又空曠的大道上,他身後不遠是紫櫻花拍賣大樓,身前十幾米遠外,則是被直升機攔腰撞了一個大窟窿的倒黴大廈。

三個年輕人,成品字形站在路旁石磚鋪就的地面上,全是男的,體型健壯,身上都穿着一整套純黑色的作戰服,臉上全是一模一樣的冰冷沉凝表情。

“你們是渡邊雄叫來的救兵嗎?”某青年揚聲問了一句。

三個年輕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其中一個體型最爲高大的年輕人身上氣勢猛然一放,右腳狠踏地面一下,跺得地面上的石磚龜裂後,他猛地騰空而起,右腿膝蓋高高揚起,帶着一股凌厲殺氣就朝陳志凡撲擊了過來。

尼瑪這是一言不合就要我命的節奏啊!

眼底閃過一抹冷芒的某青年身形一晃,趁着那個年輕人還在半空中飄的時候,騰身躍起,同樣右腿膝蓋高高揚起,然後“啪”的一下,膝蓋重重撞在了他的膝蓋上。

安靜的大道上,忽地從半空傳來了一道輕微的悶哼聲,緊接着一道身影異常乾脆的砸在了地上。依舊飄在半空的陳志凡,眼裏厲芒一閃,雙袖一甩,身形調轉落下,“啪嗒”一聲,就一腳重重踩在了那個年輕人的身上。

“噗”的一聲仰天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後,渾身骨骼和五臟六腑都碎裂了大半的那個年輕人,還沒來得及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就因爲一時大意而被一招斃命!

“吼!”

一聲如同野獸般的怒吼,從其中一個年輕人嘴裏宣泄而出。勁風激盪中,他兩眼充斥着無盡血光的邁着大腿咚咚咚就直奔某青年而來。

奔到一半,年輕人身上的衣服就被全身鼓盪而出的膨脹肌肉裂成了紛紛揚揚的碎片。等到了陳志凡眼前,他已經變成了一個身高足有兩米半的肌肉小巨人。

“不是獸靈。”微微搖了一下頭的某青年低語了一聲後,身形一晃,一拳狠狠轟在了肌肉小巨人的腰上。

小巨人渾身肌肉一陣顫動,只是後退了一步後,膨脹到幾有籃球大的拳頭,呼的一下砸破空氣就來到了他的頭頂。看那拳勁剛猛,哪怕是一個鐵人受了一拳估計也會被打得四分五裂吧。

好在陳志凡並不是那動都不能動的鐵傢伙,迎着撲面拳風,他腳下一點挪到了一旁,渾身肌肉好似水銀般起伏着,一拳再次轟在了小巨人的腰上。

看着自己的拳頭深深陷入到了那塊塊強健的肌肉羣當中,眼底一點電芒炸裂的陳志凡一聲低喝,臂上肌肉猛然一股,一道沛然勁道順着拳頭再次鑽入到小巨人體內。

拳勁好似一個通了電的強力電鑽,深深鑽人到小巨人體內後,又瞬間變作一顆引信燃到了頭的手榴彈。就聽“轟”的一聲悶響,小巨人的腰上瞬間就少了一大塊血肉。

稍一轉身避過大股鮮血的噴濺後,眉角一抹兇光浮現的某青年探手抓住大聲嘶吼不已的小巨人胳膊,蜂腰一扭過肩一摔,重達幾百斤的大傢伙就轟得一聲重重摔打在了硬實的水泥地面上。

粉塵輕揚中,堅硬的水泥地面都出現了幾道細長的裂紋。

肌肉小巨人仰躺在地上,眼裏赤紅一片,兩隻胳膊上的肌肉膨脹如同山間的岩石,嘴裏發出一聲震天怒吼後,掙扎着就準備站起來。

陳志凡怎會如他願!

身形一晃來到小巨人的下半身邊上,彎腰伸出右手勁力一吐,五指深深沒入到其腳腕肌肉裏,背上大龍一挑,渾身氣勁凝成一股繩,嘴裏一聲輕喝的同時,猛然直起腰身,臂間勁力爆發,呼的一下就將他的整個身體甩了一個大圓,然後狠狠又砸在了堅硬的水泥地面上。

“轟!”

伴隨着一聲巨響,地面微微顫動了一下。粉塵飛揚中,肌肉小巨人兩眼冒着金星的四肢抽搐着癱在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凹坑裏。

眼角餘光看到第三個年輕人面無表情、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後,陳志凡微聳了一下肩,再次揮舞手臂把手上小巨人的身體甩出一個大圓,“啪”的一下又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偏頭看了第三個年輕人一眼,發現他依舊無動於衷後,某青年不信邪,再次抓起小巨人重重砸在了地上。

“轟”的一聲悶響過後,他忽覺手上一輕,低頭一看,發現手裏只剩下了一截斷腿。腳下不遠的地面凹坑裏,渾身都在往外滲出大股大股鮮血的肌肉小巨人,渾身像是漏水了般眼可得見的體型迅速變小。

就一會兒的功夫,好似飄在了一個人形血池裏的年輕人,渾身肌膚慘白一片的緩緩閉上眼睛,慢慢停止了呼吸。

擡頭看着那還是一動不動的第三個年輕人,陳志凡不無奇怪的揚聲問道:“這傢伙跟你有仇?要不然你爲什麼會見死不救?”

他沉默片刻後,用一種極其淡漠的口吻徐徐說道:“實力弱,被打死,活該。”

“那依你的意思,你是最強的嘍?”斜睨了第三人一眼,陳志凡眼底閃過了一抹冷芒。

另外一邊,秋山原藉助大陣力量所化出的無敵拳印,在被直升機躲過了兩次後,總算是再次打中了其中的一架。更巧的是,正好一拳印在了油箱位置,所以“嘭”的一聲巨響後,半空中立馬就出現了一團散發出高溫的巨大火球。

直升機被凌空打爆前的剎那,藏於其中的人紛紛躍身逃離,好巧不巧,大部分都落進了大陣陣力所化的濃霧裏。一時間,霧氣翻滾,偶爾會響起一兩道隱隱的嘶吼聲。

狼藉一片的大道路面上,陳志凡回頭看了一眼直升機爆炸的場景。忽然,他感覺又一股惡風徑直朝着自己的後腦勺颳了過來。

眼裏閃過一抹電芒的某青年,電光火石間探出右手兩根手指往自己後腦一拿,“叮”的一聲清脆響聲過後,一顆圓肚尖頭的狹長子彈就被他捏在了手上。

緩緩回頭,看着那第三個年輕人手上正持着一把手槍對準了自己,陳志凡心生幾絲趣味的說道:“有意思,本身明明擁有着強大的力量,居然還用槍這樣的外物。你,跟他們很不一樣,又或者,你是獸靈當中的異類。”

“你,知道獸靈?”年輕人好似不經常說話般,語調依舊有點斷斷續續。 他明白哥哥不是喜歡韓如煙,但卻是真的把她當成了妹妹一樣看待。

然而他卻親眼看著妹妹走向絕境,拉不回來,他的心中一定很難受,很絕望。

怕單純的帝玄御想不開,帝玄胤給風凌使了個眼色道,「風凌,你去看看大公子。」

風凌點頭立即朝著帝玄御的方向走了過去。」

夜冰依轉頭看向帝玄胤,也發現他的眼中也閃過一抹無奈。

自家大哥的這種性子,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將自己的小手放進了他的掌心當中,柔聲說道,「小胤胤你不用太擔心,大哥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霸上軍官大人 「我知。」帝玄胤笑了笑,將她摟進懷中,紅唇微揚,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夜冰依也緊緊的回抱著他。

但是很顯然,她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寵愛無度:霸道上司夜敲門 因為帝玄御走了不一會就回來了。

而且不僅僅是他和風凌兩個人回來了。

兩還有一個女子,正是韓如煙。

看到韓如煙回來了,眾人都紛紛驚呆了,就連夜冰依和帝玄胤也沒想到她居然又回來了……

而面對眾人滿目的詫異目光之下。

韓如煙三人若無其事的緩緩走來,帝玄御道,「弟妹,老二,如煙既然平安的回來了,我們以後就好好的保護她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帝玄御話一語雙關,其中多了一層含意,眾人將眼睛望到他的身上。

他們知道,他們的大公子是在給韓如煙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呢。

可是這個女子,她真的知錯能改嗎?

韓如煙臉上盡顯小女兒家嬌羞姿態,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小鳥依人的站在帝玄御的身旁,雙眸痴痴的望著他,滿滿的感激。

緊咬了咬唇瓣,「謝謝御哥哥……」

帝玄御也轉過頭來望向她,輕言道:「如煙,每個人都有做錯事情的時候,但是錯了,並不可怕,只要能夠一心向善,改過自新,那麼,她就是個好人,你知道么?」

韓如煙驀然瞪大了眼睛,好像受驚了一樣,好半天雙眸上泛起一層水霧,「御哥哥,我,我……」

她突然好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孩子,垂下腦袋,淚水滑落臉龐。

她知道遲早會有人看出她不是個好人的,也知道會暴露,但是沒想到會暴露的這麼快。

剛才她有機會可以直接逃跑的,可是她捨不得他,捨不得眼前的幸福,所以她還是回來了。

即便有生命的危險。

因為他是自己平生第一個在乎的男子,她不想就這麼失去他。

「呵呵,傻丫頭,哭什麼?我只是問你,如果你要是懂得這些道理,那麼,我這個當哥哥的,一定會為你開心的,如煙,你叫我一聲哥哥,就算你做錯了什麼事情,我也一定會原諒你的,你也要聽我的話,好么?」帝玄御笑了笑,溫柔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韓如煙眼淚汪汪的說不出話來。

帝玄胤和夜冰依對視一眼,有些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帝玄御口中說出來的。

平生第一次,夜冰依在帝玄御的身上看到了哥哥的樣子。 帝玄胤則是淡淡一笑。

「救命啊,快救救我,我快要被壓死啦!」

突然一道慘叫聲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

眾人齊齊轉過頭,就看到慕容家主被一條胖龍壓在了屁股下面,正在痛苦不堪的嚎叫著。

「呵呵,慕容家主你這是想要上哪去啊。」風凌笑嘻嘻的走上前來,看著眼前滑稽的一幕。

原來剛才是慕容家主想要趁眾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逃跑,卻沒想到被這隻神龍給看到,神龍寶寶二話不說把他給壓住了。

「我我我,我沒有想要逃跑啊,救命啊……」慕容家主臉色一變急忙搖頭否認,眼珠子亂轉,一副做賊心虛模樣。

「是嗎?那你怎麼在小龍龍的屁股下面呀。」風凌忍不住調笑的說道,這話一出,其他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慕容家主臉上頓時閃過一抹羞澀。

夜冰依看看這些龍,有些苦惱的說道,它們一個個這麼大,要是一直這樣帶著,肯定太過明顯了吧。

「不如,讓它們認主契約吧。」帝玄胤突然轉過頭,看向煉獄的弟子們。

然後望向自家大哥,還有風凌,「你們先去挑選一條。」

「哈哈哈!謝謝帝尊大人!」風凌眼睛一亮,哇咔咔,神龍耶!

他很快向帝尊大人道謝,開心的向神龍走過去。

「哈哈!不錯不錯。」帝玄御眼神也是一亮,興奮地和風凌一起走了過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